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倒霉了 (46)
    小王老师受不了她的吵闹,可是园长还没走,要是让园长看见了,一定又要编排她的不是。

    “小明妈妈,你有话起来说,您丈夫说的话,其实您应该仔细想想,咱们市里,封姓人家有几户?你跟您爱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您知道的肯定比我多,不是吗?”

    小王老师的语气还算柔和,但是眼睛里的鄙夷,却不加掩饰。

    封家谁不知道,现如今,这一辈的封家子嗣,大多都是单身。

    在这座城市里,有多少小姑娘盯着封家少奶奶的位子。

    大胖回家之后,一直在胆战心惊中度过。

    儿子小胖还在天真无邪的跟他妈吵着要玩具。

    大胖被他们吵的烦了,走出门溜达。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秘书给他打电话。

    “老板,咱们的食品加工厂,被人查封了,说是咱们的卫生检查不合格,卫生条件也不够,需要重新整改,达到要求标准才可以继续生产!”

    等到秘书说完,大胖软倒在老板椅上,只感觉眼前一片漆黑。

    终于来了,终于来了。

    同样是上午,封瑾给封夭去了一个电话,“食品加工厂的事情,是你做的吧?”

    “什么食品厂?我现在忙的一塌糊涂,你到底要我说什么?”封夭此刻正站在基地训练的跑道上。

    没有条件让战士们,用模拟演示训练。

    只能用最直接的办法,上飞机实战演练。

    这样做,危险系数大,极易发生危险。

    所以才说,每一位飞行员培养出来,都是金钱所买不到的财富。

    “真不是你?”封瑾也同样站在训练场上,马上要进行一次跨地区的联合演习,血狼做为突击作战特种大队,以独立的身份参加此次演习。

    除了受训过的特种队员,团里其他战士,也将以连为单位,由郑宏宇任队长,秦夏担插副队长,协同参与演习。

    与他们交手抗衡的,是其他军qvr的骨干力量。

    此次演习,不仅封瑾跟周一明重视,京都的各位将领们,也在关注着。

    不过还在还是训练阶段,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之中。

    等封瑾叁加完学习,战役就要打响了。

    封夭做为此次演习的空军力量,自然也有他必须发挥的作用,所以这几天,他们两个交流很多,都快要一天十个电话了,那叫一个密不可分。

    封夭一支胳膊下,还夹着飞行帽,没那个耐心再听他啰嗦了,“什么真的假的,我先挂了,你帮我照看好儿子,要是我儿子少一根头发,回来找你算账!”

    电话被挂断,封瑾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着桌子。

    居然不是封夭,那么大胖家的事是谁做的?

    其实这事,谁都没料到,完全是活该大胖一家倒霉。

    冷洪林最近带头,搞了一次全市的食品安全大检查。

    那些食品加工厂是重点,其次就是市内所有的饭店,包括小餐馆,只要设立店面的,全都要查。

    普通的餐馆,十家有八家,卫生都有问题。

    下水管道设施又不完善,大部分还用着公共厕所。

    而公共厕所,都得靠人力去清理。

    效率低,进度慢。

    现在又是夏季刚过,全市的卫生状况可想而知。

    这要是来一场大暴雨,整个街道都将臭不可闻。

    所以,当卫生检查的结果,一点一点上报到市府,冷洪林瞅的头发都要白了。

    任平阳眯着眼,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一边喝着茶,一边听着下属们的回报。

    有时候恍然想一想,他跟冷洪林的遭遇,还真是像。

    身边都多了一个小情人,也都是被算计的。

    不同的是,一个离了婚,一个还没离。

    “任书纪,咱们市的市政建设,要全面提上日程,包括市内的电路铺设,通讯设施,以及自来水的供应,这些在改造之被就要全面规划好,别等过几年,基础设施满足不了老百姓的需求,再来重新翻修。”冷洪林是个有抱负的人,他想干出一番事业,他要将衡江打造成一流的城市,再向周边扩建,到时整个中部,将是继京都之后,最繁华最先进的城市。

    相比他的雄心壮志,任平阳则是平淡许多,“洪林啊!做什么事都要三思而后行,你搞基础设施jianshe,这我不反对,但是你要充份考虑到,这件事的深远影响。”

    “你就比如说,我们哪来那么多的资金?你去问部财政那边,有那么钱拨付吗?上面能给咱们拨款多少?”

    “这些都是很实际的问题,再比如,一旦按着你的意思动工,全市的老百姓生活都会受到影响,这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事,拖久了,资金要是不能到位,整成个烂摊子怎么办?”

