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 威胁(14)
    37小说 .37xs.

    封二爷一支,一直定居上丘市,距离衡江不算近。

    “不是,封参谋的母亲带着家人,来到衡江,他们家在衡江也有老宅子,刚住下没两天,消息都一直对外封锁着,唐家人是怎么知道的?”

    “走吧,路上再说!”乔月站起来,“黄萧然,你还是留下看着任平阳,剩下的人都跟我走,给阿琨打个电话,这个事你们出面不好,他的人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阿琨?”秦夏惊疑,“嫂子,你最近跟那个阿琨走的很近,他是黑帮的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少跟他来往。”

    黑白原本就是对立面,无论白有多白,黑有多黑,道理都是鞠恒古不变的。

    “我也没跟他来往啊,就是觉得他这个人还不错,上次因为黄萧然的事打过交道而已,崔义,你去打电话,让他借一个手下给我!”乔月才不跟他解释,从始至终,她都要阿琨成为她一个人的手下。

    “知道了,你把地址给我,等我的到阿昆,我们再一起过去!”崔义也精着呢,知道某些事不能秦夏等人知道。

    崔义离开后,乔月开着自己的,黎家兄弟也上了她的车,秦夏想了想,也挤了进去。

    猴子摸摸鼻子,上了后面的车。

    “嫂子,你好像有事瞒着我。”秦夏坐在后面,脸上始终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

    乔月杏目一瞪,“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难道我做的事还要经过你同意不成?秦夏,你知道我的手段,从现在开始,你给我小心说话,否则我也把你绑了,再送你一个女人!”

    秦夏立马怂了,给任平阳下的药,也是她搞来的,谁也不知道她从哪弄来的药,只一滴,就让任平阳睡成了死猪,而且无色无味,比麻醉药还好用。

    秦夏更加深知,她对人的狠,就他俩这点交情,还达不到让她手下留情的程度。

    不过秦夏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看样子,她是真的有的事瞒着他,瞒着他也就意味着,她不想让老大知道。

    秦夏越想越深,想的太入迷了,连乔月的目光透过后视镜看过来,也没注意到。

    借着等红灯的空隙,乔月朝身边坐着的黎勇看了一眼。

    这一眼包含了太多,黎家兄弟跟她混的时间也不短了。

    对于她的眼神暗示,大致能了解的七七八八。

    黎勇挪了挪屁股,整理了下衣服,又朝后面的兄弟瞅了下。

    黎鸣收到暗示,忽然一手搭在秦夏的肩上,“秦连长,听说你跟那女兵队的常可欣,很快要定下了是吧?”

    秦夏的级别够了,总不能因为一直不退伍,就不让人结婚。

    这里的规定就是如此。

    “你问这些干嘛?跟你有什么关系?”秦夏很警觉,一个字也不愿意多透露。

    “当然有关系,你要有媳妇了,我们也要有嫂子,怎么说,都该送几分祝福,否则怎么对得起战友情!”

    秦夏面无表情的拍掉他的手,“不需要,你们只要不给我捣乱,我就感激不尽了!”

    黎勇也道:“这话说的太过见外,秦连长,不如过两天咱们集体出资,请你跟嫂子出来吃饭,我看刚刚的会所就不错,服务到位,环境也不错,咱们大伙凑份子,也不用多少钱。”

    秦夏总算听懂了,他看向乔月,“你们这是要故技重施?”

    乔月还是笑,“也不算故技重施,还可以改良,瞧见这个了吗?”

    乔月不晓得从哪弄来一个小荷包,打开之后,里面全是很小的瓶子,总数居然有十种之多。

    乔月把这些小瓶子当成了宝,压榨穆白得来的,一般人可弄不到。

    “黎勇,给他念念,上面都贴了小标签。”乔月把荷包扔给黎勇。

    黎勇慌忙去接,荷包落到手里的那一刻,惊出了一身冷汗,“老大,您也悠着点,万一这些瓶子碎了,咱几个就都得报销!”

    后面坐着的两个人听他这么说,也是齐刷刷的冒冷汗。

    致命的药剂,秦夏见过。

    真的只要一小瓶,就能毁掉一栋楼的人。

    乔月尴尬的笑了,“不好意思,刚才没想到,放心,以后不会了,好东西就得慢慢用,用在关键的人身上!”

    她说这话时,眼睛通过倒车镜,瞅着秦夏。

    “你看我干什么?”秦夏被她看的头皮发麻。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好歹他也鞍前马后的跟了她好几回,就不能温柔一点,善良一点吗?

