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章 目地(15)
    37小说 .37xs.

    可是那样的话,老爷子生活的还有什么乐趣?

    当时封邵远就下了决心,封家要在村里买块地,盖一座房子,以后他们不仅可以经常回来看老爷子,也能顺便在这里过夜,权当度假。

    谁说度假,就非得到那些所谓的风景名盛。

    封邵远做事也是雷厉风行,当晚就打电话,辗转找到祁彦。

    这小子在外面转了一圈,又回了桃园村,外面不安全,太危险,还是小山村待着安全。

    接到封邵远的电话,他就跑去跟村长商量。

    既然要买,那就多买几块地,盖成别墅群,再让他们花钱买,除了封邵远,肯定还有人会购买。

    祁彦为自己的经商头脑,赞叹不已。

    扯远了,还是来说说封家老宅子门前发生的事吧!

    激动的老百姓,在有心人的鼓动下,撞开了老宅的门,义愤填膺的冲了进去。

    那架势,像极了当年某些人扛着大旗,跑到知识份子家里抄家的激进份子。

    “把封夭交出来,祸害了人家小姑娘,害的人家投河自尽,现在连个面都不露,像他这样的人,还怎么敢自称军人,还怎么敢穿一身军装!”

    “让他出来,不给一个说法,就把尸体放这儿,让你们白天看,晚上看,夜里做恶梦,让你们不得安宁!”

    还真有人把尸体抬了进来,那股子恶臭,所有人都闻见了。

    曹母捂着鼻子,“你们赶紧把尸体弄走,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有什么想法,我们通过警察,通过律师再谈!”

    唐母被人搀扶着走进来,“今天你找谁来也没用,谁要是敢动我女儿的尸体,我就死在这儿,别以为你们让封夭躲了,我们就没办法了,我女儿从封夭住的小区离开,没过多久就死了,警察包庇你们封家,欺负我们唐家势力小,可是你们别忘了,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长着眼呢!”

    唐母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刚一说完,就要晕过去,幸好后面的人扶住了。

    唐母的一番话,让好事的围观群众更加义愤填膺。

    谩骂,质问,不绝于耳。

    而且是越骂越难听,越骂越狠,连诅咒人老人小孩子的话,都说出来了。

    乔月快步走过去,认准了诅咒的那个人,上前就是一巴掌,将她打倒在地。

    “不会说话,就把嘴缝上,不会做人,就滚回去重新投胎,下辈子做畜生,从现在开始,我再听到谁骂些无底线的话,听到一句,我赏他一巴掌!”乔月阴冷的视线,在起哄的人群中,一一扫过。

    阴鸷的感觉,让人寒毛倒立,慎人的凉意,从脚底直往上攀升。

    刚才被打的是个年轻小伙子,他从地上爬起来,一看打人的是个小姑娘,又开始骂了。

    “你他妈是哪来的贱丫头,这里的事跟你有关系吗?欠cao……”

    男人话没说完,又被人飞踹了一脚,整个人被踢飞了出去,五米!

    秦夏淡定的收回脚,“我们老大说了,一句话换了一个巴掌,你说的太多,一巴掌不够,换成脚了。”

    乔月不爽的看他,“干嘛要踢他?我还没打过瘾呢!”

    秦夏嘴角抽了抽,没理她。

    被秦夏踹了一脚,后果可想而知,半天没能爬起来。

    江惠看到乔月出现,松了口气,好像有她在,才是最安全的。

    “她就是乔月?”曹秀芝没见过乔月,在她印象中的十五小姑娘,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就是她,我们家封瑾宠的不得了,封麟也喜欢她,上学还非得跟她离的近,听说前两天又背着小书包,住到他们那儿去了。”

    曹秀芝的心情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看着是挺特别,我闪家封麟年纪虽然小,可是他也挑人……”

    两人说着说着,都快把眼前的麻烦事给忽略了,还是哭丧的那群人惊醒了他们。

    因为有了秦夏的震慑作用,一时间,那群吵吵嚷嚷,义愤填膺的正义之士,有些害怕了。

    他们觉得乔月等人,很像黑社会。

    这要是警察,他们根本不怕,人多力量大,就是警察也不能把他们全抓走不是?

    但是黑社会完全不同,他们才不跟你讲道理,拳头就是道理。

    乔月最后又扫了他们一眼,“崔义,在这儿看着他们,谁再敢像条疯狗似的大吼大叫,别跟他们客气,大嘴巴子给我抽上去!”

