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9章 干爹下厨
    37小说 .37xs.

    两人聊了二十分钟,对于韩应钦要在家里住下一事,封瑾意外的没有反对,不过也没有多高兴就是了。

    两人盘算了下日期,在乔月参加测试之前,两人似乎见不到了。

    这一点让封瑾十分郁闷,坐宿舍气闷了很久呢!

    他看不见的是,某个暗自高兴的小姑娘,喜形于色,只差没有跳起来欢呼。

    这下,连理由都不用编了,太美好了。

    “你好像很高兴?”封少的语气可不怎么好。

    乔月立马坐下来,平复自己激动的小心脏,“没啊!谁说我高兴了,其实我心里难过死了,不过没关系,也没有多久,时间很快就会过去。”

    乔姑娘这话,怎么听都没啥诚意,让人很难相信。

    “最好是这样,每天的行程都必须报给我,回京都的时候,跟韩局长同行,不准自己一个人单独的走,听见没有?”封少这是真不放心,总感觉这丫头脱离了的视线,就那么让人不放心,不省心。

    就好像放出笼子的小鸟,飞出去就看不见,也不知道回家了。

    两人又磨磨蹭蹭说了好一会,直到新任老爸在楼下喊她吃饭,电话才被挂掉。

    不过,封瑾将自己宿舍的电话号码,说给她了,方便她随时打电话过来。

    当然最好是晚上,白天都在上课。

    下了楼,客厅的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

    韩应钦拿着碗,走出来,笑看着她,“快去洗手,过来吃饭,尝尝我的手艺!”

    “哦!”乔月脑子还是晕的,实在不知道该会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位大神。

    封麟跟穆雨彤玩的还挺开心,两人跑进来的时候,满手都是灰。

    封麟被乔月抱到洗手间,一边数落他,一边给他洗手。

    韩应钦静静的看着屋子里的喧闹声,脸上的笑容在慢慢增多。

    晚餐做的很丰盛,看的出韩应钦是一个注重细节的人。

    哪怕只是最普通的炒青菜,搭配出来,都是极其好看,属于让人看了就有食欲。

    大虾摆盘也是一个不乱,搞的他们都舍不得破坏这么精致的杰作。

    “怎么不吃呢?”韩应钦坐在乔月对面,小四坐在他身边,低头扒着饭。

    穆雨彤举着筷子,犹豫了再犹豫,“韩局,你这菜做的太漂亮,吃了感觉好像挺可惜的样子!”

    “再漂亮的菜,也是用来吃的,又不是做标本。”韩应钦给封麟夹了一只虾。

    “他还不会自己剥虾,您吃您的,我给他弄。”乔月放下筷子,徒手拿起封麟碗里的虾。

    不是她想矫情,而是韩应钦的气场太强大,搞的她都有点手足无措,气氛有点尴尬。

    封麟乖乖的等着乔月喂食,时不时的瞄瞄这个,瞅瞅那个。

    韩应钦有点无奈了,“雨彤啊,叫我韩叔就可以了,你是乔月的朋友,不用跟我见外,我没有跟亲人相处过,如果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你们可以直接提出来,乔月,是不是干爹做的菜,不好吃?”

    乔月剥虾的动作停下,“也不是,就是看着太精致,没有家的感觉。”

    既然是这位要听的,那她就实话实说了。

    家里的饭菜,跟外面饭店的散菜,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家里做的菜,更让人觉得温暖。

    以韩应钦的脑子,怎么会不懂,“我知道了,看来以后我得跟封瑾多学学。”

    乔月接不下去了,她怎么觉得,往后好像都没她的用武之地了呢!

    乔月喂饱了封麟,跑去开了一瓶洋酒,除了小不点,给大家的杯子里都倒上了。

    “来,为了感谢我干爹做的这一桌子菜,以及干爹的厚爱,碰一个!”乔月笑的眼睛里慢慢浮上一层雾气。

    她是一个有前世的人,或者说,她带着前世的记忆。

    所以她相信,人是有前世今生。

    身体跟灵魂,也是可以分开的。

    那一世,她的**死了,那一世过的也不好,孤身而来,孤身而走,就像从未存在过一般,没留下半点痕迹。

    这一世,身体还在,原本的灵魂不知去了哪,她心里多多少少有些难过的。

    因为她已经分不清,哪个才是她。

    这一世她的性情,说实话,不怎么讨人喜欢,但是竟然有这么多人,争着要宠她,让她觉得受宠若惊,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但是不管怎么说,好运气来了,她也没有往外推的必要。

    又或者,她跟韩应钦前世,前前世,有父女的缘份未尽呢!