    任平阳这番话,也不是要针对谁。

    他只是把最现实的问题摆出来,让他在做事之前,将这些可能发生的变故,全都考虑清楚了,免得将来弄成了个措手不及,不好收场。

    但是冷洪林此刻,满心的报负雄心,对他的告诫,很是气愤,“难道因为没钱,就不做了吗?没钱我们可以想办法筹钱,老百姓不理解,以后总会理解的,这是从长远的生活利益上考虑!”

    封建国推门进来,“冷市长这急性子,应该改改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呢?”

    “封校长,您好您好!”任平阳赶紧站起来,殷切的要跟他握手。

    封建国不是封瑾,他为人还是较为平和的。

    “不用客套了,你们先坐吧!今天就咱们三个人,坐下来聊一聊,衡江日后的规划问题。”封建国热情的跟他握了手。

    冷洪林亲自泡了茶,并且秘书助理全部请了出去,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三个人。

    有了封建国坐阵,也不需要开大会讨论,衡江市的改造方案就算出来了。

    至于资金,现在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拍卖土地,不过在封建国的严格把控,以及封家的监督下,谁敢贪?

    顾烨,莫天霖都收到了消息。

    这其中要属祁彦最高兴,他简直乐开了花,晚上睡觉做梦都能笑醒。

    顾烨被老爷子招回去,紧急从国外调集资金,现在是有多少土地,他们就吞多少,总之,不能祁彦跟莫天霖占得先机。

    祁彦一个人肯定是不行的,当然得加上莫天霖。

    他俩一共拍了不下二十块土地,面积大小不一。

    当然,他俩也不可能盲目拍下,在竞拍之前,都到实地考察过,询问过了封瑾的意思。

    封邵远肯定也坐不住,不过他现在资金,都陷在国外了,一时抽不出太多的资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块块肥肉被抢走。

    原来,他是可以从江家调钱。

    但是转念一想,他们都去抢那块蛋糕了,将来肯定也会打个头破血流。

    他转战信息技术,将来说不定还可以做这一项目上的霸主呢!

    这样一想,他心里就敞亮多了。

    而且他跟季谷雨的关系,也近了许多,怎么说,他也是封麟的叔叔,有封麟的关系在,想不近都难。

    没过几天,就已经发展到,接人家上学放学的地步。

    虽然季谷雨明确拒绝过,但是不管用,某人还是我行我素,固执的经常在学校门口等她。

    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一旦习惯了某件事,突然没了,那种空虚寂寥的感觉,一点都不好,让人心里也空落落的,总觉得好像是少了点什么。

    其实人家封大少,真心不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他也忙哪!

    最近外面发生的事,乔月是一概不管,纵然阿琨那边催了好几次,她说不动就是不动。

    秋子衡纠集外面的小混混,拦了她两次,结果被收拾的可惨了,打的哭爹叫娘。

    可怜的小痞子们,遇见真正的恶魔,除了跪在地上求饶,旁的什么都干不了。

    昨儿,封瑾跟封夭,都坐上飞机,去了京都。

    封瑾临走时,给某位干爹打了电话,于是乎,一个监管的走了,又来了一个,这让乔姑娘很郁闷。

    韩应钦这次来,准备的很充份。

    专门调了货运飞机,要不然那农耕机器,怎么往这儿运?

    乔月今天在学校里,过的还是挺滋润,但是有件事很讨厌,为什么总有人喜欢叫家长呢?

    秋子航被打的满脸淤青,没错,她就是故意的,专往他脸上招呼,谁让这小子像打不死的小强,总要来找她的麻烦。

    看吧!

    麻烦又来了。

    一个打扮时髦,手上金戒指,腕上玉镯子,脖子上也戴着金狗链子的女人,气冲冲的找到学校,找到校长。

    原来的胖校长,被调走了,封建国的手笔,岗位没变,还是校长,只不过办公地点变了,是一个偏远乡镇中学的校长。

    突然从金窝,掉到泥潭里,可怜的哟!

    新调来的校长,是个有点秃头的老年大叔,也不知道封大伯怎么想的,乔月乍一看到这位老年大叔,只觉得还不如原先的中年大妈呢!

    “妈,我跟你说多少遍了,让你不要到学校来,你快点走,我的事不要你管!”秋子航在抗拒,拼命的抗拒,他回家的时候尽理遮了,可是乔月下手太狠,除非她妈是瞎子,否则怎么可能看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