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章 陋室(25)
    “我先进去看看,你们如果不介意家里太乱,就进来坐坐。”季谷雨担心刚刚出院的母亲,再被气病了,于是急匆匆的跑了。

    “你去吧,我们待会就上去!”封含玉对她摆摆手。

    等到季谷雨的身影看不见时,她再一回头,咦,乔月去哪了?

    “崔义!”乔月知道崔义一直就跟在后面。

    从拐角处出来的,不止崔义一个人,还有黎家兄弟。

    “你们怎么也来了?”乔月问。

    “封少刚才又打电话了,结果又找不到你,不仅我们来了,郑宏宇也在,他坐直升机来的,要跟你汇报一下抓捕叶溯的情况!”

    “让他们等等,你们三个先跟我进来,有件事要你们办。”乔月沉着脸回到院子。

    军火走私,是一件很严重的事,衡江这边冷洪林曾下了死命令,严打走私枪支。

    加之上一次袭击血狼营地的事件,让她不得不心生警惕。

    四人重新回到院子,迎面碰到封含玉。

    “哎,是你们啊,崔义,你这个跟班当的不错啊,还有你们两个,为什么不在血狼训练营,却有跑到这里!”

    “因为我们觉得,跟着她,比在训练营里学到的东西还多。”黎勇说的很真诚。

    走在前面的乔月,忽然停下脚步回头,“如果你能保证只听我一个人的话,不打小报告,不搞背叛,我可以带你们仨,去一个更刺激的地方,你们绝对猜不到。”

    三人眼睛刷的亮了。

    旁边的封含玉也激动了,“我,我也不打小报告,跟谁都不打,你也带我一起去呗!”

    “考虑考虑,先看你的表现。”要瞒过封瑾的眼睛,光靠她一个人怎么行,当然得要有帮凶。

    呵呵!她是不是很聪明?

    四人找到猥琐男的家,不用乔月开口,就已经有人上前踹门了。

    虽然她自己也可以踹,但是毕竟影响形象啊!

    门被踹开,昏暗的房间,腐烂的霉味,让人几欲作呕。

    甚至还伴随着,不和谐的声音。

    乔月赶紧将封含玉拉到一边,“你们进去,问出他究竟在哪看见的,不管用什么方法,我只要结果,待会我再来找你们!”

    乔月拖着不明所以的封含玉走了。

    季家闹的也挺凶,吵架起虽然被压着,但站在外面还是可以听得到。

    “谷雨?”乔月先走了进去,首先看见的,是满屋子的狼藉,以及坐破旧椅子上,捂脸哭泣的老人。

    旁边一个年轻男人,叉开腿靠墙坐在地上,姿势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呃,你们谷雨的同学吧?快进来坐,她进去看她妈妈了。”老人弓着腰,满脸的不好意思,想请人家坐,可是家里乱成这样。

    地上的年轻人,只是睁开眼睛,看了看她俩,又是继续半死不活的样子。

    季谷雨从房间里跑出来,“你们来啦,到我家房间坐会,我给你们倒点水!”

    季谷雨热情的把人拉进属于她的小小房间。

    虽然乔月住的是乡下,也只是土房子,可是乔奶奶总是把房间收拾的很干净,她住的屋子很宽敞。

    反观季谷雨的房间,虽然是在城里,可还不如乡下的房子呢!

    进去之后,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一张床,一张桌子,占了房子大部分空间。

    房间的光线也不好,窗户对着小巷子,因为巷子太窄,阳光根本照不下来。

    阴天下雨的时候,要是不开灯,房间里黑的像晚上。

    不仅黑,而且潮湿。

    季谷雨腼腆的笑了笑,“我们家地方小,我爸妈住一间,还得带着我小侄子,我哥跟我嫂子住在另一间,我睡的这间,是堆杂物的,反正以后也是要嫁人的,好不好都无所谓了,上学的时候,我就住到学校了,星期天打点零工,住宿的钱也能挣出来。”

    这样的住宿条件,对封含玉来说,简直不可想像。

    她心疼的抓住季谷雨的手,“你还是嫁给我哥吧!我们家的有房子,我哥有好几条房子呢!嫁给我哥以后,你再不用住这样的房子。”

    “你可别逗我了,能有个房子住,有个容身的地方,就已经很好了,听我妈说,最早的时候,我姥姥那一辈,是从北方逃难来的,大旱三年,地里一棵粮食都没长出来,饿死了好多人,我太姥姥就带着我姥姥,一路逃难,我有个舅老爷饿死在路上,跟他们一比,咱们现在过的就是神仙日子。”

    季谷雨跑到屋外,倒了两杯水,搁在桌子。

    乔月看了看小屋子里的摆设,不得不说,季谷雨很会。

    否则像这样小的房间,东西一多,肯定堆的杂乱无章,但是这里没有,依然收拾的井井有条,“我奶奶也经常这么说,让咱们要珍惜现在的一切,可是我觉得,光是珍惜还远远不够,也得用自己的双手努力创造不是?”

