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冷战
    “喂,你把面罩摘下来,让我们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样!”台下有男人嬉笑着喊道。

    乔姑娘美目一转,“你上来,打赢我再说!”

    台下的男人立马秒怂,他可不敢上去自寻死路。

    主持人紧张的抹了一把汗,“小姑娘真会开玩笑,但是她的实力有目共睹,拳凰有拳凰的规矩,只要她不愿意摘下面具,谁也不能勉强,好了,废话不多说,接下来,我宣布……”

    主持人刚刚酝酿好了情绪,正打算宣布获胜者,突然啪的一声枪响,四周突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人群也跟着慌乱惊叫,主持人根本没搞清是什么状况,就被人一推,整个人倒向地面,重重的砸了下去。

    阿琨坚难的爬起来,他知道肯定出了事,也猜到是龙傲他们动的手,可是这帮人咋这么蠢,居然把灯光灭了,蠢到无可救药了。

    四周的枪声越来越密集,乔月身手灵敏,几下便躲到了隐蔽的角落,在黑暗中,凭着耳朵,判断来人的位置。

    几秒钟后,一串急促的脚步,传进她的耳朵里。

    “是我!”

    就在乔月抓着刀,要反击之时,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里。

    乔月此刻的心情,绝对是很复杂滴!

    但是该扑还是得扑。

    于是乎,她张开双臂,投入来人怀抱。

    “回去再跟你算账!”封瑾接住她扑过来的身体,嘴里说的话,依然凶狠,真的是又爱又恨。

    爱的时候,捧在手心里。

    恨的时候,只想扒了她的裤子,打她屁股。

    乔月的眼眶,忽然就红了,鼻子也是酸酸的,“我受伤了,好疼!”

    带着几分撒娇的声音,把封瑾的心,又给融化了。

    为什么要说又呢?

    因为这小姑娘已经学会了,每次犯错,都要用这种语气,百试百灵,屡试不爽。

    封瑾觉得很郁闷,坚决要揍她的心思,坚决了几秒?

    好像也没几秒,又被冲散了。

    但是……得稳住,一定得稳住。

    这次,非得给她一点教训,否则小丫头总是不长记性。

    “疼死你活该!”封瑾紧紧握着她的手,拖着她往外面撤离。

    正门肯定是走不了,还得走后门。

    大厅里一片混乱,龙傲大骂龙野,“你个蠢货,我们还没靠近她,你开什么枪!”

    “不是你让我开的吗?”黑暗中,龙野很无辜的说道。

    “放屁!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堵着门,别叫她跑了!”龙傲发狂了。

    他不知道今晚的计划,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似乎一切都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了。

    封瑾拖着乔月,几个起落,成功避开所有人。

    一枪没开,安全离开了拳凰。

    秦夏从洗手间的窗户逃走,好巧不巧的踩到了贵妇的脸,疼的贵妇清醒过来。

    看着黑漆漆的四周,她茫然的尖叫,结果引来龙傲等人。

    “夫人?你怎么在这儿?”龙傲轻轻一提,就将贵妇拎了起来。

    “我……我也不知道,醒来就在这里了,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么黑啊!”马金凤害怕的哭着,身子不由自主的朝着龙傲靠过去。

    龙傲不着痕迹的躲开了,“夫人,我让人送你回去,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

    “我……”马金凤还想说,她现在很害怕,需要人陪,需要人保护,她是个女人啊!

    可是龙傲根本没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招手唤来两个人,将她架了出去。

    大厅里的灯光,也渐渐恢复了。

    马金凤看着混乱的场面,以及倒在地上痛苦嚎叫的人,感觉整个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太……太可怕了,虽然她也见过黑帮火拼,但是像这样激烈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

    龙傲目送马金凤离开,随后目光深沉的看着龙野,“我希望你不要再把事情搞砸,今天的事,我会如实跟老大汇报,希望你也能如实把事情讲清!”

    龙野左右看了看,还好,周围没有其他人,只有他们两个。

    龙野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忽然多了几分哀伤,“信任其实是很脆弱的,我只是失手了,却成了不信任的理由,但是不管你信不信,刚才那一枪,其实不是我开的。”

    “不是你?这不可能,我看到你举枪,看见你扣下扳机,明明就是你开的枪!”

    龙野长长的叹了口气,“既然你不肯相信我,那么……”

    不需要拔枪,只需要移动枪口,扣下扳机,一切就能结束,前后只需要一秒钟。

    龙傲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对准自己的枪口。

    他听见时间走动的声音,一秒两秒三秒,脑子里似是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流了下来。

    龙野面无表情的收起枪,嗤笑道:“知道的太多,刨根问底,有什么意义?还不是把自己搭了进去!”

