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 打光棍(23)
    “回头再给你电话,就这样!”封邵远果断挂掉电话。

    “哥,我下午没有课,妈刚刚也在的,不过有事先走了,我给你介绍,这是我同学,她叫季谷雨,是不是很漂亮?”封含玉热情的拉着哥哥,给他介绍。

    丝毫没注意到,这两个人表情都不对。

    季谷雨是紧张,那天弄坏人家的车子,虽然对方开车走了,好像是不想跟她计较的意思,但是眼前这个人,她并不是第一次遇见。

    第一回是什么时候来着?

    哦!很狗血的相遇。

    她过马路的时候,差点被他撞到,封邵远怒气冲冲的走下车,却不小心,被她手里的豆浆泼到身上,弄脏了一身昂贵的西服,这是第一次。

    第二次,封邵远的车子又不小心刮到她,其实没什么伤,她一见着是他,心里嫉恨着自己赔的钱。

    忙说了不介意,想要赶快离开,可是这人非要带她去医院验伤,结果在医院里碰到负责母亲的护士,催她交住院费。

    他竟然要慷慨解囊,帮她垫付医药费,太可怕了。

    后来的事,不说也罢。

    封邵远在起初的喜悦过后,很快便恢复了平静,很淡然的坐到封含玉身边,“你好,我叫封邵远,你们都去吃饭,有什么事吃过饭再聊,吃饭的费用,算在公司的账上!”

    “好的,董事长!”

    旁边站了两排的人,识相的走了。

    季谷雨礼貌的冲他点点头,说了句你好之后,便不再看他。

    封邵远余光瞄到坐在季谷雨身边的乔月,那眉头皱老高了。

    本来想说,你怎么也在。

    但只能是想想,还是不说了吧!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封邵远脱了西服,解了领口的扣子,卷了袖口,露出一截手臂。

    刚刚还是严谨的董事长,现在多了几分居家男人的味道。

    “没什么啊!”封含玉觉得不能说,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

    乔月想了想,也没说。

    要是季谷雨对他有意思,肯定愿意敞开心扉,主动把家里的事情告诉他。

    而不是通过别人转述。

    “对,没什么,菜上来了,先吃饭,快饿死了!”乔月无视他,眼睛里只有一桌子的菜。

    封邵远能不知道她们肯定有事,就是不告诉他。

    渐渐的,封邵远的眼神,变的深暗,“不说也行,如果我想查,还是可以查到的!”

    乔月咬着一块鲜嫩多汁的排骨,还不忘招呼季谷雨吃菜。

    封含玉在桌子底下踢了哥哥一脚,小声的跟他把彭亮的事说了。

    封邵远差点拍桌而起。

    虽然他也不喜欢封英,但就像封含玉说的,他们是亲兄妹,打断骨头连着筋。

    彭亮敢公然包小三,分明就是在打他这个小舅子的脸。

    “哥,你冷静点,乔月刚才已经把话撂下了,既然他想跟小三过,就让他净身出户,什么都不给他,还得让他们家在封家得到的好处,全部还回来,乔月这一招狠哪,所以你不用激动了,因为乔月可以全部搞定!”

    她不说这还好,一说,反而让封邵远觉得不对味。

    什么叫让他别激动,乔月就可以搞定,那还要他这个哥哥做什么?

    封邵远现在是一心二用,一面想着办法对付乔月,因为这死丫头,把季谷雨照顾的让他一点用武之地都没有,叫什么事?

    一面还得应付妹妹的唠叨。

    封邵远一直瞄着机会,想跟季谷雨说话,可是刚开一个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你母亲……”

    “谷雨,尝尝这个,酸酸的,又很嫩,能吃到凉拌羊肉,真不赖!”

    封邵远暗吸了口气:我忍!

    “上次我的车……”

    “谷雨,你家住哪,回头我送你回去!”乔月完全不看对面黑脸的人,专注的看着季谷雨。

    封邵远颓废的捂着眼睛,他原先的先见之明多么的明智,果然是不能让她掺和。

    “封先生!”

    就在封邵远快要拍桌而起时,季谷雨主动喊他了。

    “什么事?”封邵远迅速调整好面部表情,跟上一次用后视镜碰瓷的表情差不多了。

    “上次弄坏你的车……”季谷雨只是想问问他,车子修好了没有,她现在根本没有能力赔偿。

    况且她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的拳头什么时候变的这样厉害了?

    “哦,没事……”封邵远的话说到一半,又被乔月给截胡了。

    “他那车的后视镜,是用胶布沾上去的,你不碰它也掉,谁知道他从哪淘来的垃圾车,他那是想讹你呢!”乔月对封邵远乐呵呵的笑。

    封含玉再迟钝,也发现不对劲了,她怎么觉得饭桌上有很浓火药味啊!

