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找抽(44)
    秋子航壮着胆子,嚷嚷道:“你听你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可是你这么做,让我很不高兴!”乔月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拖着就往外面走,手劲大的,让秋子航根本无法站住,只能被他一路拖着往前走。

    秋子航吓尿了,同样吓尿的还有唐尘,他惊恐的看着乔月的背影,原以为是个软萌的妹子,却没想,她根本是一个凶残猛兽。

    岂止他一个人吓傻了,班里其他人,包括老师,都是一脸的懵逼。

    “乔同学,冷静,你要冷静!”左超觉得现在的小孩,真的是要逆天了,他的世界观都要被颠覆了。

    乔月谁也不看,直接将秋子航拖到了门外,朝地上一扔,抬脚踩在他的背上,“你他妈再敢嚎一声,我踩断你的骨头,告诉你,姐姐我后台硬的很,你要是想告我,只管去告,虽然你肯定告不赢,却可以给我了足够的理由揍你!”

    乔月收回脚,最后又警告道:“老实的在这里待着,没有我的同意,不准进来上课,如果想找我报仇,放学的时候,咱俩再算,听见没有!”

    秋子航这个年纪的少年,正是叛逆的时候。

    本来还觉得乔月是个可爱的妹子,想要勾搭一番,却没想到,妹子浑身带刺,他才摸了一下,就被扎的遍体鳞伤。

    要不要这么凶猛哪!

    他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了吗?

    放完狠话,乔月转身进了教室。

    留下满脸痛苦的秋子航,半天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乔月走进教室的一瞬间,教室里发出一阵阵的抽气声。

    “老师,你可以继续上课了,”

    左超看着乔月从面前走过,她的眼神扫过之初,一片哑然。

    乔月回到座位上,像上有感应似的,她忽然回头,正对上唐尘一窥探她的目光,乔月微微一笑,笑的十分诡异,十分耐人寻味。

    唐尘听到自己脑袋里有根弦断裂的声音,头发根子都竖了起来。

    可怕,十分可怕,非常非常的可怕。

    左超清了清嗓子,“我们继续来讲这一课!”

    他也不喜欢,浪费短暂的课堂时间,有什么要说的,可以等到下课以后再说。

    教室的走廊上,教导主任双手背在身后,踱步巡视到这边,看到秋子航坐在那,低着头,后背上还有脚印,连忙走了过去。

    “同学,你怎么不回教室上课,你脸怎么了?是不是跟人打架了?”教导主任的声音尖酸的叫人头疼。

    “跟你没关系,不用你管!”秋子航站起来,铁青着一张脸,就朝着老师办公室走去。

    “哎,你这孩子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我在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在学校打架那是要受处分的,你老实交待,到底是学生打的,还是……”教导主任踩着皮鞋,敲在地板砖上,格外的清脆响亮。

    可惜她还没追不上追风的少年,没追多远,就把人追丢了。

    “主任,您这是怎么了?”穿着紧身裙的胸器美女,站在一间教室门口,声音别提有多引人犯罪。

    “舒梅,我跟你说多少遍了,在学校不要穿成这个样子,这里是学校,不是夜总会,成天不想着好好提高自己的教学质量,一心就想着勾引男人,我拜托你,注意一点行不行?”

    “不行!”舒梅回答的非常干脆,“有资本的女人才敢这么穿,现在不穿,不打扮,难道要到你这个年纪,再想要打扮吗?再说了,你现在打扮了,还有人会看吗?”

    教导主任的脸,狰狞的超级难看,“别以为有人给你撑腰,你就无法无天,等你被人抛弃的那天,我看你还怎么得意!”

    “那你慢慢等吧,等你死的那天,肯定能看到!”舒梅转身回了教室,留下恨不得要掐死她的教导主任。

    “主任,您别生气,当心气坏了身子!”秦蓝拿了瓶汽水,递给主任,“喝瓶饮料,降降火,您真犯不着跟她一般见识,她是什么人,您是什么人,跟她计较,容易跌您的范儿!”

    主任一把拿过饮料,咕嘟咕嘟几口,就给喝的干干净净,然后把瓶子往她手里一塞,“哼,你心里指不定怎么想的呢,别以为我不知道,好好上你的课,要是让我知道你跟舒梅学坏,别怪我让你扫厕所去!”

