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 嫉妒的女人
    根本没有什么情人,她不仅被骗了,还被耍了。

    卫珂在极度的懵逼过后,就只剩愤怒。

    熊熊的火焰,在她眼中燃烧,手中的筷子,被攥的咯吱作响。

    刘琳注意到她的不对劲,小声的关心问道:“卫珂,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刘琳表现的温柔体贴,又很大方,完美无缺。

    但是处在情绪崩溃边缘的卫珂,哪顾得了那么多,重重的推开碗,脸色阴沉的站了起来,“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吧!”

    “卫珂,你别这样,周校长跟卫司长也在呢!”刘琳拉住她,一个劲的给她使眼色。

    而她说的话,看似是为了卫珂好,但真正的效果却是……

    “卫珂,你给我坐下,这里是你能闹情绪的地方吗?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真是不像话,”卫民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对于卫珂在公众场合不给他面子,让他很生气,也觉得很丢脸。

    卫珂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只因父亲从未这么凶的骂过她。

    周文兵连忙打圆场,“老卫,小珂还是孩子,有情绪很正常,别总是对孩子那么凶,小珂啊,快坐下吃早饭,部队里不允许浪费食物,我们要珍惜农民兄弟的辛苦劳动嘛!”

    乔月看了周文兵一下,很官僚的一个人,说不上有多坏,但也绝对没有好到哪去。

    当一个人天天把冠冕堂皇的话,挂在嘴边,只能说明,他并不是一个很切实际的人,只会做官而已。

    封瑾默默的给乔月盛粥,给她拿包子,催她赶紧吃饭,似乎他所有的关注点,都在乔月这儿,至于其他人,其他事,则是完全入不了他的眼。

    他不表态,乔月自然不会傻傻的掺和进去。

    当然,她也知道卫珂在气什么。

    呵呵,就是要让她生气,让她控制不住自己。

    刘琳硬拉着卫珂坐下,轻声哄着她。

    卫民也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这儿可不是胡闹的地方,有很多举足轻重的人看着呢!

    周文兵笑呵呵的询问了些,关于乔月的近况。

    “听说你还在上学,以后打算做什么?是要继续求学,还是安心的回家当军属?”周文兵和蔼的像个称职的长辈。

    “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走一步看一步吧!”乔月回答的也很敷衍,完全没有要巴结他的意思。

    “周校长有所不知,乔小姐也是人才,也参加过军队的训练,成绩还不差,要是当兵的话,将来一定能成为栋梁之才!”卫民是笑着说的,但是他的话,怎么听都带着点酸酸的味道。

    卫民回想起那天吃饭的时候,封瑾给他跟卫珂的难看。

    就像现在,他也一样不能理解。

    一个乡下出来的丫头,怎么比得了他从小精心,培养长大的女儿。

    周文兵似是有些惊讶,“哦,是吗?真是看不出来,你年纪还小,将来如果努努力,还是可以有所成就的,英雄不问出身嘛!”

    “我的出身怎么了?”乔月轻声问,语气却有那么点咄咄逼人的感觉。

    周文兵一愣,有些惊疑她的语气锐利。

    “您姓周是吗?我倒是认识几个姓周的人,不过跟他们相处的不是很好,周校长是通情达理的人,肯定跟他们不一样,”乔月已经猜到他是谁的人。

    所以对于这位校长大人,她心里的防备很重

    已经闹的这么僵了,这位还能笑的像个没事人一样,跟她聊天说话,能是一般人吗?

    周文兵脸上的笑容,渐渐有些挂不住了,但还是勉强撑着, “你说的,我不是很懂,他们小辈的工作或者矛盾,我从来不过问,我们周家的孩子,都很独立,所以你指的事,我是真不知道,”周文兵的脸色坦荡极了,不知情的人,一定很容易就相信了。

    “不知道就算了,当我没说!”乔月捧起碗,大口大口的喝着粥。

    封瑾始终没有说话,打嘴仗这种事,还是交给她好了。

    周文兵脸上的表情,挂的越来越艰难,直到离开饭桌,回到自己办公室,才终于卸下伪善的面具,满眼的阴鸷。

    卫民敲了下门,也走了进来,“周校长,你的门没关,我便自己进来了。”

    卫民很能理解他此刻的愤怒,想当初,他不也一样被气了个半死吗?

    周文兵脸上的阴沉,还来不及收拾,只能转开身,尽量避开他,不让他看见,“你来干什么?”

