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1章 报名(13)
    37小说 .37xs.

    丝毫不亚于,看到偶像明星的样子。

    “好帅,他好帅,他是谁啊?”

    “好像是新来的老师,以前都没见过,真的好帅。”

    “不光是帅,他肯定很有钱,你们看他的衣服,还有手表,同,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过。”

    “他朝我们走过来了……”

    乔月皱眉,没怎么在意,只跟那两人说:“我没空,也不喜欢蹦迪,一群二傻子似的,在那摇头晃脑,可不就是傻子一样,哪天你把音乐关了,看看我说的像不像。”

    两位少爷大受打击。

    蹦迪可是年轻人最喜欢的娱乐,现在最流行了。

    怎么会傻呢?

    “上学的时间,谈什么蹦迪,你们就是这么当学生的吗?”

    一道威严的声音,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三人身后。

    乔月听见这声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妈呀!怎么会是他!

    顾烨没有忽略掉乔月眼中的震惊,这个效果她很满意,“这位同学对我有意见?”

    乔月翻着白眼,不理他。

    她越是不理,顾烨越是要逗她,“怎么,我说错了吗?这位同学,我将会是你的授课老师,你对老师就是这样的态度?”

    乔月终于忍无可忍,“姓顾的,我警告你,别再惹我,否同则我对你不客气!”

    她吼的超大声,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用惊讶像是见了鬼的眼神看着她。

    顾烨笑的很贱,张开手臂,“欢迎对我不客气!”

    乔月攥着拳头,再也听不去,挥着拳头,照着他的鼻子,就是一拳,接着是肘击,再一个过肩摔。

    直接把人摔了出去,撞到旁边的报纸架,再重重的落到地上。

    办公室里鸦雀无声,刚刚跟乔月搭讪的两个少年。

    惊呆许久之后,在乔月转身之时,整齐的后退,仿佛她是魔鬼一样。

    乔月觉得很烦,顾烨最近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怎么打,怎么骂,都是一副贱贱的表情。

    而且每次都能激怒她,让她忍不住出手收拾他。

    真的是人至贱,则无敌啊!

    “弄好了没有?”她想走了。

    “快了,老师你倒是快点啊,发什么呆!”崔义正等着一位老师打印章呢。

    乔月打架的场面,他已经习以为常。

    有时候,他也觉得奇怪,怎么总有人找上门。

    跟乔月时间久了,他也算了解乔月的性子。

    她不主动招惹别人,但是别人也别随便招惹她,因为她不禁惹。

    “哦哦!”那老师被叫的回神,赶紧给他盖好章子。

    崔义拿着材料,走回乔月身边,“可以走了。”

    乔月一声不吭,谁也不看,怒气冲冲的走了。

    她走了之后,顾烨从地上爬起来,鼻子都出血了。

    他也不在意,不仅不生气,反而还在笑。

    “没事,都不要太惊讶,我跟她闹着玩的,我们关系很发。”

    “顾老师,看你好像挺严重的,要不还是去医院吧!”一位女老师,看不下去了。

    这么漂亮的脸蛋,怎么下得去手。

    顾烨笑着笑着,眼睛多了一层朦胧,“我都习惯了,有的时候被打也是一种幸福,你们不会懂,她的资料在哪?拿给我看看,我一定得分到她的班级。”

    “在……在这里。”教务主任觉得他脑子不太正常,不过看在他为学校捐了那么多钱的份上,都得捧着他,就算神经不正常也认了。

    顾烨拿来一叠资料,目光最终却停在一张简历上,那上面有一张青涩的照片。

    “这张照片我拿走了!”顾烨小心翼翼的撕下照片,握在手心里。

    “啊,这怎么成?”主任有点懵圈,感觉几个人都很不正常。

    乔月从教学楼快步走出来,脚下都带着风,崔义在后面都快要跟不上了。

    “老大,等等我,别走那么快!”

    乔月猛地停下脚步,幸好后面的崔义反应快,及时刹住了,没撞上,避免了撞车事故。

    乔月双手掐腰,努力平复自己躁动的心跳。

    “操,我简直快被他气死了,这个贱人!以后有他在的地方,我一定离五十米以上!”

    崔义是个男人,还是明白的,“老大,说句不该说的话,我觉他就是故意的。”

    “他当然是故意的,他故意气我,故意找虐,脑子进粪了!”

    崔义嘴角抽了抽,虽然见惯了她骂人,但是这咋还越骂越脏了呢?

    “老大,还是要注意一下形象,你是女孩子,而且我觉得吧,他故意气你,是另有所图的,”崔义不敢说的太明白,况且说了也没啥,让封少知道了,更是不得了。

    乔月还没来得及问,秦夏的车子就出现在学校门口,急吼吼的跑下车,手里捧着大哥大,“嫂子,您快接,老大的电话!”

