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比嚣张 (20)
    37小说 .37xs.

    江惠到另一边看衣服去了,没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事。

    季谷雨怀里抱着布包,头低的快埋进胸口了,“我赔,我一定赔,但是我现在没带那么多钱,可不可以容我几天,等我筹到钱,我一定还给你们!”

    季谷雨说着卑微的话,但是眼睛还有着坚定倔强。

    乔月看见了,并按住了激动要冲上去的封含玉。

    其实她也没什么想法,就是想知道这位小姐姐,遇到麻烦,是懦弱的忍耐,还是坚定的守住自我尊严。

    季谷雨的求饶态度,却让两个营业员越发觉得她好欺负。

    “你以为这里是借贷公司呢,怎么能宽限几天?我们这儿每天晚上都要报账,你现在就给你家人打电话,让他们送钱过来,否则你也别想走。”

    “对,别想走,你不赔,我们就得赔,在没有赔偿之前,你哪也不准去。”

    季谷雨攥紧背包,忍无可忍的辩驳,“我没说不赔,可是我现在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钱,你们就是报警,我也拿不出来。”

    “穷就穷,装什么有钱人,跑这儿来试衣服,鼻子上插大葱,装什么象!”第一个骂人的营业员越骂越难听。

    乔月松开按着封含玉的手,“去吧!”

    封含玉像是脱缰的野马,呼的一声冲了上去,一把推开两个营业员,“不就是一件破衣服,有什么大惊小怪,别说一件,十件我们都买得起!”

    两个营业员一看封含玉的架势,心里就清楚,她肯定不是好惹的。

    但是这小姑娘讲话也未免太猖狂了。

    “我们又不是无理取闹,我们说的都是真话,这件衣服的确很贵,商场在下班时间,都要对账,要是她不买下来,这个责任就得我们担着,一件衣服,我俩加在一起,也得赔上三个月的工资呢!”

    乔月这时也走了过来,语气平和,跟封含玉的暴怒完全不同“你们为难,这是可以理解的,可她也没说不赔,总结来说,是你们的态度有问题,狗眼看人低,不管对方是不是有钱人,进了店里,就是你们的客人,她现在穷,不代表以后也穷,你们现在能站在这里,卖高档衣服,拿着高工资,也不代表明天就不会失业。”

    两个小姑娘,被她说的有些心虚,但是却不肯低头认错,因为……

    “你想让我们失业?”

    “呵!恐怕你们还不知道这里的老板是谁,我们老板在衡江市那可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凭你还想动得了我们?”

    乔月抬手打断她俩的对话,“你们老板叫莫天霖是吧?打电话把他叫来!”

    乔月嘴上说的很有气势,但是心里却是有点想笑。

    她很难想像莫天霖蹬蹬跑来的样子,况且他也不会蹬蹬的跑来,她说这话,不过就是图个爽!

    两个营业员一听她这口气,分明是跟莫天霖交情很深。

    两人面面相觑,有点分不清她说的话,是真是假。

    “怎么,你俩不信是吗?电话在哪?”乔月开始撸袖子了,看来不耍一下威风还真不行了。

    本来这威风,她也能让封邵远耍一下,借以增加好感度。

    可她就是不想找封邵远,回头再告诉他,让他恨死最好。

    季谷雨一把拉住乔月,“别这样,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不对,不要再把事情闹大,只是一件衣服,我一定能赔的!”

    封含玉一把将她拽到一边,怒气冲冲的道:“你别怕,她们就是看你好欺负,是我带你来商场的,衣服我帮你赔,哼!惹急了,我把我哥叫来,知道我哥是谁吗?江封集团知道吗?那就是我哥开的!”

    封含玉的心直口快,还是一点没变。

    比起嚣张,她还是信手拈来。

    只不过她的嚣张,显的有些苍白,没啥技术含量。

    季谷雨忽然固执倔强的抓住封含玉的手,“含玉,我知道你家里条件好,也知道你是真心帮我,可是我是自愿跟你逛商场的,我是个大人了,自己做了决心,不管这个决心带来什么样的后果,都应该由我自己承担,你要相信我!”

    乔月按住封含玉,阻止她再次跳起来,“每个人都有属于她的骄傲和底线,我认同,也尊重,但是你也不能拒绝别人友善的帮助是吧?你看这样行吗,这钱就算是封含玉借你的,回头你再慢慢还她,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掉再说。”

    季谷雨感激对她笑了笑,“当然可以,我跟含玉是朋友,如果她愿意借给我,我当然会接受,上学以后,我会利用课外时间,打工赚钱还她。”

    乔月眼珠子一转,“你英语怎么样?回头我给你介绍一份兼职。”

    “那太好了,我英语还可以。”

    “她英语每年都考第一!”封含玉终于能说话了,“你想让他教谁啊?”

