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5章 好奇怪(37)
    37小说 .37xs.

    乔月愣了下,但很快便明白了小家伙的心思,她没有否认,只是对老师笑了笑,“我是他很亲密的人,麻烦老师多照看他,这孩子心思比较敏感,我放学的时候再来接他,封麟,在学校里不要调皮哦!”

    封麟已经拖着老师走远一段路程了,听到乔月叮嘱的话,小家伙眼眶红了,他……他只是很想要一个妈妈,他叫出这两个字。

    听见别的小朋友,叫妈妈,他真的很羡慕。

    女老师脸上的笑容有些淡,“您放心,封麟这孩子很听话,一直都很乖。”

    女老师认识封麟的爸爸,而眼前这位,被封麟叫母亲的女孩,年纪看上去很小很小,根本不太可能有这么大的儿子。

    况且,开车送他们来的男人,也不是普通司机吧!

    老师拉着封麟,送他到班级门口时,拉着他,在他面前蹲下,看着封麟稚嫩的小脸,试着问道:“封麟,你跟老师说实话,刚才那位是姐姐,不是妈妈,对吗?”

    “她是妈妈,她就是我妈妈!”封麟突然大叫着,推开老师,跑进教室。

    女老师被推的坐在地上,神色有些怔忡。

    “小王老师,你怎么坐地上了?没事吧?”

    有好心的同事过来,要扶她,被美女老师谢绝了。

    “封麟这孩子,性格有些古怪,我得打电话,跟他父亲沟通一下!”小王老师站起来,拍了拍裙子上的灰。

    “你说封麟啊!不会吧,我觉得这孩子很懂事,很听话,小王,你得时刻记着,封麟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你说话做事,一定要注意分寸,我们只管教育孩子,别的事,不要过多的去干涉!”年长的老师,一眼看出小王老师的想法。

    否则她这两天,总是守着学校的门,不管是不是她值班,都要亲自接送封麟到门口,等他爸爸。

    小王老师涩然的笑了下,“看您说的,我还不是学生的心理健康,别的事,我怎么会管!”

    封麟的资料栏上,没有写母亲的信息,那天报名的时候,她问过封夭,可是也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

    小王老师回到办公室,找到封夭的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是黄彬接的,一听说是封麟学校的老师,黄彬很重视,“我们领导去视察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您有什么重要的事吗?如果不是急事,能不能等到中午再打电话过来?”

    小王捏着话筒,有些犹豫,“其实也不算什么紧急的事,就是今天在门口封麟的时候,看见送他来的人,好像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可是封麟竟然叫她妈妈,我做为封麟的老师,有必要问清楚,封麟年纪小,别被人骗了。”

    “哦,原来是这个事,老师,你的担心很有道理,但是多余了,我们领导对那小姑娘很放心,而且大家都不是外人,领导很放心把孩子交给她,老师以后还是不要因为这种事,打电话给我们领导,我们领导很忙,当然了,如果安全和健康方面的问题,随时找我们都可以,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就不跟老师聊了!”

    黄彬挂掉电话,冷声嗤笑。

    以为他听不明白吗?

    这位老师,分明就是在拐弯抹角打听乔月是谁。

    不过封麟这小子,竟然喊乔月妈妈,胆子不小啊!

    封麟的胆子岂止是不小,简直是胆大包天。

    车里的封少,可是听见了,那脸黑的,比锅底还要重。

    “便宜又被占了,我可以揍他吗?”封瑾半开玩笑的说。

    其实他又何尝不理解封麟的想法,毕竟只是两岁多的孩子,他想要妈妈,想跟别的小朋友一样,有妈妈抱,有妈妈疼爱,这一点,并不会让他觉得生气,只会让人觉得心疼,孩子又有什么错呢?

    错在大人。

    没有给他一个完整的家,一个完整的童年。

    乔月回味着那声妈妈,心里还挺甜的,但是听到他说要揍人的话,立马板起脸,“你敢揍他,我就不理你了,小孩子多可怜,马上要到星期六了,我带他回老家过两天,星期一的时候,我们再回来。”

    封少无奈的叹息,“人家也是有奶奶,有亲人的,你不觉得星期天,他应该回自己家吗?”

    好不容易有了机会,过二人世界,他强烈反对再加一个小不点。

    “是吗?那我回头问问他,询问他的意见!”

    封瑾抚额,问过了,他还有机会吗?

    很显然是没有的好不好!

    那小子巴不得成天粘着乔月呢!

