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 干爹?(33)
    男人更喜欢在思考的时候,点上一根烟,吞云吐雾的时候,也可以带走自己的烦恼。

    “封夭的事已经处理好了,先撇清他的嫌疑,就够了,至于更深层的挖掘,现在还不是时候,但是边境的管理问题,是目前的重中之重,你回去之后,一定要抓紧时间整顿,务必在年前将边境进出口,控制在没有违禁品能通过为准!”

    韩应钦感觉酒劲越来越上头,看着没什么度数的酒,后劲竟然挺足的。

    人的酒劲一上来,脑子就会有点不受控制。

    封瑾跟韩应钦都不是寻常人,酒后失言这种事,不会在他们身上发生。

    封瑾用手指弹了下烟灰,“我已经在部署了,上一次的袭击,损失还是挺大的,边境问题,一直是周家抓着,要搞,怎么着也得把主管边境问题的人搞掉,你没意见吧?”

    这两人坐在最普通,最不起眼的地方,谈论的却是国家大事,决定了多少人的生死存亡。

    “没啊!周家的人遍布太广,目前来说,各个击破,是最好的办法,幸好你看的清楚,”韩帅此刻的表情有些跳跃。

    比如……

    “干脆让乔月认我做干爹吧?反正我这辈子也不想结婚了,有了干女儿,还有干女婿,也算另一种圆满吧?”

    封瑾有些跟不上他的画风,“不必,她有爹,不需要再多出来一个干爹,你想要女儿,现在找女人生孩子,也来得及!”

    韩应钦想了想,还是果断摇头,“还是不行,现在生,再养大,太麻烦了,还是捡现成的比较划算,乔月认我做干爹,没什么坏处,等我百年之后,家产都是她的,还有她的孩子,乔丫头要是生个儿子,肯定也是个捣蛋鬼!”

    韩帅幻想乔月抱着小娃娃的样子,封瑾的眼前,似乎也出现了那样一个画面。

    本来是挺美好的事,但是被韩应钦说出来,怎么感觉好像哪里不对。

    “她不缺钱,也不缺家产,不过你要非给不可,倒也不是不行,认干闺女这事,你得跟我爸商量,他同意了,才能认。”

    “你爸?”韩帅一时没反应过来,“不是还没结婚吗?连爸都叫上了,你也没剩多少节操了。”

    “是节操重要,还是老婆重要?要不您怎么一直单身呢?成天端着架子,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么些年,真就没遇上一两个能让您心动的女人?”封瑾实在是很好奇,不过要是他没有遇见现在的乔月,估计也一样。

    “遇不到对的那个人,又不愿意将就,从开始到现在,再到以后,如果都没有,一辈子也就这样了。”韩帅这话说的,不无心酸。

    他跟封瑾,其实骨子里都很像。

    这世上可能就只有一个乔月能让封瑾动心,竟然让他遇上了,是缘份也是命运。

    可能让韩应钦动心的那个人,已经迟了很多年,以后能不能遇上,还是未知数。

    下一秒,都是盲点。

    你想看也看不见,想预料也预料不到。

    韩帅扔下烟头,用脚踩灭,重重的拍了下封瑾的肩,“遇上了,就好好珍惜,否则一旦失去,会成为几世的遗憾!”

    封瑾重重的扔下烟头,也一样用脚踩灭,站了起来,“我得回去,明天的事,你替我解决,都交给你了,当人义父,可不是是光动动嘴皮子就行!”

    韩帅本来要说什么来着,结果被他结结实实的堵了回去,只剩无可奈何的笑,“那好吧!不过义父的事,你得上心,过两天我亲自去一趟乔家,也算跟他父亲打声招呼!”

    封少心里又酸上了,这话怎么又听着很别扭呢?

    走了两步,封瑾又停下,“给我留个带院子的住房,以后用得着,住楼不方便!”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韩帅僵硬的坐了一会,忽然感觉到莫名的好笑,他这是肯定了乔月能通过测试吗?

    不过……到乔家认女儿,应该带些什么呢?