    卫民走到茶水桌边,泡了两杯茶,走回来,一杯给端给了他,“消消气,为她生气不值当,况且这事也不是她一个人能完成的,你应该清楚,如果没有封家在背后支持,她一个乡下出来的小姑娘,能有什么能耐,毁了你儿子,又把周婉弄的神志不清。”

    他不提这事还好,他一提,周文兵的怒火,呈火山喷发式的往上飚升。

    “我当然知道这事跟封家有关系,但是你也别把我当傻子,连任平阳都没能逃出她的魔掌,现在不也被套牢了吗?还有韩应钦……”周文兵有些说不下去了,怎么牵扯了这么一大堆人物,真是搞的他一个头,十个大。

    “如果不阻止,将来绝对是一大祸害!”卫民在沙发上坐下,翘着腿,淡淡的提醒他。

    周文兵苦笑,“现在不就是祸害了吗?”想了想,又道:“你最好赶紧把卫珂弄走,卫珂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经他这么一提醒,卫民也意识到可能发生的,不可预知的事情,只怕会把卫珂牵连进去。

    之前乔月不在,卫民可以鼓励放任女儿的行为,但是现在乔月出现了,那丫头就是个女魔头,还是要把女儿弄远远的。

    “说的也是,我回去就把她调走!”就是不晓得是不是晚了……

    周文兵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压下躁动的心火,“算了,也许是我们太大惊小怪了,这里又不是衡江,她在这里能掀起什么风浪,不过我听说龙啸最近闹的很凶,你要留意,别让他乱来!”

    提到龙啸,卫民有点紧张了,“他?他也不会听我的,现在的年轻人,胆比天大,一个比一个难管束!”

    周文兵皱眉,对他的这句话,很是不满,“难管也要管,军用武器购买的,比人家后勤采备处还要多,他到底想干什么?”

    “这……这我哪知道!”卫民眼神有些闪躲。

    周文兵没有注意他的异常之处,思索了下,又道:“告诉他,如果再闹下去,就将收回他手里的两座矿山,白给他开采了好几年,也算对得起他,别再贪心!”

    卫民依然没有抬头看他,“好,我通知他一声。”

    他说的是通知,至于龙啸会不会乖乖听话,那就不好说了。

    但是有一点卫民是清楚的。

    龙啸的身份,只有周文兵最清楚,也只有周文兵还可以试着 拿捏住他。

    周文兵又道:“关于封瑾的处罚,我跟副校长已经商量过了,私自逃走,无故旷课,擅自动用学校的军备物资,必须在档案上记一个大过,或者,执行一次境外任务,将功补过!”

    “您要派他到境外执行任务?这……不妥吧!”

    “他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执行任务是他的本职,有什么不妥的?”周文兵的语气很傲然。

    卫民无法反驳,只要封瑾一天是军人,就必须无条件执行上面派下来的任务。

    然而,不是所有的任务,上面那位都知情。

    周文兵不耐烦的摆摆手,“这事就这么决定了,回头我来找他商量,至于你,我还是那句话,赶紧把你女儿弄走!”

    “好!”卫民脸色有些难看,被人指着鼻子骂,只有在周家人面前,才有的卑微。

    有时计划很好,但是赶不上变化。

    卫珂从食堂出来,也没有走远,拉着刘琳,站在不远处的树下,等着乔月跟封瑾走出来,也等着乔月落单。

    刘琳有些害怕她的眼神,“卫珂,你要冷静,千万别冲动,封团长的媳妇,也没怎么招惹你,她就是个小姑娘,再说了,人家有封团长护着,您就是找她的麻烦,回头她要是告状,也准有你的好果子吃!”

    刘琳的话,听着是劝,实则是激将。

    卫珂瞟了她一眼,也感觉到哪里不对,“我发现你很会说话,比我会说话,你真的是为了我好?”

    刘琳愣了下,以为被她发现了,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我……我当然是为你好,咱俩是朋友,我又不认识那个叫乔月的人,而且我觉得你跟封少更配,你是天之骄女,家世好,学业好,能力又出众,以前在学校里,谁不羡慕你!”

    这话,让卫珂听着很舒服,“那是因为我是卫家的女儿,卫家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我母亲已经说了,将来她的东西,全是我的!”

    刘琳垂下眼睛,藏起了眼中的妒忌。

    卫珂是骄傲的公主,而她们这些人,在卫珂的眼里,都是丑小鸭,卑微的丑小鸭。

    她每天跟在卫珂身边,像她的跟班,她的奴才,根本不是她的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