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7章 到底站哪边(29)
    37小说 .37xs.

    当老板不容易,当一个负责任的老板,当然更加不容易。

    “哥,我送你点小礼物吧,一直都是我收你的礼物,还从来没送到你什么,你瞧,这些手工艺品怎么样?”封含玉献宝似的,把袋子里的东西全都摆在茶几上。

    每一个都细心的摆好了。

    封邵远穿着休闲的家居服,给人很居家很舒服的感觉。

    “哥,你看一眼嘛!”

    封邵远勉为其难的瞄了一眼,“不怎么样,像小学生的作品,太粗糙,没有美感,你从哪弄的,别送给我,我不要!”

    他公寓里的摆设,都是他精挑细选,每一样都是珍品。

    还有些,都是在国外拍卖会上得来的。

    “哥,你真的不要?”封含玉很认真的又问了一句。

    “不要!天不早了,你要留下,自己到房间休息,我得回去睡觉了,明天还有一天的会呢!”

    封含玉偶尔会过来这边住,公寓里专门有她一个房间,里面都是她的生活用品。

    “唉!这么好的东西,竟然找不到能欣赏她的人,谷雨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很失望。”封含玉一边收拾桌上的东西,一边在那念叨。

    封邵远已经走开的身影,又退了回来,歪着头看她,“你刚才说谁?”

    封含玉在心里偷着乐,哥哥果然对人家小姑娘中意了,“季谷雨啊!就是今天我们一起吃饭的女孩子,我跟乔月不是去了她家吗?乔月说,帮她卖掉这些手工艺品,换了钱给她补贴家用,哥,你是不知道,她们家出了事。”

    “她家出什么事了?”封邵远飞快的坐下,哪还有半分之前疲惫的样子。

    “已经解决了,你就不要再问了,乔月解决的,她超厉害,看准了时机,一次性就把季家的问题搞定。”封含玉面上表现的天烂漫,心里却要乐开花了。

    原来哥哥在感情方面,真的很笨,也很容易被套路呢!

    封邵远眉头皱的老高,“怎么又是她,你不会找别人了是吗?忘了谁才是你哥,你到底站哪边?”

    封含玉嘿嘿一笑,“我当然是站你这边啦!可是乔月处理这种事情,真的比较合适,你是没看见,季谷雨家里真是一团遭,她哥哥借了高利贷,把房子抵押了,要是还不上,不光要收房子,还要把谷雨也带走卖掉呢,你说这算什么哥哥,我要是有这样的哥哥,我非得一头撞死不可!”

    封含玉说了一大堆,却没人回应,抬头一看,乖乖,他老哥居然穿外套了,“哥,你干嘛去?”

    “我去她家里瞧瞧。”封邵远说的无比认真。

    封含玉吓了一跳,“哥,你这个时候去,算怎么回事?你跟谷雨也不是很熟吧?大晚上的,你一个大男人,跑她家去,被人看见了像什么样子?哥,你冷静点,他们家的事,真的已经处理好了,乔月让人把她哥跟她嫂子地,都带走了,说是要丢到哪个窑厂,让他俩当苦力,还不给逃跑,肯定有的苦头吃!”

    封邵远脸色阴沉的厉害,“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先打电话给我,别再找乔月,那丫头除了会使用武力,还会干什么?”

    真是的,什么都要跟他抢,连追女孩子也得抢他一步,他晚上就给封瑾打电话,赶快把小丫头领走看好吧!

    封含玉不满的哼了声,“武力才好解决问题吧?乔月打一个电话,连放高利贷的老巢都给端了,太牛了,要是让你解决,你有那个果断高效的能力吗?”

    封邵远现在很郁闷,非常郁闷,“你以为你哥只会做生意赚钱吗?你以为做生意是什么?只是把产品做出来,再卖给别人?呵,天真!”

    被妹妹一拦,他也没了去季家的意思,不是晚上过去不好。

    而是他俩关系还真的很一般,连朋友都算不上,就这样直接去了,算什么?

    “对了,你刚才说的意思,这些东西都是她做的手工?”封邵远忽然想起关键的一句话。

    封含玉当然知道他在那想什么,“是我说的,你不是说这些东西做工太差,太粗糙,只有小学生水平吗?既然这么被你不待见,我还是拿走,再找个买家!”

    “你给我放下!”封邵远仍然坐在那,并没有跑去阻止封含玉收东西,但是眼神和语气,还是彻底暴露了他的心思。

    封含玉好想放声大笑,但是她忍住了。

    这个时候笑,会被哥哥赶出去的。

    “哥,你想留下,就直说,不用搁那摆姿势,反正这里只有我,又没有别人,不用装模作样啦!”

