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8章 他得看着 (30)
    37小说 .37xs.

    还有他的房子,就算不能过户,也可要先卖掉,换了钱他就能走了。

    彭亮太兴奋,所以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刘敏神情耐人寻味。

    乔月回到别墅,很意外的,她忽然觉得这里冷清了,一个人待着,哪哪都是寂静。

    洗过澡躺在床上,没有十分钟,电话就打来了。

    乔月趴在床上,伸出手停了下,才接起电话。

    知道这个点会打电话的人,只有他了。

    “喂!”

    电话那头的男人,呼吸似是有些低,别多想,封少是怒的。

    “这一天,你过的很滋润哪!”封少的声音,绝对是咬着牙说的。

    “也还好咬掉,少了你,回到家感觉好冷清,要是你在就好了,还有啊,今儿一天过的太累了,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真的,事情太多,麻烦太多,要是你在,我肯定不用那么累,唉习惯了有人依靠,突然独立,反倒不习惯了!”

    乔月的声音软软的,带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就算封少心里有座火山,也得熄灭了。

    “知道就好,不该你管的闲事,就不要瞎管,随他们闹去,封夭的事情,还有那什么季谷雨,你管他们那么多闲事干什么?”这一次,封少的声音里多了无奈。

    乔月干脆把电话移到床上,趴在床上打电话,“哪里是闲事,都不闲哪!季谷雨的事,我还不是操心大哥,他怪可怜的。”

    封瑾站在办公楼的落地窗前,无奈的按着额头,“他就是打一辈子光棍,那也是他倒霉,不用管他,你还能偶尔嘲笑他,以后不准管了,明天晚上我就回去,明天上午你乖乖去上课,别再乱跑了,封夭的事已经解决了,什么都不用你操心,听清楚了吗?”

    本来因为情况紧急,他将衡江交到她手里。

    交是交了,她做的也很好。

    可是出的事儿太多,要面对的人也太多,他不想乔月那么辛苦,整天奔波,都是为了别人的事,这绝对不是他的初衷。

    那么问题来了,封少的初衷到底是什么呢?

    说的通俗点,其实封少就是想让她过过瘾,同时也知道政治上的事,不好处理,政治上的人,难对付,让她见难就收,以后乖乖听话。

    多么美好的初衷,怎么到了她身上,就成了不着边的管闲事了呢?

    乔月爬起来,盘起腿,满脸的控诉,“你说我多管闲事?你也太没良心了,我还不是为了你,为了你的家人,要不然我才不管呢!”

    乔姑娘说这话,一点都不觉得心虚。

    真假其实并不重要,只要封少听着舒坦,戳在他心上最柔软的点,就足够了。

    “好吧!当我没说!”封少妥协了。

    乔月露出一个奸诈的笑容,“其实你说的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道理……”

    在别人服软之后,乔姑娘便开始自我反省。

    两人聊了有半个小时,乔月不知道的是。

    封瑾前一刻还在开会,吃饭晚点了,马上要跟领导们到外面用餐。

    “咚咚!”乔月听见那边有人敲门,接着就是一道悦耳动听的声音。

    “封团长,领导们已经在下面等了!”

    “知道了,马上就来!”封瑾并没有捂着话筒。

    女子点点头,退了出去。

    封瑾柔声道:“晚上还有应酬,上面这些人难缠的很,现在都得捧着。”

    官场就是如此,除非你能坐到最高的那个位置,否则总有人能压到你头上,让你不得不曲意奉承。

    “那你晚上可千万不要喝醉,万一他们给你塞个漂亮小姑娘,你喝醉了岂不是会中计?”乔月心里多少还是有那么点不爽的。

    封瑾在轻声的笑,“你以为我是第一天出来混?放心了,你担心的事,都不可能发生,早点睡!”

    “哼!要是有人敢拿美人计算计你,我一定让他后悔被生出来!”乔姑娘磨着牙,语气要多狠,就有多狠。

    “嗯,我一定转告他们。”

    “知道就好,挂了!”乔月放下电话,想了想,还是找出韩局长的电话,知道这位是个工作狂,现在这个时间,韩帅肯定还没睡觉。

    电话接通,韩帅的声音,依然是那么动听,让人心都酥了半截,这么说,好像不太贴切,但乔月真就是这样的感觉。

    “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事?”韩帅坐在办公桌前,捏了下鼻梁,闭了一会眼睛,试图缓解眼睛的疲惫。

    “呃,我可不可以打听一下,封瑾在京都的情况?”乔月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在韩帅面前,她也是小姑娘的心态多一些。

    电话那头的韩帅,似乎笑了,“怎么,不放心他?”

