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 脑子有病(21)
    37小说 .37xs.

    “乔月说的对,不能在这里闹,他不要脸,我们封家还要脸,含玉,要不要让你那同学……”江惠是怕家丑外扬,万一真像她想的那样,封家的脸面真是被丢尽了。

    封含玉明白,“妈,我跟她说,她不会介意的。”

    乔月制止了封含玉,“大伯母,这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有她在场,没什么不好的,大家都是女人,对她以后的婚姻,也许是个帮助呢!”

    无论将来季谷雨是否跟封邵远在一起,她始终也要结婚的,抓小三这种事,谁谁保证她一定遇不到。

    江惠有些犹豫,季谷雨主动走过来,“阿姨,乔月,含玉,我家里还有事,就不赔你们吃饭了,改天我来请你们。”

    “不行,你现在不能走,等下的事,也不影响吃饭,封含玉,记得打电话给你哥,他得负责给我们结账!”乔月固执起来,谁都拦不住。

    封含玉还在那傻头傻脑的说:“就算我哥不来,我也有钱结账啊!”

    乔月敲了下她的脑门,决定不理她的傻气。

    乔月一手拉着江惠,一手拽着季谷雨,把他俩拖走了。

    封含玉略施了点小计,就让彭亮乖乖带着小情人,跟到了楼下餐厅。

    “含玉,待会你一定要听我解释,她是我同事,我们是出来办公事的,部门内部需要采买,这些你不懂,但是我也不怪你,回去以后,不要跟家里人说,我怕他们误会。”

    还没走到预定好的位子,彭亮就迫不及待的解释了。

    “姐夫,你也别害怕,我就是随口问问,正好,也到饭点了,你请我吃饭呗!”封含玉开始反省,难道她以前真的很笨?

    为什么彭亮会用这么笨,这么蠢的理由敷衍她。

    彭亮当然以为她好骗,“那有什么问题,你想吃什么,我请客,顺便介绍刘敏给你认识,她人很好的,而且还是钢琴教师,以后要是想学琴,可以找她。”

    “哦哦!”封含玉哪有功夫听他说什么,只是一味的敷衍点头,她正寻找乔月等人的身影呢!

    终于找到了……

    “姐夫,我看到一个熟人,我们过去吧!”不等彭亮答应,就拖着他朝那个方向走去。

    彭亮起初肯定是没看见,直到乔月的眼睛,瞄上他的时候,他才真的感觉到恐惧,由心而生,由脚底升起的巨大恐惧。

    乔月是跟季谷雨坐一起的,江惠坐在她俩的对面,所以彭亮先看见的,一定是她。

    “我……我不过去了,突然想起来,我单位上还有事。”彭亮可以不怕封含玉,却不能不怕乔月。

    最近衡江发生的事,他都躲在后面看着呢!

    这个女孩不仅心思深沉,手段狠毒,更重要的是,她收拾起人来,那是真的连眼睛都不眨。

    “哟,来都来了,干嘛要走?怎么能走?你以为还走得了吗?”乔月慢慢的靠向身后的沙发,笑容温和。

    可是她越温和,彭亮越觉得害怕,越是觉得恐怖。

    江惠突然站起来,指着彭亮,“你给解释一下,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封英跟你闹矛盾,是不是因为她?”

    彭亮在看到江惠时,眼神变换了好几种颜色。

    最终,归于平静。

    “妈,封英的情况你是了解的,实话跟你说吧!我也是快到三十的人了,可是封英现在什么心思,您知道的吧?”

    既然避无可避,彭亮索性也不避了,拉着那女人坐下了。

    提到封英,江惠脸上有心虚有愧疚,“她现在不要孩子,并不表示她以后也不会要,你不能因为现在没有孩子,就搞外遇,做出对不起她的事,不管怎么说,你背叛总是事实,这一点,就算封英可以忍,可以不管,但是我们封家不能容忍!”

    封英头上戴了一顶绿帽子,彭亮带着小三到处招摇,这就是满世界打他们封家的脸,打的噼里啪啦作响。

    彭亮声音平静,似是无可奈何一样,“妈,你可能还不知道,上一次我们吵架的,她无意中,说漏了嘴,不是她不想生,而是她压根无法怀孕,我到医院查过,封英的输卵管堵塞,根本不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彭亮越说底气越足,“她不能怀孕,我也很心痛,但是我不会抛弃她,只要她愿意,我们还是夫妻,我还是会继续照顾她,孩子我会找别人生,孩子生下来以后,她可以接到身边,当成她自己的孩子。”

    彭亮说的十分深情,十分令人感动。

    就连江惠都沉默了,她知道女儿是有问题。

    如果封英真的不能生孩子,就算彭亮跟她离了婚,她以后可怎么办?还能嫁得了人吗?