    “臭丫头,你再说一遍?”

    “我什么都没说,哥,我去洗澡啦!”封含玉跳起来,直奔卧室,留下一脸暴怒的人。

    直到听见房门关上,封邵远才动了。

    摸上桌上一刀一刀刻出来的工艺品,封邵远越看越爱不释手。

    是她赋予了这些死物生命,让它们有了生动的活力。

    一分钟之后,封邵远小心翼翼的将工艺品全都抱走了,路过封含玉房间门口时,停下了,隔着门,对她道:“钱回头给你放桌了,你带给她!”

    封含玉拉开门,探出头,“哥,我还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乔月让谷雨给封麟当英文家教,每个星期三节课,封麟肯定会很喜欢谷雨。”

    封含玉说完了,砰的一声关上门,留下一脸怔忡的男人。

    封邵远的脑袋,立马飞速的转动起来。

    封夭也是单身,万一封麟喜欢季谷雨,会不会封夭也能对她产生好感?

    “切,不可能,还带着一个拖油瓶,谁能看上他!”封邵远在心里立马否定自己的猜测。

    但是走了两步,又停下,而且是越想越不对。

    有了孩子的助攻,女人都是心软的,万一她抵抗不了萌娃的诱惑,被蛊惑了怎么办?

    “不行,绝对不行!”

    封邵远想了一个晚上,结果第二天一早,就找封夭摊牌了。

    原以为他能想到什么好办法,搞了半天就是这么老土的招数。

    其实也没错,他摊牌了,告诉封夭,这个女孩,是我看上的,我定下了,你不准对她动心思。

    封夭被她说的莫名其妙,为什么他儿子多了个家教,他却不知道呢?

    直到下班去接孩子,老师一脸不郁的告诉他,孩子被他婶婶接走了。

    因为乔月有在这里露过面,封夭也跟老师沟通过,所以她接走孩子,是没有问题的。

    等他再赶到别墅,还没进门,就听见儿子清脆的念着英文字母,还有一个温柔的声音在一旁,他这才明白封邵远担心的,到底是什么。

    这一晚,同样难以入眠的,还有彭亮。

    他没有回自己家,而是住在刘敏这儿,女人温柔的伺候着他的一切。

    其实彭亮之前没有说出全部的心理话。

    在刘敏这儿,他感觉自己更像一个男人,而不是被女人呼来喝去的小丑。

    封英就是这么对他的,前段时意,总是在他面前提周然有多好,有多大能耐,结果呢,周然竟然是一个变态。

    彭亮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是封英强加在他头上的。

    所以在遇到温柔似水的刘敏时,他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刘敏,愿意为她掏心掏肺。

    可是现在的局面,他该怎么办才好?

    刘敏小鸟依人的靠在他肩上,柔声道:“老公,虽然他们开出了条件,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变的一无所有,所以我决定离开你,别急,听我慢慢跟你说。”

    彭亮心下感动的要命,这是真爱,妥妥的真爱。

    “我说的离开,并不是真的要离开你,而是假装的,有件事,我不得不告诉你,”刘敏拉住他的手,覆上自己的小腹。

    彭亮先是一愣,然后声音颤抖的询问,“你……你什么意思?”

    “傻瓜!”刘敏用食指戳了戳他的脑袋,笑的不晓得有多么母性泛滥,“你要做爸爸了!”

    彭亮如遭雷击,整个人傻了,呆了,耳朵嗡嗡的,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足足十秒之后,他突然一把将刘敏抱住,又是一番宝贝心肝的叫着,不晓得有多肉麻。

    刘敏的脸贴着他的肩,温温的笑着,“他才一个多月,还太小,等到四个月之后,你就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了,老公,为了我,为了咱们的孩子,你一定要坚强,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可以跟着你吃糠咽菜,可是我不想我们的孩子……”

    “不会,我们的孩子,不会吃苦,我有钱,我现在就把钱都过户到你名下,我想过了,琨哥不帮我洗钱,他一定是畏惧封家的势力,但是我可以把钱,全都转到你名下,我还有十几万,没有存在银行,我藏起来了,回头我全都拿给你,然后你拿着钱,先回我外婆家,他们家在偏远的小镇,你在那边好好安胎,等我解决掉这边的事,我们就在那里重新开始!”

    彭亮现在满脑子都是儿子,他要一个儿子,或者更多的儿子,属于他的骨血。

    想到儿子,他原本颓废的精神,立马又活泛起来。

    开始转到心思,想着明天该做什么,该怎么把钱都弄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