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收起你的眼神(41)
    37小说 .37xs.

    乔月危险的眯起眼儿,“你觉得我是出卖身体的人,对吧?”

    此言一出,除了孙芳,其他人脸上都是一片震惊。

    别人不知道,但是校长知道啊!

    这位是封少亲自办的转学手续,虽然封少没有言明,可是能让封少这么操心的人,不用想也知道,不是一般人。

    怎么就成出卖身体的?

    出卖身体……

    校长想着想着,忽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乔月,难道说……

    “收起你的眼神!”崔义怒不可遏,抄起桌上的茶杯,就朝校长砸了过去。

    这下彻底惹怒了校长。

    胖女人拍桌子站起来,“反天了,你竟然敢跟我动手,公然动武,我不仅让你从这所学校滚出去,还要让你坐牢!”

    孙芳站在一旁,一脸的幸灾乐祸,总算不是她一个人被惹恼。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连校长都敢砸。

    崔义砸完之后,也有点后悔了,不安的看了下乔月,似乎还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乔月久了,胆子都变大了。

    黄萧然似笑非笑,“他砸的没错,本来我也想砸,不过被他抢先了,我还挺懊悔的呢!”

    乔月至始至终,连眼神都没变一下,“你们想砸,尽管砸,出了事算我的。”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

    “怎么要砸办公室了?搞那么大动静,要是把学校都掀翻了是吗?”来人的声音,带着几分调侃的意思,倒是没觉得生气。

    乔月眉梢微挑,她也没打电话,封大伯是怎么知道的?

    没错,来人正是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进家门的封建国。

    他当然也没有事先预知的本领,他就是过来看看乔月上学的情况,待会再直接开车去一趟桃园村,看看老父亲,最近工作太忙了,也没顾得上。

    现在是午饭时间,他连餐厅都找了,后来问了好几个人,才一路找到这儿。

    封建国一身军装,肩上的星星闪瞎人的眼睛。

    孙芳一回头,见着气宇轩昂的封建国,立马就被他那身出众的气质所吸引。

    谁说上了年纪的男人没有魅力,封大伯现在还称得上一朵花呢!

    再对比孙芳的丈夫,那简直一个是天神般的男人,一个是脏泥坑里的邋遢汉,没有可比性。

    “封……封局长!”胖校长激动的站起来,几步飞奔到他面前,握着他的手,不晓得有多激动。

    被握住了手,封建国有一瞬间的僵硬,努力的抽回自己的手,放在身后的衣服上擦了擦,“不必客气,我是来找人的,听说她在这里,所以就过来看看,这丫头没给你们添麻烦吧?”

    “丫头?您说的是……是乔月?”胖校长有点心虚了,瞧瞧这位亲切的态度,分明是对待自家孩子一般,自家孩子,又是被封瑾送来的,那么这两人关系……

    封建国语气态度,都是无比的亲切随和,“没错,除了她还能有谁呢?她可是我们家的宝贝,我们封家的长孙媳妇,将来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得交给她呢!哦,对了,我们家封瑾,宠她宠的不得了,可千万别让她在你们这儿受委屈,否则他一定很恼火!”

    封建国说的云淡风轻,旁人却听的心惊胆战。

    胖校长只感觉到一股凉意,从脚底往上冒。

    “这……这个……”她要说什么,她该说什么?

    孙芳却是完全呆住,不敢置信的看着乔月,原来……原来她是封家的媳妇,未来的主母?

    老天爷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简直太荒谬了,这怎么可能呢?

    乔月低着头,玩着自个儿手指,不言语,也不发表看法,这种小场面,封建国手到擒来,小事小桩。

    她都沉默了,崔义跟黄萧然更不会吭声,姜还是老的辣,瞧瞧人家的一句话,顶得上他们十句还带拐弯呢!

    封建国身边的秘书,帮他拿了把椅子,“都坐着说话,站着干嘛?想必这位就是乔月的班主任吧?我们家孩子调皮,要是说错了什么,还请老师不要误解,但是我们家孩子,一向不会主动招惹别人,如果出了事,也一定是别人挑起来的,您说是吧?”

