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5章 惩罚(27)
    好歹也是身上掉下来的肉,心疼总还是有的,不过两位老人家,始终没有挪动脚步,想要上前,更没有要求情的意思。

    乔月看着时机差不多了,走出来,一直走到崔义刚才坐过的地方,“谷雨,扶着你爸妈都过来坐吧,别在那站着了,你们家的事,既然被我碰上了,于情于理,我都会帮上一把,叔叔阿姨,你们应该庆幸,自己养了个好女儿,这是你们这辈子唯一值得骄傲的事!”

    “乔月,你……”乔谷雨知道她是个很有能力,也很有板眼的人,但是她真的没想到,乔月会出手帮她,难道就因为她跟封含玉是同学吗?

    崔义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将乔月面前的杂物,全都清理开,“我们老大既然说了要帮,就是真的帮,你们不需要怀疑什么,但是我们老大帮人也有自己的方法,劝你们最好有心理准备!”

    季家父母傻眼了,呆呆的看着乔月。

    只不过几秒的时间,刚刚的小姑娘就变的完全不同了。

    乔月等他们坐下之后,微抬了下巴,“去,把他拖过来,装死算怎么回事!”

    崔义阴笑着,动作粗鲁的把季林拖到乔月面前,“老实跪着!”

    季林颤颤巍巍的抬起头,“你们……你们不是明哥的人?”

    乔月笑了,“明哥算个什么东西,他是你们这一片放高利贷的老大是吗?”

    “问你话呢!”崔义凶恶的踢了他一脚。

    崔义的一脚,季林那副天天打牌的弱身子,怎么能受得了。

    “我说我说,可是我只知道明哥都在这一带活动,他背后还有一个很厉害的人给他撑腰,不然的话,他在衡江也混不下去。”

    “你知道在哪能找到明哥吧?待会带我去,现在咱们来说说你的问题,我答应替你解决掉你的问题,但是我有条件,从今天开始,直到你还清债务,都必须在我指定的地方工作,还有你那老婆,我也一并带走了,季叔叔,季阿姨,从今天开始,你们不要再过问任何有关他的事,等他能回来的时候,自然就回来了!”

    “乔月,谢谢你!”季谷雨握住乔月的手。

    “以后谢我的机会多着呢,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其实我根本不会帮你哥还钱,因为那个明哥我也会让人端了他的老窝,不过这事只有你知道,谁也别说,包括你爸妈,好好劝劝他们,这样的儿子活着不如死了,既然如此,还不如教给我练一练!”

    乔月说的很大气,一点都不像十五岁的小姑娘。

    “我知道,这些工艺品你带上吧,我家里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就当是我感谢你的!”

    乔月没有拒绝,“那我就不客气了,家教的事,我还是会替你张罗,回头让含玉通知你。”

    “嗯!”

    季母走到乔月身边,想了想,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姑娘,我知道你是想帮我们,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我我相信,你是一个很好的姑娘,我这儿子不成器,给你添麻烦了,你是我们家的恩人,我给跪下了!”

    季母哭着要给她下跪,被乔月拦了,“好好教导孙子,好好让谷雨念书,她住的那间屋子,环境太差了,在我们家,我上面也有一个哥哥,可是我爸从来都只把最好的东西留给我,我哥才来都是将就着,对付着,我爸说了,女儿要富养,儿子要穷养。”

    乔月的一番话,让季家父母愧疚难当。

    季父看着亭亭玉立,懂事乖巧的女儿,再想想自己以前重男轻女的做法,羞愧难当,“是我们的错,你爸说的对,以后我一定好好疼爱谷雨。”

    原本一直坚强的季谷雨,听到母亲这句话,哭的泣不成声。

    崔义的看的好心酸,好想上前安慰。

    从季家出来,四合院里,聚集了不少人,见到季林被绑着双手拖出来,没人表示惊讶。

    “季林可算是被抓了,没了他,季家的日子总算能清静了!”

    “小姑娘,你们是警察吧?别只抓季林,还有那些设局赌场,都是他们害的。”

    这话乔月不怎么赞同,“也不能全怪赌场吧?自己的心性意志不坚定,怪得了谁?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自作孽不可活!”

    黎勇从猥琐男屋里走出来,封含玉也走了过来,看到被抓的季林,心中痛快,不过接下来怎么办?

    乔月看了黎勇一眼,收到黎勇的肯定之后,“先去车里,再给董嘉年打电话,让他带人过来,把那位明老大的场子端了,我倒要看看,他背后的人会是谁!”

