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3章 懂得忍耐
    乔月冷笑了声,“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残酷的,人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冒险,吃饭是冒险,因为有可能被噎死,走路是冒险,因为有可能被车撞死,既然人生处处都是坑,现在掉坑里,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杜旻嘴角抽了抽,有些无法理解她的奇葩理论,“你的想法还真是奇怪。”

    乔月不在言语,空旷的室内,陷入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越是安静,越是容易让人不安。

    “那个……他们是不是不打算审问你了?难道要一直关着? ”

    “不知道!”乔月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现在的情况是,她被软禁了,被龙啸软禁,他的目地,很可能就是引来封瑾。

    早知道就不那么冲动的跑来浦阳,也不那么冲动的跟人动手了。

    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早知道。

    就算有,也抵挡不住,一颗时时算计你的心。

    不怕贼不动手,就怕贼天天惦记着,道理是一样的。

    即便一次两次,她躲过去了,那下一次呢?

    还有那个运气,躲过去吗?

    杜旻见她好像很不耐烦似的,也不敢多问。

    在寂静中,时间过的很慢。

    一个小时之后,乔月憋不住了,哪怕是有人进来,她也能找机会逃走,关键是,连一只苍蝇都没飞进去。

    她在狭小的屋里,来回走动。

    杜旻静静的坐在一边,时刻心惊胆战,就怕被波及到。

    “过来聊聊吧!”她需要冷静,需要让自己静下来。

    可是脑子里乱的很,身体跟灵魂,好像有些不受控制一般。

    “你,你想聊什么?”杜旻心里虚虚的,对眼前的小姑娘,感到陌生恐惧。

    乔月将双腿盘到椅子上,抱住膝盖,“你有没有觉得我脾气很差?”

    杜旻睁大了眼睛,像是搞不清她问这个问题的含义。

    她到底是几个意思呢?

    好让人纠结啊!

    乔月也没在意他究竟有没有听进去,自顾自的说道:“其实我跑到浦阳,是偷偷来的,瞒着我未婚夫,没敢告诉他……”

    “你都有未婚夫了?”在杜旻眼里,这一句才是重点,而且是重中之重。

    “嗯!”乔月的声音闷闷的,带着几分酸酸的味道,那是想念吗?

    杜旻又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真看不出,你这才多大,就把自己终身定下了,未免太草率,后悔吗?”

    乔月的眼睛,始终盯着眼前方寸之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因为她觉得这个问题,不需要回答。

    傅聪是被人抬进来的,一只胳膊用绷带绑着,脸色惨不忍睹,十分难看,“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究竟给我下的什么毒?”

    见着终于有人来了,乔月原本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了,“怎么样?感觉还好吗?是不是痛死了?痛的死去活来?呵,不用担心,这毒要不了你的命,只会让你活的生不如死!”

    傅聪突然冲过来,一把掐住乔月的脖子,这是他脑子里的念头,可惜他现在体力不支,想要做的事,只能完成三分之一,根本起不了什么威胁作用。

    “就算我死了,你也别想再离开浦阳,这里没有封瑾,只有龙啸,他要从暗处走出来了,为了你!”傅聪最后一句话,很有深意。

    杜旻听不出来,但是乔月听懂了。

    “为了我?他的偏执,可真让人害怕。”想起上一次的通话,龙啸在电话里说的那一番话。

    正是因为那句话,她才真正坚定了,要来这儿。

    傅聪疼的脸部肌肉扭曲,“龙啸要做的事,从来就没有失败过,这一次,也会是一样!”

    傅聪被人抬着走到门外,只听他对外面看守的两个人说了些什么。

    三分钟之后,进来十几个端着冲锋枪的人,枪口对准了乔月,似乎只要她一个异动,就能将她打成马蜂窝。

    “把她带走,换一个地方关押!”先前打过乔月的女警,走了进来,脸色阴鸷,仿佛乔月是什么肮脏的野狗。

    这是乔月从她眼睛里,读出来的。

    野狗,肮脏疯狂,逮住一块猎物,就会疯狂的撕咬,死也不松口。

    “你们可以带我走,但是得放了他!”乔月站在那,身正影子不斜。

    女警走近了两步,站在乔月面前,两人身高相差不多,但从气势上,对比的显而易见。

    “你以为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让我放了他,我就放了吗?他是谁,你的姘头?”女警的嚣张程度,比乔月有过之,而无不及。

    乔月冷笑了下,“你想找我的麻烦,也不用编出这么可笑的理由,傅聪是你男人?看你紧张的那个样子,抱歉,他不仅要残废,连命都可能保不住了!”

    “你!”女警的手掌抬了起来,眼看就要落下。

    不过这一次,乔月的手上没有了手铐,怎么还会被她得逞,轻轻松松的抓住她的手腕,“抱歉,我没有一直挨打的习惯,你打我的巴掌,我会统统还回去!”

    乔月握住她的手腕,用力反手一甩。

    巴掌的清脆声,在狭小的空间内,格外的响脆。

    “别动!”女警身后的人,将枪口又往上端了端,“你再乱动,我们就开枪,反正只需要你活着,其他的无所谓!”

    这个女人的杀伤力太强,他们不得不防。

    乔月乖乖的举起手,“好,我不动,那也得她先不动,我才有可能不动,否则……”

    也许是她的眼神太冷,也许是上面有交待过。

    他们没有再为难她,而是将人带到了另一处铁制的班房。

    是个单间,有床,有桌子,还有一个蹲便器。

    嗯……豪华单间?

    “过来,这是你要用的东西!”一个警察粗鲁的敲着铁栏杆,将一堆东西扔了进去。

    这是要将她长期关押的打算,但这里却不是监牢,只是警察局的临时关押犯人的地方。

    乔月默不作声的弯腰,捡起地上散落的东西。

    在这种时候,她不需要骨气,也不需要猖狂,她要的是安安静静的承受这一切。

    她现在才明白韩应钦说的磨练,其实并非都是身体上。

    ------题外话------

    乔月在成长,她才十五岁,重活的灵魂,需要释放,也需要适应,没有谁是完美的,她任性冲动,也是最真实的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