    绵里藏针,说的就是封大伯这样的人。

    胖校长应该庆幸,回家拜拜菩萨。

    这幸亏是封大伯碰见了,意外客串了一回家长。

    换成封少,又或者是未来的干爹大人,绝对够她们喝十壶。

    不过这往后,给乔月开家长会这种事,也得抢着来了。

    封少跟韩局长抢的最多,韩帅好不容易得了一个现成的女儿,好不容易体会到当家长的乐趣,当然得过瘾了才行。

    孙芳本来还要激动一下,被封建国这么盯着问,她能听到自己的心跳砰砰砰的加快。

    可是封建国后面的话,却让她瞬间掉进了冰窖。

    他这意思是,自家孩子即使犯了错,也是别人的错,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们家孩子,就是听话的好孩子,包括她这个老师,都是在没事找事?

    “封局长,其实今天的事,我的确是有责任,”孙芳有些别扭的解释,虽然明知道可能没啥效果,但她仍要解释,“今天我教的内容,确实深奥了一些,乡镇的教育水平跟城里还是差距的,我应该想到这一点!”

    乔月眼皮掀开了一些,又在那东拉西扯了,“我饿了,大伯,咱们去吃饭吧,在这里待着像白痴,还是填饱肚子比较重要!”

    封建国微微一笑,“也好,正好我也有点事跟你说,校长,你们学校的问题,回头我让人专门过来开会讨论,有些人事上的变动在,还是要局里监管,这跟是否私立,并没有什么关系,还有这位……老师,我姑且称呼你一声老师吧!”

    “你的师德让我很惊讶,现在你可以回去收拾东西,教书育人的工作不太适合你,以后做点别的事情,最后再说一句,不是教育水平有差距,是人的心,没有放在公平的点上!”

    乔月太佩服封大伯这一番说辞了,“孙老师的确没什么师德,连几岁的孩子说错了话,做错了事,还知道要道歉,然而孙老师似乎从来意识不到自己错了,这才是最可悲的!”

    黄萧然走过来,讥诮的看着她,道:“孙老师何止是没有师德,在没有搞清楚情况的前提下,连卖身包养这种话都敢往外说,就算是普通人也不敢随便说这样的话吧?”

    封建国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却叫人越看越害怕,“孙老师真有想像力,让在下很佩服,为什么刚才不澄清呢?哦,我明白了,是因为不敢说吧?既然你自己都觉得解释不清楚,就这样随随便便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扣在一个小姑娘头上,看来这种事,孙老师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关于诽谤的法律,孙老师了解吗?如果不了解,让我的秘书给你科普一下,看看能做几年牢!”

    身旁的秘书,脸板的像僵尸,站的笔直,一副要公事公办的样子。

    孙芳吓的面无人色,“我……我不是那个意思,真的不是,是你们误会了,校长,你要相信我,这怎么可能呢!”

    乔月三人已经走了,懒得跟她一般见识。

    封建国走在最后,“孙老师好自为之吧!”

    封大伯这句话,绝对另有一层意思。

    等到校长办公室只剩下校长跟孙老师,两人全都瘫软在地,半天起不来。

    胖校长明白封建国的意思,她这个校长,算是干到头了,不过跟孙芳比起来,她算是很好了。

    孙芳捂着脑袋,拼命的捶着,忽又想起什么,“校长,他最后说好自为之是什么意思,是要再给我一次机会的意思吗?仅仅是因为几句话,他们就可以对一个人赶尽杀绝?这也太霸道了,如果他们真的敢对我下手,我就到上面告他们,市里不行,我就到京都,我就不信他们不怕!”

    胖校长像看白痴似的看着她,“现在马上回去,收拾你的东西滚蛋,别让我再看见你,还有,今天的事,如果你还有一点点脑子,就不要对外面说,等到封家没那么关注你了,也许你还有一点生机,否则你就等着他们的报复吧!”

    “他们要想找你的错处,简直太容易了,如果你不想坐牢,最好配合一点,不要自寻死路!”

    胖校长颓废的靠在椅子上,疲惫的撑着头。

    孙芳从校长室出来,有些魂不守舍,差点走错办公室。

    “孙老师,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跟丢了魂一样,还不赶紧去餐厅吃饭,我告诉你,今天的红烧肉做的特别好吃,你再去晚了,可就没有了。”秦蓝用手帕抹着嘴上的油,感觉自己还没吃够,要不是怕人笑话,她还能再吃半碗肉。

    孙芳想要敷衍的笑,都笑不出来了。

    没理她,低头走到自己的座位。

    桌上摆着她今早刚买回来的一盆小花,她平时不舍得花钱买这种小资的东西,因为刚到新单位,不想让人看出她的拮据。

    还有儿子的照片,学生们的练习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