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地下黑拳
    阿琨每拿出一样东西,乔月身上的鸡皮疙瘩就要多一层,“妈呀,我现在有点知道,你为什么不想出门了。”

    “是啊,要不是你逼迫,非得让我同行,我才不干,就算出差,也得自己开车,不用只带一个箱子,”阿琨还在整理箱子。

    连小四听不下去了,“大哥,你真是混黑道的?”

    “千真万确!”阿琨总算整理好了箱子。

    盖好了以后,摆到一边,接着又开始整理他的卧铺。

    “混黑道的男人,要都是你这样,估计黑道早就不存在了。”小四很肯定的说。

    阿琨弯着腰,撅着屁股,仍然不为所动,“真到了干仗的时候,当然就顾不上了,不打仗,我就喜欢这样打发时间,你们管得着吗?”

    弄这些琐碎的事情,能让他的心平静下来,慢慢的恢复。

    每个人都有点特殊的癖好,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真是的!

    阿琨想冲她翻白眼,但是考虑到有墨镜遮挡,没有效果,只得作罢!

    “当然管不着!”乔月不再理会他,爬到上铺,合衣躺下。

    漫长的车程,除了睡觉,再没有别的事情好打发时间。

    夜里十一点,火车缓缓停下。

    阿琨提前半个小时,就开始收拾东西了。

    收的那叫一个仔细,之前是怎么拿出来的,现在就怎么收回去,一样不错。

    女人看了,都要自愧不如。

    反正乔月是这么认为的。

    下了火车,外面下着蒙蒙细雨。

    一辆黑色车子,等在火车站外。

    三人上了车,因为除了司机,前面还坐了一个人。

    所以他们三人坐在了后面一排,小四坐中间。

    “老大,今晚的比赛,十二点开始,对战的双方,换了人,我们还要上吗?”前面的男人问道。

    阿琨一手撑着车窗,看着兰市的夜景,其实没什么好看的,还不如衡江繁华,只不过兰市临海,码头货运入港便捷。

    “先过去看看再说,我们受伤的兄弟怎么样了?”

    “都在医院,等伤势稳定了,就送他们回衡江。”

    “嗯,情况允许的情况下,还是早点回去,兰市不安全!”阿琨说的一本正经。

    但是乔月却听的很想笑。

    想想看,他是做什么的?

    黑道啊!让他觉得安全的地方,不应该是最乱的城市吗?

    为什么他会觉得衡江安全呢?

    “老大,您这次要亲自上阵?”那人问出心里最想说的话,接连折了好几个弟兄,现在老大又亲自来了,肯定是老大看不下去,要插手了。

    “你想多了,现在还不能说,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阿琨现在不打算说,现在说了,等于动摇军心。

    谁能相信,坐在后面,一脸纯良呆天真的小姑娘,能打赢壮的跟狗熊一样的男人?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说,事到临头,再想质疑,已经晚了。

    车子开过黑暗的街道,路灯忽明忽暗。

    乔月的感觉跟阿琨一样,对于这个城市,感觉不太喜欢。

    阿山一直通过倒车镜,时不时的看向乔月。

    一般来说,老大身边极少有女人出现。

    即便有,也只是为了生理需求,并不会带着女人,外出行动。

    再有一点,老大之前的女人也不是她这样的,老大喜欢成熟性感的女人。

    阿山想的入迷,一时忘了把目光收回来。

    乔月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去,阿山心下一惊。

    “你在看什么?”乔月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那是笑容吗?

    为什么叫人看的如此害怕。

    阿山慌忙收回视线,“我……我只是好奇。”

    阿山懊恼,他从来没这么慌过,难道仅仅是因为她的一个眼神?

    小四冷嗤,这点胆量都没有,还混什么黑帮。

    现在就吓到了,之后还不得吓破胆?

    阿琨板着僵硬的脸,“这两位是我带来的朋友,他们来帮忙的,这件事你要对外保密,跟他们老板说一声,我们会派人重新参赛。”

    “好,我明白了。”阿山将目光移到坐在中间的小四身上。

    心想老大说的重新派人参加比赛,难道就是他?

    可是这个人看上去,挺瘦弱,他能挨得住几拳?