    封瑾走到马路边,找了个公用的电话亭,打了几个电话。

    十几分钟之后,一辆黑色的车子,接上封少,直接开到了军用机场。

    一辆军用战斗直升机,从京都机场起飞,两个半小时之后,飞机直接降落在离别墅最近的地方。

    后半夜,空气凉爽。

    乔月睡的香甜,浑然不知,某个明明说好了第二天下午才归的人,当晚乘坐直升机就飞了回来。

    封瑾从直升机上下来,站到衡江的地面,呼吸着熟悉的空气,才恍然发觉,原来他对这个城市,在不知不觉中,已有了很深的情感。

    步伐轻快的朝家的方向走去,在门卫完全不自情的情况下,轻而易举的进了小区。

    现在的门卫,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回头该好好整顿一番了。

    就在他打算翻墙进家时,余光忽然瞄到两个黑影,似是在朝这边移动。

    封瑾看了下手表,凌晨三点二十分。

    “你们在这儿做什么?”封瑾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们身后,动作轻的像鬼魅似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啊!”

    那两人反倒被他吓了一跳。

    封瑾再次逼近他们,“我耐心不多,老老实实的交待,我可能还会给你们一线生机!”

    那两人被逼到了墙角,眼见着面前的男人,身上杀意极重,浑身散出的气息,似乎能把人冻成冰棍,两个本来就很胆小的贼,下意识的把身后的东西,又往里藏了藏。

    “我……我们没干什么,就是来这里随便转转,看看能不能捡到好东西,毕竟这里是富人区嘛!”

    “对啊!我们俩夜里睡不着,无意中转到这儿来的,大哥您是要回家吧?您走您的,我们一会自己就走了,绝对不敢耽误您睡觉!”

    “你们身后藏了什么?”封瑾心情沉重,这两人的目标,分明就是他家。

    见他俩还是不动,封瑾直接动手,抢走了他俩藏在身后的东西。

    一只塑料桶,封瑾打开一点,只闻了一点点,便确定了这是什么东西。

    同时,心中的冷意更甚。

    “你们要拿汽油放火是吗?”几乎是咬着牙说的,万分庆幸,他一时的心血来潮,连夜赶了回来,真的是有感应吗?

    “我们不是……”

    两人的解释,封瑾已经不想听了。

    将他俩拖到门卫室,又一脚踢醒了睡的正香的两个门卫。

    “谁啊?”好梦被打断,门卫很不爽。

    可当他们看清眼前站着的人长相时,再大的瞌睡虫也跑没影了。

    “封……封少!”

    两个门卫结结巴巴的站起来,慌忙整理着装。

    封瑾脸色很冷,“你们的账,明天我再跟你们算,现在给我找绳子,把这两个人捆绑起来。”

    封瑾走过去打电话,一个是打给董嘉年,另一个打给了郑宏。

    十分钟,这两人几乎是飚车,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跑到门卫室,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端坐在那,一脸冰霜的封瑾,两人心里都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老大,您不是还要到傍晚才回来吗?”郑宏宇太了解封瑾的一言一行,虽说平时老大脸上也没什么笑容,可是像这样的寒霜遍布,还是不多的。

    董嘉年先看到了被押在那的两个人,再一瞧封瑾的脸色,心里就有底了。

    封瑾冷冷的瞄了两人一眼,站起来简短的讲了一句话,“这两个人鬼鬼祟祟的出现在我家附近,手里拎着一个汽油桶!”

    说完了,封少便准备离开。

    “老大,没别的了?”郑宏宇感觉脑门有点热。

    封瑾回头凉凉的看向他,“你还需要什么线索,要不要我帮你们一查到底?”

    “不需线索了,您回家吧!”董嘉年只想赶快送走这么冷面阎王,至于这两个小贼,封瑾的一句话,已经提供了足够多的信息,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审问。

    不过封瑾临走之前,最后又说又了一句,“明天从退伍军人,招两个人过来这里当保安,工资翻一倍,多余的钱,我来出。”

    实在是忍受不了,社会上的闲杂人等,来当这个保安工作。

    目前来说,只有从军营走出来的军人,才是最好的人选。

    当然,工资肯定要提高,他不愿意让自己带过的兵,退伍后的日子过的窝窝囊囊。

    “是!”郑宏宇立正敬礼,对于老大的这个决定,他是举双手赞同的。

    确实,相比从社会上招来的年轻人,无疑他们军中的战士,才是最优秀的人选。

    很多退伍的人,并不能找到很好的工作,社会风气已渐渐将他们抛之脑后,不再以他们为榜样,以他们为骄傲。

    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明星,各种各样的明星,一点点的噱头,都能让他们发狂。

    可是在面对军人时,又有几个年轻人,能抱以最真诚的敬仰。

    想想都觉得心痛!

    封瑾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董嘉年松了口气,不过又同时想到另一个问题,“他……是怎么回来的?京都距离衡江那得多远啊!除非坐直升飞机,中途还得停下来加油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