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6章 小场面(28)
    郑宏宇也道:“给他们拟定的训练日程已经出来了,第一批这个月就能进入军营训练,训练过后,他们的整体实力,应该可以应付衡江复杂的局面!”

    “说的也是!”黎勇一想,她说的也有些道理。

    “不过你还得留意着,别让漏网之鱼,从你面前跑过去!”乔月只是随口一说,结果还真是神预言。

    因为抓捕的人都进去了,外面只停了十几辆车,还有两个协管的人。

    乔月几个人都坐在车里,没有下去。

    一个人黑乎乎的脑袋,从围墙另一边探了出来,正好是隐蔽的拐角处,那两个协管的人,压根没有往这边看。

    “嘿,还真有漏网的,我过去瞧瞧!”黎勇下车去了。

    郑宏定也闭着眼睛,连看都没看。

    小场面,小人物,还用不着他出手。

    黎勇在那人刚刚跳下围墙之时,突然出现,吓的人家一时腿软,一头栽倒在地。

    “想去哪?不如我们聊聊啊!”黎勇晃着拳头,一脸的坏笑。

    “你别过来,我这儿可有枪!”那人从腰间掏出一把崭新的手枪,只是他握枪的姿势,根本就是不稳,晃啊晃的,差点就把枪晃到了地上。

    黎勇瞄了眼他的枪,不急不缓的走近,“枪挺不错,在哪买的?是不是有什么暗路子,方不方便告诉我?”

    “你不是警察?”那人长的个头很小,身板也小,看上去就像十几岁的大男孩,但那一脸的沧桑世故,可不是十几岁孩子能有的。

    黎勇笑的并不明显,“我是不是警察,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要抓你!”

    “抓我?你就不怕我手里的枪?”

    “怕,枪谁不怕,不过……”黎勇话音未落,人就已经动了。

    电光火石间,枪已换了主人。

    “嚯!d国货,得要不少钱吧?你就是那个明哥?专门放高利贷的人?”黎勇三下五除二,就把弹夹卸了,里面还有子弹,不过少了一颗,刚才开枪的是他?

    “对,我就是阿明,你想抓我,我肯定跑不掉,你不像警察,我可以跟你走……”阿明说的态度诚恳,加上认真的表情,很容易让人相信他的诚意。

    但是话说到一半,他突然扬起手,朝黎通洒出一把白色粉末。

    黎勇离的太近,在他想要做出反应时,已经被呛到了。

    石灰?

    妈的,这小子真阴险!

    阿明阴笑着捡起地上的枪,“没留点后手,我能在道上混这么多年?别担心,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就是一点石灰,千万别用水洗眼睛,否则你的一双眼睛可就保不住喽!”

    逃跑的时候,还记得抓一把石灰防身,这人精的像猴,滑的像泥鳅。

    阿明转身,正要继续跑路。

    却不知何时,去路上站着一个小姑娘。

    阿明以为只是路过的,眼神凶狠的指着她,“跟你没关系,别多管闲事,哪来的回哪待着去!”

    “你知道他是谁的手下吗?”乔月两只手垂在身侧,一步一步朝他逼近,眼中的笑意却越发的凉了。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开枪了,我真的会开枪!”阿明觉得她眼神不善,在黑道上混的久了,见识了各色各样的人,他能感觉到,乔月身上的黑暗气息。

    但是乔月脚步没停,继续在走着,“你以为我是那个笨蛋?”

    黎勇已经被人扶起来了,黎鸣此时的心情还真的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你也太大意了,这种低劣的招数也能让你上当!”

    “别说了,赶紧送我去医院,眼睛疼死了。”

    “老大,我先送他去医院了。”黎鸣还是担心他的。

    乔月抽空回了他,“军总去找穆白,他可以搞定!”

    “好!”

    黎家兄弟走了,阿明听到别人对这个小姑娘的称呼,竟然是老大,衡江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小姑娘做老大,他怎么都不知道?

    乔月收回目光,重新看向他,“听说你背后有人撑腰,是谁啊?”

    这是乔月比较关心的问题。

    阿明被他们搞的愣住,一个个的,堵住他,不让他离开,却是为了问他各种问题,有毛病啊?

    “跟你无关,我再说一次,再过来我就开枪了!”

    乔月掏掏耳朵,“同样的话,你说了好几遍,不烦吗?枪不错,拿来看看!”

    阿明只觉得眼前一花,枪又从手上脱离,跑到对方手上去了。

    阿明简直要崩溃了,这一个个的,到底是什么鬼?

    夺他的枪,跟玩似的,还能不能友好对话了?