    季林听到她的语气,顿时惊出了一身的虚汗,“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能随随便便说出,把明哥场子端掉的人,岂会是一般小人物。

    其它季林,还是有点不相信的,因为乔月看上去一点都不像黑老大。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几人回到巷子外面,郑宏宇等的焦急万分,差点冲进去找人了。

    “我的天,你们总算出来了,这人是谁?”郑宏宇激动的差一点扑上去。

    “他……他是一个欠收拾的人,先上车,把他老婆找到,然后扔到祁彦那儿,他最缺的就是人工,还是免费的劳力,祁彦肯定高兴很乐意接收他俩。”乔月坐上自己的车,招呼他们赶紧走。

    崔义仍然拖着季林,坐到后面一辆车上去了。

    郑宏宇那边开来两辆车,加上乔月这辆。

    整整三辆高档车,停在胡同的麻将馆门口,里面搓麻将的声音,那叫一个热闹。

    崔义跟黎鸣拖着季林下去了,乔月在车上,跟郑宏宇还有黎勇,三人低声交谈。

    当郑宏宇听到黎勇的回报时,震惊绝对是有,“我立马派人去查,这件事非同小可,如果让他们在市区搞大型攻击,绝对是一场大在灾难,边境的管理实在是太混乱,也该好好整治了!”

    “光整治有什么用?杀鸡儆猴,才是最有效的,不然你以为两个会,让他们讨论一下作风问题,就能有用了?”乔姑娘不客气的嘲讽。

    “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具体怎么弄,得等到团长回来再说,团长就快回来了,最快明天晚上,他让你安生一点,别再到处惹事!”郑宏宇简直要无语了。

    “我哪里惹事了,我那是正好遇到了,那能有什么办法?他们出来了!”

    只见黎鸣拖着一个年轻女人,从麻将馆走出来。

    年轻女人鬼吼叫鬼叫的,把麻将馆的人都引了出来,连麻将都顾不上了。

    崔义回头,对他们笑了笑,“好好享受你们最后的时光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

    “季林被抓了!”

    “他老婆不也被抓了吗?听说季林借高利货了!”

    “没错,他是借了,他老婆还在咱们这儿打牌,季林嫌这儿回本太慢了,跑到赌场去借钱,高利贷就是那个时候借的。”

    “可他们是什么人啊?黑社会的?还是警察?”

    “放屁,警察能开这么好的车吗?”

    麻婶晃着妖娆的步子,靠在巷子边,看热闹。

    季谷雨交的这两个朋友,还真不是普通人,幸好她没惹。

    ……

    众人议论纷纷,可还是抵挡不了打麻将的热情,都回去继续搓麻将了。

    季林媳妇是个典型的撒泼爱发疯的疯女人。

    一坐到车上,又是咬人,又是抓人,最无语的是,竟然还朝人脸上吐唾沫,崔义离的最近,首先中招。

    差点没恶心吐了,反手一个大嘴巴子抽上去。

    “你他妈再发疯,信不信,我把你在车屁股后面拖着走!”

    季林都这样了,还不忘护妻,“你别打我老婆,老婆,你别再闹了,他们不会让我们离开的!”

    女人也是反手一个巴掌,抽到季林脸上,她不敢对崔义发火,便把所有的怒火,全都扔到了季林身上,“都怪你,没本事又窝囊,早知道你这么没出息,老娘才不跟你过日子呢!”

    崔义直翻白眼,“你眼够瞎的,这种女人,你是怎么看上的?”

    “要你管!”季林不悦的冲他吼。

    人各有所爱,他就爱这一口,怎么了?

    乔月在车上,给祁彦打电话,让他过来把这两个人弄走,再说,祁彦也不能在乡下躲一辈子,该要解决的问题,总要解决不是?

    “我那儿有好几个窑厂,缺人手,让他俩去搬砖,砖场四周都是围墙,还有人好几个看门的人,他俩就是长了翅膀也跑不了!”祁彦对于整人一事,绝对是兴奋的。

    敲定了这两人的去向,董嘉年那边也到了。

    他今天穿的很帅,见到乔月,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但正事摆在眼前,还得先干正事。

    来了有好几辆警车,都配上了枪。

    抓捕的地方,位于一处城中村,里面人员杂乱。

    乔月没有下车,靠在坐椅上,闭目养神。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也挺累的。

    抓捕的工作,持续了一个小时,里面还有枪声传出。

    “我们确定不要进去吗?”黎勇不放心的问。

    乔月闭着眼睛,“他们是警察,抓几个放高利贷的还要我们帮忙,他们干脆回家喝奶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