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7章 回到学院
    因为爆了两辆车,剩下的一辆,已构不成什么威胁。

    小四的枪抱在手里,只是后备力量,这会已经用不上他了。

    两辆车子,在颠簸的路上,互相飚,时而近距离的碰撞。

    封瑾扔掉狙击枪,换上手枪,砰砰砰,连开数枪。

    对方当然也没闲着,子弹像雨点般,朝着他们打出来。

    飞溅的玻璃渣,让人躲避不及。

    封瑾空出一只手,按住乔月,让她趴在自己腿上,撩开外套盖在她的头上。

    乔月曲着身子,趴在他的腿上,听着外面杂乱的枪声,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宁静。

    秦夏的开车技术,还是不错的,离开浦阳三十公里以后,最后那辆苦苦支撑的车子,冲到了路边的田里,翻了好几个跟头,很看便瞧不见了。

    秦夏没有松开油门,继续开着到处漏风的车,离开颠簸的石子路,驶上省道。

    “老大,你们都没事吧?”秦夏挺淡定的,毕竟这种场面,也不是第一次遇见。

    封瑾松开了乔月,把枪支收起来,再去查看乔月的情况,“有没有受伤?”

    乔月望着手里压根没用过的武器,也只好悻悻的放下,“我很好,好的不能再好了。”

    多么惊险刺激的场面,可惜她错过了。

    封瑾揉了下她的头顶,“龙啸这一次应该只是试探,或者说,他是在跟我们开一个小小的玩笑,并不是真的要置我们于死地!”

    “的确是小小的玩笑,否则就不会是三辆车那么简单,也没有重武器,我可以听说,他搞到了大型重机枪,要是往车顶上一架,能把咱们打成马蜂窝!”小四没舍得把枪放回去,依然抱在怀里。

    车前面的挡风玻璃已经没了,吹着大风的感觉,真是……一言难尽啊!

    秦夏冷哼了声,“他要是敢来,老子干死他!”

    封瑾对他们的话,置之不理,检查乔月的胳膊,有几处划伤。

    于是,又翻找出止血的药膏,给她擦药。

    前面的两人,心里都觉得好笑不已。

    变身宠妻狂魔的某人,还真是有够让人无语的。

    “别擦了,不过是一点划伤而已,已经不流血了!”乔月对自己的伤浑然不在意。

    “留疤不好看!”她不在意,但封瑾在意。

    知道她欢脱爱冒险的性格,想让她静下来不动,那是不可能的。

    往后这身上的伤,还会越来越多,不及时擦药,岂不是会留更多的疤?

    乔月也安静下来,看着他认真的侧脸,慢慢的,把脸颊移了过去,靠在他的肩上,闻着属于他的气息。

    接下来的路程,依然是有惊无险。

    一个小时之后,四人坐上直升机,彻底离开了浦阳。

    黑暗幽冷的办公室内,龙啸坐在一盏灯下,看着手下刚刚送来的照片。

    这是刚刚洗出来的,新鲜出炉,照片上,都是关于乔月,还有一同入镜的封瑾。

    龙啸冷笑了声,将有封瑾的照片,全部撕掉,只留下乔月的部份。

    看着照片里,穿着旗袍的俏丽女子,龙啸的眼睛慢慢变的痴迷,像陷入进去似的,无法抽离。

    “老大,国外那边的电话,要接进来吗?”有人敲门。

    龙啸捏着照片,“接进来吧!”

    “是!”

    电话被转到龙啸的办公室,龙啸接起电话,电话的那一头,是一个咆哮男人声音。

    “你答应过我什么?难道你忘了吗?龙啸!我们之间的协议,不包括对她开枪!”叶溯此刻站在,静静流淌的水岸边,但是静静流淌的河水,却无法让他平静。

    龙啸微微挑了下眉,神态狂妄,“从你的任务失败开始,我们之间协议就已经作废,我不需要跟一个失败者对话,如果你想知道,我会怎么对待她,那好,我就告诉你!”

    “我会亲手折断她的翅膀,让她再也飞不起来,我还会磨掉她所有的棱角,让她心甘情愿的待在我身边,听话乖巧,可惜她的这一面,你注定是看不到了!”

    龙啸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照片上的小女人。

    要说这个世上,还有哪个女人能配得上他的喜欢,他的中意,也只有她了,独一无二的灵魂。

    叶溯的眼前,一片腥红,“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很快就会知道,”龙啸放下照片,站了起来,“叶溯!别忘了,你只是暗魅的一员,一个排得上号的杀手,暗魅的事情,你做不了主,我跟你,不是一个级别,你的事情,我已经告诉了魅,她很快就给你一个答案!”