    主任骂完了,气冲冲就走。

    秦蓝追在后面,“主任,主任,我哪敢跟她学,再说了,我想学也没那个条件,主任,您真不应该跟她生气,其实我观察过了,她嘴里说的那个人,有可能根本不存在。”

    主任猛地停下脚步,质问她,“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主任,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怪叫人害怕的,其实我的意思很简单,咱从来也没见过她说的那个男人,就是开学那天,有一辆汽车送她到学校,其他时候,您瞧见过吗?而且我刚刚趁她上课的时候,偷偷翻了她的包,就看见一只口红,那香水瓶,看着挺高档,我打开一闻,啥味也没有。”

    “你到底想说什么?”教导主任快被她绕晕了,总扯那些有的没的,半句重点也没有。

    秦蓝嘿嘿的装傻,“主任,我觉得,她身后根本没有金主,您想想看,要真的有金主,她还敢成天把钓男人挂在嘴上?今天中午,她到办公室,问的第一句话,就是询问顾烨是不是,哪人金主能受得了她在外面勾三搭四!”

    教导主任还真的开始设想,她说的话,究竟是有没有可能,“她之前好像提过一句,那是她干爹,这年头认干爹,专干那事的人也不是没有,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头子,专喜欢挑年轻漂亮的女人,也不会过多的管着她们,只要定期,让他们快活就我了!”

    秦蓝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她,“您知道这么多呢!”

    主任不自在的眨了眨眼睛,“我也是听人说的,电视不也经常播吗?”

    “说的也是,主任,我想到一个好办法,”秦蓝神秘兮兮的把她拉到一边,“主任,这几天放学的时候,我悄悄跟着她,看她会去哪,会见什么人,如果她真的是撒谎,咱们再不用怕她了!”

    主任眼睛一亮,这是个办法,她早就想收拾舒梅了。

    不过……

    “今天学校出了点事,孙芳被开除了,校长也是愁眉不展,我估计跟新来的学生有关,咱们这儿是贵族学校,随便一个孩子的家长站出来,权势都不得了,舒梅的事,你暂时不要让校长知道。”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秦蓝比手势,“你放心,我的嘴一向很严,不过主任,咱学校的宿舍,有没有空的了?我这每天跑来跑去,挺麻烦的。”

    秦蓝的家也不在这里,靠近学校的房子又太贵,以她的工资,根本租不起,只好舍近求远,在一个城中村,找了一间没水没电的房子。

    用水,到公用的水井自己打。

    做饭用煤炉,每次用,都得先想办法点着,升炉子的时候,每回都能呛个半死。

    可是学校的宿舍不一样,住在这里,一天三顿饭都有着落,有电有热水,还不用交房租。

    因为条件好,有些不需要住校的老师,也巴心巴肝的申请,唯独舒梅没有动静。

    秦蓝也申请了几次,可每次都被打了回来,让她郁闷死了。

    分宿舍的事,一直都是主任在抓,舒梅跟主任一直不对付,或许就是这个原因吧!

    “你先把事情办好了再说,现在你还没资格跟我谈条!”

    秋子航从她俩身后经过,他到办公室,绝不是告状的,又不是小学生打架,还跑去告状,他没那么低级。

    但是这口气,他也咽不下去。

    被一个女人打,传出去他以后还要怎么混!

    没了捣乱的人,下午的课,上的很和谐。

    中途左超试图让秋子航进去上课,但是秋子航死活不肯,孤坐在教室门口,还显得挺另类。

    一班的人,从门口过,无不对他指指点点。

    一班班长,那个有点自以为是的小姑娘,透过教室的窗子,看到黄萧然正跟乔月说着什么。

    前者满脸的兴奋,后者却是一脸的冷漠。

    她心里就觉着奇怪了,黄萧然怎么就非得一副奴才的德行呢!

    看着真让人不爽。

    今天放学有点早,乔月也不确定封瑾有没有来,但是幼儿园放的更早,看着时间,她正好先去接封麟,转回来再在校门口,等着封瑾。

    “你们先走吧!我去接个人!”乔月背上书包,担心封麟等急了,也不等他俩回话,便跑出了教室。

    拐下走廊,差点撞上左超。

    “哟,你跑那么快干嘛?当心点,再急也不能不注意安全!”左超习惯性的笑,习惯性的唠叨。

    乔月对他微微一笑,“有点事,再见!”

    看着她跑走的背影,左超笑着直摇头,这丫头,总是风风火火,安静的时候很安静。

    秋子航被揪出去之后,她一直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听课,听的那个认真劲,真的很难把她刚刚使用暴力的小姑娘联系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