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干爹到访(48)
    乔月笑了下,“你也就这点能耐?你妈说的一点没错,有本事你靠自己的本事打败我,每次都找那么多帮手,你知道我现在看着你,就好像看着一堆垃圾!”

    本来就说屎的,想想还是算了,咱不能真跟秋子航他妈似的,脸面啥的都不要了。

    秋子航的脸色渐渐变了,这个年纪的少年,都容易冲动,也更易暴怒,“你他妈再说一遍!”

    “垃圾!”乔月冲他翻了一个白眼。

    紧接着,秋子航的拳头跟脚,就冲着乔月挥过来。

    乔月灵敏的一闪,躲到了秋夫人身后。

    结果就是,秋夫人成了挡箭牌,被儿子的拳头砸到,被儿子的脚踢到。

    “妈!”秋子航吓尿了,这会才反应过来,他貌似中计了。

    秋夫人被自己儿子打了,有苦说不出,对着儿子狂挥了几拳,还是不解恨。

    乔月抄着手臂,默默退到一边。

    跟秋子航动手,太没品,她不喜欢欺负弱小,瞧,连她的两个跟班都没带来,就知道她有多谦虚了。

    还有一个人,也一直站在走廊,将里面发生的事,从头看到尾。

    小四有点不耻,“领导,您不觉得她很卑鄙吗?”

    领导对他的很不悦,“那又怎么了?有本事你也卑鄙一个我看看?这叫计谋,也是聪明,不然长个脑子干嘛?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脑袋是摆设?”

    小四被惊的嘴巴合不拢,“领导,您这是吃错什么药了?变的我都不认识了,我的妈呀,我得回去找找,是不是您被人调包了!”

    以前的领导不是这样的啊!

    谁能将那位高冷严谨的领导大人,还能他!

    “大惊小怪!”韩应钦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穿着,还可以,第一次充当家长,不能丢了女儿的脸。

    乔月刚才真没瞧见他,所以,当韩应钦一副家长派头的走进来时,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时态真的变了吗?

    这位怎么还能表现出一副骄傲,自豪的感觉来。

    赵大庆还在那装模作样的整理办公桌,反正他们啥时候吵完,他啥时候整理好。

    突然感觉到办公室里,安静下来,甚至是鸦雀无声,也不像是吵完啊!

    他抬头一看,有点看不清,又赶忙去摸眼镜。

    等看清楚来者的面容时,赵大庆激动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几乎是跑到了那位的面前,“您……您是韩局长?真的是韩局长!”

    老头子激动的有点不像话,话像离别了三十年不见的情人,突然出现的感觉。

    相比他的激动,韩应钦的反应却是淡淡的,“赵老师,一别有十年了吧,没想到会在这里见你,是调到这儿继续教书吗?”

    赵大庆抹了下眼睛,“是啊,一别十年了,我们都老了,您还是跟当年一样,当年要不是您,我们真的是……”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人活着就要学会往前看,活着不容易,更要懂得珍惜。”韩应钦也想起了当年的往事,不免也是感慨万分。

    “您说的不错,是应该往前看,我本来是要退休的,又被招了回来,您现在住哪,回头我带着一家老小,去看看您。”

    “这个就不用了,都各自安好吧!”韩应钦不愿在旧事上纠缠太多,只是救了一家人而已,在他这儿,算不得什么事,“我今天来,是要接我女儿放学,乔月,过来,到爸爸这儿来。”

    韩帅这句话说的特顺溜,可是听在乔月耳朵里,简直能让她抖下一地的鸡皮疙瘩。

    何止她抖鸡皮疙瘩,小四又何尝不是。

    但是不管怎样,乔月还是走过来了,本来她离的也不远。

    过来是过来了,但是那声爸爸,她可叫不出口。

    韩帅也不介意,亲亲热热的拍着她的肩膀,“听说我女儿在学校里很淘气,她性格一直都是这样,跟我比较像。”

    乔月捂脸,实在听不下去了,可是她能怎么办?

    严厉纠正吗?

    那样的话,韩局长一定会说,干爹也是爹,你也是我女儿,没差别。

    小四也听不下去,干脆出去,到走廊站着了。

    赵大庆一愣,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他记得乔月是本地人啊!

    而韩局长,不是一直在京都吗?

