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1章 白吃黑
    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的阿琨,在乔月经过时,说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话。

    “他不喜欢任何人违抗他的命令,否则他会很不高兴,会无所不用其极的想尽办法来折磨你,最终,你也只能乖乖顺从他的意思,与其到最后遍体鳞伤,倒不如一开始就配合,你说呢?”阿琨眼中说不出的心痛。

    乔月凌厉的目光过他,“我不是你,不会重走你的路,也别用你的懦弱引导别人!”

    阿琨浑身一震,久久不能回神,原来是他太懦弱了吗?

    傅聪走在乔月身后,笑的很坏,“看来你很有信心,扛住我的审问,我叔叔败在你的手上,似乎也是情理之中,不过我跟我叔叔可不同,小姑娘,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说着,他在后面重重的推了乔月一下。

    本想让她走快点,或者干脆让她摔一个大跟头,这样会比较好。

    但现实却截然相反,她不仅没有摔倒,反而走的仍旧从容。

    乔月猛的回头,眼神阴鸷,“你会为你今天的所做所为,付出巨大的代价!”

    “威胁我?不急,回头我们再慢慢聊,而且有的是时间聊天!”傅聪一向是不择手段的人,相比阿琨,他才更像黑社会的人。

    乔月被带上车,刚刚从外面买早点回来的杜旻,看到了这一幕,差点被包子噎死。

    那不是他昨晚给名片的小姑娘吗?

    怎么被带走了?

    该不会是犯事了吧!

    杜旻想的比普通人多,联想到各种可能,只要不是犯了罪大恶极的事情,那就还有补救的机会,他不能走,还没拿到这小姑娘的资料,怎么能走。

    可要是万一,她直接从警局走了,他要上哪找去?

    综合考量了下,杜旻还是决定骑上自行车,到警局守着。

    街上骑自行车的很多,但是岳良辰还是一眼就看到奋力蹬着自行车上坡的人。

    岳良辰开的车,是刚刚从国外运来的敞篷跑车,整个帝国也没有几辆。

    光是运输,就花了不小的一笔费用。

    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开车上路的时候,享受到无数羡慕的眼神。

    “杜旻!”岳良辰将车速放到最慢,一手搭在车窗外,笑看着车外满头大汗的人,“杜旻,这么热的天气,怎么不打车,或者干脆做公交,也总比你骑个破自行车,要好的多吧!”

    杜旻淡定的蹬着脚踏板,“你也不是没有骑过,如果我没记错,你当年的自行车,比我的还破,看见别人骑自行车,晚上回家偷偷躲在被窝里哭,因为你可能永远也买不起!”

    岳良辰的脸,是时下最流行的长相,不妖,没有女气,却也不会过份冷硬。

    鲜明的五官,眉毛很浓,眼睛很大,挺直的鼻子,薄唇适中的嘴唇,再加上练的结实的肌肉,精湛的演技,这样的人,想不火都难。

    “那是从前了,不代表现在,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我努力得到的,我找到了新的自我,可你呢?还在固守着那些虚无的东西,是不是还经常到红灯区寻找有潜力的小姑娘?你说说你,究竟是什么脑子,难道大学里面,会找不到你要的人吗?”

    岳良辰无法理解他的做事方法,非得充当好人,寻找失足的少女,因为他始终认为,那些即将堕落,还没有真的堕落,眼神中充满了对世界厌恶,眼中写满了沧桑的女孩子,才是现在娱乐市场最缺的一类人。

    而不是那些,整天只会唱唱跳跳,扮可爱,装无辜,自以为很天真的小姑娘。

    杜旻依然一下一下的蹬着车子,“我找他们,就像当初找到你一样,难道你不应该感谢我,是我拯救了你,让你没有误入歧途,为什么你现在却又要反对我的做法?”

    岳良辰在笑,笑的极其冷漠,“确实,当初要是没有你,我可能真的已经堕落,沦为别人的玩物,但那只是可能,只是如果,人生没有如果,走过的路,就不会再退回去,你找我,那是你的幸运,是你中了大奖,说起来,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杜旻是在一个垃圾桶边,找到岳良辰的。

    那是一个寒冷刺骨的夜晚,岳良辰被几个男人压在地上,裤子都扒了,只差要亲身上阵。

    杜旻为了救他,被打的不轻。

    杜旻带着岳良辰走上明星的道路,两人起初合作的还挺顺利,但是后来,渐渐的,杜旻受不了他的某些做法,比如……

    “你的不再退回去,难道指的就是成为某个女人玩物是吗?”杜旻已经爬上了坡,一只脚踩在地上,撑着自行车停在那儿,静静的,眼中却又藏着讥讽。

    岳良辰猛地踩下刹车,“自由恋爱,在你眼里就是这么的不堪?难道我不能跟女人谈恋爱?”

