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章 毁家(26)
    季爸忙拉开儿子,“你妹妹是去求学的,那自行车也是她暑假打工自己买的,咱家离学校远,再说你妹妹还要打零工,没有自行车,她哪里赶得及,你妈我会照顾,不用她在家里,你跟你媳妇,死在外面我都不管了,我只管我孙子,你走吧,家里没钱,能卖的都被你给卖了,再没什么可卖的!”

    季爸仍是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他没有发怒,没有发火。

    季林很不高兴的低下头,自己的亲爸居然让自己死在外面,这还是亲的吗?

    “谷雨,有问题吗?”乔月从房间探出头。

    “没有,我马上就拿给你。”季谷雨说的有些慌乱。

    季林却抢先一步,冲到乔月面前,“你,你是谷雨的朋友对不对?我是她哥,你身上有没有钱,先借一点给我,最多三天,我一定还给你,连本带利的还给你。”

    乔月敏锐的察觉到他话里的漏洞,“你怎么知道外面借钱的利息是多少?你是不是借了高利贷?”

    乔月一句话,戳到了季谷雨的心窝。

    她突然冲上去,一把拽住季林的胳膊,“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借高利贷了?你说呀!”

    季母搀扶着墙壁,从房间里走出来,一脸的虚弱,“季林,你刚刚回来让我卖房子,你……你真跑去借高利贷了?”

    季谷雨一脸呆滞的后退,再后退,“你这是要把我们都逼死是不是?高利贷那是什么人,利滚利,永远都还不清了!”

    季林突然大吼,“谁说还不清,只要把房子卖了,立马就能还上,我还能有本钱再去捞一把!”

    “作孽啊!”季母软倒在地上,“是我作孽,是我的错,我就不该纵容你,早你在迷上赌博的时候,我就该打死你,打死你的媳妇,不该让你们活着,活着祸害我们一家!”

    季母哭的昏天黑地,感觉眼前身后都是万丈悬崖,没有出路,只有死路一条。

    季父也栽倒在地,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谷雨,你赶紧收拾东西,也别去上学了,有多远走多远,别让他们找到你,从今以后也不要再回来!”

    季谷雨也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整个人快要支撑不住。

    原以为日子还有盼头,她还有未来,她还能上学,还有奋斗的可能,一切总会好的。

    可是一切都完了,没了家,他们无家可归。

    父亲母亲,小侄子怎么办?

    对比他们几人如同世界末日的模样,季林却还在嘲笑他们,“瞧你们一个个吓的那样,我就是把房子抵押给他们了,又没说让你们露宿街头,不都说了吗?只要我再赢一盘,就一盘,立马就能回本,我已经看好场子,我告诉你们……”

    “畜生!”季母突然抄起桌上的瓶子,朝他砸去。

    季父捂着胸口,“我……我问你,要是你还不起钱,他们还说什么了?”

    季林轻松的躲开母亲的暗器,仍然在笑,“爸,你挺懂行情的,其实……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谷雨她……”

    季母明白了,爬起来就朝厨房奔去,“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这个畜生,竟然拿你妹妹做赌注,你不是人了,你是魔鬼,我要杀了你,让你死!”

    “妈,你别这样,别这样!”季谷雨扑过去,抱住季母。

    封含玉就站在乔月身边,看着这一家子闹腾,简直是心惊肉跳,“你说……这该怎么办哪?”

    乔月摇头,却不是不知道怎么办的意思,“别急,还不到火候,你去把黎鸣跟崔义叫上来,就这样说……”

    乔月附在封含玉耳边一阵嘀咕,封含玉点点头,飞快的跑了出去。

    乔月并没有走出去,而是自己在客厅里寻了个袋子,回到季谷雨的房间,把那些手工艺品全部装了起来。

    季谷雨一直抱着母亲,不停的劝说,不停的安慰。

    季林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无所谓的抽着。

    季爸扶着墙走到妻女身边,“谷雨,你哥已经把咱们整个家都造了进去,你走吧,带着孩子一起走,别再回来,只要把咱闪季家的独苗养大成人,就算你对得起我们,听见了吗?”

    季妈也反应过来,“对,你赶紧走,我告诉你……”

    季母趴在季谷雨耳边一阵嘀咕。

    本来他俩说的很小声,可还是被季林听见了。

    他扔掉烟头,一个健步冲过来,“妈,你是不是还藏了什么好东西?”

    季母眼神有些慌乱,“没有,家里的钱,所有能值钱的东西,不是都被你掏光了吗?我哪来的钱,你杀了我也没有钱!”

