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嫉妒
    封瑾在经过封夭身边时,冷漠的看他一眼,“今天的课程我不参加了,校长那边,明天我亲自过去解释!”

    “哦,随你的便。”封夭回答的有些心不在焉,眼睛不由自主的朝乔月身上瞟去。

    真不是他刻意的去看,只是太震撼了有没有?

    很难想像,一个野丫头穿上旗袍的样子。

    就像野鸭子,变成白天鹅,这差距简直不要太大。

    秦夏在经过他身边时,指了指他的眼睛,“小心看在眼睛里拔不出来!”

    封夭眉头紧拧,“我干嘛要把她看进眼睛里!”

    这种误会,不要轻易的开,容易影响内部团结。

    虽然……虽然他刚刚的确是有点拔不出来了。

    秦夏丢给他一个了然于胸的笑容,抬脚走了。

    他们都是理智的人,封瑾以前是,现在只会偶尔的不理智,都是因为乔月。

    除此之外的时间,他一直都是一个超级理智的人。

    封夭同样的理智,而且他更理性,相信他可以处理好自己的心情,至于秦夏是这么认为的。

    “原来封少是有对象的,我还以为他单身呢!”

    卫珂身边的女人,阴阳怪气的埋怨。

    虽然她也明知自己没资格埋怨,但是控制不住。

    卫珂的脸色,超级难看,整个人僵在那里动不了,一双恶毒的眼睛,紧紧盯着走远的背影,“谁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

    只是抱着,又没有公开表明态度,也许……

    “啊?卫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是因为那女人受伤了,所以封团长怜香惜玉,才抱着她?”

    “有这个原因也不奇怪,你难道没听说吗?封团长家里订下的未婚妻,是个还没成年农村小姑娘,刚才那个女人,哪点像了?”卫珂说的很笃定,虽然她也没有任何立场,做出揣测,但是内心的妒忌,让她脑子一热,脱口而出。

    “真的啊?那……那她岂不是很可怜?”女人天生都是八卦的传播者,尤其是像这种能让人兴奋到一夜睡不着的八卦。

    “有什么好可怜的?一个乡下小丫头,真以为自己能飞上枝头当凤凰?简直是痴人说梦,”卫珂想到那天,接到的电话,其实从对方的语气中,她能感觉到,封瑾的未婚妻,应该是个厉害的角色。

    就是不知道现在的这位,要是跟乡下的那位对上,谁赢谁输。

    “说的也是,乡下人没见识,门卫岗亭的小战士,他的未婚妻也是乡下人,昨天到这边看他,我的天,土的掉渣,衣服脏兮兮的,说话喷口水,吃饭掉饭粒,最奇葩的是,那饭料掉在桌上,还要捡起来再吃,你说恶不恶心?嗳,卫珂,你要去哪?”

    说着说着,人就没了。

    卫珂当然是跟去了封瑾的宿舍,她想看看,封瑾怀里抱着的女人,真正的模样。

    当然,卫珂现在更多的是嫉妒。

    在乔月没有出现之前,她是这里最引人注目的女军人,只要是她经过的地方,都会引来无数爱慕的眼神。

    但是乔月出现之后,所有人都在讨论她。

    这让卫珂的自尊心,受到严重的挫败,她必须去搞清楚。

    如果这个女人不知道乡下未婚妻的存在,或许她可以利用一下。

    如果她知道了,那样更好,同样可以互相利用,不是吗?

    卫珂知道封瑾的宿舍在哪,她一路走的很快。

    几乎是封瑾抱着乔月走进房间的五分钟后,卫珂就追来了。

    封夭的房间就在不远的隔壁,看见她匆匆而来,十分好心的提醒她一句,“找死的话,还是应该换一种死法。”

    “谁找死了?我就是过来看看,领导让我关心学员的生活情况,封团长带了一个女人回来,但是别忘了这里是军事学院,属于保密单位,不管他做什么事,都必须经过上面的同意才行!”

    卫珂编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七分真,三分假。

    要是搁别人身上,或许就信了,但是封夭……

    信你个大头鬼!

    “我是好意,既然你不领情,那么随便你了!”封夭耸了耸肩,退了回去,并关上门。

    秦夏坐在椅子上,“又一个冥顽不灵?”

    小四走了,去跟领导汇报工作去了,毕竟他只是临时跟班。

    封夭走过去,“嗯,女人真麻烦!”

    秦夏笑了,“你这说法也太绝对了,女人麻烦,但不是所有的女人都麻烦,我家可欣就很听话,一点都不麻烦。”

    封夭瞟他一眼,“准备结婚了?”

