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杀手之路(18)
    37小说 .37xs.

    不等乔月再说什么,叶溯就将电话挂断,丢到山涧里。

    风站在他身后,很愤怒,“你自己不动手也就罢了,为什么要阻止我?上一次任务失败,组织已经很不满了,这一次如果再失败,我们俩就要从顶尖,降到三等,你还会受到惩罚,这些后果,你知道的吧?”

    “知道啊!杀手的日子越发的无聊了,你不觉得现在这样,很有意思吗?”叶溯双手插在兜里,无所谓的笑了笑。

    他穿着灰色风衣,被荒野的风吹过,鼓着飞起,像是灰色的翅膀,可惜它却永远飞不起来。

    额前的发,快要遮住眼睛,那双眼睛,其实很好看。

    他不杀人的时候,常常坐在咖啡店里,捧着一本书,阳光从窗户照进来,碎发遮住眼睛,也同时遮住了那双有着琉璃般漂亮的眼睛。

    风的神情有些谁也不懂的悲伤,“这是你的事,我不干涉,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总站在暗处,这样有什么意思?”

    小白已经跑到两人面前,龇着牙,围着他俩转着圈的狂吠。

    叶溯蹲下来,“瞧,我说的都是实话,她养的狗,跟她的人一样又凶又狠,却也很聪明,不信你掏枪试试,它一准跑的比什么都快!”

    “我倒要看看!”风,不信,从腰间拔出枪。

    枪口刚一瞄到小白,小白嗖的躲进草丛,几下就钻不见了。

    叶溯笑坏了,蹲在那,笑的不行。

    风似乎听到头顶有乌鸦飞过,“走了,再不走,就该被堵这儿了,我听见直升机的声音!”

    叶溯站起来,弹了弹风衣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你说,我要是把这狗偷走,怎么样?”

    “不怎么样!”风懒得理会他的神经质,转身走进林子里。

    他们没有开车,步行走过荒野,来到这儿。

    小白又追在他们后面,叫了好一阵。

    不过它也没傻到一直追着他俩,一直等到郑宏宇等人赶来。

    “小白?”

    乔月家的狗也都快成了人尽皆知,毕竟能让乔月养的狗,那能是普通的狗吗?

    况且小白长的太特别,全身雪白,有点像摩萨耶,却又不全像。

    小白围着郑宏宇转了两圈,又朝着一个地方吼叫。

    郑宏宇蹲下来,摸了摸他的头,“知道了,你回家去,要是把你弄丢了,她该找我的麻烦了!”

    小白又叫了两声,转身朝着村里跑去。

    “这狗真神,要是训练一下,肯定是一条很棒的警犬!”

    郑宏宇笑了,“它的脾气跟咱嫂子一个样,谁都甭想训练它,走吧,就算追不到,但还是得追啊!”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旷野,全是农田,山坡,荒地。

    找人跟大海捞针,没啥区别。

    郑宏宇带着人搜寻叶溯二人的踪迹,另一边,唐父坐在客厅里,一脸的世界末日。

    唐静如的尸体被抬走了,要不要埋那是唐家的事。

    唐惑也被送上救护车,直接拉到医院去了。

    就算能活下来,一年半载都好不利索。

    唐平颤颤巍巍的站在边上,想跟哥哥道歉,又没那个勇气,其实他更想离开,可是一抬头,对上并排站在边上的几个黑衣人。

    崔义还挺适合穿黑衣的,黎家兄弟要是穿上黑衣,保镖既视感。

    秦夏已经再次打电话确认过了,放下电话之后,狠狠的抹了把脸上的汗。

    差点就让这丫头成魔了,她要是成魔,简直太可怕了。

    不只是他掬一把冷汗,其他人也是如此。

    江惠坐下好一会了,还感觉自个儿的心砰砰直跳,“乔……乔月啊,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先要冷静,还有,别动不动就开枪,现在不是战争年代了,枪支管理都很严格了,开枪杀人,那是要被判做牢的。”

    与江惠不同的是,原本应该比她还要害怕的曹秀芝,不仅没有害怕恐惧,反而一脸兴奋的看着乔月。

    听见江惠的话,她蛮不赞同,“她是为了保护家人,现在很少有她这么讲义气的小姑娘了,当时是有点害怕,可是回头想想,跟电视还有书里的女英雄,真是太像了!”

    曹秀芝喜欢,尤其喜欢书里有血性的女性角色。

    女英雄?

    这个比喻,差点没让乔月腿软。

    要真的拿来比喻,她更像女土匪,而不是女英雄。

    秦夏别开脸,分明是听不下去,“要不我先把他俩带走,你们慢慢聊?”