    “先保密,走吧,把这儿的事处理完。”

    封含玉付了钱,拉着季谷雨先走了,临走时,季谷雨小心的将衣服包好,“拿回家让我妈帮着改一下,还是可以穿的。”

    江惠其实把这边发生的事,都看在眼里。

    她心里清楚,根本用不着她出手,有封含玉跟乔月在,那小姑娘吃不了亏。

    江惠对季谷雨偷偷瞧了好几回,心想这小姑娘真不错,又懂事又节约,最关键的是,性子还很温柔。

    要是她能有这样的媳妇,那该多好。

    江伯母想的太美好,他们家封邵远娶媳妇的关键,不是老妈满意,得封邵远同意了才行。

    可是江惠就纳了闷,到底啥样的姑娘,才叫儿子满意呢?

    真是愁死她了!

    乔月笑了笑,没作声。

    慢了她俩一步,走在后面,一回头,瞅见两个营业员松了口气的模样,想了想,开口道:“我刚才说的话,你们以为只是危言耸听?抱歉,让你们失望了,我还是会打电话给莫天霖,让他辞退你俩,在高档商场待久了,都把自个儿当大小姐了,营业员要是都像你们这样,以后谁还敢进来!”

    两个营业员傻了眼,呆呆的看着他们离开。

    “她……她说的,该不会是真的吧?”

    “我不知道,万一她真的认识我们老板,那该怎么办?”

    ……

    季谷雨还是听到了乔月说的话,她牵住乔月的手,“谢谢你帮我出头,难怪封含玉这次回来总是夸你,我还奇怪呢,你年纪比她小,竟然能让她佩服的五体投地,一定是个长相特别又凶悍的小姑娘,没想到,根本不是那样。”

    封含玉搂着乔月的肩,一脸得意,“年纪不能说明所有的问题,乔月虽然年纪比我小,可是按着辈份,我就得叫她一声嫂子,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她都得照应我,因为我是她小姑子啊!”

    封含玉还有更吓人的事,不敢跟季谷雨说,怕把她吓坏了。

    四人又逛了一阵,江惠一路走过去,就是买买买,也不管身后跟着的三个小姑娘,要不要。

    “哎,这件好看,我们家封英,很适合我们家封英穿!”江惠又拿着一件衣服,在试衣镜前比划。

    她精力,可是三个小女生,都要撑不住了。

    心累,身也累。

    乔月感觉这比她跑几千米都要累。

    “中午我们就在附近吃饭,我可不想再跑了,我知道这附近有家不错的馆子,回头我打电话,把我哥也叫来,他们公司也在附近,他中午肯定也随便对付一下,”封含玉自顾自的说道。

    乔月发现季谷雨神情如常,不免好奇,“你知道他哥哥是谁吗?”

    季谷雨眨眨眼睛,很平静的点头,“知道啊!”

    乔月若有所悟的哦了声。

    季谷雨又说道:“他哥哥是江封集团的老板,你们刚刚说了啊!”

    “呃……”乔月无话可说了,感情是这么个知道法,看来封邵远追求人家小姑娘没用真名。

    突然,在那边兴奋挑衣服的江惠,大叫了一声,眼睛笔直的盯着玻璃外面,商场过道的另一头。

    “妈,怎么了?”封含玉跳起来,飞快的跑过去。

    江惠颤抖着手,指着对面有说有笑,亲密搂在一起逛街的一男一女,“是……是不是我看错了?一定是我看错了,那个人……那个人不是彭亮,对不对?”

    封含玉眯着眼睛,顺着母亲手指的方向看去。

    其实根本不必仔细去看,那么大的一个大活人,能看错吗?

    “妈,先您别激动,也许事情不像咱们想的那样,也许……也许那女人是他亲戚呢,你看,我有的时候,不是也像这样拖着我哥逛街吗?”封含玉感觉自己解释的好苍白,好无力,因为连她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彭亮搂着那女人的姿势,根本不像亲人兄妹之间,只有……

    “怎么了?你们看见谁了?”乔月瞧着她俩神情不对,走过来看到渐渐走近的男人,心里有底了,“先问清楚了再说,彭亮就是有那个贼心,也得有贼胆,含玉,我带大伯母先到楼下的餐厅,你把他们两人都带来,别在这里闹,影响不好。”

    乔月的话,让江惠母女悬着的心,安稳了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