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继续腻歪
    乔月惊呼的叫了一声,捂着屁股迅速跳开,“你流氓!”

    捏人家屁股,真够无耻的。

    封瑾轻轻笑了下,“以后还有更流氓的,现在只是让你预习一下!”

    乔姑娘噘嘴,对他恨的要命。

    人家都要做好心理准备了,眼看着筷子都拿在手上,居然又缩了回去,逗人玩哪!

    “我不换,衣服是你拿来的,我就穿这一件,”小姑娘的倔强劲上来了。

    封瑾脸上的笑容似乎在慢慢减少,他略挑了下眉,“穿着也行,接下来的几天,你的衣服都是旗袍了!”

    没关系,只要确保她不会到处闲逛,只让她待在屋子里,只给他一个人欣赏就够了。

    而且她穿成这样,铁定是打不了架,非得做淑女不可了。

    “啊?昨天还得穿吗?”

    “这是我母亲生前最喜欢的衣服,不要弄坏了!”封少又甩出一个炸弹。

    扔完了也不看被炸的小姑娘,是什么表情,拉开门出去了。

    乔月要毛了,“你!你是故意的!”

    绝逼是故意的。

    腹黑又奸诈的男人。

    就是故意让她穿成这样,也根本没想让她换下来。

    又告诉她,这是他母亲的衣服,言下之意便是,不要弄坏了。

    乔月气呼呼的在屋子踱步,还差点被高跟鞋绊倒。

    封瑾走出房间,意味深长的笑了下。

    秦夏还站在那,看见老大脸上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好诡异的笑容,好肉麻的笑容,好……性感的笑容。

    性感?

    他怎么能用性感来形容老大呢?

    “你怎么还在这儿?”封瑾余光瞄见他还站在那,秒变脸。

    秦夏内心鄙夷,脸上却不敢表现出分毫,“我……我还没吃早餐嘛!”

    封瑾的眼神往下,“把院子弄干净,暂时不需要你在这里,十一点把车子开到最近的地方,另外,给龙啸的见面礼,他应该已经收到了。”

    秦夏真的是要喜极而泣,“我早就想说这件事,他们已经准备反击了,我联系过政委那边,他已经开始部署了,并且联系了其他四大军qv,将会展开一场联合行动……”

    秦夏还没说完,乔月打开门出来,封瑾立马丢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秦夏识趣的闭嘴。

    不过,闲不住的眼睛,还是不断的往乔月那边瞄。

    唉!该怎么说呢?

    如果此刻是他见到乔月的第一眼,一定会惊艳,会移不开眼睛,会对她一见倾心,也会惊叹她的美,惊叹她的气质,惊叹她的一颦一笑。

    骨子里的乔月,其实媚的惊人。

    尤其是她的眼睛,很漂亮,很有味道,很有……

    秦夏还没感叹完,只觉得一阵冷嗖嗖的阴风。

    目光微微转动,迎上一双森冷警告的眼睛。

    秦夏惊出了一身冷汗,果断移开目光,再看下去,小命就要没了。

    乔月谁也不看,直接走到外面,找到厨房,弄了水刷牙洗脸。

    呃……

    这些其实还是封瑾准备好的,她只需要拿起牙刷,就行了。

    洗漱过后,走到餐桌边坐下,直接拿了个包子,一口咬下去,包子少了一半。

    秦夏看到这一幕,终于彻底清醒过来。

    野蛮的本质,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它就像长到骨头里,除非连骨头也换掉,否则真的很难改掉。

    乔月只用两口,便解决了一个包子,差点噎着。

    封瑾淡定的倒了杯豆浆,递给她,“别急,慢慢吃,又没人跟你抢!”

    “谢谢!”乔月接过杯子,一仰头吃喝下去一半。

    秦夏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我先走了,十一点再来接你们!”

    乔月抬头看向他,“你记得帮我联络阿琨,他答应我的事,必须做到,小四应该也在附近,干爹让他跟着我的,他现在是我的跟班,得要随时能出现!”

    “知道了!”秦夏头也不回的摆摆手。

    少了一个人,气氛忽然变的又不一样了。

    “你不吃吗?”乔月抬起眼,巴巴的望着他。

    封瑾拉开椅子,坐在她身边,“你吃饱了吗?如果不够,我再让秦夏去买!”