    “哼!要是那个老女人是个穷光蛋,看你还敢不敢说这种话,我现在也没空搭理你,不要再跟来了,被记者拍到,对你没什么好处!”

    他的车子太招摇了,走哪都能被认出来。

    岳良辰目光恨恨的看着他走远,喃喃自语道:“你有事?我倒要看看,你能有什么事?”

    岳良辰发动车子,又追了上去。

    警车在浦阳市局停下,傅聪先下了车,打开车门,笑的阴森,“乔小姐,请吧!”

    一旦进了这里,再要做什么,可就由不得她了。

    乔月冷冷的撇他一眼,迈脚下了车。

    刚一站稳,傅聪的手就伸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在没有戴手铐的前提下,我需要这么做,防止你逃跑,你会逃吗?”

    傅聪说着,忽然又放低了声音,“其实我希望你逃走,这样一来,我的通缉令,就能贴满整个帝都,到那个时候,封瑾又能拿我怎么样?帝国不是他的,他做不了主,一旦舆论形成,他就算想保你,也不可能了!”

    乔月看了眼肩膀上的爪子,又慢慢抬起眼睛,将目光转向他,“把你的爪子,从我的肩膀上移开,我很讨厌!”

    傅聪那张恶心的脸,慢慢的靠近她,“可是我很喜欢,封瑾的女人,我也想尝尝!”

    “你不是警察!”没有警察会是他这样。

    “以前不是,但现在是了。”傅聪笑了,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乔月的眼神,变的越来越危险,“我会杀了你!”

    “现在不可能,以后再也没机会了,因为这里将是你的终点!”不管是什么终点,进到了这里,她都不再是她。

    乔月忽然有点明白了,“你们的目标不是我,是封瑾?”

    “是,也不全是,现在你不需要明白,之后就能明白了!”傅聪仍然抓住她的肩膀,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松开。

    以他的目光来看,老大就是太小心,一个小丫头而已,她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去?

    就像现在,还不是被他乖乖抓着走,根本不敢反抗吗?

    乔月此刻还真的没有反抗的心思,因为她在想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杜旻追来时,只看见一点背影。

    他丢下自行车,追了上去,“喂,小姑娘,你还记得我吗?昨晚在宾馆,我给你名片来着,你是不是遇到麻烦了?如果需要保释,需要律师,就给我打电话,我一定想办法救你出来!”

    很有歧义的一番话,真的很容易让人误会。

    乔月听见有人在叫她,一回头,那张脸她却不认识,听他说了半天,才恍然想起来,昨晚的星探。

    “我不需要你救,也不需要律师,你哪来的,回哪待着去!”她现在的主要问题,不是要离开。

    傅聪笑着加大了按住她的力度,“看来你的行情很不错,离开封瑾之后,还有这么多男人追在你身后,封瑾如果为了你拼上老命,似乎一点都不值得!”

    乔月忍无可忍,忽然一只手按住胸口,“本小姐已经忍了你很久,可是你这个人实在是很让人厌恶,比你半死不活的叔叔,还要叫人恶心!”

    “你说什么?”傅聪突然像一只被激怒的野兽,伸手掐住乔月的脖子。

    “你放手……”乔月像是很难过,双手扒住了他的手,掌心按在了傅聪的手上。

    “队长,快放手,她快被你掐死了!”

    “队长,这里是警局门口,不能在这里动手。”

    几个年轻的警察,强硬的拉开他。

    杜旻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从什么时候开始,浦阳市的警察,变的跟社会流氓地痞一样了?

    “喂,你们不能这么对待一个小姑娘,不管她犯了什么罪,都不应该对她动用私刑!”杜旻挥着瘦小的拳头,企图来个英雄救美,至少他自己觉得应该是这样。

    即便有很大的可能,他会被揍的头破血流。

    “干扰执法,把他带进去!”傅聪甩开同伴,烦躁的下着命令。

    杜旻莫名其妙的被人带进局子里。

    岳良辰坐在车里,看的惊奇。

    难道杜旻再次看中好苗子,潜力新人,是那个小姑娘?

    虽然挺漂亮,但是看上去,她好像惹下大麻烦了。

    这个杜旻脑子真是抽了吧!

    岳良辰的车子缓缓开走,在车上,给人打了个电话。

    ------题外话------

    晚上还有几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