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6章 自食恶果
    与她相反的是,孟振华却是衣着光鲜,头发上抹了油,光滑的苍蝇都趴不住。

    虽然隔的远,但是从两人的动作和神态上,还是能看出些内幕。

    柳茵似乎在苦苦的哀求,想拉他。

    孟振华却不耐烦的想要甩开她,要不是在大街上,估计就要用腿踹了。

    两人一路拉拉扯扯,居然往乔月他们这边来了。

    坐在外面,想不听他俩的争吵内容,都不大可能。

    “你给老子放手,咱俩没关系了,你再对我纠缠不休,老子就找人轮了你!”孟振华凶狠的再次甩开她,将柳茵重重的推倒在地上。

    “孟振华!你不能这么对我,就算没有夫妻情份,我好歹也跟了你这么些年,你挣下的财产,有一半都是我的,你凭什么全部抢走,一样都不给我,这样不公平,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答复,我,我就跟你同归于尽!”柳茵已经被逼到了绝境。

    刺伤孟振华之后,她被抓走了。

    本以来孟振华就算不死,也去了半条命,只要她用点关系,找律师,再交一笔保释金,出来之后,一样可以继续移转财产。

    哪晓得孟兰兰突然回来了,从医院把孟振华接回家,父女俩在她出狱之前,火速卖了房子,搬了家,换了地址。

    孟振华皮糙肉厚,很快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到外风光。

    而她,只能像个乞丐一样,无助的寻找这对父女。

    孟振华笑的越来越凶残,“你已经杀过老子一次了,再来一次,老子让你永远出不来,一辈子都待在牢里,还有,你给我记着,我挣的财产,只能是我的,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你他妈就是个贱人,要不是老子可怜你,你早饿死了,现在还敢跑来找我要财产,你有什么资格,给老子滚!”

    估计孟振华是真的受不她总是纠缠,顾不得自己身上有伤,狠狠的朝柳茵踹去。

    这场闹剧还没完。

    一辆红色的车子,在他们二人边上停下,一脸焦急的孟兰兰,从车上下来。

    她的穿着打扮都很时髦,手上,脖子上,都戴着价值不菲的首饰。

    “她又发达了!”秦夏悄悄跟乔月说。

    “她是龙啸养的情人,龙啸那么有钱,能亏得了她?”乔月不屑的嗤笑。

    “这倒也是!”秦夏无感,因为在他看来,像龙啸那样的男人,养小情人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孟兰兰冲下车,跑到孟振华身边,本来正要说什么,可是一抬头,看到了乔月,吓了一大跳,“你……你怎么在这儿?”

    她这一喊不得了,成功吸引了孟振华跟柳茵的注意。

    前者心虚惶恐,后者欣喜激动,以为自己找到了靠山。

    乔月放下面碗,终于挑完最后一根面条,“我怎么不能在这儿,京都又不是你一个人的?我来这儿,需要经过你的同意吗?至于咱俩怎么会在偌大的京都碰面,那只能说明……咱俩太有缘了!”

    乔月调皮的冲她眨了眨眼睛,调侃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我不是这个意思。”孟兰兰被她笑的后背直发凉,总觉得遇上乔月,应该没什么好事了,因为这丫头太诡异,太叫人捉摸不透。

    柳茵飞快的从地上爬起来,扒拉了两下头发,挤出一个很难看的笑容,“乔月,你来了就好,妈妈在这里都快被人欺负死了,他们父女太可恶,我现在后悔死了,后悔当初真不应该鬼迷心窍的跟他走了,那个时候真是瞎了眼,哪里知道他会是这样的人,简直禽兽不如,把我从家里赶出来不说,连一分钱都不给我,这……这不是让我活不下去吗?”

    柳茵哭的期期艾艾,好不委屈。

    秦夏只是一个劲的冷笑,并不言语。

    孟振华很愤怒,拳头已经攥起来了,但是顾忌乔月在这儿,他不太敢动手。

    “你闭嘴!我们家对你也不错了,十几年供你吃喝,让你过上富太太的生活,做人得知足,现在你女儿在这儿,你找她去吧!”

    他不敢,但是孟兰兰敢。

    被龙啸接走之后,她过的还不错。

    龙啸对她几乎是予取予求,除了没有睡她。

    这一点,也让她很纳闷。

    龙啸在她身上花了那么多钱,又花了精力,却没有真的睡她。

    对外,大家都以为她是龙啸的情人,因为她住在龙啸的公寓,睡在龙啸的房间,却也仅此而已。

    “你不管吗?”秦夏见她坐着没动,好奇的问道。她不是最喜欢管闲事的吗?