    季谷雨柔柔的一笑,“你说的对,所以我要更努力的读书,将来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打零工的钱实在太少了,我就算想要搬出去,也租不起房子。”

    “我之前跟你说的工作,你可以考虑一下,我认识一个小朋友,正在上幼儿园,他需要一个英语老师,怎么样,有兴趣吗?”

    “是做家教吗?可是我时间上可能没那么随意,他家长能同意吗?”季谷雨当然有兴趣,她最喜欢教小朋友。

    “当然能同意,一个星期上三节课,时间你自己协调,每节课的酬劳,只多不少。”

    封含玉眨眨眼,“你说的小朋友,该不会是封麟吧?”

    “是啊!虽然他才上幼儿园,还是小班,可是你没听过,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吗?”她说的当然是封麟,其实小家伙学不学,她没觉得有多重要,可是让他闲暇之余,有人陪伴,不是很好吗?

    “上幼儿园哪?他是你们家的侄子吧?肯定很可爱。”季谷雨喜欢小孩子,他们家的小侄子,虽然不听话,还很调皮,但她依然喜爱的紧。

    “那是,我们家封麟,不只是长的可爱,还很懂事,就是挺可怜的,从小没有母亲陪伴,哇,谷雨,这些都是你做的吗?真好看,你怎么不拿出去卖?”封含玉发现书桌的架子,摆着几样制作精巧的木质工艺品。

    季谷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是用手艺一点一点磨出来的,都是不值钱的东西,卖给谁去,就是自己看着喜欢罢了,你们要是也喜欢,我送给你们,不然的话,也被我小侄子弄坏了。”

    “真的啊?”封含玉一手举着一个木质的小人偶,做工确实不如专业人士,可能是条件不够好,她的桌上只有一把刻刀,一张砂纸。

    乔月说道:“我可以帮你找卖家,我认识一个朋友,他就喜欢这种纯手工的工艺品,你如果想卖,他肯定会买。”

    乔月说的话有坑,只要季谷雨想卖,封邵远当然会买。

    “全部卖掉吗?”季谷雨原本是舍不得,多少个伤心哭泣的夜晚,她就靠着它们陪伴支撑过来的。

    可是又转念一想,因为那件衣服,她欠着封含玉的钱,如果能早点还清,当然是最好。

    “好吧!那你帮我问问,价钱多少都不是问题,反正是自己做的,木头也是我自己捡的,只是花了些功夫。”

    乔月一拍手,“就这么说定了,你找个包,把这些东西全都装起来,我保准帮你卖了,你是不知道,有钱人就喜欢在家里摆手工艺,这叫艺术!”

    乔月笑着夺过封含玉手里的彩色小人,对她使了个眼色。

    “我……”封含玉的反应慢了半拍,不过看到乔月的眼神,立刻明白了,“对对,我们那个朋友最喜欢这些东西,他肯定会收下。”

    乔月还算满意她的反应,“要是他真的不收,暂时先放在我家,回头多给你慢慢卖!”

    季谷雨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俩,一脸兴奋的收拾桌上的工艺品。

    难道她做的手工艺品,真的很好?

    “我去给你们拿袋子,”季谷雨走到客厅,季父已经在收拾满地的狼藉,见她出来,关切的询问,“你怎么不在房间里招呼客人了?你妈刚刚还说,要留她们晚上在家里吃饭,这么多年,你还是头一次带同学回家呢!”

    没等季谷雨拒绝,哥哥季林一脸兴奋的凑过来,“妹妹,她们是你朋友对吧?我看她们穿的都挺好,身上肯定带着钱,你帮我问她们借点钱,等我赢了,立马就把钱还给他们,这回肯定不会输,我最近的牌运好,只差本钱,有了本钱,我一定能连本带利的捞回来!”

    季谷雨难堪的眼中蓄满了泪水,“哥,这种话你怎么说的出来,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我现在不想跟你吵,爸,她们不会在咱家吃饭,我下午也去学校了,以后没什么事,我都不会回来了!”

    “哎,你走了,妈怎么办?你嫂子又不在家,她那么忙,哪有空照顾妈,不行,你想去上学我不拦着,但是你得住到家里,反正你有自行车,要是你非得住校,那就把自行车卖了,反正搁在那里也没用,都是闲钱!”季林一副不要脸不讲理的无赖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