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4章 私人恩怨
    乔月靠着车窗,看着外面郁郁葱葱的树木,心情莫名的有些压抑,“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心情真的好郁闷!”

    秦夏笑了下,“您这是闲的,要不我带您去找点痛快的事做,比如您要找的范大柱,地址在这儿,这小子最近混的很不错,风声水起,还雇了保镖,估计也是坏事做多了,自己心虚!”

    “他?也好,本小姐现在心情很差,你家团长,我干爹,似乎都很忙,那我也只好自己去找乐子,”乔月伸伸胳膊,扭扭脘子,晃晃腰。

    她没有问秦夏,关于封瑾出国执行任务的事。

    这件事不应该再由别人来告诉她,只能让封瑾自己说。

    帝都的气派在乔月眼里,其实都不算什么。

    一座城市而已,几十年之后,一切都会改变,不再是原来的样子。

    不过大城市,在交通各方面,都比小城市要方便。

    街上随处都能找到电话亭,报纸摊位促使消息散播的更快。

    秦夏将车子开到一处老旧的住宅小区,看上去很古老。

    这里的住户盘踞多年,有些都已经住了三代人。

    每家每户都恨不得将自己的住房面积,扩大再扩大,直接导致了空间的狭窄。

    一间平房紧挨着一间,楼与楼之间的过道,有些都不足一米,看着别扭极了。

    “你不是他发达了吗?怎么还住在这种地方?”

    “地址没错,估计是为了逃跑方便。”秦夏拿着地址对照了下。

    七拐八绕的,又问了好多人,总算找到了,中间还差点搞错。

    因为有的房子,根本是私人改建,连个门牌号都没有。

    还没走近,就听见房子里传来搓麻将的声音,其中一个男人的嗓门,叫的最大。

    乔月微一挑眉,虽然她跟范大柱没见过几面,但凭着声音,可以确定是他没错了。

    “哎,你们找谁啊?”坐在门口择菜的妇女,俩眼睛跟探照灯似的,一个劲的盯着他俩看。

    秦夏跟乔月对了个眼色,便转身走了,只留下乔月一个人在这儿。

    “大妈,我找范大柱,我是他老家亲戚,他在里面是吗?”乔月绕开她,就要往里进。

    “哎哎,我还没同意呢,你怎么就往里闯,死丫头,你站住!”中年妇女一手拎着菜,一手挡着她,不让她往里闯。

    “让开!”乔月推开她,一脚踢开门。

    就在门开的同时,麻将声断的猝不及防。

    几乎是同一时间,范大柱推开麻将,跳起来就往窗户奔去,前后用了不到五秒钟,他已经跑出了房子,一溜烟钻进了后面的弯弯巷子中。

    乔月踢开门进来,还能看见晃动的窗户。

    牌桌上的其他三人,站起来两个,都是一身肌肉的练家子。

    “你是谁?找范大柱干什么?”一人面露凶相的问。

    “我找的是范大柱,让他出来见我!”乔月踢开地上的垃圾,环顾这间屋子,发现这真不是一般的乱,就连床上都堆满了东西。

    后面紧跟着走进来的妇女,已经把菜放下了,勤快的帮着收拾屋子里的东西。

    站着的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这里没有叫范大柱的,他也不住这儿,你到别的地方找去!”

    “走走,这儿不是你能待的地方,赶紧离开!”另一人要过来推她。

    “别碰我!”乔月挡开他的手,“你们说范大柱不在是吗?那我等等看好了,说不定过一会他自己就会跑回来!”

    那两人面面相觑,都跑了的人,怎么会回来?

    难不成他俩真的认识?

    收拾屋子的大妈,故意跑到乔月面前,“姑娘,麻烦你抬一下腿,我把东西收拾一下,大柱也真是的,屋子每天都搞的这么脏,这家里没个女人根本就不行!”

    乔月嘴角抽抽的看着这位大妈,里里外外的忙活。

    没过两分钟,秦夏押着一个人,从原路反悔,将范大柱从窗户扔进来。

    大妈一看,又是心疼,又是惊呼,“大柱,你怎么样?有没有摔疼,我说你这人也真是的,有话不能好好说吗?万一把他摔坏了可怎么办才好!”

    乔月嘴角抖动的更加厉害,“大妈,如果我没记错,范大醉柱的老娘早就死了,您这是唱哪出?”

    大妈那张布满雀斑跟皱纹的脸上,竟然能憋出一个羞涩的笑容。

    范大柱一把将她推开,听清了乔月的声音,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仔细瞧了瞧,确定来人是乔月之后,大大的松了口气,“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吓的我这一身冷汗!”