    黎勇这时已经开始念瓶子上的名称。

    “金枪药,一步倒,夜魅……”

    随着黎勇越念越多,秦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等到他们下车之时,秦夏已经屈服。

    不过,他也有前提条件,那就是不能做出对封瑾不利的事。

    乔月觉得他这个条件,太白痴,所以选择无视。

    四人赶到地方,崔义还没这么快赶来,现在就只有他们四个人。

    封二爷家的老宅子,周围倒是挺空旷,很适合闹事的人聚集。

    唐财家来了不少人,还有几辆车子,数十个黑衣保镖。

    唐家调不到,也不敢调部队的人。

    但是他能鼓动老百姓,让这些手无寸铁,又容易被山煽动的人,堵到封二爷家门外。

    要不是大门足够结实,估计早就冲进去了。

    不止如此,等走近了乔月才看见,他们居然把唐静如的尸体也抬来了。

    要知道现在可是夏天,即便他们给尸体做了处理,在没有冰棺的年代,唐静如的尸体可不仅仅腐烂,那个味道,简直了!

    围着唐静如的尸体,却是几个像农村老大妈的女人,跪在那哭天喊地,嗓子都快哭哑了,又哭又唱。

    旁边有人搬了椅子,上面坐着一个面容苍白,憔悴的中年女人。

    她似乎快要坐不住,被旁边的人扶着。

    唐惑也扶着一个中年大叔,唐平站在边上,一直抹着汗,也不知是热的还是紧张的。

    江惠陪着封夭的母亲,站在院子里,焦急的等着儿子回来。

    封夭因为休假,消息知道的晚了点,正在赶回来的路上。

    “要不还是我出去说跟他们讲道理,人又不是我们杀的,没错,当初也是我跟母亲商议,要给他们相亲,可是我家封夭又没意,这怎么唐静如出了事,非得怪到我们家头上呢?”

    曹秀芝越想越觉得气愤,越想越生气。

    只是一次相亲,谁能想到后面出了这么些事。

    江惠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别担心,我们家乔月就快来了,等她来了,事情肯定能解决,我估摸着,唐家恐怕还有别的打算。”

    江惠有些欲言又止,想说又不好说。

    曹秀芝哀声叹气,“你们家封瑾不在,邵远又是经商的人,建国出国访问了,事情全都赶到一块,乔月一个小姑娘,来了又有什么用!”

    曹秀芝没有注意到她后面没有说完的话,一心都是眼前的麻烦。

    江惠这段时间一直操心大女儿的事情了,老爷子不在家,她也很少回老宅,对乔月他们的事情,关心的也不多。

    只知道乔月报名,要去上学。

    封含玉回来之后,又让江惠操心的晚上睡不着觉。

    好好的一个漂亮小姑娘,竟然成了假小子,没上学的两天,整日跟大院里的小男生们打架闹事。

    江惠骂也骂了,训也训了,可就是不管用,可把她愁死了。

    江惠收敛心思,继续宽慰她,“封瑾出差去了,原先的部下,都听她的调配,没有她,还真就不行。”

    江惠也不算笨到家,连老爷子跟封建国都对这一决定支持,她才不会去做那个恶人。

    再说了,反正封家的权利也落到封邵远身上。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他儿子专心开公司,有封家的保驾护航,封邵远的生意才能越做越好,越做越大。

    这回轮到曹秀芝惊讶了,“你们家可真敢放权,她还没到十六岁吧?”

    曹秀芝反正是不敢想像,跟江惠的某些想法很类似,小姑娘只要安安静静的做个小姑娘就好了,成天舞刀弄枪,打打杀杀的,不成体统。

    曹秀芝也是名门书香之后,家里的长辈都是钻研,她本人也是老师,教语文的。

    只不过后来身体不好,办了内退,在家带孙子。

    “年纪不是关键,我们家乔月还是挺懂事的,这不,我们家老爷子回她们村里修养了,昨晚打电话回来,老爷子说话底气硬朗了许多,在那儿也有人陪他说话,要不就在村里转悠,偶尔还能帮着乔家挖挖菜地什么的。”江惠虽然有自己的想法,但是该维护的时候,还是要维护。

    她就属于,可以自己说乔月的缺点,却不能听别人编排乔月的不是。

    昨儿,她跟封邵远一起去了看了老爷子。

    瞧见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封邵远回去的路上,跟她说,其实老爷子要的东西很简单,他们却没有真正关心过。

    想到之前还提议送他去养老院,真是不应该。

    进了养老院,条件是好了,老爷子可以成天无所事事的,打打太极,跟人下棋,到点了饭菜就端上来了,所有的事情都有人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