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一样的狡猾
    车子开过繁华的街道,一直开到类似办公楼的地方,不过是已经荒废的办公楼,有些脏乱。

    “人就在里面!”秦夏把车子停下。

    小四拎着乔月的包,已经等在那儿了。

    看到车子开过来,他先是没有动,因为知道乔月肯定就在车里,这是他跟秦夏约好的地方。

    车子停下之的,封瑾先下了车,随即乔月也跟着从同一个方向下车。

    小四的眼睛,往这边扫了一眼,就很自然的转开了,看向车门的另一边。

    同时心里还在嗤之以鼻,封瑾的身边还真是不缺女人,走哪有美女跟着。

    没错,小四压根没认出乔月。

    秦夏拔了车钥匙,走下车,小四一见他就问,“你带的人呢?”

    秦夏诧异了下,立刻就明白了,“人?人不是来了吗?你没看见?”

    小四觉得他脸上的笑容很刺眼,这让他内心十分的不爽,“哪有?我在这里站了十几分钟,只有你们一辆车子开过来,根本没有她,你们到底把她弄哪去了!”

    搞什么鬼,明明说好的,现在又不见人影。

    如果领导知道他把大小姐弄丢了,肯定要生气。

    奶奶个熊,他不想去沙漠之地!

    “嗨,你找我?”乔月有些憋屈的走过去,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

    小四猛的把头转过来,盯着乔月的脸,看了足足有十秒,又将视线下移,将她上上下下扫了一遍,震怒,绝对的震怒,“你怎么穿成这样?”

    乔月诧异,她怎么从小四的语气中,听出了嫌弃的感觉,真是叫人不爽,“我穿这样怎么了?旗袍而已,没见过吗?大惊小怪!”

    封瑾走过来,拽着她就走,“你跟他废什么话!”

    乔月被拉着走,中途又回头朝小四做鬼脸。

    秦夏最清楚他的感受,“真的不脾太惊讶,我刚刚看到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习惯就好了。”

    小四阴阴的笑了,“我发现封少真挺坏了,为了让她拘束一点,连这样的招数都用上了,够绝!”

    “可不是,我们老大的狡猾,跟你们领导,绝对有的一拼!”

    小四摇头,“他们俩的狡猾是不一样的,不能放在一起比较!”

    秦夏对于他的话,不置可否。

    狐狸们的思维方式,一般人还真的捉摸不透。

    进入破旧的办公楼,封瑾带着她,直接下到最下面一层。

    “地下室?”乔月瞬间明白了,这是要给她报仇的吗?

    “嗯,当心脚下,有老鼠!”封瑾淡淡的提醒她。

    “哦!”有老鼠也很正常吧!

    封瑾瞧了她一眼,见她淡定的不能再淡定了,除了无语,好像也没有别的心情能形容了。

    地上果然有叽叽喳喳的老鼠,不过乔月全部的心思都在这间地下室的布局上,哪有心情在意什么狗屁老鼠。

    操!

    这里简直太酷了有没有?

    墙壁是灰暗的颜色,一边挂着刑具,一边摆着各色奇怪的标本。

    没错,就是标本,全是动物的。

    每一样都是栩栩如生,尤其是蛇一炎龙骑士团的爬行动物,处理的非常好。

    “这些东西都是哪里来的?”乔月惊奇的想用手摸一下,但是被封少阻止了。

    “这些都是个人收藏,他平时很宝贝,碰坏了我可没标本再赔给他一个!”

    “他?他是谁?”乔月好奇的问。

    能制作精巧的动物标本,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事。

    “封皓天!”封瑾说了一个名字。

    乔月歪着脑袋想了下,“也是你们封家的子侄?可是这名字……听不去,还挺阳光的。”

    “阳光?呵,他这个可从来没有阳光过,待会见了他,你知道了,一个没血没肉的僵尸!”

    “僵尸?”他不说还好,他越说,乔月越期待。

    僵尸什么的,只在电影里见过,世上还有真实的僵尸吗?

    走到长长的走廊,进到最里面,乔月终于明白他说的僵尸究竟是什么意思。

    那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子,最引人注目的,应该是他的脸,白的吓人,真的是……苍白如纸。

    可是对比更强烈的是,他的唇是红色的,殷虹的唇,像是刚刚吸过血似的。

    “你来了?”封皓天只招呼了封瑾,对乔月,只是微笑着点点头。

    乔月也没有过多的热情,也回以淡淡的一个笑容。

    “嗯,她是我妻子,乔月!”封瑾介绍道。

    “你好!”封皓天仍然只是疏离的一个笑容。

    封瑾安抚的捏了下乔月的手,“人怎么样了?”