    “妈,你刚才分明就是说了有钱,我不管,我自己去找!”季林刚要进到父母的房间,家里的大门就被人踹开了。

    两个一脸凶相的男人,走了进来。

    “季林,你欠我们的钱,到底什么时候还?”

    “在不还钱,剁了你信不信?”

    两人大咧咧的坐在破旧的沙发上,那个姿势摆的,比黑社会还黑社会。

    季林全身都在颤抖,明显这是被打怕了,形成的条件反射。

    “你们……你们也是明哥手下的?”季林没见过他们,却足以相信他们的黑社会身份,因为这两个人实在太凶了。

    “你他妈这是在怀疑我们俩的身份?”崔义猛地站起来,胳膊上的肌肉,不住的抖动着,那个劲头,好像恨不得从骨头上跳起来似的。

    黎鸣长的比他还凶,直接走到季林面前,揪着他的衣领,把人拎了起来,“我只跟你说一遍,明哥让我们来收你的账,顺便看着你们一家,别让你们逃跑!”

    季林生来胆小,被他俩这么一吓唬,差点没尿裤子,“我们不会跑,真的不会跑,麻烦您告诉明哥一声,我立马让我爸妈卖房子,我妹妹也在家呢,她跑不了!”

    黎鸣松了手,“你最好搞清楚一点,你欠的钱太多,晚一天,就得多一倍的利息,房子的钱扣完了,就得拿你妹妹做抵押,你妹妹不够了,就得拿你老婆做抵押,拖上一个月,你的小命也没了,知道黑窑吗?到时候,把你卖那儿去,没日没夜的干活,直到还清债为止,也可能你永远还不清,直到死,你也还不清!”

    季林吓的两腿瘫软,跪倒在地上,面无人色,“你们不要卖我,不要卖我啊,我一定努力还钱,就是卖血也会把钱还上!”

    季林不敢质疑黎鸣的话,他借明哥的高利贷,利息高,但是拿钱最快,那边签了协议,不出一分钟,钱就拿来了。

    他当时急于用钱,一时冲动,就跑去借了。

    拿到钱的时候,什么担心都没了,他还是生平头一次见到那么多钱。

    黎鸣照着他的脸,给了他一脚,“你的血,谁他妈敢要,总之,今天你得给我们老大凑点利息出来,否则你们今天谁也别想走出这里。”

    崔义走过去,把大门关上,然后往那一站,跟门神似的。

    季谷雨低着头,想了片刻,拉住乔月的手,鼓起勇气,对他们说道:“她不是我们家的人,她只是我朋友,你们放她走,我留下。”

    乔月没动,朝黎鸣使眼色。

    黎鸣收到暗示,一瞪眼,“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讨价还价?放心吧,我这个人还是有良知的,今天我只找他要钱,不给钱那就打,打到给钱为止。”

    崔义抄起地上椅子,拖出刺耳的声音,朝着季林走去。

    “这……”季母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想要说些什么,但被季爸拉住了,“你不用为他求情,儿子就是被咱们给惯坏的,如果他还不能改掉赌博的恶习,被人打死那是他活该。”

    乔月实在忍不住了,“你们不是只有一个儿子,你们还有女儿,还有孙子,阿姨,子不教,父之过,儿子没教好,就是你们的责任,可是你们也得会季谷雨多想想,儿子已经毁了,难道还要把女儿也毁掉吗?”

    想想,乔家真的是比他们家好太多了,在乔家永远不可能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退一万步说,就算哪天哥哥乔阳脑子进水,跑去跟人赌钱,根本不用乔月出手,乔安平亲自就得把他收拾了。

    季母抓着女儿的手,痛心疾首,“这小姑娘说的对,我们不能再毁了谷雨,两位,你们要打就打吧,就当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求求你们,打死了我也不会怪你们!”

    季林本来是捂着脑门的,听到这儿,一下子跳起来,指着他们大骂,“你们两个老东西,真是狠心,我是你们的儿子,你们居然这么对我,好啊,要死大家一起死,我知道你藏着钱呢,我现在就去找,找不到就把谷雨卖掉!”

    “你……你这个畜生!”季母骂不出别的话。

    季谷雨低下头,心里的伤心难过悔恨,快要把她淹没。

    乔月对崔义点了下头,崔义抄起椅子,就朝季林砸下去。

    砸的毫无预兆,飞溅的碎屑,散落的到处都是。

    季林被砸的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乔月观察了下季父跟季母的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