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告状 (47)
    拖着他的妇女,反手就给了他一巴掌,“你个窝囊废,要是跟男孩子一起打架,打输了,倒还情有可原,可你居然连个女孩子都打不过,真是丢尽你们老秋家的脸!”

    这位秋夫人的画风,明显跟别的家长不同。

    秋子航捂着头,哎哟哎哟直叫唤,“妈,你别打了,我已经伤成这样了,你怎么还打,不是我没用,是她太厉害了,我不是她的对手!”

    “扯蛋!”秋夫人反手又是一巴掌,“老娘小时候,找人教 过你功夫没有?你自己说,练几年了?”

    乔月坐在花坛边,看着秋母一会一巴掌,真替秋子航觉得疼,多么狠的家庭暴力啊!

    那母子俩,走走停停,没一会,就到乔月身边。

    秋夫人并不知道,儿子的脸是被谁打的,自然也不认得乔月,更不可能想到是她。

    秋夫人脑子里想像的形象,应该是一个又高又壮的小姑娘,走起路来,都能带着风。

    所以从乔月身边经过时,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就过去了。

    秋子航跟在后面,捂着脸,小心的看了乔月一眼,又看了看前面暴走的母亲。

    在经过乔月身边时,他不走了。

    走了一会的秋夫人,发现儿子没跟上来,跟火山暴龙似的,那个火气蹭蹭就往上窜,“你腿瘸了啊,怎么不走了?赶紧的,先把那死丫头给我找到,咱们再一块去校长室,把我儿子打成这样,今天没个说法,我就不走了!”

    秋夫人那嗓门,真是大到了无极限。

    花园里栖息的鸟儿,都被她吓的扑棱翅膀飞走了。

    “妈,她……她就是打我的那个女孩,”秋子航缩着脖子,伸手慢慢的指向乔月。

    乔同学正无聊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瓜子,一边看戏,一边嗑瓜子,她是很有公德心的。

    瓜子皮都堆在身边,等她嗑完了,再一并清理。

    嗯……其实她一直是个好学生,也是个好孩子,不是吗?

    秋夫人踩着高跟鞋,又蹭蹭的走回来,那个气势汹汹,脚下都带着风,“你说是她?”

    秋夫人用怀疑的眼神,将乔月瞅了个遍,然后又是一巴掌扇在秋子航的脑袋上,“就她这样的小姑娘,你还打不过?我怎么生了你这样一个窝囊废,你妈我当年,可是跟土匪打过仗的,哪像你这么怂,老娘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乔月差点被瓜子卡到,这位大妈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度啊?

    秋子航真的挺惨,有这样一位母亲,他到底是怎么长大的?

    居然也没长到多歪,简直就是个奇迹。

    秋夫人骂完了,又转向乔月,她那眼睛一瞪,倒把乔月惊着了。

    秋夫人的语气跟态度,可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小姑娘,我儿子的脸是你打的吧?”

    乔月故作深思,“刚才是,现在嘛,只有一半是我打的,剩下的一半,是你打的。”责任划分,得弄清楚了才行,别什么屎盆子,都往她头上扣。

    “我儿子,是我生的,我养大的,我打他,那是我的权利,你凭什么打他?你有什么权利?你爸妈呢?叫他们来,这事我得跟他们说!”秋夫人抱着手,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

    乔月笑着的姿势,也没变过,瓜子还得继续嗑着,“我爸妈不在,你跟他们说不着,我的事,有我自己做主,走吧,你不是要去找校长吗?现在就走吧,待会我还要去接孩子!”

    “啥?你都有孩子了?”秋夫人惊呼的声音,那叫一个大,震的人耳朵嗡嗡作响。

    乔月掏掏耳朵,无语的道:“我有孩子,您这么激动干什么?又跟您没关系,跟你儿子更没有关系,所以你们都不用大惊小怪!”

    秋夫人的眼睛瞄到她的肚子,这小姑娘怎么看也不像生过孩子的,未免太奇怪了吧!

    前面就是校长室,同一个办公室,却坐了不同的人,才短短几天的时间,物是人非。

    赵大庆正在翻看老师们的资料,他都是一个快要退休的人了,领导为什么非得让他接手这个学校呢?

    直到他看到乔月的资料,再加上先前封建国的叮嘱,心里总算有了底。

    乖乖,为了一个小姑娘,把校长都换了,宠成这样。

    开学第一天打架,顶撞老师,把老师都给弄走了,真有能耐。

    看样子,这丫头不仅是个刺儿头,还是个非常非常扎手的刺儿头。

    “校长在吗?”秋夫人问的是客气话,可这手上的动作,可没有半点客气的意思。

    把个办公室的门,捶的砰砰作响。

    赵大庆拿下眼镜,抬头说了两个字,“请……”

    后面的进字没了,因为门已经被推开,秋夫人仍旧拽着儿子,乔月跟在后面,一脸的悠闲。

    赵大庆瞅着乔月,内心是无比崩溃,他才来几天啊!