    “等等,我有话问他!”乔月叫住他。

    唐华松开了捂着脸的手,用平等相当的眼神看向她,“如果你想问有关唐家的事情,我不会说,所以你也不必问了,哪怕你杀了唐平,杀了我!”

    “你先听听我要问什么,再来决定要不要说,比如,我现在只是很想知道,是谁鼓动你们办阴婚的?”

    “办阴婚是我们老家的风俗,不需要谁鼓动!”唐平说的很坚决。

    乔月朝封夭看了一眼,其实封夭现在的内心,跟吃了苍蝇也差不了多少。

    一想到唐家居然让他娶一个死人,还是一个活着就让他讨厌的人,封夭心里的那股怒火,怎么都压不下去。

    就像苍蝇梗在喉咙里,不能咽,又吐不出来。

    封夭脸色阴沉,“不需要鼓动?那你们不仅胆子大,自信心也膨胀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了,你们觉得我封夭是好欺负的?”

    唐华眼神闪躲,“当然不是……”

    唐华有些说不出话,或许是不晓得该怎么编。

    封夭却继续咄咄逼人,“不是吗?唐部长说的话,很难让人信服,尸体都抬到我家院子里,连限婚这种话,都敢随意往外说,唐部长一定是吃定了我不能反悔,说吧!唐部长还有什么后招?”

    唐华当然知道封夭是什么人,但事情走到这一步,已不是他能操控的,“你们就别问,再问什么我都不会说,封参谋想知道什么,可以自己去查,无论你查到什么,是否与我有关系,我都认了!”

    唐华已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打定了主意不再说任何话。

    封夭冷笑了下,“既然如此,唐部长可以走了,回去以后,好好享受你剩下的时光,希望我们再见面的一天,不会太远!”

    唐华兄弟俩被请了出去,请他们出去的人,态度可不怎么友好,连推带搡,唐平差点被推倒。

    “你们干什么?推什么推,我们能自己走!”唐平站稳了就开始叫嚣。

    “闭嘴!”别人不骂仔,唐华都要骂他。

    唐平立马低下头认怂,“大哥!”

    “别叫我大哥,从今天开始,我跟你不再是兄弟,你的工作也不要再去了,现在就回家,收拾东西,带着你的一家老小,能滚多远就滚多远!”

    唐平大惊失色,“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听到的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总之,我不想再看见你!”唐华坐进自己的车。

    唐母早就被送走了,现在留下的,都是他的亲信,这其中并不包括唐平。

    唐平眼睁睁看着汽车走远,心彻底凉了。

    他满脑子都以为大哥是因为私人恩怨,要赶他走。

    唐平现在的职来,油水很足,他哪舍得这个时候离开。

    在金钱利益之下,人的眼光很短,短的只看得到眼前的三步范围。

    唐家一个人都不舍得离开衡江,隔抱着侥幸的心理,以为事情既然过去了,就让他安静的过去。

    反正唐静如已经经济基下葬,封夭的工作在停了一段时间之后,又恢复了。

    上面那位只下了一道命令。

    严肃整顿衡江官员的为政之风。

    这一道命令,跟封夭着关系不大。

    直到查出的命令出来,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项命令,只是针对了唐家,以及树倒猢狲散,却死而不僵的陆家。

    任平阳被放出来之后,连个屁也没敢放。

    又因为心理负担太重,大病了一场。

    更绝的是,那晚被他上的小姐,隔了两个月,跑到他面前,告诉他,自己怀孕了。

    任平阳吓的差点要去跳楼,可是冷静下来之后,他有了自己的小打算。

    他跟老婆结婚十几年,只生了两个女儿,按着老家习俗,没儿子那就是没后,要被人嘲笑,抬不起头。

    没儿子,一直是任平阳心里最大的遗憾。

    要是这个女人,能给他生个儿子,那可就太好了。

    任平阳虽然被母老虎管着,可也不是没有自己板眼的人。

    藏个女人,不让母老虎知道,还是可以做到的,不过前提是,不能让乔月等人捣乱。

    所以任平阳在几番权衡之下,不得不完全倒向封瑾这一边。

    他倒过来了,理所应当的,就跟卫民和周家成了对立面。

    这些都是后话,眼跟前,曹秀芝看乔月的眼神,那绝对是喜欢加崇拜。

    “乔月啊,留下来吃饭吧,封夭,去把封麟接回来,他不是最喜欢乔月的吗?”曹秀芝热情的抓着乔月的手,愣是把江惠挤到一边,搞的江惠一头雾水。

    这画风变的也太快了吧!

    封夭也觉得不对,刚才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院子里还有一股死人味没有散去,母亲怎么想到留乔月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