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7章 我们来讲道理
    车子开到红楼,虽然是中午,但这里进出的客人倒是不少。

    绝大多数是男人,即便有女人,也是年轻漂亮的。

    “走吧!”秦夏压着范大柱,“进去之后,老老实实把人给我们找出来,然后就没你的事了,我们会放你离开,听懂了吗?”

    “懂,我懂了。”范大柱因为失血挺多,整个人都在颤抖,现在哪还敢耍心眼,只求这俩人赶紧完事,赶紧把他放了,兴许他还能及时赶到医院,保住性命。

    范大柱的腿伤了,被拖着走的时候,一瘸一拐,再加上半条腿上都是鲜血。

    这样的造型,进入红楼的大门,肯定得引发关注。

    “抱歉,你们不能进去!”面无表情的保安将他们拦下。

    秦夏看也不看严肃的小保安,只问范大柱,“她俩就在这儿是吗?”

    范大柱抽搐的点点头,“找……找他们大堂经理。”

    “你们经理在哪?”秦夏问保安。

    “我说了,你们不能进来,马上出去,否则我就不客气了!”保安根本不鸟他的问题,掏出电棍,要赶他们离开。

    “我也说了,找你们经理,否则我就拆了你们这儿!”秦夏嚣张起来,那也是数一数二。

    小保安见他神色不太对,有点拿不准主意,“你们等下,我去帮你们问问,不过你们是谁?”

    “就说范大柱来找他,有点私事,需要单独聊聊,我们就在这儿等着,给你五分钟,如果五分钟还没回来,那就别怪我砸场子!”秦夏一把将范大柱推到旁边的沙发上。

    小保安终于确信他们是来找茬的,也不敢停留,飞快的跑去找人了。

    范大柱倒在沙发上,半死不活的喘着气。

    今儿这一天,算是把他这辈子的坏事都赶上了。

    乔月没有在意秦夏的出头,其实很多时候,她并不喜欢成为焦点,只不过性格摆在那,没办法忍住。

    还真的没到五分钟,一个剪着短发,穿着黑西装的女人,跑了过来。

    确实是女人,如果不是胸部太突出,很难让人相信她的性别。

    女经理的身后,至少跟了十个以上的保安,个个手上都拿着警棍,气势汹汹。

    看他们的架势,更像社会上的人,而并非夜总会的保安,扑面而来的,是匪气。

    “就你们,还敢来这儿闹事?”吴洁本以为来了很多人,没想到就是这么两个,看上去也没多少战斗力的,搞的她白白紧张了一回。

    “就是他们,还扬言要砸场子呢!”刚才的小保安,愤怒的控诉。

    “砸场子?你们是外地来的?乡巴佬?呵,也不打听打听,红楼的幕后老板是谁,别说是你们,就算上面的领导来了,也得规规矩矩的在我们这儿消费!”吴洁的语气十分自豪。

    秦夏翘着长腿,姿态慵懒悠闲,“你全都猜对了,我们是来砸场子的,我们也是外地来的乡巴佬,我们也不需要打听你们的幕后老板是谁,因为那并不重要,至于哪个领导到你们这儿消费,我们暂时不感兴趣,以后也许会感兴趣,听懂了吗?”

    “咳咳!”乔月憋着笑,对秦夏的口才另眼相看。

    吴洁不是真的冲动之人,从秦夏的话里,她听出了什么。

    她走到二人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仔细打量着他们。

    当然,重点是秦夏,并非乔月,因为在她眼里,乔月只是一个长相漂亮的小姑娘而已,不具备什么威胁。

    “不知您贵姓,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开门见山的说,是她找你们,我只是保驾护航,你也可以理解成,她是我老大,我是她小弟,关系就是这么个关系,在你们谈话之前,我觉得有必要把关系讲清楚,别到时候惹的我老大不高兴,后果……那是相当的严重!”

    秦夏做不了乔月的主,接下来该怎么办,只能乔月自己去谈。

    吴洁看向乔月,眼中尽是怀疑,“你们在逗我吗?抱歉,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们耗费,请离开吧!”

    乔月换了个坐姿,清了清喉咙,笑容可掬的说道:“我们大老远的跑来,当然不是为了逗你,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这位半死不活的人,是我的一个同乡,前段时间,他在村里拐了几个女孩子到这边,我答应了别人,要找到她们。”

    “现在的情况是,如果你能把人叫出来,让我当面见一见,那当然是最好不过,这样你好我也好,合气生财,能不见血,就尽量别见血!”