    这丫头简直成了他办公室的常客。

    不过之前都没什么大事,他打发两句也就罢了。

    但是今天好像不一样了。

    “你是……”赵大庆的性格,是有点老古董的,属于一板一眼,但为人倒是很公正,不搞偏私那一套。

    秋夫人那张嘴,跟机关枪似的,噼里啪啦一阵,一会指着乔月,一会指着儿子。

    大致的意思就是:我儿子被这丫头给打了,打的很重,而且是天天挨打,我儿子笨也好,窝囊也罢,要教训,也轮不着她。

    今儿我来,就是要给我儿子讨个公道,要么让我扇那小姑娘几个巴掌,这叫公平对待,要么她给我儿子赔礼道歉。

    赵大庆用手抹了下脸,感觉脸上都被溅了唾沫星子。

    他也不插话,就让秋夫人一直说,她什么时候说完,什么时候说累了,他再说。

    秋夫人喷了半天,发现校长没反应,搞的好像在看她的笑话一样。

    秋夫人怒了,戴着大玉镯子的胖手,砰的一声,拍在办公桌上,吓的赵大庆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夫人息怒,夫人万万要息怒,气大伤身,再说了,我也没拦着不让你说,这你还想怎么着?”赵大庆表示出自己的无奈,只差没把自个儿摊开给她看了。

    赵大庆一副庸人的样子,不生气,也没有愤怒,老学究的派头,一个劲的让你冷静,因为他就想跟你讲讲道理。

    秋夫人哪是能讲道理的人,拍一下桌子还不够,还得多拍几下,“我儿子都被打成这样了,你让我怎么冷静?还敢问我想怎么样,你说我能怎么样?”

    “哟,这是哪来的疯狗,跑学校来狂叫不止,可得搞清楚一点,这里学校,学生们上课的地方,又不是菜市场!”舒梅捏着矫揉造作的嗓音,站在门口。

    教导主任从她后面挤进来,“这位家长,有话可以好好说,是谁的责任,就是谁担,您不要迁怒我们校长,他才刚到学校不久,对学生们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有什么情况,你可以向我反应。”

    主任心里其实很不满的,她在这个学校里干的时间,比胖校长还长。

    当她听说胖校长被调走了,满心以为这一下自己可以当校长了。

    谁成想,竟然又从别的地方,调来这么一个……这么一个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糟老头子,就这形象,代表他们学校出去开会,都嫌丢人。

    秋夫人才不理她那一茬,还是盯着赵大庆,“我刚才把条件也说了,你看着处理吧!要是处理不好,这事没完!”

    赵大庆低着头,整理了下桌上的东西,“那你得跟学生自己商量,我们这所学提倡自立自强,他们也都不是小孩子了,可以为自己做主。”

    乔月嘴角抽了下,瞧瞧人家的处事方法。

    明知道是个烫手山芋,死活就是不接,你们谁爱接谁接。

    教导主任连忙走上来,“这位家长,我刚才的话,你应该听见了吧,不如咱们换个地方……”

    “我哪也不去,我就要找校长,还有,你又不是校长,能做得了什么主?还有你,长的跟个狐狸精一样,别以为你刚刚的话,我不跟你讲较,把老娘惹毛了,一巴掌下去,就让你毁容!”秋夫人这脾气,真的是快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教导主任被怼的脸色很难看,当不上校长,又不是她的错,她能有什么办法?

    而且能把话说的那么难听,还非得当着人家的面说,这位家长同志,也是个没脑子的。

    不对,何止没脑子,简直就是个白痴。

    ……

    没脑子跟白痴,好像是一回事嘛!

    舒梅咯咯的笑,“谢谢你的夸奖,当狐狸精,也得有本钱,至少我有本钱当,而你……啧啧,人老珠黄了,倒贴也没人要!”

    “舒梅,你就不能闭嘴吗?这里能哪有你说话的份!”教导主任终于忍不住了,只差没动手打好刷。

    赵大庆默默的瞧着眼前的一幕,心里却在筹划着。

    以后可不能再招这么多的女教师了,人一多,就吵的跟菜市场一样。

    大人们吵的热闹,秋子航乘机来到乔月身边,也不看她,“我妈来的事,真不是我愿意的,等过了今天,我还会找你挑战,我再找更多的帮手,你介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