    “当然不是!”乔月赶忙否认,“就是关心一下嘛!你也知道,京都那个地方贵州云集,最近他风头太盛,肯定有很多人看不惯,又加上周家的事……给他下绊子,让给为难的人,肯定不少吧?”

    “不错,懂得为他人考虑了,也懂事了!”

    “韩大叔,您这样说,就不对了,我一直都很懂事,只不过做事方法有时比较冲动,大概是以前……习惯了吧!”

    以前做雇佣兵时,又是在国外,行为处事更随意,只要完成任务,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以前?以前是更久的以前吧?但是不管怎么说,我欣赏的就是你这样的性格,如果什么事都需要斟酌再三的考虑要不要,基本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处事圆滑的人,我见过很多,一心只为自己,自私怯懦的人也多,那些人都不是我想要的,再告诉你一句,那位也很欣赏你,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一直在关注你,也许,他比我更欣赏你的个性。”

    什么是世俗?

    人天生都是世俗吗?

    当然不是,人一生下来,眼睛只有纯粹,像白纸一样的纯粹。

    因为在人的社会里待久了,渐渐变的世俗,落入俗套,不再纯粹,也不再抱有一颗单纯的赤子之心。

    乔姑娘激动的一下从床上跳起来,“不会吗?那位……那位怎么会知道我的呢?我就是小人物,还是一个满心缺点的小人物,让那位关注,多不好。”

    “你很好,我希望你不要轻易改变自己,”韩应钦要的就是她不按套路出牌,否则人人都能当这个国安局局长了呢!

    乔月羞涩的扭捏,“不管是一般情况下,还是二般情况下,我都不大可能会改变自己的,好不容易活一次,如果再不能随心的活着,那还有什么意思?”

    “你说的对,我们,包括大多数人,都活的太累!”跟她这么一聊,韩应钦恍然发现,这些年的自己,似乎多多少少也融入了不少的人情世俗,不再是刚刚进入国安局的韩应钦。

    乔月嘿嘿的傻笑,不过很快又反应过来,“不对啊!我刚刚问的问题,您还没回答我呢,有人下绊子,我可以忍,但要是有人给他下药,试图用诬陷或者美女,借以控制他,那我绝对绝对不能忍,一丁点都不能,您既然知道我的性格,肯定也知道,要是真的发生这种事,后果会是怎样!”

    差点就被他忽悠过去了,老狐狸就是这么狡猾,大大的狡猾。

    韩应钦笑容好无奈,“知道,那我替您过去瞧瞧,今晚他们一起吃饭的人里头,好像有周家的嫡系。”

    “卧槽,周家又出来蹦跶了?”乔月急的在屋里走来走去,只可惜她现在长不出一双翅膀,也坐不上火箭。

    “小姑娘家家的,不要说脏话,好了,你早点睡,我去吃饭了,饿死了!”韩帅的电话挂断,脸上的笑容还未散尽,慢慢抬起头,对面站着的小哥,被他脸上的笑容吓到。

    此等情景,该是怎样的惊悚啊!

    “小四,你看什么?”韩帅收了笑容,语气凉凉的问,眼神可就变的不怎么友善了。

    “呃……时间差不多了,您不是要参加卫司长的晚宴吗?”小四在心里狠狠鄙视了一下下,明明就是打算去参加,早就定好的事,却拿来哄骗人家小姑娘,太没品了,狐狸这种生物,真的是越老越狡猾吗?

    韩应钦起身,拿了外套,仍是黑色风衣,他身材够棒,穿黑色风衣,最适合他。

    “小四啊!权谋之术一旦掌握了之后,就会在不知不觉间,成为做事待人的方法,而且没有恶意,也没坏处不是?这样的结果,她满意,我满意,我落了个人情,何乐而不为!”

    小四望着局长大走远的背影,无语到了极点。

    狡猾就是狡猾,老谋深算,也没人鄙视,但你能不能不要得了便宜还嘚瑟?

    韩帅赶到饭店时,卫民殷勤又期盼的在门口等着他。

    韩应钦如果不来,这顿饭就算不上圆满。

    他十次请韩应钦吃饭,能来一次就算不错了。

    今天这顿饭,尤其重要。

    “韩局长,您大驾光临,让卫某受宠若惊啊!”卫民双手伸出去,弯着腰,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

    “卫司长客气了,您升任司长以后,我还没来得及祝贺,是韩某的不是!”跟韩应钦比客套,他还嫩了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