    暗魅是国外的杀手组织,但很少有人知道,暗魅的掌权者,其实是个女人,一个外号叫魅的性感美女。

    龙啸扔下电话,心中有些郁闷,一个两个的,都要来跟他抢人,真当他是死的吗?

    另一边,叶溯挂掉电话,却是满心的愤怒。

    “夜,老大来了,她要见你!”风走到他身后,心情也是挺压抑的。

    做杀手的人,是绝对不能有感情。

    因为一旦有了感情,就有了软肋,早晚有一天,会被心中的软肋所拖累,从而间接或直接的害了自己。

    “知道了!”叶溯仰起头,看着遥远的天空,想着那个女人的模样。

    风在心里叹息,又替他不值,“你如果真的喜欢,就去追,哪怕是抢,也要抢过来,或者干脆打晕她,把她带到国外,远离从前的人和事,她总能学会忘记,而重新开始。”

    风见他不为所动,又接着提醒他道:“魅对这件事,非常在意,她很生气,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她如果知道你对一个小姑娘动了心,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这事先别告诉她,能瞒一时是一时,不过她就算知道了,想对付乔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那个小姑娘,可不是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小姑娘。”想到乔月,叶溯俊朗的脸上,多了些温柔的笑。

    “行了,你不用刻意强调,我知道她不普通,要不然也不能把你迷成那样,真是搞不懂,你不喜欢熟女,也不喜欢淑女,对魅那样的女强人也没有想法,却偏偏喜欢一个无法无天的疯丫头,”这是风,永远无法理解的事。

    “我要是知道因为什么,就不会还在这里纠结了,有些属于身体的本能绪,是我无法控制的。”叶溯苦涩的笑了笑,他对乔月的喜欢,纵然现在看不见,也没有影响对她喜爱的加剧。

    “阿秋!”乔月打了个响亮喷嚏,这是有人想她了,念叨着她呢!

    封瑾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再睡一会,还有十几分钟就能到了。”

    飞机上的声音很嘈杂,封瑾需要赔在她耳边,才能让她听得清楚。

    乔月点点头,身子更往他那儿靠近了些。

    飞机于傍晚时分,降落在军事学院的停机坪上。

    巨大的轰鸣声,引来不少学员的围观,其中就有封夭,以及某些惦记封瑾的人……女人!

    “卫珂,那是封团长乘坐的飞机吗?听说他冒着被处份的危险,突然离开学院,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卫珂紧紧盯着飞机的舱门,其实她的心,还是有些虚的,毕竟之前可是干过不太好的事,“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毕竟他手上的权利很大,那么多重要的事,等着他做决定!”

    封瑾无疑是这一批学员中,最耀眼的一个。

    并非因为他的身份,他的出身,或是军衔。

    最关键的,还是他出色的表现,各方面的成绩,都十分优异突出,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

    封夭的成绩也不错,两人分数咬的很紧,不愧都是姓封的。

    听见两个女人的对话,封夭嗤之以鼻,别人不知道,难道他还不知道吗?

    机舱门打开,一身黑衣的封瑾先跳了下来,但是他没有立刻走开,而是又回身,张开双手,抱着一个身材纤细的女人。

    封夭陡然睁大眼睛,差点就要用手揉一下,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封瑾怎么会抱着一个女人呢?

    还抱的那么亲密,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难道他匆匆忙忙的离开,是为了救这个女人,而并非为了救月?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以封瑾的性格,绝对不可能对乔月以外的女人,假以辞色。

    呵呵!

    封领导根本没看清封瑾怀里抱着的是谁。

    因为飞机螺旋浆巨大的旋转风力,把乔月的头发吹乱了,遮住了她的脸。

    再加也上,彻底换了一种风格,她又缩在封瑾怀里,认不出来也很正常。

    小四跟秦夏相继跳下飞机,随后直升机升空,驶离了学院。

    没了飞机的轰鸣,以及巨大的风力,乔月总算可以将遮住脸上的头发拨开。

    一抬眼,看见呆立在那儿的封夭,对他露出友好有善的笑容,“嗨,好久不见!”

    封夭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你……”

    “待着别动!”封瑾黑着脸,低声命令。

    他现在后悔死了,今天到底犯了什么病,非得让她穿上这样一件衣服。

    早知道,效果会是如此的震撼,就不给她穿了。

    或者,只在家里穿,只穿给他一个人看,而不是白白便宜了这帮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