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 上学(35)
    37小说 .37xs.

    卫民脸色大变,屁股上像长了针一样。

    但是韩应钦话锋一转,“就算是儿子给她买的,我们知道,可是别人不知道,对吧?”

    “对对,韩帅说的很对,我回家就跟她好好谈谈,他们母子感情一向很好。”卫民已被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与他的紧张惧怕不同,韩应钦还是保持着淡淡的微笑,“都说了不用紧张,我只是随便关心的说两句,至于其他人……”

    韩帅的眼睛淡淡的扫过去,从左慢慢到右。

    凡是被他扫过的人,无不低下头,做缩头乌龟状。

    他们怎么会忘了,韩应钦,那是什么人。

    握着他们所有人的小辫子呢!

    随时都能扯一下,把他们捏死死的,临了,你还得对他表示万分感谢,顺便表达一下崇敬之情。

    扫完了一圈,只有视线落在周进身上时,他回以一笑,轻松自然。

    韩应钦没有再关注他。

    上面那位总喜欢秉持着,水至清则无鱼的理念。

    与其将他们统统一刀切,连根拔除,倒不如捏着他们的小九九,让他们乖乖听话。

    这是驭人之术。

    再说了,人的本性,摆在那,至使他们爬的越高,心里的贪念就会越重,能有几个完完全全,彻头彻尾的清官?

    不过,捏小九九的前提是,他们没有犯原则以及大方向上的错误,这才是根本。

    “既然你们不说了,那么我就来说两句,有件事,我必澄清一下,封团长昨晚连夜走了,估计这会早就回到家,安心的吃着早餐了,让你们白忙活,白操心一场,真是不好意思。”韩应钦说的很诚恳,不知内情的人,一定会觉得他是个好人,大大的好人。

    只是好人说的话,却如晴天霹雳似的,在人群中炸开,把众人轰的头顶冒烟。

    要是真的不好意思,那你为麻早不说,非得等他们争过了,吵过了,还闹的不可开交时,再跑出来说一句,抱歉,我刚才忘了说。

    简直是侮辱别人的智商好不好?

    周进用拳头挡住嘴,挡住自己的笑。

    一帮傻缺,还敢跟韩应钦对着干,分明是找死。

    不过周进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韩应钦好像很在意封瑾,或者说,他跟封瑾有什么交易吗?

    卫民脸色难看的要命,可是又不能说什么,“封少能躲过一劫,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只可惜那些无辜的老百姓,就没那么幸运了。”

    韩应钦斜睨着他,“卫司长这句话的意思,莫不是在说爆炸案是因为封瑾而起?照你的意思,是有人想置封团长于死地,哎呀,如果真是这样,此次的爆炸事件可就严重多了,得上报,我得派人专门调查!”

    此话一出,卫民差点坐不住,他想跳脚,到底是哪里得罪这位大神,怎么就非得抓着他说的话不放呢?

    “韩局,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单纯的觉得老百姓可怜,仅此而已,你不要误会!”卫民现在犹如惊弓之鸟,生怕自己又说错了什么,被他逮到把柄。

    他都怂了,其他人更不敢往枪口上撞。

    毕竟被韩应钦盯上,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就在众人都在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时候,周进,以及周家的亲信,互相递了个眼色。

    那名亲信,笑着说道:“卫司长也是为民着想,现在宾馆附近的医院,已经人满为患,卫司长已经调集了其他几家医院,分流病人,救援工作从凌晨就已经展开,可是因为缺乏大型装备,进度缓慢,咱们现在讨论的议题,是不是应该在这上面。”

    “说的不错,我临时过来主持这一次的会议,各位不用过多的在意,所有需要讨论的意向,可以继续开展了,至于封瑾的安全问题,还是从这里剔除吧,不需要在这里讨论!”

    卫民赶紧翻开文件,瞄了一眼,又是难以启齿。

    原来这些议题都是为了封瑾列出来的,封夭的事,虽然已经调查清楚,但是职务上,他们仍然主张明调暗升,等时机成熟了,再把他调回来。

    民情民意,辜负不得。

    还有最近发生在衡江的大型事件,他们也主张派人下去调查,枪支管理的不严格,以及边境的动乱,都是摆在台面上的问题,如果封瑾再拿不出解决的办法,就要让有能力的人,出面解决,比如坐在对面的周进,他的能力,不在封瑾之下。

    会后,周进追上了,正要上车的韩应钦。

    “韩局,我有话想你单独说一下。”

