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 季家之事(24)
    “谷雨也没什么不好的啊,就是家里复杂了些,但最最重要的是,你哥看上她了,难道你没发现,你哥在吃饭的时候,一直试图找她说话呢!”

    “对啊,我哥找她说话,好像都被你打断了,你为什么要打断?”封含玉这下反应也快了,立刻意识到其中有某些不对的地方。

    乔月坏坏一笑,“那么容易让他得手了,当然不行,让你哥多受几次挫,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再者说了,季谷雨外表柔弱,但是内心裹着一层坚硬的壳,轻易撬不开。”

    季谷雨因为家庭的原因,不仅内心裹着一层坚硬的厚壳,更重要的是,她不会轻易接受一个男人,尤其是长的帅又有钱,家世还那么好,打着望远镜都找不到第二个。

    这样一个男人,突然对她大献殷勤,她会感到害怕,她会躲,也会觉得没有安全感。

    封含玉似懂非懂,说话间,已经追上了前面的季谷雨,她莞尔一笑,“你们两个不是在说我吧?”

    “没错,我们就在说你,谷雨,你觉得我哥这人怎么样,是不是很帅,有型有气质,完美到挑不出毛病的男人?”封含玉自己是没发现,她笑的有多猥琐。

    “你哥?挺好的。”季谷雨的神情有些羞涩。

    “我哥还没女朋友哦,把他介绍给你怎么样?”

    “啊?”季谷雨差点握不住车把,“你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会把人吓死的,我哪能配得上你哥,他是什么人,我又是什么人,这你不都清楚吗?再说了,他那样的人,只可远观,不可走近。”

    其实她总结的挺好,封邵远于她来说,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都不在一个世界,更不可能有交集。

    封含玉不高兴的拉下小脸,“照你这么个说法,我哥肯定要打一辈子光棍了,唉,好可怜。”

    季谷雨被逗笑,“有你这么说哥哥的吗?你哥要是打光棍,这世上所有的男人都要娶不着媳妇了,哎,我家就快到了,前面的巷子不好走,你们当心一点,要不还是下来走吧!”

    巷子的地面,铺着碎石头,高高低低,坑坑洼洼,一点都不平坦。

    封含玉为了保护自己的屁股,赶紧跳了下来。

    巷子很窄,连两米都不到,几乎是门挨着门,门对着门。

    排水不好,地上很脏。

    短短的身几百米,她们三人躲了三次被脏水泼中的悲剧。

    “你这人是怎么搞的,倒水怎么就不知道看着点?”封含玉终于发毛了,脏水溅到她的鞋子。

    一个烫着大波浪头的中年妇女,嘴里叼着烟,肥胖的身子像是没骨头似的,软软依靠在门边,“谷雨啊,这两位是你的朋友?看着像有钱人家的小姐,你挺会交朋友嘛!”

    乔月拉住封含玉,“算了,别跟她计较,给谷雨留面子。”

    如果在这里跟人吵起来,最终难看的是季谷雨。

    毕竟她俩吵完就走了,季谷雨却还要在这里继续居住。

    “麻婶,你以后泼水的时候,是要注意着点,泼到人总是会惹麻烦的,上次不还有人因为被你泼水跟你打架来着?咱们注意着点,总是好的,您说是吧?”季谷雨是笑着说的,很大方得体的方式。

    既表达了自己的不满,还能让对方觉得她说的有理,没有争吵打架,就已经很不错了。

    被叫麻婶的女人,自以为很妩媚的笑,“上次那不叫打架,那叫没事找事,谷雨啊,我看你也是个好姑娘,劝你一句,赶紧找人嫁了吧,别在你那个家里待了,你再这样下去,哪个男人敢娶你啊!”

    “以后再说吧!嫁人哪是说嫁就嫁的。”

    “谁说不能了?要是你愿意,我立马给你介绍,你说,是要国营单位的,还是私营小老板,或者国外定居,总之,只要你提出来,我都能给你解决。”麻婶热情的拍着胸脯保证。

    封含玉突然冲过去,一把按住季谷雨的肩膀,朝那老女人吼道:“谷雨又不是嫁不出去,用不着你给她介绍对象,你认识的人,八成都不是什么好人,谷雨,我们走!”

    封含玉推着她就走。

    “哎,你这小姑娘怎么说话的,什么叫我认识的人都不是好人,你这不是说我呢吗?”麻婶双手掐腰,高声叫骂。

    乔月推着自行车,将车头横在麻婶面前,“不管她是不是说你,以后都别再提给季谷雨说亲的事,她的婚事还轮不到你做主!”