    他以为是来找他要账的人,为了避免一顿暴揍,当然是跑的越快越好。

    秦夏跳进来,缓步走到乔月身边站着。

    范大柱完全没将乔月放在眼里,还殷勤的给她拿椅子,又给她介绍一块打麻将的几个人。

    坐在地上的中年大妈,觉得自己被忽略了,又自个儿爬起来,不过这会看乔月的眼神,可就不怎么友善了。

    “大柱,她是谁?”大妈指着乔月质问。

    说实话,她这个年纪,做出撒娇扭捏的样子,实在是不妥。

    要么别说话,要么好好说话,可是瞧她撅着嘴,翘起的手指,怎么看,怎么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你闭嘴,这里没你的事,到外面去!”范大柱觉得丢脸,不耐烦的呵斥她。

    中年大妈委屈极了,“大柱,你没良心!”

    骂完这一句,大妈便跑走了。

    同桌的三个男人,并没有走,两个保镖抄着手臂,叉开双腿坐在一边。

    范大柱像个没事人似的,跟乔月聊起老家,聊起他在这儿的事。

    “乔月,你早该来找我了,乡下那种地方,哪是你这样漂亮小姑娘能待的地方,我告诉你,大城市比家里不知好多少倍,想挣钱,那绝对是遍地黄金,躺着就能把钱挣了,连力气都不用出!”

    范大柱在那吹的天花乱坠,他旁边的三个男人,脸上的表耐人寻味。

    乔月翘着腿,面色看不出喜怒,“范大柱,我来找你,是受人之托,找你问点事,不是来投靠你的,所以你还是收起你忽悠人的那一套,咱俩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把吴春琳跟林玉梅弄哪去了?”

    范大柱脸上的表情也是突然变了,“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她俩的消息?”

    “不然呢?”乔月反问他,“你觉得我有必要找你卖身赚钱吗?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好好的说,我好好的听,咱们尽量不动手,我得到我需要的消息,至于你今后是坐牢还是继续在这儿混,那得看我的心情,你觉得怎么样?”

    范大柱阴阴的笑了,他看了眼秦夏,“我觉得不怎么样,我也跟你好好说,如果你是来找谋生路的,那我欢迎,若是问消息,抱歉,我什么都不知道!”

    范大柱话音落下,那两个保镖便站了起来,晃了晃胳膊上的肌肉,那势头,可不弱。

    乔月扭头瞅了秦夏一眼,“人家都亮身材了,你是不是也得亮一下?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练家子!”

    “好咧!”秦夏活动了两下胳膊,袖子一卷,架势一摆,什么是真正的气势,一目了然。

    范大柱明白了,她这是有备而来,如果来硬的,恐怕讨不到什么便宜,“乔月,看在咱们都是老乡的份上,你也别叫我为难,我实话说吧,她俩现在不归我管,道上有道上的规矩,我不能随便透露,你想知道查去,我也没拦着你不是?”

    范大柱说话的模样,那叫一个欠扁。

    坐在那,翘着二朗腿,还在那不停的抖动,看着就叫人手痒的想抽他。

    乔月在笑,在微笑,“真没看出来,你还挺硬气,不过你的硬气,让我看了很讨厌!”

    她突然脸色大变,抄地旁边的椅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他砸去。

    范大柱根本无法躲避,被砸了个正着,那个疼就不必说了,人差点被砸懵掉。

    那位牌友,差点被吓尿,“我……我只是跟他打麻将的,我得回家,我要回家!”

    乔月一个眼色,秦夏快步走过去,一掌将那人敲晕过去。

    剩下的两名保镖,正要上前救老板,被秦夏一句冷冷的警告,吓的站在原地,不敢动了。

    “这是我们跟他的私人恩怨,跟你们没有关系,如果你们非要插手,后果自负!”

    其实秦夏这句话完全是多余的。

    这俩人根本是空架子,除了那一身的肌肉,别的啥也没有。

    而且范大柱雇佣他们的钱,也仅仅够让他们撑门面的。

    范大柱被砸的懵了好一会,才渐渐清醒过来,“你……你怎么动手也不说一声?”

    “说一声?要提前给你打声招呼吗?你这个要求太好笑,现在我再问一遍,还是刚才的问题,要不要回答,随你的便!”

    范大柱捂着流血的脑袋,眼色阴沉沉的看着她,“如果我还是不说呢?”

    “不说?可以啊!虽然我时间不多,但是也可以勉强抽出一点时间,反正你这里东西还挺多,一个一个的砸,砸到你说为止!”

    乔月看出他的挣扎,看来他是有顾忌的,想必跟他做生意的那个人,也是个厉害的角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