    “我得到你这样一个女儿,是我的福气,我相信你是个讲义气,也很懂事的好姑娘,从今以后,也不需要改变什么,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一切有干爹给你撑腰呢!”韩应钦现在完全是处在一个长辈的情绪里,教导自己的孩子。

    穆雨彤看的眼红,“韩叔,你还缺不缺女儿了,我也认你当干爹好不好?”

    韩应钦喝下杯子里的酒,摇了摇头,“好闺女,一个就够了!”

    小四嘴里嚼着菜,插话道:“我们领导,把自己的财产都清算过了,说是将来要留给女儿呢!”

    乔月咋舌,“干爹,不用了吧,我又什么都不缺。”

    “你不缺那是你的事,我给不给,那我的事,将来你有了孩子,我的财产就是你们娘俩的,”韩应钦说的很认真,他也的确是这么想,打算这么做,而且也不图她什么。

    乔月觉得这雷有点大,喝了一口酒,才道:“您就不怕我是骗子,会把您骗的倾家荡产吗?”

    韩应钦微微直起腰,“能在我眼皮子底下,骗的我倾家荡产,那也是你的本事,我无话可说。”

    乔月暗搓搓的想,能在韩应钦眼皮子底下,糊弄他的人,估计还没有出生。

    吃过饭,乔月不好意思让小四一个人收拾,便接手了洗碗的工作,穆雨彤不敢跟韩应钦单独待一块,也挤到厨房里来了。

    剩下封麟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抱着玩具车。

    看一会动画片,再看一眼韩应钦。

    “小子,会下棋吗?”韩应钦只看了一眼电视,便把目光转开了,简直不要太无聊。

    “下棋是什么?”原谅封麟小朋友,年纪还太小,边上面的字都认不全,哪里又知道下棋是什么东东。

    韩应钦想了想,想着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就是……就是跟打仗是一个道理,有小兵,有马,有车,还有象……”

    “象?大象吗?有长长鼻子的大象!”封麟用手划给他看。

    韩应钦脑门多了几条线,原来跟小孩沟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算了,当我没说,你继续看电视吧!”韩应钦拍拍他的头顶。

    封麟忽然咯咯的笑,笑的歪倒在沙发上,“我骗你的,我太爷爷最喜欢下棋了,这个太爷爷也喜欢,呵呵……”

    韩应钦忽然发现,他似乎被这小屁孩耍了。

    封麟笑着笑着,发现韩应钦板着脸,一副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用好可怕的眼神盯着他。

    渐渐的,封麟不笑了,抱着玩具,直勾勾的盯着他,“姥爷,你是不是生气啦?”

    韩应钦脸上的那副神情,坚持了十秒,然后破功,“逗你玩呢!再叫一声姥爷!”

    封麟得寸进尺,往他身边挪了挪,然后干脆爬到他腿上坐着,“姥爷,你是妈妈的爸爸,所以叫姥爷,封麟还有外公,还有舅舅。”

    韩应钦捏了捏他的脸蛋,“臭小子,很会占便宜啊!”

    女儿还没结婚,就多出,来一个儿子,要是思想封建的父亲,怎么着也不会同意。

    但是他跟乔安平都是一个心思,只要女儿高兴就好。

    明天要到乔家去了,还真是有点小紧张呢!

    封麟今晚睡在了主卧,床大,他只占了小小的一块,乔月每每将他挪到中间,过不了一会,就得又滚到边上去了,真是叫人无奈又心疼。

    韩应钦在这里很随意,什么都不要乔月操心,还会反过来叮嘱她,好好写作业。

    穆雨彤不敢睡封少的床,自己去找了一间客房,躺在床上,却又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干脆抱着被褥,敲开了乔月房门。

    “老大,我过来打地铺呗!”

    乔月一打开门,就看见一张怨愤的脸。

    “随你的便!”乔月松开门,让她进来。

    地上不怎么凉,乔月从柜子里,拿了凉席出来,铺在下面,再垫一床棉被。

    “好好的床不睡,干嘛非得跟我挤一块,我可告诉你,本小姐今晚要熬夜苦读,你不准打扰我!”乔月板着脸,警告她。

    穆雨彤对她的冷淡,毫不介意,“不打扰,我睡我的,就是在那边一个人待的太闷,反正封少不在,你待会要是给他打电话,我把耳朵捂上就是了。”

    乔姑娘没再理她,写了一会作业,看了下时间,已经九点半了,这个时间,他会在干什么呢?

    反正是你让我打的,那我就打一个电话,查岗!

    穆雨彤趴在床上,看着乔月笑的,那一脸的春心荡漾,只觉得好心酸,为什么她完全体会不到那种感觉呢?

    乔月此时完全没心思在意她的想法。

    连她自己也不晓得,为啥会这么紧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