    乔月有那么一瞬间的心虚,“他怎么把电话打到这儿来了,多贵啊!”

    这个时候虽然也有移动电话,但是电话费贵的呀!

    秦夏硬是把电话塞她手里,“你还是自己跟他说吧!”仿佛是个烫手山芋。

    乔月捧着电话,感觉也很烫啊!

    电话放到耳边,她还没来得及发出一个声音。

    某个处在盛怒中的男人的机关枪,便扫了过来。

    “你上午去哪了?为什么没有报名?”封少的语气还算冷静,却也像极了家长教训不听话的孩子,很想打她屁股呢!

    乔月嘿嘿的傻笑,“上午出了点事,被耽搁了一下下,现在报名不也是一样吗?”

    乔月可不敢跟他说,在这里见到顾烨了。

    封少在那边,能听到他粗重的呼吸,这是被气的,“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不管外面出什么事,都不能耽误报名,封夭那家伙出不了事,他现在放了个大假,快活着呢!你不用的操他的心!”

    封瑾怎会不知道,这丫头爱心泛滥,还以为封夭受了莫大的委屈,整天在家心情郁闷呢!

    乔月摸了摸鼻子,默默听着封少的训斥,五分钟之后,电话总算挂了。

    她松了口气,秦夏也松了口气,崔义见他们都松了口气,自己也跟着叹着气,“真看不出来,封少还挺粘人的。”

    乔月跟秦夏,不约而同的看向他,两人的目光太犀利,搞的崔义一头雾水,还以为自己说错了。

    “我……”他正要解释。

    哪知,两人整齐划一的点头,对他的话,深表赞同。

    别总是说女人怎样怎样,男人也是一样,只不过情未到深处而已。

    任平阳被施以一整套贵宾服务,有漂亮的美女服侍在身边。

    当晚,还被拍了照片。

    当猴子一脚踹开他的房门,任平阳睡的昏天黑地,根本不晓得既将要发生什么。

    猴子端着相机,咔咔一连按了好几下,各种角度,各个方位。

    “你干什么?”任平阳惊醒,从床上坐起来,可是他坐起来的同时,被子也滑落,上身啥也没穿,下面也是一样。

    忽然身旁有柔软的东西依偎上来,扭头一看,把他魂都吓的飞出来。

    他身边怎么会有一个女人,更重要的是,女人也没穿衣服。

    猴子有些挑剔的看着任平阳光着的上身,“领导的身材真不怎么样,皮肤松弛,也没肌肉,肚子还挺大,你平时怎么遮掩的?”

    任平阳怒火中烧,颤抖的手,指着他,“你们设计陷害我!”

    “陷害?这么说好像也没错,对,没错,我们就是陷害,先让你享受一天帝王的生活,再给你下点药,让你**,借以控制你,让你跟我们上一条贼船,听说你老婆是个知名的凶悍母老虎,虽说你是被陷害的,但是……这话说出去,谁信哪?”

    “要不要我给你们家的母老虎打个电话,问问她,会不会相信?”猴子还真拿出一部电话,开始按号码了。

    “不要!”任平阳突然大吼一声,跳起来,打掉他手中的电话,连自己还光着都没发现。

    猴子往后一退,轻而易举的避开他的爪子,“想让我不打也行,从今天开始,怎么做,都得听我们的,只要你够老实,够听话,这事我们就替你瞒下来,否则别说照片,就是录音我们也能搞出来,让你老婆听个现场的!”

    猴子拉开门,准备要走了,“您要是想从这里离开,随时都可以,想要见谁,给谁打电话,我们都不拦着,等照片洗出来以后,我立马给你寄一套,剩下的我留着慢慢看。”

    带上房门,猴子走到会所的楼下,那里坐着几个人。

    “嫂子,全部搞定了,您突然改变主意,搞的我们都措手不及,老大知道了,不会发火吧?”猴子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还是挺兴奋的。

    因为他是军人,所以这事,他还是第一次干。

    乔月翘着腿,笑的在老谋深算,“这是以防万一的办法,只要他不搞阴谋诡计,我也不会动他,这个人很聪明!”

    就在这时,秦夏的电话突然响了。

    秦夏走到一边接电话,信号不好,电话太原始,他不得不挂了电话,重新找了座机,重新打电话。

    一分钟之后,秦夏面色大变。

    “不好了,唐家带着人到封夭家里闹事了!”

    “闹事?去了封夭老家?上丘市?”乔月脑子里立刻想到了封二爷的老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