    车子开进一条宽阔的街道,四周突然变的明亮,变的喧嚣。

    “这是兰城最有名的一条街,也是一座不夜城,到了晚上十点以后,警察都不敢来,这条街上,所有的买卖,都属于龙啸,这一片是赌场,除了赌牌,最近他们又开了一家赌马场,不过只在白天开放,这一片是红灯区……”

    阿山一路介绍下来,乔月才真的明白,龙啸在兰城的势力,究竟有多大。

    能在一座城市,开一条街,其实可以称之为一座城中城的非法产业,绝对不是一般商人,或者一般黑道人士能干出来的事。

    车子最终在一个挂着拳王的牌子前停下。

    几人下了车,走入通往地下的楼梯通道。

    乔月抖了抖肩,甩了甩头,将外套的帽子,扣在头上,又将额前的头发拨过来一些,挡住了一大半的眼睛。

    借着楼梯处黑暗的光线,她又快速翻开包,掏出一盒粉底,一支眉笔,然后把包扔给小四,“帮我拿着!”

    走在前面的两人回了下头,看到她手里的东西,心里都不免有同一种想法。

    果然是小姑娘,还要化妆。

    可是等到乔月用眉笔,勾重了眼线,又将眉毛加粗,偏偏脸蛋那么白,强烈的对比下,看上去十分吓人。

    “看什么看?这叫黑夜造型,懂吗?”乔月不满的收起东西,重新背上包包。

    黑夜造型是什么玩意,阿琨不知道。

    可是等到进入地下拳场,才赫然发现,在昏暗的灯光,以及 震耳的喧闹中,她的脸,根本让人看不清,整个人都透着诡异到令人心惊的地步。

    只是……这效果到底是哪来的。

    难道仅仅是因为,在脸上倒腾了几下的缘故?

    “别看我!”乔月瞪了他一眼,到了这种地步,越低调越好。

    整个地下拳场,足有小型篮球那么大。

    中间灯光最亮的地方,是擂台。

    墙上的电子时钟,计算着倒计时。

    “这里所有的设备,都是龙啸从国外进口。这里没有裁判,也不需要裁判,只有观众,赌徒,上场之前需要签下生死协议,打到认输为止,如果到死都不认输,那就一直打,打死为止,不会有人上来阻止,每一场的赌金不同,看得上台打擂的是谁,今天,是排名第二的龙野,他是龙啸手下的人,也可以说,是他养的拳手,为他打拳!”

    乔月一直静静的站在一边,听着阿山断断续续的解释。

    因为人太多了,吵闹声又太大。

    “阿山,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阿琨拍了拍他的肩,转头又对乔月道:“你们就在这里等着,不要乱跑,否则待会我找不到人,那边有啤酒,限量供应!”

    阿琨领着自家兄弟不知去了哪!

    乔月跟小四悄悄退到人少的角落,两人靠着墙壁,欣赏着 一帮疯狗似的人类,还真不如她家小白脑袋清醒。

    小四沉声道:“他好像是故意要把你引来,你要小心了,也许不只是打拳那么简单!”

    “我知道!”自从进入这里,她就发现阿琨的脸色不对,一直在高度警惕。

    刚刚站在她身边时,便一直朝着四周搜寻。

    “你知道?”小四诧异,“既然知道为什么不离开?他如果果真的是故意引你到这儿,绝对没有好事。”

    乔月在笑,“那我也得让他知道,骗我的下场,再说了,我是那么容易被骗的吗?”

    正说着,阿琨回来了,“为什么躲到这儿来了,你们在聊什么?”

    乔月看着他,“我们在聊,如果你骗了我,会有怎样的下场,咱得把丑话说在前头了,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你也应该很清楚,欺骗我的后果,我这个人记仇,同时也最痛恨骗我的人。”

    说这话的时候,乔月一直在笑,但是阿琨却看的后脊背发凉。

    “我没有骗你,如果你不相信,可以现在就走,我们俩的协议作废!”阿琨忽然怒声道。

    乔月笑呵呵的拍着他的肩,“别那么激动,跟你开个玩笑,只要你没有骗我,这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替你摆平!”

    她说的话,留着余地呢!

    阿琨听出来的,烦躁的拍掉她的手,“比赛马上开始了,别说话,今晚排名第一的龙傲不一定会上场,先看着吧!如果你连龙野都打不过,也不用再打了。”

    其实阿琨现在是两头为难,两头都不是好惹的。

    他现在只能继续保持原本要走的路线,一直闭着眼睛往前走,没办法,形势逼人。

    一阵密集的鼓点声,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擂台上。

    一个骚包的主持人,站在擂台上,说着慷慨激昂的开幕词,成功带动了现场的气氛。

    “让我们欢迎有森林之王著称的龙野!”

    一束灯光打在左侧的入口,门打开,一个披着战袍,身高有一米八五的壮汉,跑了出来。

    引来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口哨声,起哄声!

    ------题外话------

    今天忙死了,晚上还有两章,表急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