    “按着你的意思,都关着呢,等着你来动手,等你发泄完了,我这边也可以做实验。”封皓天拿出一支针剂。

    小四跟秦夏也走了进来,同封瑾一样,他俩的表情,也很自然,似乎完全没有受到这里的影响。

    封皓天举着针筒,在转身时,瞄了乔月一眼,这一眼,可是有很多意思。

    乔月不卑不亢的回望他。

    妈的,她怎么觉得这个封皓天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敌意,他俩认识吗?

    远日有仇,还是近日有怨?

    封皓天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虽然并不明显,但乔月还是注意到了。

    直觉告诉她,这个封皓天似乎越来越讨厌她了。

    进了里面的密室,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

    封瑾放开了她的手,“你站远一点,不要靠的太近。”

    说完,封瑾便朝着里面走去。

    在类似刑架的柱子上,绑着几个人。

    有男的,也有女人。

    乔月眯着眼睛,认出他们是谁。

    呵!

    都是前天打过她的人,那个傅聪最惨。

    半只手臂还缠着纱布,剩下的一只手臂,被绳子吊起。

    秦夏也走了过去,站在封瑾身边,抽出烟,递给他一根。

    封瑾没有点燃,而是放在鼻前闻了闻,“她在这里,我不抽烟,去把他们弄醒!”

    “好!”秦夏随手将烟夹在耳朵后面,然后提了桶水,走过去。

    哗啦,一桶水浇下去。

    原本昏迷的几个人,瞬间清醒。

    其中叫最凶的,是那位女警察。

    声音大的,震的人耳朵嗡嗡的。

    “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我是警察,要是你们敢动我,整个浦阳市局的人都不会放过你们!”女人叫的很凶,态度依然嚣张。

    忽然,她看到了站在那的乔月,看了有三秒种,才认出来。

    “你!你是那天给傅聪下毒的女人,好啊,你果然恶毒,害了傅聪一个人还不够,居然还敢找人绑架我,真是不知死活!”

    女人笑容阴阴的,叫人看了毛骨悚然。

    傅聪这会也醒了,但是他比较理智一点,当看见站在一边的封瑾时,立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低下头,怒力思索着眼处处境的各种可能性。

    是想通过他,找到龙啸,还是要借机清理浦阳市局,又或者,他就是来给那女人报仇的?

    最后一种可能在脑子里闪过,不过很快又被他否决掉了。

    以他的价值观来说,是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干这样的蠢事。

    “让她闭嘴!”封瑾有些烦躁的皱眉。

    秦夏二话不说,直接上去,随便找了个东西,堵上女人的嘴,“自找麻烦,我看你的舌头是不想要了,不想要正好,以后都不用说话了!”

    女人这才发现封瑾的存在,顿时变的楚楚可怜。

    她想哀求男人放过自己,奈何嘴巴被堵住,想说也说不出来。

    封瑾拖了把椅子过来,坐在他们几人面前,“你们不用太害怕,我今天来,不是为了你们局里的事,也不是为龙啸,就是单纯的想了解下,那天打她的人是谁?每个人都打了什么位置?必须全部都我一一说出来,不能有半点遗漏!”

    “实话说吧!今天你们想要完好无损的走出这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也并非一定要死在这里,只要你们能如实交待,我报完了仇,命大的话,也可以活着走出去。”

    秦夏悄悄退到乔月身边,“别怪老大太狠,这几个人可都不是什么好鸟,尤其是那个女人,真他妈的侮辱警察这个职业……”

    秦夏是忍不住不吐槽,来到浦阳之后,翻看了资料,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高级黑。

    黑的他妈底裤都没了,简直就是一帮人渣。

    乔静静的听着秦夏的话,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让她讶异。

    原来真的可以黑到如此程度。

    傅聪竟然参与了贩毒,以及……人口贩卖。

    小四抄着手,冷笑了下,也不知他在笑什么,“帝国近几年来,对各个地方的管理越来越松散,出现龙啸这样的地头蛇,没什么奇怪的,钱跟武器,他都不缺,再加上他有聪明的脑子,想默默无名都不可能!”

    乔月没有作声,平静的看着封瑾的审问。

    有的时候暴力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需要一点技巧。

    “老大也真是的,干嘛不直接上刑,疯子,把你的东西都拿来!”秦夏等不急了,暴躁的吼道。

    封皓天漫不经心的摇头,“没有封瑾的同意,谁也别想动我的宝贝!”

    乔月用古怪的眼神看他,“你跟封瑾的关系很好?”

    封皓天也看着她,阴测测的眼神,让人很不舒服,“以前很好,现在不好了,他现在只跟你的关系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