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她是人
    秦夏找到他的时候,人已经坐在吧台的凳子上了。

    “两位帅哥要喝什么?我请客!”贵妇换了身衣服,又晃了回来,刚走过来,就看见两个极品帅哥。

    封瑾连个眼神都没瞟过去,只好由秦夏出面。

    “抱歉,不需要!”

    秦夏的回答也够冷淡了,但是贵妇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封瑾。

    从他握着酒杯的手,再到他专注的侧面。

    从他滚动的喉结,再到微微露出来的锁骨。

    往下,还有他修长的身形,以及笔直的双腿。

    只是一个随意慵懒的动作,他做出来,却另有一番魅惑跟性感。

    贵妇的眼神越来越炙热,慢慢的朝着封瑾靠过去。

    “你很面生,我之前好像没有见过你,新来的?”贵妇身姿站的妖娆,胸前的扣子意外解开,露出一大片的丰满。

    封瑾终于注意到她了,慢慢转过头,却只说了一个字,“滚!”

    秦夏憋着笑,可实在憋不住,失声笑了出来。

    贵妇脸色一变,“拽什么拽,老娘看上你,那是你的荣幸,在整个浦阳,还没有我搞不到的男人!”

    封瑾紧拧的眉,足以显示他此刻有多么的愤怒。

    但是再多的愤怒,也无法让他把眼睛,从擂台上移开。

    尤其是当他看到乔月被打,被踹,被削,那脸色,甭提有多难看,手中的玻璃杯都要被捏碎了。

    秦夏心知老大肯定不能搭理她,就急忙接过话,“不知这们小姐贵姓?”如果她放出的狠话,是真的,那就只能说明,她的身份不一般。

    贵妇抄起手臂,一脸的傲娇,“我叫什么你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我是慕容家的人,就够了!”

    “慕容家?”秦夏也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想必您就是现在慕容家的当家主母——马金凤!”

    “别叫我马金凤,请叫我慕容夫人!”贵妇不喜欢那个老土的名字,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她的本名。

    秦夏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像嘲讽,“哦,慕容夫人,久仰久仰!”

    久仰个屁!

    对于这位放荡的女人,秦夏就算不想知道,似乎也不太可能。

    因为她太出名了,不是其他方面出名,而是她的作风问题。

    死了老公,儿子又是残疾,家族的生意,几乎都在她的把控之下,有钱又没人管,能不玩的昏天黑地吗?

    马金凤其实也没什么文化,所以她听不出秦夏说的是反话,还以为他真的是在恭维自己,“你知道我的身份就好,在整个浦阳,我说一,没人敢说二,龙啸也得卖我的面子,所以你最好劝劝你的朋友,对我客气点,否则只要我一句话,你们谁都别想走出浦阳的范围!”

    “我……”秦夏正要说什么,却被封瑾打断。

    “你跟龙啸是什么关系?”封瑾不问则已,一旦问了,就是最犀利,最尖锐的问题。

    马金凤自以为妩媚的一笑,“你想知道?想知道的话,咱们就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坐下来好好聊一聊!”

    封瑾瞟了秦夏一眼,秦夏会意,起身拉住贵妇的衣袖,“我们老大忙的很,没空跟你单独聊天,只有我跟你聊了!”

    秦夏手上的力气很大,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当然,也不需要怜香惜玉,对着一个老女人,想怜也怜不起来。

    “哎,你干什么,快放开我!”马金凤养尊处优多年,平时连小碰小磕,都要虚上半天。

    这会被一个猛男粗鲁的对待,怎么可能受得了。

    秦夏直接将她拖进卫生间,赶走了正在上厕所的女人。

    一个俊男,拖着一个老女人进卫生间,画面不要太美好。

    可叹马金凤太过自信,将保护她的人,都留在了外面,自以为这里很安全呢!

    十分钟之后,秦夏擦着手上的水,从卫生间出来,将擦手的纸,随意往垃圾桶里一丢。

    有好奇的人,探头朝卫生间里看,差点把隔夜饭吐出来。

    只见贵妇趴在卫生间的地上,整个人都像从水里捞上来一般,头发凌乱,身后还有打翻的废纸桶。

    最最重要的是,她的头还扎在水槽里,估计是秦夏嫌脏,否则就将她按进马桶里了。

    这一晚上的经历,足够贵妇回味一生了。

    秦夏回到原处,四下看了看,“老大又不见了!”

    那么多的人,那样昏暗的灯光,他要上哪找去?