    可要是真如彭亮所说,他去找一个人生了孩子,再把孩子交给封英,就当是找了代孕,是不是就能两全齐美了呢?

    “妈,你不能相信他的话,不管我姐身体是好是坏,他找小三,这是事实,你难道还想让他以后把小三领进家,让我姐夹在他们中间,那样的话,日子过的还有什么意思,你这不是把我姐往火坑里推吗?”封含玉急的要脚。

    “你闭嘴,这些事你不懂!”江惠出声喝斥她,眼神凌厉。

    彭亮还没来得及窃喜,乔月的眼刀子就丢了过来,“彭亮,你他妈是不是当我不存在?”

    她突然飚脏话,让在座的人,全都惊讶的朝她看去。

    刘敏抬了下头,又迅速低下去,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彭亮整个人突然惊了下,像是被电到一般,紧张的咬着牙根,沉声道:“这是我们家的事,现在跟你没关系。”

    她还不是乔月的人,最关键的是,又不是同一个爸妈,隔了一代呢!

    江惠不悦,“彭亮,你说什么呢,怎么跟乔月没关系了,她也是封家的人。”

    乔月并不在意这些,“大伯母,他说的话其实也没错,就算没多少关系吧,可是我看不惯你这种人,当了表子还要立牌坊,你怎么不说,你想娶两个老婆,坐享齐人之福,一个能给你事业上助力,一个在生理上,让你满足,给你繁衍子嗣,这什么好事都让你占了,我请问一句,你以为你是谁?”

    她的强势,让彭亮快要说不出话,其实也不是心虚,就是感觉话卡在嗓子眼,怎么都说不出来。

    眼见彭亮似要蔫了,他身边的女人终于坐不住了。

    搞艺术的女人,一举手一投足,都有着普通小姑娘所没有优雅,“我跟彭亮是真心相爱,也许你们不信,但是我真的愿意为他生孩子,我也不求能跟他永远在一起,只要能为他生一个孩子,我这辈子就没什么遗憾了!”

    江惠的心又被说动了,“可是哪个母亲不想跟孩子在一起,就算你把孩子生下来,你能保证以后都不出现在他面前吗?你敢说,我却不敢信,我是做母亲的人,我最了解做母亲的感受,就算你现在是真心的,等看到孩子那一刻,你肯定后悔,所以这事我不能同意!”

    江惠心动归心动,却并非真的要成全他俩。

    她脑子有病,才会想要成全一对狗男女。

    居然敢在她面前说什么,真情真爱,那她女儿算什么。

    乔月以前是不喜欢封英,现在也不喜欢。

    她那个人太过于自私,对于身边的人和事,又缺乏最基本的判断,偏听偏信,一点主张都没有。

    活该她受骗,不骗她才怪。

    但是相比封英的自作处受,这个彭英却是贱到了极点,贱到无敌了。

    乔月抱起手臂,在彭亮那女人再次表忠心之前,抢先说道:“既然你俩这么相爱,你侬我侬的,搞的要是我们不成全,就就成了罪大恶极似的,这样吧,彭亮既然那么想要孩子,而你又是这么爱他,我给你们一条出路。”

    “这世上的事,有舍才有得,想得到自己拥有的,就必须失去一些东西,不能什么好事都让你占了,彭亮现在的工作,房子,车子,都是从封家这儿得到的,如果你们想在一起,当然可以!”

    “把这些东西,统统交出来,彭亮净身出户,对外我们会宣告,你彭亮不再是封家的女婿,你什么都不是,还有你家人那边,也得了封家不少的好处吧?那些因为走后门得到职位的,将全部辞退,这位小姐,你肯定不是因为彭亮的钱跟权,才跟他在一起的,对吧?”

    “你俩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彭亮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送了些什么给你?别急,我会派人去调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有名字省事点,如果我去查的话,连你家里里三族之内都能查的清楚,不信的话可以试试!”

    乔月说的不急不缓,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

    但是一个接一个的炸弹扔下来,愣是将彭亮炸的脑袋发晕。

    到最后,已经快要坐不住,几乎要昏厥过去。

    刘敏脸色也不好,心沉到了谷底,也不敢再强调他们真心相爱,虽然她是真的喜欢彭亮,可是也不想让他变的一无所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