    “想是这么想,但是看着目前的情况,如果要结婚,就必须得有一个人离开部队,或者转入后勤,我肯定是走不了,她也不甘心,所以……”秦夏掏出烟,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封夭爱干净,在这里抽烟,不太好。

    “你们还年轻,干嘛非得急着结婚,常可欣的情况我还是知道的,虽说算不得顶尖的优秀人才,但也绝对不差,训练的那么辛苦,又是经过层层选拔,好不容易才进到血狼,就算现在让她转到后勤,怎么可能甘心得了!”

    “对了,我们今天在浦阳,碰到你们家的一个同宗兄弟,封皓天,是个怪人,今天他把乔月气的不轻。”秦夏想到封皓天那张脸,真的是一言难尽。

    封夭的脑子里,也闪过封皓天的样子,有几年没见过他了,“封皓天讨厌女人,这一点,我们家的人差不多都知道,小时候留下的阴影。”

    封夭没有继续往下说,别人的秘密,不该由他来说。

    秦夏也没追问,因为隔壁已经响起了敲门声。

    这种房子,隔音效果也不是太好,隔壁的动静稍微大一点,这边听的一清二楚。

    封夭跟秦夏同时闭嘴,竖起耳朵,听着隔壁的声音。

    卫珂敲门之前已经想好了理由,也酝酿好了情绪。

    该用什么表情,用什么样的语气,是端着姿态,还是放下姿态,那都是有讲究的。

    敲了两下,没敢太用力,然后便等着门开的一刹那,她便可以进攻了。

    过了几秒,红色的木质房门,缓缓打开。

    出现的却不是封瑾的脸,而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最重要的是,少女一脸的不耐烦。

    “你有事吗?”不只是不耐烦,连声音都是冷的。

    “哦,我……”卫珂迅速收起惊讶的表情,“我是卫珂,领导让我关注一下,本届学员的生活情况,按照规定,这里只能居住学生,家属是不允许住进来的,尤其是那些不三不四,来历不光彩的女人,这里是军事学院,绝对不能被抹黑!”

    “说完了吗?”乔月身上的旗袍还没换下,从刚才下飞机,看到卫珂的第一眼,她便知道那天接电话的人,就是这位漂亮又高傲的女军人。

    “说完了!”卫珂看出她眼里的不耐,强忍着没有发作,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别跟她一般见识,她跟她,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不值当。

    乔月深吸了一口气,“说完你可以走了,至于这里的规定,封瑾应该比我更清楚,多谢你的提醒!”

    “等等!”眼见她要关门,卫珂伸手抵住门,有些焦急,“你……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这才是卫珂最关心的问题。

    今天上午,她回了一趟家,跟父亲深聊了一次。

    如果上面那位,真的对封瑾充满期望,那么无疑,未来的几年,他将会是晋升最快,也是帝国最年轻的将军。

    在卫珂的畅想中,似乎只有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

    无论如何,她想要的东西,都必须得到。

    至于感情,以后可以慢慢培养。

    乔月笑融融的看着她,“我跟封瑾的关系,绝对是很亲密的,睡一张床的关系,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封瑾刚刚去给她打热水了,不在这儿,要不然早把她拎回去了。

    而且她也是故意把两人的关系模糊化。

    睡一张床,也可以有很多种关系嘛!

    比如床伴?比如情人?

    关键是,看你存着什么心思去想了。

    卫珂心思不纯,所以她听了乔月的话,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两人的关系不纯。

    毕竟就算是未婚夫妻,在没有结婚之前,都是不能睡在一起的。

    被人知道了,唾沫星子,就能把女人淹死。

    “你……你是他的情人对吗?那你可知道,封瑾是有未婚妻的人?”卫珂小心的问出这句话,又仔细去看乔月的表情,她想从乔月的脸上,看到愤怒,看到嫉妒,或是心痛。

    但是为什么这些情绪,统统都没有,她很平静,平静的诡异。

    乔月抱着手臂,轻叹了口气,“那是家里给他订下的婚事,他也不想的,但是父母之命,不可违抗,他也只能……阳奉阴违,我理解他,也包容他,虽然比较吃亏,也比较辛苦,但是……又能怎么办,谁让我那么爱他!”

    乔月说的很生动,表情眼神都很到。

    不知情的人,很容易被骗到。

    但是知情的人,恐怕要吐一地的老血。

    隔壁的封夭跟秦夏,此刻便是这样的心态。

    “她说这话,怎么也不脸红?”封夭嘴角抽动的厉害,她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演艺界巨大的损失。

    秦夏摇摇头,“她已经把自己完全投入进去,入戏太深。”

    ------题外话------

    推荐友文。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作者:嘉霓

    霸道腹黑面瘫冷男程湛,将仇人之女萧墨蕴以恩威甜宠骗的方式,从一个人人追杀的小助理,养成为自己的少将夫人以及让她成一个拥有标准军人素质和上乘功夫的王牌影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