    “是!”崔义答应的干净,吹了下手掌,笑的很邪恶。

    “你……你怎么能随便打人,我们要报警,让警察抓你!”有人小声的反驳,缩在人群里,都不敢露头。

    “就是,你这是犯法,我们来为唐家主持正义,你肯定跟封家是一伙的!”

    “她也是封家的人,大家不用怕她,把她打倒了,封家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不知谁喊了一句。

    乔月眯起眼,朝人群中看去。

    崔义飞快的扒开人群,准确无误的将那人抓出来,是一个年轻女人。

    乔月二话不说,直接走过去,左右开弓,大嘴巴子抽上去。

    “我这个人就是不讲理,告诉你们,不讲理的事还在后面呢,从现在开始,你们哪都不准去,全都给我待在这里!”

    正说着,外面涌进来一群黑衣人,按着她的要求,全是黑衣黑墨镜,酷酷的一群人,一看就是混黑社会。

    崔义跟着他们进来,“老大,人都找来了,您看让他们干点什么,琨老大让我给你带句话,让你悠着点,说您现在还不是金钱帮的老大!”

    乔月直翻白眼,这家伙是在变相的提醒她,早点把他的事解决了吗?

    “行了,别听他瞎扯,让他们负责秩序,还是我自己说吧!”乔月走到坐人面前,将他们的站姿看了一遍,还算标准,不过离她的标准还差上很大一截。

    “你们都给我听着,这边闹事的人,全都给我看住了,我没说让他们离开,谁都不准走,什么时候我说可以走了,才能放他们离开,要是有人不听话,不用客气,棍棒伺候,打坏了我负责,都听清楚了吗?”

    黑帮小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还不是太能接受这么一位老大。

    乔月好想抹汗,原来的她威严这么差。

    没办法了,只有掏家伙!

    她从腰后抽出一把手枪,朝天放空一枪。

    枪声一响,什么都变了。

    正义之士们,纷纷抱头蹲下,就连那边哭丧的人,也吓的不会哭了。

    曹秀芝怕怕的捂着胸口,“我的天,这小丫头怎么说开枪就开枪,胆子也太大了吧!”

    “她那是吓唬吓唬人,也不是真的开枪,说不定她那枪是假的呢,就是用来吓唬人的!”江惠感觉自个儿有点圆不回来了。

    黑帮小哥不是没见过真家伙,但是敢随随便便开枪的人,他们还真没见过,顿时感觉乔月的形象高大上起来。

    秦夏嘴角抽搐的厉害,“大姐,您的枪注意着点,别误伤。”

    给她枪是用来防身的,又不是让她吓唬人的。

    只有崔义等人,连眼皮都没跳一下,仿佛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乔月面无表情的举着枪,脸色严肃的冷嗖嗖,“我这人说话,不喜欢说两遍,如果刚才有人不没听懂我的话,可以站出来,我亲自告诉他一遍,如果听懂了,我需要让你们告诉我,大声的告诉我,有没有听清楚!”

    “听清楚了!”黑帮小哥们的声音,足够整齐,个个挺直了腰杆。

    “这还差不多,以后你们听我命令的时候还多呢!”乔月收起枪,不再管他们,径直走到江惠跟曹秀芝面前。

    江惠亲热的拉住乔月的手,“乔月,你总算来了,给我介绍一下,这是你曹伯母,她是封麟的奶奶。”

    “曹伯母好,封麟常跟我提起您!”乔月很正经的打招呼。

    曹秀芝还真的有点受宠若惊,“是吗?我家封麟也时常提起你,还总跟我说,你要是他妈妈,该有多好!”

    “虽然我不能做他妈妈,但是做婶母也一样很好,没什么区别,以后我会经常带着他,只要您放心!”

    “我放心,我当然放心了,虽然你跟我想像的不一样,可是我一见着你,就觉着喜欢,别说封麟觉惋惜,我也一样,多么好的姑娘,为啥我们家封夭就遇不上呢?”

    江惠扯了扯她,越说越差了,他们家封瑾的媳妇,跟封夭有什么关系,真是的。

    唐母见他们居然在聊天,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气的白眼一翻,差点背过气去。

    “你们欺人太甚,简直不把我们当人看,静如她爸,你倒是说句话,难道你还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就这么凭白无故的冤死吗?”唐母哭的很伤心,她的女儿惨死在外,大好的年华,她能不伤心吗?

    唐平刚才一个劲的在跟唐父说着其中的厉害关系,唐平跟封夭的交情多一点,他最不想把事情弄僵。

    可偏偏,唐静如的死,将一切责任都推给了封夭。

    他是个男人,又站在局外,他看的最清楚。

    很显然就是有人借这个事,要把封夭搞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