    乔月挑着眉梢看他一眼,“我为什么要管?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该说的话,一早就已经说过了。

    现在碰到了,跟陌生人差不多。

    秦夏笑了,“你太冷静了,冷静的我有点不习惯。”

    见惯了她总是替人出头,总是暴躁而起的模样。

    突然俩耳不闻窗外事,安静的坐在一边看戏,能不奇怪吗?

    “慢慢就会习惯,走吧,时间不早了,还有事没办呢!”乔月推开椅子,站了起来,看也没看那三人,径直朝着路边的汽车走去。

    她不管,秦夏更不会管,他也站了起来,对他们三人友好的点了点头,“你们慢慢闹,我们就不奉陪了,挺忙的。”

    柳茵见着乔月要走,她慌了,“别走,你不能走,乔月,就算你不认我,但是看在我十月怀胎的份上,好歹也给我一条生路,只要……只要你一句话,他们不敢不听,我要的只是一条活路啊!”

    乔月的脸色渐渐冷下来,盯着她抓住自己的那只手,“抱歉,我不认识你,放手!”

    或许是乔月的语气太冷,也或许是她的眼神太陌生。

    柳茵吓的松了手,哭声也停止了。

    乔月没在看她,走到驾驶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孟兰兰松了口气,抱着手臂讥笑道:“真是丢脸,你十月怀胎生的女儿,居然不认识你,做人做到你这个份上,活着还不如死了!”

    乔月从车里探出头,忽然对着孟兰兰露出一个轻巧的笑容,“不做明星了,专注当小情人了是吗?你知道得意忘形这个词是怎么写的吗?”

    孟兰兰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你,你不用威胁我,我现在不怕你了,龙哥派了人保护我,要是你敢对我不利,龙哥不会放过你!”

    “是吗?”乔月突然坐了回去,发动车子,踩下油门,车子朝前慢慢倒了出去,然后踩下刹车,换档,再用力踩下油门。

    轰起了油门,车子突然朝着孟兰兰撞过去。

    孟兰兰吓的惊声尖叫,失控的往后退,穿着高跟鞋不方便,整个往后倒了下去。

    可是车子似乎笔直的朝她撞过来,吓的她双手捂脸,不敢面对被撞的后果。

    孟振华也吓懵了,因为他站的离孟兰兰近,看上去,车子好像也朝他撞过来了一样。

    胆小的他,被吓的站在原地,双腿发抖,根本不能挪动分毫。

    一声刺耳的刹车,惊醒了父女二人。

    孟兰兰慢慢睁开眼,又惊出了一身冷汗。

    她的脸,离车子最前端,只有不到不臂的距离。

    “逗你们玩呢,不用太在意,要学会处变不惊!”秦夏浅笑着,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乔月眯起眼,讥讽的扫了眼外面的三人,随后开着车,扬长而去。

    路上,秦夏不解。

    “既然说了没关系,干嘛还要恐吓孟兰兰?”

    “我跟柳茵没关系,但是我看不惯孟兰兰,想给她一点教训,就这么简单,这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乔月仅用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随意的搭在车窗上。

    秦夏踢了踢,已经昏过去的范大柱,确定他还有呼吸,“龙啸让孟兰兰回到京都,我总觉得事情太巧,他好像一直在关注着你,他做的事,或多或少,都能跟你扯上关系,就连阿琨,也被他招揽,设计把你骗到他身边,不简单哪!”

    “龙啸的事情太复杂了,暂时还处理不了,一件件来吧!你把范大柱弄醒,他昏着,咱们怎么找人!”

    “没问题!”秦夏掏出一把刀,阴笑着,在范大柱腿上,狠狠扎了一刀。

    范大柱惨叫一声,醒了过来。

    意识刚刚清醒,就被身体的疼痛,折磨的恨不能再昏过去。

    “我求求你们了,不管你们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能不能把我的胳膊接上,我半个身子都已经麻了!”范大柱现在是生不如死,那感觉,简直了。

    “不行!”秦夏果断拒绝。

    听见他的回答,范大柱想死的心都有了,“我真的快不行了,啊,我的腿,怎么流血了……”

    他刚才根本没注意到,腿上被人开了个洞,虽然洞口似乎不大,但是一直流着血呢!

    乔月皱眉,“你随便找个东西,抽他几下不就好了,把血弄到车上,不容易清理干净,而且容易招苍蝇!”

    秦夏嘴角抽了抽,她担心的居然是这个,“没事,反正也不是我们的车,这车是老大搞来的,咱们的车都在家里呢!”

    乔月喜欢听他说家这个字。

    京都再好,再繁华,也不是他们的家,还是衡江待着最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