    “上车吧,我正要到爆炸现场去看看,”追踪爆炸源头,不容耽搁,炸药这种东西,在帝都禁了又禁,毕竟是大规模杀伤性的武器。

    一旦被有心人利用,都会带来难以估计的伤亡。

    车上,以周进的内心来讲,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局促不安。

    之前在办公室,人多,空间大,还不觉得。

    现在跟他单独相处,才发现韩帅的气场,是真的有形,能压的你喘不上气。

    “不是有话跟我说吗?怎么不说了?”韩应钦翻看着一份文件,似随意的用笔勾画着。

    “想问问,您设定的测试,有多少人?都有哪些人,我并非想探听测试的内容,对于我来说,还不需走后门,只要全力以赴即可!”周进的语气听着很自然,却叫人感觉不太舒服。

    “既然不需要走后门,还来询问干什么?到时候自然就能知道,能全力以赴,我很高兴,希望你到时候,也能保持现在的心态。”韩应钦收起文件,前面的小四又拿他另一份。

    周进垂下眼睫,复又抬起,已是满眼的傲然,“我一定能拿到测试的第一名,请韩局长拭目以待!”

    “很好,我很期待,”韩应钦完全是顺着他的话说,甚至是有点敷衍。

    周进笑的十分骄傲,“在前面停下车,我还有事,就不赔韩局长了。”

    “小四,前面停一下。”韩帅连头都没抬。

    “是!”

    低调并不奢华的黑色汽车,停在路边,周进向韩应钦道别,便下了车。

    一直就有一辆进口汽车,跟在他们后面,那是周进的座驾。

    等到车门关上,车子重新开动起来。

    小四忍不住吐槽,“周家的人怎么都这个德行,简直让人讨厌至极!”

    韩应钦立刻甩开文件,闭上眼睛,捏了捏鼻梁,“跟周家的教育有关,他们周家人生来就比别人高一等,再加上周家的基因确实不错,最近几十年,从周家出来的孩子,都在学业上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周家扔子嗣有百分之八十以上,都在国外取得了学历,你以为考学很容易吗?”

    小四不好意思的嘿嘿直笑,“学习我可不行,看到那些课本作业,我头皮都麻了,但是话又说回来,学习好,不代表一定能成功对吧?”

    小四是知道乔月的,当然也知道乔月不是学霸,上学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乔月的中考成绩,封瑾从来不提,也不跟乔月说。

    但是韩应钦知道啊!

    资料是小四送去的,他瞄了一眼,忍着没笑出来。

    “是,也不是,这种高深的问题,跟你说不明白,但是周进这个人,我是的确不喜欢。”

    小四了然一笑,“我懂,前面已经是爆炸区域,他却没有要一同前去查看的意思,他的眼睛,他的心里,或许从来没有普通老百姓,只有他的权谋!”

    “你明白就好,这样的人,我是不会用的,不管他能不能得到第一名。”

    小四有点担心,“可是周进挺厉害的,你看中的小姑娘,能是他的对手吗?”

    “静观其变!”喊应钦此时,不再做任何的猜测,已没有那个必要了,有时,天时,地利,人和,是缺一不可的。

    韩应钦在受灾地方,整整待了一天,指挥调度救援,打电话协调各个部门,以及伤者的住院费用。

    别看好像只是小事,要是没有处理好,容易引起民愤和不满。

    ……

    乔月的早上,是被热醒的。

    因为某人的体温太高,又把她抱的太紧,就好像抱着个火炉子似的,能不热吗?

    乔月在他怀里动了动,引来一声不满的低声轻哼。

    乔月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抬头,瞄了一下。

    还好,他没醒。

    也不怪他醒不了,才睡下没几个小时。

    乔月从下面钻了出去,又把枕头塞到他怀里,让他抱着。

    封瑾翻了个身,把枕头紧紧的抱着,甚至还低头亲了一口。

    乔月吓点笑喷,还真把枕头当成她了?

    轻手轻脚的进了欲室洗漱,打算下楼做早餐的。

    时间还早,才七点。

    嗯……七点,上学是几点来着。

    乔月不得不打电话,询问崔义,她真不记得了嘛!

    崔义接到她的电话,又听到她问的问题,嘴角抽的厉害,“老大,昨天我没有给你书包,抱歉哈,其实我都记在一个本子上,放在你书包里面了,等下给你,现在是七点,你还有一个小时,尽量不要迟到!”

    挂了电话,乔月烦躁的抓头发。

    上学好烦,比上班还烦,真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