    麻婶怔住,“哎你……”

    乔月猛的回头,一个冷厉的眼神丢过去,吓的麻婶立刻噤声不语。

    一直等到乔月走远,麻婶才感觉自己的魂魄回来了,自言自语道:“谷雨哪认识的朋友,这么凶,眼神太吓人了!”

    乔月追上前面的两人,只听见封含玉正跟季谷雨说教。

    “你呀,千万别信那些要给你说媒的,我告诉你,那些都不是好人,他们是看你落魄了,要趁机占你的便宜,没一个好东西,你听我的,准没错,不是谁都能像我哥一样,有那么好的条件,还能洁身自好,我跟你说,我哥的私生活,那真是干净的没话说……”

    封含玉那张小嘴嘚吧嘚个没完,把她哥夸上了天。

    乔月听的好笑不已。

    封含玉心里清楚着呢,他哥动心,绝对是铁树开心,千年等一回,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封瑾还能比乔月大十岁,他哥比季谷雨再多大那么一两岁,又有什么关系?

    再说了,他哥看着还是很年纪,很有魅力的。

    更重要的一点是,季谷雨的性格,她喜欢,家里人肯定都喜欢,最最关键的是,乔月的眼光摆在那儿呢!

    季谷雨这一路走回家,耳朵都长茧子了。

    可是封含玉说的那么起劲,她又不好意思阻止,全当花边新闻来听吧!

    拐过一条长长的黑暗走廊,眼前开阔了不少。

    那是一套像四合院似的老房子。

    围着一个院,四面都是住房,住着大大小小小,好几户人家。

    “那边红色的房子,就是我家,走,进去喝口水,我给你们看看我做的手工艺。”季谷雨笑着把自行车推到旁边。

    乔月也把车子扶了过去,跟她的车子并排放在一起。

    这时,一个穿着拖鞋,裤子挂在腰上,上身的衫子被揉的祖皱巴巴,满脸胡子,双眼浮肿,满头乱发的男人,晃着走了过来,“谷……谷雨,你哥又回来要钱了,我帮你好不好?谷雨,你别总不理我,我告诉你,我现在可不一样了,我也是有身份的人,我加入黑帮了,有老大罩着,谁也不敢随便欺负我,以后有我保护你,也没人敢欺负你。”

    男人猥琐的笑,伸手就要来摸谷雨的脸。

    谷雨灵巧的躲开,脸上尽是难堪,“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们家的事,用不着你操心,你以后离我远点,否则我一定拿扫把赶打你!”

    男人已经习惯了,也不怕她凶,色眯眯的眼睛一转,看到乔月跟封含玉,那个猥琐的样,简直让人作呕。

    “嘿嘿,这两个小妹妹是哪里来的?长的真好看,哥哥家里有影碟机,我请你们看电影好不好?那外国处子可好看了,我那儿碟子也多,随便你们想看什么!”

    封含玉一脸厌恶的跳开,生怕被他身上飞出来的跳蚤碰瓷。

    乔月觉得有必要多问一句,“你说你加入黑帮了?哪个黑帮能收你?就你这样的,丢在垃圾堆里,人家也把我当垃圾收走了!”

    “你说谁是垃圾?小妹妹我告诉你,人不可貌相,我就是加入黑帮,很快就能做黑帮老大,因为……因为我看见他们运……”猥琐男的声音戛然而止。

    乔月原本没在意,转念一想,又走回来,“你看见他们运什么了?是哪个黑帮在运东西?”

    猥琐男突然警觉了,“反正就是运东西,运贵重的东西,我看见了,他们让我加入,我很快就能有钱了,谷雨,你跟了我吧!”

    “乔月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季谷雨根本没理会猥琐男,她注意到乔月眼神很不对劲。

    封含玉也察觉到了,但是她没有说话,她相信乔月的判断。

    乔月抬了下手,让她俩别说话,接着用嘲讽的语气,对猥琐男说道:“你根本不知道,也没看见,你一定是在骗人,现在的衡江,风声这么紧,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承认吧!承认你就是在骗人,你还是垃圾一样的人,等会我让收垃圾的过来把你收走了。”

    猥琐男突然暴跳如雷,好像疯了似的,“我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他们……他们运枪,那么长的枪,还有好多好多子弹,我装成疯子,他们才没有杀我,那些人好可怕……”

    “你在哪看见他们的?”乔月紧跟着问。

    猥琐男忽然不说话了,大概也是意识到自己说漏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没说,你们就当没听见,反正跟你们也没关系,谷雨,你哥真回来了,在里面闹,我回家了,回家看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