    车子开到高中部门口,已经没什么人了。

    乔月一看手表,沮丧万分,“我好像已经迟到了!”

    “没关系,要不就别去了?”封瑾其实挺舍不得,昨晚没有抱够,他待会还要去一趟市局,再回一趟军营,中午不一定能赶得回来。

    乔月惊讶的瞪着眼睛,“有你这么做家长的吗?竟然公然让我逃课,今天可是开学的第一天呢!我走了,中午就在学校吃饭,你不用来接我!”

    背上书包,下了车,头也不回的跑进校门。

    站在门口监督的老师,黑着脸指了指手表,“这位同学,你迟到十分钟了,从明天开始,校门准时锁上,迟到了就不用来上课!”

    “可以,您随便锁,大不了我翻墙!”锁门而已,能难倒她吗?

    “你还敢翻墙?”老师惊讶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这是什么学生,迟到了不道歉,还要威胁翻墙吗?

    “老大,快点,从这边走!”崔义从斜对面跑过来,朝她招手。

    “你怎么在这儿?”

    崔义嘿嘿一笑,“不仅是我,黄萧然也在这儿等你呢!他帮我调过来的,说是老大不能没有跟班!”

    黄萧然背着书包,步伐轻松,跟乔月一样,对迟到屁的感觉都没有,“老大,反正我什么都不管,就要跟你一个班,你是高一,我也上高一,还得在一个班里,崔义也是,上学本来就够无聊了,要是再不能选一个自己喜欢班级,跟坐牢有什么分别?”

    “就你们俩了吧?不会再有其他人了吧?”乔月有点怕了,要是搞一堆在小弟,那她还上什么课?

    “应该吧!”这一点黄萧然可不确定。

    或许还有人,走在转校的路上呢!

    三人找到所属于的班级,里面已经是一片安静,只有老师点名的声音。

    “报告!”黄萧然打头阵,走在前面。

    “报告老师,我们迟到了!”崔义紧跟其后,两人把后面的乔月挡住。

    正在上课的,是语文老师,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大妈。

    “上课第一天就迟到,你们这是不想上了吗?你们家长费尽千辛万苦的,才能让你们上这么好的学校,可你们却不懂得珍惜,今天给你们一个警告,明天如果再迟到,就把你们家长叫来!”

    这所高中,不仅是贵族学校那么简单,管理也一样很严格。

    班主任的嗓门,永远是这么的大,震的人耳朵嗡嗡作响。

    崔义脸色古怪的掏了掏耳朵,有点不耐烦了,“老师,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黄萧然也笑的阴阳怪气,“老师,我们花钱来这里读书,的确不容易,可是再不容易,那也是我们家的事,就不劳您操心了,老师在我们身上耽误一分钟,全班五十个同学,就是五十分钟,这课还要不要上了?”

    黄萧然心里的不爽,那是有原因的。

    他们进来时,也道过歉了,态度还那么诚恳,难道还不够吗?

    花了那么多钱,来上这所学校,可不是专门来听老师废话的!

    乔月站在后面,不动也不说话,但是她也挺烦这样的。

    该怎么罚就怎么罚,说那些个废话干什么?

    孙芳脸色憋的很难看,她进这所学校不容易,这是一所私立高中,跟普通高中不同,这里的学生几乎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教这些孩子,不仅能让孙芳的虚荣心,得到最大的满足。

    更重要的是,只要她这个班主任当好了,多少人排着队给她送礼。

    普通高中,不都是这样吗?

    孙芳去年带的是副课,学校家长都不重视,今年好不容易混到主课,还是班主任,她发誓一定要做好。

    但是这才开学第一天,她就被两个学生公然顶撞,以后这教学还怎么开展?

    “既然你们也觉得耽误同学上课不妥,请你们到外面站着,这节课不用上了!”孙芳语气平缓,不似刚刚的暴怒,这里的学生背景都不寻常,她需要回去看看资料再说。

    “不上就不上,老大,我们走!”黄萧然把书包往背上一甩,扭头就要走。

    乔月当然更无所谓,她本来也不是十五岁的小姑娘。

    就在他们转身要离开时,坐在最中间的一个小姑娘,一脸正义的站了起来,“孙老师,看在他们是第一次犯错的份上,就让他们回来继续上课吧!您不是还要点名吗?同学没到齐,也不好点名呀!再说了,第一节课本来也班会课,让他们了解一下在班里需要注意的事项,对您以后管理,也有好处,您说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