    “你能不能闭上嘴!”封邵远终于拍桌子了,能把他逼的发火,乔月绝对是第一人。

    “不能,你用一个坏的后视镜,骗人家一个小姑娘,本来就是很不道德的行为,只会让人怀疑你的人品有问题!”乔月毫不示弱的瞪回去。

    看见他俩弄僵了,季谷雨十分不安,“乔月,你不要这么说,封先生……其实也不坏,上次我妈妈生病,医院帮我们免了很多钱,我知道是封先生的关系,我自己也有问题,走路的时候经常不看路。”

    说着,她自己倒不好意思。

    封邵远的怒火瞬间消散到无影无踪,语气缓和,“你也知道自己走路总是不看路,除了撞我,你撞的东西和人还少吗?”

    此话一出,三个小姑娘,都惊呆了。

    “哥,原来你们认识啊!”封含玉的嘴巴张的能塞下鸡蛋了。

    封邵远愣了下,亏他精明的脑袋,居然这个时候崩盘,“之前见过!”

    季谷雨的脸蛋很红,“谢谢你不跟我计较,以后我走路的时候一定注意,不会再撞着你。”

    封邵远心想,你不撞我了,还怎么往下混?

    乔月瞄到封邵远的小心思,也在暗自叹息,这位大哥追女生的套路,还真的不会改变一下下,一招鲜吃遍天?

    一顿饭,有人吃的很好,有人吃的很不是滋味,但是面上还得装的若无其事,自个儿的格调还不能随便降低。

    四人走出餐厅,封邵远筹措了片刻,道:“你们都要回学校吧?我送你们回去!”

    这回不是乔月拆他的台,而是他的亲妹妹。

    “哥,不用啦,我跟季谷雨是骑车来的,你送乔月一个人就行了。”

    封邵远转开脸不看她,那是郁闷的,“她坐公交车回去就行了,我还要回公司!”

    乔月嘿嘿的笑,“我不坐公交,我让崔义开我的车,过来接我了,谷雨,你俩把车子放这儿,会有人把你们的车骑回去,走吧,我送你们,顺便认一认谷雨的家在哪,以后再想找你玩,可以直接去你家了!”

    “可是我家住的地方路况不好,车子开不进去。”季谷雨有些拘谨的说。

    封含玉也没去过她家,“没事,那我们就骑车子,我的车子可以载人,乔月,我骑车载你,让崔义开车跟着就好了。”

    乔月都不用考虑,“也行,好久没骑自行车了,我载你,下来!”

    三人把封邵远忽略了彻底,其实也不能怪她们故意。

    人家小姑娘们凑在一起,当然亲近很多,跟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可说的?

    封含玉的车不带大梁,很适合小姑娘骑。

    乔月跨上车,想起一事,“封大哥,有件事还真需要你的帮忙,彭亮肯定琢磨转移财产去了,你得派人看着,顺便清点,说好了让他净身出户,咱不能失言啊!”

    “知道了,这事还用你说?”封邵远犹豫了下,还是走到了季谷雨身边,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一阵心神荡啊荡,“骑自行车不比走路,再撞到,你这张脸可就毁了!”

    季谷雨低着头,又点了点,“我知道。”

    乔月在一旁偷笑,封含玉狐疑的眼神在他俩之间绕来绕去。

    起初什么也没发现,但是当她瞄到乔月脸上的笑容时,恍然大悟,“你有事瞒着我对不对?”

    乔月冲她使眼色,“你小点声,哎,你觉得谷雨给你做嫂子怎么样?”

    “什么?”封含玉这声惊呼可够大的,把对面两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含玉,怎么了?”季谷雨担心的问她。

    封含玉在乔月的暗示下,连忙摇头,“没……没事,我刚才不小心看见一只老鼠,咱们快走吧,哥,你赶紧去上班了,你跟谷雨也不熟,不要总找她说话!”

    不是封含玉戴了有色眼镜,只是这两人站在一起的画面,实在太不和谐。

    季谷雨匆忙骑上车走了,留下封邵远恨恨的瞪着自己的妹妹,不给力,专门搞破坏的小姑娘,还是两个,他咋就这么倒霉呢!

    乔月骑上车,封含玉坐在后面抱着她的腰,丝毫没感觉抱的太紧。

    “你刚说的都真的?不是在逗我吧?”

    “我逗你干什么,难道你想让你哥打一辈子光棍?”乔月姑娘放慢了一点速度,没有去追季谷雨。

    “当然不是,我哥打一辈子光棍,对我有什么好处,我只是觉得他俩年纪差好多,季谷雨跟我一般大,我哥都是快三十的人了,我一直觉得我哥应该找一个穿西装,跟他一起上班的那种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