    封瑾钻进人群,离擂台越来越近,他的心也紧紧的提了起来。

    人被逼到了极限,都会爆发出无穷的潜力。

    而他们爆发出来的潜力,可能是平时绝对到达不了的极限。

    这也是为什么武侠小说里,会有打通任督二脉的说法。

    乔月跟阿琨的对战,已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两人各有损伤,但很明显的是,阿琨伤的最重。

    牙齿都被打落两颗,搞的满嘴是血,看上去恐怖极了。

    乔月的脸,因为被面具挡着,不太能看的清楚。

    唯独那双眼睛,似乎是在笑。

    没错,她在笑。

    阿琨抹去脸上的血珠子,才能看清乔月眼中的笑。

    他打了个激灵,忽然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恐惧。

    这丫头,她……她还是人吗?

    怎么还越打越兴奋了,就好像一把嗜血的刀,终于闻到了血腥气,兴奋的整个刀身在抖动。

    “你笑什么?”阿琨忍不住问,一抽气,浑身都在疼,不知道哪里疼,反正哪哪都是疼的。

    他已经打累了,力气都没了,现在只想躺下好好睡一觉,其他的,什么都不想。

    可是为毛对面的丫头,还是一脸的兴奋,一脸的激动,她这是吃了兴奋剂了吗?

    乔月用手背擦了下嘴角,“接着来,你还站着,还没趴下,说明你还有所保留,过来!”

    乔月朝他勾勾手指,挑衅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阿琨满头的黑线,无语到了极点,“你不是人,你是变态!”

    乔月残忍一笑,“变态可不长我这样!”

    话音未落,一阵凌厉的拳头,又朝着阿琨攻去。

    龙傲悄悄朝身后的人做了个手势,“随时准备行动,龙哥说了,只要能活着带回去就行,断手断脚也无所谓!”

    “龙哥还真是不懂得风情,如果是我……”龙野后面的话,没再往下说。

    女人能强悍到如此地步,太让人稀罕了,他想珍藏,把擂台上的女人珍藏起来,仅供他一个人欣赏。

    龙傲掏出枪,检查子弹,讥讽的笑,“我们老大跟你的想法,也没什么区别,在黑道的世界,女人只能依附,绝对不能妄想驾驭男人,林微就是很好的例子!”

    “她?呵,一个自以为是的女人,龙哥借他们的手,除掉了林微,我们老大才是最聪明的那个人,至于封瑾,不过是仗着家里的权势,有些人就是命好,生下来路子就铺好了!”龙野不以为意。

    “别掉以轻心,听说他已经来了浦阳,台上那个是他的女人,他一定会出现,龙哥说了,如果他出现,行动取消!”龙傲收好枪,神色冷然。

    “为什么?就算他来了,单枪匹马,难不成还能从咱们手里逃走?”龙野不信邪,只要给他一支冲峰枪,任他是天王老子,也只有乖乖挨打的份。

    龙傲瞪他一眼,“你懂什么,他可不是好对付的人,台上已经差不多了,准备动手,你们注意隐蔽,待会我先打掉灯光,没了光线,狙击手的作用也就没了!”

    龙啸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现在他是猫,乔月就是那只倒霉的老鼠。

    如果一口吞掉了,还有什么意思?

    得慢慢来,充份享受游戏的乐趣,不是吗?

    擂台下,呼喊声,咆哮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凶猛。

    观众已经疯了,为台上打斗的两个人而疯狂。

    原来女人也可以有力量美,也可以像猎豹一样,爆发出强悍迅捷的瞬间,扑上去,扼住敌人的咽喉。

    再瞧那几个下注的人,已经面无人色。

    他们站的太近,又怎么会看不出,擂台上的形势,分明阴盛阳衰。

    但是让他们更为诧异的是,那个看似风一吹就能倒的小姑娘,居然下手那么狠。

    乔月打的很痛快,如同阿琨看到的,她在兴奋,全身的细胞都处在极度的兴奋之中,打了兴奋剂都未必有这样的效果。

    终于,在阿琨连连后退,招架不住,被打趴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之时,他含恨的叫了那三个字!

    “我输了!”

    再不认输,他真的会被乔月打死。

    很难想像,她那双小巧的拳头,是怎样爆发出惊人力道。

    台下一片唏嘘,倒喝声!

    其它他们更想看到最后,打到一方咽气的一幕。

    主持人重新站到台上,有些怕怕,靠近乔月。

    “今天的比赛,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恐怕以后也很难见到了,这位小姐,不知道你现在有什么想说的?”主持人其实是有点害怕的。

    连乔月喘气的动作,都让他感到了威胁。

    乔月用手背擦了下脸上累出来的汗水,慢慢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那几个下注的家伙,记得把身上的衣服脱光,连内裤也不要剩下,其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