    “再吃一个,应该够了!”乔月默默拿起第三个包子。

    很实惠的肉包子,皮厚馅足,一个肉包子,比她的手掌还大。

    封瑾因她的话微微一笑,小媳妇还挺能吃。

    到最后,乔月足足吃了四个大肉包子,又喝了一杯豆浆,撑的肚子都圆。

    这也是她坚决不想穿紧身衣的原因,一吃饭,肚子撑起的太明显了。

    “吃饱了就到院子里走走,别坐着,对消化不好!”封瑾揉了下她的头,关切的像个大哥哥。

    “要不我还是把自己收拾了吧!”光吃饭不干活多不好意思,身上的伤,也因为他昨晚的按摩,好了很多,没那么疼了,只是还有一点淤青。

    “不用!”封瑾站起来,飞快的收拾了桌上的东西,丢进垃圾桶,又将垃圾桶拿到了外面。

    乔月摸了摸鼻子,封瑾这么勤快,搞的她好像吃白饭的。

    清新的小院子,不久前才下了雨,泥土还带着湿意。

    无意中,晃进一间屋子,好像是一间书房,虽然经常有人收拾清理,没什么灰尘,但是书籍散发的霉味,还是挺重的。

    书桌正中央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张照片。

    年代有些久远的黑白照片。

    乔月好奇的走过去,拿起那张照片,恍然明白了封瑾的长相随了谁。

    照片上的女人,长的很美,她穿着合身的旗袍,端庄的坐在椅子上,脸上挂着淡雅如兰的笑容。

    那是很温暖,让人觉得很舒服的笑容。

    而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差不多刚满周岁的孩子。

    看那眉眼,是封瑾无疑。

    乔月的腰上,多了一双宽厚的手掌,耳边也有温热的呼吸靠近了。

    “她是我母亲,你穿旗袍的样子,跟她很像。”封瑾圈抱着她的腰,下巴轻轻搭在她的肩上,陪她一同看着那张久远的照片。

    “你母亲很漂亮,她是怎么去世的?”乔月记得奶奶跟她说过,好像是得病,具体的,她并不清楚。

    在她的问题问完之后,明显的感觉到身后的男人,全身的肌肉瞬间变的紧绷。

    “对不起,我不问了,你也不要回答。”乔月放下照片,心疼的抱住他。

    封瑾也回抱住她,轻嗅着属于她的气息,“她是心病,郁郁而终!”

    封瑾不太想提起过去的事,母亲是什么时候开始陷入抑郁的,他说不清楚。

    只知道,有一次,他从军校回来的时候,看见母亲独自坐窗前,形容枯槁,面如死灰。

    但是很快,母亲看见他,又和从前一样的笑。

    那个时候,他没有过深的去想,这一点,他一直很自责。

    “其实我母亲是自杀的。”

    “自杀?因为她的病吗?那你……父亲呢?”乔月心惊,同时也心疼的要命。

    封瑾周身的气息,突然变冷了,“永远不要跟我提他!”

    乔月听出了他语气中的狠意,“我懂了!”

    俗套的剧情,却总是最容易发生的。

    因为人性的贪婪,总是出其的相似。

    或是为了金钱,或是为了所谓的爱。

    成因虽然略有不同,但结果也没差。

    时间在两人的相拥中,飞快的流走。

    剩下的时间,封瑾都陪着她在书房里度过。

    这里有一本相册,里面夹了很多封瑾的照片,从他出生,一直到上军校的,都有。

    比老宅那边的照片还要多,还要全。

    “我可以带一张走吗?”乔月抽出其中一张,那是他上军校时候的照片,只有十几岁的年纪,青涩阳光,朝气蓬勃。

    不过,她最喜欢的,还是那个时候封瑾的眼睛。

    那样明亮,那样清透。

    眼睛不仅是心灵的窗户,它也是最耀眼的地方。

    “你喜欢?”封瑾此刻揽着她,靠坐在书桌边的椅子上。

    乔月坐在他的腿上,坐在他的怀里,轻轻的点了点头,“喜欢!”

    这张多帅,而且是他少年时的模样。

    “收好了,不许弄丢!”

    乔月嘿嘿一笑,“那我贴身珍藏好了,保准谁也看不见。”

    封瑾手指摩挲着她的下巴,忽然脸上慢慢多了认真,“贴身没有必要,我不在的时候,拿出来看看就好。”

    其实封少心里是有些不舒服的,照片上的他,跟现在的乔月,年纪刚好相当,真的是老了啊!

    “自恋!”乔月笑着,扑进他怀里,一阵扭捏的腻歪。

    十一点,秦夏准时出现,时间不早不晚,刚刚好。

    封瑾收拾了一个小包袱,拉着乔月走出院子,坐进车里,“我让你抓的人,抓到了吗?”

    秦夏在前面负责开车,“抓到了,关在一个隐蔽的地方,现在就要去吗?”

    “嗯,处理了他们,再离开浦阳!”封瑾看着窗外的浦阳,已没了几年前的海滨城市的美,似乎整座城市,都被掩盖在灰暗之下。

    在封瑾身边,乔月打定主意,要保持她的乖乖女形象。

    所以,人家现在很乖的坐在一边,坐姿端正,脸上的神情很安静。

    面对突然变的安静的小姑娘,秦夏觉得浑身哪哪都不自在,总感觉哪里不对。

    因为某个女魔头,越是安静,越是像极了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