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 谁接的电话?
    37小说 .37xs.

    小心肝都要跳起来了……

    电话响了好一会,就在乔月以为没人接听时,电话被接了起来。

    “喂?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我还以为你不在呢!”乔月的语气,很自然多了几分撒娇的味道。

    电话那一头,是短暂的沉默,只能听见轻微的呼吸声。

    可是这呼吸声不对啊!

    “你是谁?”乔月当然能感觉到不对,如果真的是封瑾接电话,他不会一直保持沉默。

    “你是乔小姐吧?”这是清脆的女人声音,带着几分轻快,似乎还有一点点的激动。

    乔月的心,啪嗒,掉在了地上。

    但是不对,绝对有不对劲的地方。

    “你怎么知道我是谁?”乔月挺直有了腰杆,坐的笔直,眼睛盯着窗外,眼中寒芒毕现。

    穆雨彤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赶紧爬起来,跑到乔月身边,也不敢问,就一直盯着她。

    电话那一头,女人似乎在笑,“当然是他告诉我的,不然我怎么会知道,我不仅知道你姓乔,还知道你叫乔月,还在上初中?年纪很小呢,知道什么是感情吗?”

    挑衅,赤果果的挑衅。

    乔月没有生气,反而邪魅一笑,原本僵直的上身,靠在椅背上,“封瑾根本不在是吗?你听见电话铃声,自己偷偷溜进去的吧?他既然没有锁门,想必没有走远,是跟领导谈话,还是找封夭去了?如果他回来看见你站在那,还接了我的电话,你知道后果吗?”

    乔月在笑,是真的笑了。“这位大姐,如果真的想让我误解,应该挑一个更好的陷害办法,比如你可以给他下药,然后让我捉奸在床,要么也可以选择错位位,比如找人拍下你俩共同进出酒店的照片。”

    “以上种种办法,都比你现在做的,要高级太多太多,至于我是不是高中生,懂不懂得感情,这都不防碍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乔月的话,一字一句,讲的都非常清楚,吐字清晰圆润,声线平静。

    仿佛在陈述一件,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事情。

    她是平静了,但是穆雨彤在边上,听的却是心惊胆战,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原来对付上门挑衅的小妖精,最高的境界,是这样的,真的是高啊!

    卫珂握着电话,本来信心满满。

    她刚才从房间门口路过,看见门开着,本来是想进来打声招呼,她也在这次的学习之中。

    此次的进修学员,男多女少,总共也才三个女的。

    而她在这三个女生之中,无疑是最漂亮的一个。

    每次她都会最后一个走进教室,穿着最合身的军装。

    虽然她不是真的军人,但这并不防碍她穿军装的气质。

    每次都有无数钦慕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这让她内心的骄傲,无以言表。

    可是,当他把眼神,投在封瑾脸上时,结果却是叫她完完全全的失望。

    人家根本连头都没抬一下,视她为空气。

    就连她坐到他身边,也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接到乔月电话的那一刻,她心里的感觉很强烈,好像要燃烧了一样。

    本以为只是一个乡下没长大的小丫头,却没成想,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竟然像刀子似的,一戳一个点,短短的时间,就将她努力营造出来的暧昧氛围,灭的渣也不剩。

    担心封瑾很快会回来,不能真的被他看见。

    卫珂加快了语速,“你年纪小,我可以不跟你一般见识,但是要想留住男人,光靠着放狠话,怎么能行?你是什么出身,不用我说了吧?像你这样的小姑娘,最好的归宿,就是嫁给一个乡下汉子,过着平淡清苦的生活。”

    “外面的世界不适合你,你在事业上,也帮不了封瑾,我知道你的情况,其实是他告诉我扔,从他跟我聊天的语气,我大概就能判断出,你是一个专横跋扈,性子泼辣,很难相处的一个小姑娘,以封瑾的性格,跟你真的不配,你们走在一起,能走多远?等他受不了你的时候,你们还不是要分开?”

    “与其如此,倒不如早点分开,这样对大家都好,分手了还能做朋友,你也可以找一个更适合你的男人,何苦为了他,耽误青春。”卫珂说话的同时,还得往身后看,以防封瑾回来。

    她整个人都是虚的,但是还得强撑着,不能让电话那头的人。

    到现在为止,她还以为乔月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以为两人在年纪上的差距,就是她的优势。

    “这位大姐,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的忠告?”