    另一边,秦夏也已经安全退出,听见拳凰的外面响起了警笛声,似乎来了很多辆警车。

    本来他是想找到老大,可是找了一圈,也没发现他们两人的身影。

    老大这是又把他甩下,嫌他碍事了呗!

    见色忘义,真叫人痛心。

    封瑾现在哪顾得上他,拉着乔月在巷子中间穿梭,身影极快。

    “你对这里很熟悉?”乔月知道他还在生气,于是很小心的问。

    封瑾前进的脚步,突然停下,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走这边!”

    原来天黑之后,巷子里的平房,每年都会有变化,他刚刚就是迷路了。

    乔月撇了撇嘴,心知某人的气,一时半会是不会消了。

    不过,她好累啊!

    终于,封瑾带着她,停在一间小院子前面。

    没有走门,而是翻墙。

    他先翻过去,趴在墙头拉她上来。

    乔月没力气了,爬了两下没爬上去,看的封瑾一阵冒火。

    “走门!”他跳下去,跑到旁边的大门边,拉开门栓。

    “有门刚才怎么不叫我走啊!”乔姑娘郁闷的说。

    封瑾等不及了,将她慢吞吞的身子,一拉一拽,带进来,并轻手轻脚的关上房门。

    “跟我走!”拉着乔月,经过类似院子的地方,拐进去,又走了一段路,推开一扇房门,他放开乔月的手,打开灯的开关。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乔月下意识的闭了眼睛,适应了一会,才能睁开。

    这是一套两进的房子,外面是客厅,往里走是卧室。

    房间不大,但是收拾的很干净。

    “进来!”封瑾又将她往里拉了下,再关上房门。

    乔月站在那,扭头看着封瑾,小声的问道:“你在生气是吗?”

    “嗯!”封瑾也没看她,进到里面,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套衣服,“我去给你烧水,待会你洗个澡,这是换洗的衣服!”

    他将衣服,放在客厅的椅子上,便又拉开门,走了出去。

    乔月看了看那套衣服,好像是新的,却不是她以前穿过的样式。

    说白了,这衣服不是她的风格。

    抬手取下脸上的面具,脸上受了伤,血沾在了面具上,拿下来的时候,有点疼。

    身上的衣服也破损不堪,也脏了。

    她很想把衣服都脱了,但是考虑到某人的承受能力,还是算了吧!

    进到里面,打量了眼那间屋子。

    两边的床头,很干净,什么都没有。

    打开抽屉,里面倒是有一张相片。

    乔月好奇的拿起照片,那是一个女人,一个年轻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年轻女人,他照片的泛黄的颜色来看,已经很多年了。

    “她是我母亲!”封瑾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

    “哦,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翻看的。”乔月连忙将照片放回去。

    封瑾目光淡淡的瞧她一眼,“不用对不起,这里也是你的家,水好了,过来洗澡!”

    乔月心情变的有些压抑,也许是因为她从没在封瑾脸上,看到这么重的疏离。

    没错,他就是在疏离自己。

    这样的感觉,让乔月心情压抑的越来越重。

    再加上身体的疲惫,精神越来越不济。

    洗澡的地方,就在屋里。

    封瑾给她弄来了一个大木盆,添了热水,又加了半桶凉水,“可以洗了,我就在外面,洗好了叫我,我来倒水!”

    他的声音平淡,像是没有感情的平铺叙述。

    乔月委屈伤心的看着他的背影走远,再瞧这一盆的水,眼泪啪嗒往下掉。

    封瑾关上房门,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下,摸了摸口袋,还有最后一根烟。

    划亮火柴,点燃。

    吸了口烟,再缓缓吐出,可是心里的焦躁,却怎么也散不去。

    刚刚,有好几次,他忍不住要抱住她安慰,抱住她亲吻,对她掏出自己所有的关心。

    可是……不能啊!

    得让这小妞受点教训,知道什么叫害怕,什么叫无助。

    其实封瑾此刻有多么的纠结,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一根烟抽完,里面只有水声。

    又过了一会,水声也没有了。

    封瑾站了起来,走到门边,敲了两下,“洗好了吗?”

    没有人回答他。

    封瑾心中一急,推开门闯了进去。

    却只见,小姑娘坐在椅子上,半个身子趴在桌上,睡着了。

    头发还滴着水,衣服松松散散的套在身上。

    ------题外话------

    还有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