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7章 把柄(49)
    37小说 .37xs.

    别说露个胸,就是舒梅现在脱光了站在他面前,说不动,还是不动。

    要是没这点定力,局长早把他踢走了。

    舒梅微微一笑,似是觉得逗他很有意思,于是把自己整个人都要贴他身上了,“你觉得,我像好人,还是坏人?要不你摸摸看,我的心脏在这里,是好是坏,不是能摸出来的吗?”

    “请您自重,这里是学校,来往的都是学生,如果不想做老师,有的是地方,让你卖弄风骚!”小四冷冷的推开她,真的很难想像,这样的一个女人,竟然也可以做老师。

    秦蓝突然冲过来,一把将她推走,“你真是不要脸,我们老师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我要告诉校长,让他把你开除!”

    舒梅整了下领口,将刚才露出来的,全都塞了回去,“想告就去告呗!又没人拦着,校长要是让我走,那我立马就走,可惜啊,校长大人是不会让我走的,因为他舍不得!”

    很有歧义的一句话,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也更容易教人误会。

    但是舒梅却说的无比坦荡,好似她就是这个学校里,最特别的存在。

    秦蓝气的整个人都在颤抖,“你不要太得意,等我抓到你的把柄,再跟你好好算账!”

    “把柄?我有把柄让你抓吗?哦,如果你指的是作风问题,这我不否认,你也不用专门跑去跟踪我!”

    “你知道我跟踪你?”秦蓝惊讶道。她还以为自己的跟踪技术很好呢!不会一早就被她发现了吧?

    “没有啊,我随便猜的,难道被我猜中了?”舒梅脸上的妆化的很浓,笑起来格外妖媚,“就你这智商,也只能教副科!”

    “你!”

    舒梅轻蔑的笑了笑,转身离开,她脸上的笑容,也随着她的动作在慢慢变淡,直至脸上什么表情也没了,眼底更是一片沉静,那是叫人看不懂,也捉摸不透的深意。

    办公室里,韩应钦成功的让秋子航道了歉,又让秋夫人无话可说,甚至还被他说动了。

    好像这件事,真是他儿子的错,人家小姑娘也没什么错,人家是自当防卫。

    帅过了一把当父亲的瘾,但是很显然,人家还不尽兴,又找来左超,询问了乔月的学习情况。

    左超还真把这位当成乔月的父亲了,认认真真的把乔月在学校里表现,一五一十的都给说了。

    乔月终于受不了,“干爹,咱们是不是得走了,我要去接我儿子呢!”

    众人头顶一阵天雷滚滚!

    秋夫人听过一次,但还是被惊吓的不轻,现在的小孩子,懂事可真早。

    教导主任表情很严肃,她怀疑乔月的作风问题,回头要好好了解一下,不能让歪风在学校里横行,但是……她好像也不敢吧!

    韩应钦最淡定,听到乔月强调干爹两个字,他当然不会生气,这是人之常情,“好,不说了,人老了,说起来就没个完,走吧,去接我孙子!”

    乔月原本已经走了几步,听见这位的话,脚下一软,差点一头栽倒。

    韩帅的反应速度,可真不是一般的快,二般也比不了。

    左超其实也知道了,乔月每天下午,一听到放学铃声,一准跑在第一个,他问过一次,小姑娘也是这么回答的。

    赵大庆一直将他们送到校门口,本想问韩应钦的地址,可是人家不说。

    办公室里,就剩秋家母子,以及教导主任。

    主任语重心长的教导秋子航,“你不是乔月的对手,以后也别惹她了,老师跟学生都不是她的对手,不过幸好她这个人并不霸道,你不惹她,她也不会主动惹你,同学之间,相安无事,好好学习,才是最重要的,总共也就三年时间,你说呢?”

    秋子航被她说的不胜其烦,“知道了主任,妈,我们走吧!”

    秋夫人一直是一副日有所思的表情,等俩人走到了校门外,秋夫人郑重的对儿子道:“以后,你得多拍那丫头的马屁,咱们家要发扬光大,就靠你了!”

    秋子航一脸懵逼,“妈,你没吃错什么药吧?”

    秋夫人抬手又是一巴掌,“你才吃错药,我脑子清醒着呢!你给我记住了,以后都不准找她的麻烦,你得为咱家族争光,知道吗?”

    秋子航觉得他妈,一定是疯了。

    半个多小时之前,还一副要找人报仇的样子,现在居然要让他拍乔月的马屁。

    转换的这么厉害,就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吗?