    “谢我就不必了,你只要认清现实,早点放手,这样对大家都好!”卫珂听见走路的脚步声,吓的赶紧道:“我还有事,如果你想通了,可以打这个电话……”

    卫珂说了一组号码,“我对你没恶意,从年纪上说,你可以叫我一声姐姐,如果以后有机会来京都,可以来找我。”

    “找你?你叫什么?”乔月问的声音平淡,听不出喜怒。

    “我叫卫珂!”

    刚说了一个名字,卫珂就不得不挂掉电话,急忙走门口。

    可还是差了一步,她刚刚走到门口,迎面就看见一张叫人又爱又怕的脸。

    “你在我房里干什么?”封瑾的语气透着极度的狠意,让人不自觉的感到害怕。

    “我……我是想进来找你说话,看到你房间的门开着,我以为你在,我敲了门,可是你没听见!”

    “无论有没有人,你都不能随意擅闯别人的地方,滚!”封瑾不想动手推她,让开到另一边,给她足够的空间离开。

    卫珂现在根本没心思难堪,急忙跑走了,直到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站在属于自己的空间,才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

    封瑾回到房间,看了一圈,床没有坐过的迹象,他的东西也没有。

    他所有物口的摆放,都是有记号的,如果有人动过,他一定能发现。

    百密一疏,封少什么地方都查看过了,唯独漏掉了电话。

    败笔,大大的败笔。

    卫珂战战兢兢的过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她就以为事情肯定已经过去。

    或者说,事情正按着她的想法走过。

    军校的学员,每天早上都要进行体能锻炼。

    封瑾他们也不例外,早上穿着军绿色的短袖衫,短裤,在操场上跑步。

    封瑾总是能坚持到最后,他的身影在一众同色的战士们中间,也是最醒目的一个。

    卫珂站在操场边,不知不觉,看的痴了。

    封夭跑在封瑾身边,甩了甩头上的汗,看了眼卫珂的方向,“又有女人被你勾住了,作孽啊!你可别大意,中了别人的招,女人的嫉妒心,是很可怕的。”

    封瑾目不斜视,“我只想快点将这一次的学习完成,其他的没心思去想!”

    封瑾真的很困惑,他什么也没做,不知道这群女人的眼睛,到度是怎么长的,为什么不去缠着封夭?

    这一点,封夭也很困惑。

    难道带孩子的男人,就那么不招人待见?

    然后,这一夜,对乔月来说,绝对是可以让她气到爆炸。

    别看她刚刚嘴上说的很淡定,但是该生气的时候,还是要生气。

    穆雨彤就看着她,在屋子里来回踱步,走路的时候,脚下都带带着风。

    “淡定!”穆雨彤抱着枕头,只感觉先前那个出口成章,把情敌怼的毫无还价之力的人,根本没有存在过似的。

    乔月烦躁的一会抄着手,一会抓耳挠腮,“淡定你个鬼,要不是距离太远,本小姐一定扛着火箭筒,去把她轰了,妈的,敢觊觎我的男人也就罢了,竟然还敢赤果果的挑衅,她以为我是吃素的吗?压”

    穆雨彤看着她暴怒的样子,其实很想笑的,“您当然不吃素,您是吃辣椒,吃子弹,吃火药的,可是您现在就是顶着火箭筒,够不着还是够不着,那能怎么办?”

    穆雨彤两手一摊,表示爱莫能助。

    “这还要你说!”乔月一屁股在床上坐下,那个气势,那个气场,那个派头,妥妥的吃醋愤怒中的女人。

    穆雨彤慢慢蹭过去,“您消消气,收拾一个贱人而已,对您来说,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说了半天,瞧着某人还是气呼呼的样子,“干脆你再打一个电话,告诉封瑾,他现在离的最近,转个弯就能够得到,一定把她收拾的哭爹叫娘!”

    不用想,穆雨彤也能想像得到,这要是封少知道了,又该是怎样的一场腥风血雨。

    乔姑娘咬着唇,想了足有三秒钟,果断拒绝她的提议,“我才不干,除非他自己发现,否则我是不会主动跟他说,如果他一直不知道,那就不是情商低,而是脑子太迟钝,行了,我要睡觉!”

    穆雨彤叹息着摇头,难怪人家说女人是矛盾的生物,这话真是一点不假。

    嘴上说不生气,其实满肚子的火气。

    封少如果真的迟钝到搞不清状况,估摸着某人内心积攒的怒火,会越来越强烈,要不了多久,就得砰的一声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