    “现在换我拿枪指着你了,可是我不喜欢用枪指着人,一咪技术含量都没有,”乔月突然抬脚,朝他的肚子是踹去。

    阿明眼瞪大,下意识的要躲开。

    可是速度太快,他根本躲不开,被重重的踢了一脚在肚子上,剧痛之下,他抱着肚子,弯下腰。

    乔月却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又是抬腿,用膝盖侧踢,撞上他的太阳穴。

    阿明被重重一击,摔在地上,口吐白沫。

    乔月紧跟而上,用脚踩住他的脸,慢慢的碾压,“我们刚刚问过的两个问题,都需要你的回答,现在你所剩的机会可不多了,也别想报拖延时间,你以为警察来了,就可以救你吗?别异想天开了,谁来了都没用,他们没有我的同意,根本不会走进这里,要么说,要么生不如死,你自己选吧!”

    乔月松开脚,却照着他的脚踝,重重的踩下去。

    妈的,最讨厌放高利贷的人,没有半分人性的东西,不过是在变相的让人倾家荡产,把人逼上绝路!

    “啊!”

    阿明的惨叫声,听的人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你还是别进去了,她现在烦躁的很,进去了只会让她下手更狠!”秦夏也赶来了,一同来的还有阿琨。

    阿琨很想说,我也很烦躁,但是当着秦夏的面,还是不要说了吧!

    秦夏眯着眼,忽然问他,“最近跟我们嫂子走的很近?”

    他强调了嫂子两个字,就是故意的。

    阿琨愣了下,很快便反应过来,“我跟她可没什么,只是在一起吃了顿饭,是她讹上的,不然我根本不想搭理她!”

    阿琨是收到了彭亮的电话,这个电话辗转了好几次,才接到他手里。

    当听到彭亮想找他洗钱,并且请他报复一个人时。

    阿琨聪明的脑子,立马联想到彭亮的社会关系。

    他是封英的老婆,封英跟封瑾又是亲戚,封瑾跟乔月自不必说。

    彭亮的人品,阿琨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彭亮得罪的人,又必须找他们黑道上的人,筹谋报复,指不定就是乔月。

    阿琨这么一想,后背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要是让封瑾知道,他跟彭亮狼狈为奸……

    要是让乔月知道,彭亮找他托关系……

    得罪封瑾,他在衡江铁定混不下去,搞不好还得坐牢。

    得罪乔月,那就是永无宁日,暗无天日。

    越想越后怕,越想越坐不住,于是急急忙忙的找来了。

    至于这个阿明,并不是他的手下。

    衡江这么大的面积,这么多的人口,他也不可能啥人都往身边揽。

    不过这个阿明放高利贷,他是知道的。

    整个衡江,放高利贷的人,没有一百,也有五十。

    有需求,就会有人做。

    可惜这个阿明做事没有底线,早晚出状况。

    秦夏看到阿琨急于否认的样子,等于越洗越黑,“你急什么?我的意思是……你可千万别跟我们嫂子在一起密谋什么,否则后果绝对是你想像不到的!”

    秦夏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意有所指。

    阿琨被他的一席话,说到心底发虚。

    完了完了,他现在跟乔月取消约定,不会太迟吧?

    阿明被踩的吐血,牙齿还掉了几颗,“我……我说,是彭亮,他是封家的女婿,因为有他在,警察都不会关注我!”

    乔月没感到有什么可惊讶的,“还有枪呢?想糊弄我?”

    又是骨头碎裂的声音,阿明已经疼的说不出话,很想昏过去,但又被剧痛折磨着,连昏过去都是奢望。

    “我说……”

    约摸十分钟之后,乔月走出胡同,董嘉年见她出来,丢下烟屁股,用脚重重的踩灭,经过乔月身边时,目光深深的看她一眼,“以后别弄出这么大动静,让我不好交差!”

    乔月笑了下,没作声,眸光一转,看到阿琨了,“你怎么来了?该不会来这儿看那位明哥吧?”

    “当然不是,我……我就是随便走走,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真是有缘!”阿琨板着一张脸,僵硬的扯着理由,样子太萌,太搞笑。

    “天晚了,我得回家了,车上那两个人,祁彦会接手,还有彭亮那边,你帮我盯着点,暂时就这么多了。”乔月疲惫的揉了揉眼睛。

    剩下的事,的确不用她帮忙了。

    封含玉也被她打发走了,那么些工艺品,当然不是她拿回家,得拿到封邵远面前,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封含玉兴冲冲的提着东西,去了封邵远的私人公寓。

    “哥,猜猜我给你带什么了?”

    “不知道,也不想猜!”封邵远完全没兴趣,听她说什么,他也累,累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