    隔壁的幼儿园,封麟独自一人坐在秋千上,等着乔月来接他。

    自打小胖事件之后,小王老师对他就不好了,只要乔月不在,总是对他很凶,还总是冲他发火。

    封麟不知道该怎么把事情告诉家里的大人,他也不想说,家长好像都很讨厌爱找麻烦的小朋友。

    “封麟!”乔月站在学校门口喊他。

    封麟从秋千上跳下来,朝她飞奔过去,一下子扑进她怀里,“妈妈!”

    听到这声呼唤,乔月的心是疼的。

    “乖,是不是等很久了?”乔月亲亲他的小脸,封麟也亲她,只有在瑾叔不在的时候,他才敢亲。

    韩应钦一眼就很喜欢这个孩子,“你叫封麟是不是?”

    “封麟,这是韩爷爷,”乔月给他介绍。

    “爷爷好!”封麟羞涩的朝他喊了一声。

    “好,这孩子真乖,封夭的儿子对吧?”

    “他有时在军营里,会比较忙,我家住的离这儿很近,封麟也喜欢跟着我,只要封夭不来接,一般都是我接他,”乔月弯腰把封麟先抱进车里,让他自己坐好。

    韩应钦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倍感欣慰,倒是迫不及待的想到她跟封瑾的孩子。

    小四在前面开车,韩应钦坐在副驾驶。

    后面还跟着一辆车,那是韩应钦的座驾。

    “丫头,明天是星期天,我准备好了东西,明天你跟我一起回去,我要去拜见你奶奶和你爸,”韩应钦说的很郑重。

    乔月看了他一眼,又垂下了视线,“其实也不是非认不可吧!我叫您韩叔,不也是一样吗?”

    韩应钦幽幽的叹了口长气,“我出生在兵荒马乱的战争年代,我们那个地方,很乱很乱,每天都有人死,都能听见炮火声,从我记事起,我就在街边混日子,偷,抢,骗,唯的一目地,就是要填饱肚子,长大以后,直到加入国安局,半辈子都献了出去,到现在,还是孑然一身,唉!”

    韩局长说的无限感慨,无限忧伤,无限惆怅。

    也是绝了,他的几句话,竟能让人听出这么多情绪来,人才啊!

    乔月又不是傻白甜,哪能不明白这位大叔,这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呢!

    “好吧!当我没说,可是大叔,您现在结婚生子,也不是不可以,一样可以有自己的孩子!”

    “太麻烦!”他就是想捡现成的,再说了,像乔月这么优秀的女儿,可不容易培养。

    干他们这行的……

    韩应钦想到这儿,忽然止住了这个念头。

    他要把最好的国安局留给乔月,至于那些危险的事,就让他去做好了。

    也许,在哪一世,他俩还真是父女呢!

    “在前面的菜市场停一下,家里没菜了。”乔月果然转移滑话题,不要再继续,跟他忧伤下去了。

    小四停好车,“我车买,你们想吃什么菜?”

    “还是我去吧!做几个家常菜,封麟想吃什么?爷爷给你做大虾给你吃,好不好?”韩应钦脱了外衣,里面的白色衬衣卷了袖子,居家的父亲。

    “好!”封麟乖乖的点头,用萌萌的眼睛,望着他。

    韩应钦笑了下,推开车门下去了。

    小四陪着他,两人很快便走进了人头攒动的菜市。

    “妈妈,刚才那位爷爷是谁啊?跟我爸爸一样帅。”封麟的眼光也是被养叼了。

    “他是……呃,他也是我爸爸,所以你也可以叫他外公,姥爷,就像乡下的外公。”

    其实只有在没有旁人的时候,封麟才敢叫她妈妈,人多,或者有不认识的人在场,封麟是不敢叫的。

    刚才在幼儿园门口,他只看见乔月,后来才看见那位爷爷。

    封麟很认真想了想,“那还是叫姥爷吧,外公只能有一个,爷爷也只能有一个,这样就不会弄错了,那我待会可以叫吗?还是只能偷偷的叫?”

    乔月摸摸他的小脸,把他抱在腿上坐着,“可以,想什么时候叫都可以,妈妈也是一样,我们不需要在意别人怎么看,只要我们自己觉得好,就够了,太奶奶他们都很喜欢你,咱们封麟也是乖宝宝,明天带你回去看他们,家里盖新房了,也给封麟留一间好不好?”

    “好!”封麟高兴的要跳起来,“那我要带点好吃的,分给小白,还有二旺他们,妈妈待会陪我去买好不好?”

    “没问题!”乔月摆了个ok的手势。

    封麟也学她的手势,两人就在车里玩起了手指。

    车外,是川流不息的人群。

    忽然,一个有点熟悉的人影,从人群中走过。

    乔月趴在窗户上,又仔细看了看,那人站在街道边,背靠着电线杆,手里点燃一根烟,似是漫不经心的吞云吐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