    不过,赵大庆不会多问,他了解也知道韩应钦的人品。

    哪个小姑娘能做他的女儿,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

    乔月真想跑到外面,不待在这儿了。

    但是很显然,某位新上任的父亲大人,还没有过完瘾。

    “这位女士,你说我女儿打了你儿子,可是在我看来,我女儿是不可能随随便便跟人动手,况且他还不够资格,”韩应钦也学着刚才秋夫人看乔月的眼神,将她儿子看了个遍,那眼睛里的含义,分明是嫌弃。

    乔月撇撇嘴,这位干爹大人,倒是挺了解她。

    秋夫人清了清嗓子,突然降了好几个音调,“我儿子的挺窝囊,可正因为太窝囊,我才非得让这小姑娘道歉不可,她要是不道歉,给我儿子心理造成很严重的影响,那该怎么办?”

    “您儿子如果真的有心理阴影,我想也应该是您这位母亲的责任,反正不管我的女儿怎么样,我都不会在别人面前贬低她的价值,孩子的自尊心很脆弱,虽然你是她的母亲,也不能剥夺他有自我主张的权利!”韩应钦说的话,绝对是绵里藏针,话是有话。

    只差没说,不管你儿子变成什么样,都是你这个做母亲的责任,与别人没有任何的关系。

    一番糊弄人的话,却把赵大庆说的感动万分,“韩局长说的在理,秋夫人,你的教育方式的确是有问题,而且从你们进来,一直到现在,乔同学可是一直很安静的站在一边,只有你们母子俩吵的最凶。”

    “秋同学,你在学校打架的事,也没少干,如果真的要追究起来,你也跑不了,所以这事,我看就算了吧!双方各退一步,秋夫人,你看怎么样?”

    四两拨千斤,人家是来讨要说法的,赵大庆却说双方退一步。

    还不等秋夫人抗议,韩应钦首先不高兴了,“赵校长,这事就交给我们自己处理,你就不要管了,我刚才的话,也还没有说完,我的女儿虽然不会主动招惹别人,但是如果有人非要找她的麻烦,那她也不会手下留情,这一点,我心里是清楚,而且也很支持。”

    “没道理,你打我一巴掌,我还得把另一半脸也伸过去,让你打,对不对?这做人哪,要讲道理,更得把事情理顺了,从头开始,你俩第一次产生矛盾,是因为什么?”

    韩应钦问了之后,便笑眯眯的看向乔月。

    赤果果的威胁,别人有没有看出来,她并不清楚,反正她是看出来了。

    “第一次是因为他在教室里,骚扰老师,不好好听课,我受不了,就把他拖到外面教训了一顿,就是这样!”乔月的语气极其不耐烦,无精打采的样子。

    韩应钦脸上的笑容更大了,赵大庆给他搬了把椅子,他也欣然坐下。

    躲在一边的教导主任,看的若有所思,能让校长亲自给他搬椅子,他还坐的心安理得,绝不是等闲之辈。

    “看吧!我就说了,我女儿不会主动招惹人,你儿子这种行为,难道不该制止吗?自己不听课也就算了,还要打扰别的同学听课,揍他一顿都是轻的!”韩应钦这态度,看似没有生气,但实际给人的压迫感,却是很严重的,瞧瞧秋家母子头上的汗就知道了。

    “她说的是不是真的?”秋夫人恶狠狠的问。

    秋子航迟疑了好一会,才缩着脖子点点头。

    秋夫人实在没忍住,一个巴掌扇过去,打在儿子脸上,“你个小兔崽子,我们送你到这儿,是来上学的,你以为你就是专门来玩的吗?”

    韩应钦瞟了那对母子一眼,便又看向乔月,“继续,后来呢?”

    乔月撇了撇嘴角,懒洋洋的回答,“从那以后,他就经常从学校外面,招集小混混,要跟我打架,那我是没办法,走又走不了,只能打了,而且那也是他欠打,完了,又不经打,细皮嫩肉的,打几下脸就成那样了,这能怪我吗?”

    “不怪你,是他不好!”韩应钦接的很快,“都听见了吗?我女儿有半点错吗?既然没有错,哪来的道歉,哪来的各退一步,应该他给我女儿道歉才对,小子,敢做敢当,现在就看你的态度!”

    角色互换,而且还能换的这么自然,也真没谁了。

    舒梅听到这儿,轻轻一笑,转身离开,在走廊里,用媚眼瞄着小四,“小哥,你们是从京都来的吗?京都好不好玩?”

    小四已经换上一张冷漠脸,紧闭嘴巴,不搭理她。

    舒梅咯咯一笑,笑的花枝乱颤,“瞧你那样,好像我是什么坏人一样,我是坏,但我只勾引男人,坏他们的心,其他的事,我可不敢干。”

    舒梅边说边朝小四走近,低胸的衣领,两只白嫩的小兔子,呼之欲出。

    小四是个好同志,受过专业的训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