    看,她说的多么通情达理,多么的友善和谐。

    所以,后面要是再出现什么情况,可真不是她的错。

    吴洁觉得她说的话,实在是好笑,所以她发出了嘲讽的笑声,“既然是他拐来的,你们找他就行了,怎么找到我这儿来了呢?我跟他的买卖,已经交割完毕,不存在有什么关联,如果你们真的非要找到小同乡不可,我建议你们去报警,也许警察可以帮你们!”

    “这样看来,咱们双方是无法达成一致了,这年头,警察都是吃软饭的,真的顶不上什么用,要不还是动武吧!相比之下,我觉得拳头还是最管用的!”乔月说话的语气诚恳极了,搞的一点都不像要打架。

    秦夏摸向腰间,他一动,围着的十几个保安,也动了。

    纷纷握着警棍,搞的好像要跟他拼命似的。

    “冷静,别激动,我只是要掏这个东西。”秦夏学着乔月的语气,从怀里掏出了枪。

    说真的,他今天的感觉跟乔月很相似,不怎么想大动干戈。

    只怕乔月也是同样的想法,因为这里毕竟不是衡江。

    在没有强大的后援力量的情况,他俩都不想给封瑾惹事。

    黑色冰冷的枪,摆到桌子上,所有人的表情都变了。

    吴洁眼珠子转的飞快,“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普通的乡下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掏出枪。

    目前来说,敢公然掏枪的,除了警察就是军人。

    警察不太可能。

    在京都,还没有警察敢查到红楼。

    吴洁大气的抬了下手,后面的一干人等,都不敢随意上前了。

    “我们是谁不重要,此时此刻,最重要的是,你要满足我们老大的要求,把那两个小姑娘带来,其实这是很简单的事,两个乡下小姑娘而已,在你们这儿还不多的是?何必非要揪着她们不放呢?时间不早了,就算我可以等,但是我的枪等不了啊!”

    “二位不要冲动,枪可不是随便能玩的,”吴洁紧张的冷汗直冒,“行,我可以答应你们的要求,先让你们见见人。”

    吴洁唤来身后的一个人,悄悄对他说了几句。

    不过吴洁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瞄着乔月二人。

    范大柱此刻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早知道,就算被打死,也不能同意他们的条件,傻傻的跟他们来到红楼。

    这下,他是彻底完了。

    吴洁能在红楼当经理,绝对不是一般人。

    她的心机,她的应变能力,属于高级一类。

    很快,保安带着两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子,走了出来。

    一同出来的,还有一个衣着休闲,长相俊美,气质不俗的年青男子。

    “老板!”吴洁站起来,恭恭敬敬的给男人见礼。

    “坐吧!”男人略一抬手,走过来坐到了沙发上,而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乔月,“不知这位小姐贵姓?”

    乔月觉得他的长相,有几分熟悉感,却不是什么好感觉,“我姓乔,还有,请别叫我小姐,我可不是你们这里的小姐!”

    “乔月?”吴春琳听出了乔月的声音,不敢相信的抬起头,腥红的嘴巴,张到最大,看着怪渗人的。

    “乔月,真的是你,你是来救我们的吗?”吴春琳挣脱保安的牵制,跑到乔月身边,抱住她的胳膊,激动的快要哭了。

    林玉梅也认出乔月,可是乔月的变化,同样也让她心中不是滋味。

    所以她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站着。

    乔月身子往后撤,她不喜欢吴春琳身上的味道,说句不好听的。

    除了浓重的脂粉跟廉价香水味道之外,她似乎还闻到了一股腐烂的臭味。

    “我可以救你可以,但前提是,你想被救吗?”

    吴春琳原本激动欣喜的脸上,骤然变色,“你什么意思?你不肯救我吗?我在这里生不如死,再待下去,可能连命都没了,你要救我,你一定要救我,哪怕给我爸妈打电话,让他们带钱来赎我也行啊!”

    吴春琳真的要崩溃了,刚才听见乔月的声音,一度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出现幻觉了。

    何止是幻觉,简直像做梦一样。

    想到这儿,她害怕看向对面的吴洁,“经……经理……”

    乔月被她晃的头晕,把胳膊从她手里抽出来,“我是受你爸妈的托付,才来找你,其他的我并不需要知道,我只问你,是否想要被救,是否想回家?你点头,我带你走,如果你摇头,我也不会说什么,决定权在你!”

    “我当然要回家,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在这里一秒钟都待不下去了,真的,你救救我吧,我知道你很有本事,乔月,我求求你,”吴春琳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