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章 艰巨(11)
    37小说 .37xs.

    崔义忍不住提醒她,“大姐,您还没报名呢!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咱是现在去报名,还是下午再去?”

    乔月依然蹲在那,“现在是饭点,找地吃饭去,饿死了,封麟那小子也不用我接了,找个地方,吃火锅,你请客!”

    “要不还是我来请客?”阴阳怪气的声音,让乔月身上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呵呵,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琨哥,少见啊!”

    阿琨板着一张冷脸,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少见就对了,见你的次数多了,只会越过越糟!”

    “可别这么说,咱俩还有交易呢,不过你不会是让我帮你抓封夭的吧?”乔月按着胸口,做出一副怕怕的样子。

    “你真会异想天开,真要对付封夭,我也不找你,因为你随时会叛变,行了,上车吧!请你吃火锅!”阿琨是坐着车来的,刚刚看见乔月了,才会下车。

    乔月脸上的神情也认真起来,回头对黎家兄弟道:“这车也坐不下咱们所有人,这样吧,你俩去找秦夏,盯着叶溯!”

    她可没忘了这个人,自打那天接触之后,这货就消失了。

    但是乔月有预感,他还在衡江,只不过隐藏了。

    做为杀手,隐藏跟踪,是基本功。

    只要他不出来,谁也别想找到他。

    秦夏已经有了点眉目,刚才接到消息,提前去守株待兔了。

    “你一个人行吗?”虽然明知问的有点多余,但还是要问一声。

    乔月笑了下,没作声,直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崔义打开副驾驶,坐到了前面。

    车子开走,黎鸣有点担心,“咱们还是赶紧跟秦夏说一声,这个阿琨不是好人!”

    “他不是好人,乔月就是好人了?”黎勇带着明知故问的语气,说话不要太搞笑。

    也不看看坐到黑老大身边的人是谁。

    阿琨跟她坐一起,真要说到谁更倒霉,他反而要担心阿琨。

    “你也不要这么说嘛!老大再厉害,也只是小姑娘,咱们做为男人,就得多担着她!”

    黎勇拍了拍兄弟的肩,“担着她的任务,太艰巨,你跟我都胜任不了,还是让封少自己担着吧!”

    “说的也是!”黎鸣想想,他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

    要被担待的人,此时正研究着阿琨的车子。

    “喔,你这玻璃也是防爆的?车里居然还有枪,这是什么?我靠,这不是机关枪吗?可以架在车顶,你这车顶也经过改装了啊!”乔月这儿摸摸,那儿看看。

    外表多么普通的一辆车,里面居然藏着如此多的玄机。

    随着她找到的机关越来越多,阿琨的脸色也越来越黑。

    “你能不能消停会!”

    乔月摸到一把精巧的手枪,只有巴掌大小,外面镶了钻,应该是假钻,但还是很漂亮,“这是什么枪?能装几颗子弹?”

    阿琨黑着脸,夺过她手里的枪,重新藏好,生怕她再翻出来,所以藏在他自个儿屁股后面了,“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到了别人的地盘,就不能表现的害怕一点,拘谨一点吗?”

    “害怕,拘谨?是这样的吗?”乔月端正了坐姿,按着他说的,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努力做出他想要的害怕拘谨。

    她做的别扭,阿琨看的更别扭,“行了,赶紧把你那表情收起来吧,真让人受不了!”

    乔月瞬间放松下来,又恢复之前东翻翻,西找找的样子,不是她不讲礼貌,而这家伙的车里,简直太多宝藏了。

    以后她也要把车改成这样,在里面睡觉吃饭,开着车去打仗都没问题。

    阿琨也不跟她扯了,直奔主题,“咱俩的交易还记得吗?”

    “记得!”乔月摸出一瓶……伏特加?

    乖乖,烈酒哎!

    其实说白了,二锅头跟它也差不了多少,崇洋媚外,感觉上档次了?

    阿琨瞄到她连酒都找到了,嘴角抽的更厉害了。

    他这酒是搁在座椅底下,从外面看,根本瞧不出来,里面藏着酒。

    阿琨看也不看她,伸手把酒夺过来,继续往下说,“我现在有一件麻烦事,但是在我说之前,你得先答应我,不能让封瑾知道了。”

    “那得看什么事!”乔月又把酒瓶抢回来,“中午吃饭喝这个好不好?”

    阿琨差点要暴跳如雷,“你……你像这样,咱俩还谈什么谈?没的谈了,一拍两散,滚下车!”

    阿琨真想拿酒瓶子砸她,说的好听是交易,狗屁!

    乔月白他一眼,不怒不火,“瞧把你给急的,我有说不帮吗?我有说拒绝吗?咱俩换个角度来说,如果我现在是你们帮的老大,权利还在你之上,这样的话,你的麻烦,不就是我的麻烦,做为老大,我一定给你顶着,不过怎么顶,那得由我说了算,顶到什么程度,也得由我说了算,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不会害你的利益,也不会损害帮里的利益,对了,之前忘记问了,你们帮派叫什么名字?”

    砰!

    阿琨被她的语言子弹击中,倒在座位上,死翘翘了。

    乔月抱着酒瓶,蛮无辜的神情,“你干嘛一副受了天大打击的模样,咱以前又不是混黑道的,更不是警察,不知道也不奇怪。”

    阿琨缓过劲来,决定不跟她一般见识,“我们帮派叫金钱帮……”

    刚说到这儿,他就发现乔月一副要笑不笑的表情。

    “是金钱豹的意思,道上叫全称,我们有时也会自称金钱帮,还不是叫顺口了,帮跟豹的音太相似了,你给我记住了,还有你现在别再跟我谈条件,要任务没有完成之前,我是绝对不是上你的当,也不会被你忽悠,我先事儿说了,你再考虑要不要做。”

    阿琨可不想再被她打岔,要不然又不知道扯哪去了。

    阿琨说的事,说难也难,说简单其实也简单。

    帮里有几个人到南方办货,去了有一个星期,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派人打听过,人是被扣了,却不是警方的人。

    而是一个地下拳击场,也就是打黑拳的。

    他们开出条件了,要想把人带回来,得打一场黑拳,赢了才能把人带走。

    阿琨不是没派人过去,但是结果不好,还白白搭进好几万的报名费。

    “被抓去的人里面,有你小情人吧?”乔月不傻,如果只是几个普通手下,这厮会那么着急吗?

    “别胡说,怎么会是情人,那是我兄弟,当年要是没有他,我现在就成烂泥了,我欠他一条命!”

    “那你自己怎么不去?地下打黑拳的人,长的都跟熊一样!”乔月前世不仅见过,还打过。

    那些不仅长的壮,更重要的特点是,不要命,把人往死里打,反正是地下的黑市,就是打死了也没人追究。

    阿琨举起手,给她看,“因为你赏了我一颗子弹,本来是要去的,所以现在只能由你代替!”

    乔月的眼神渐渐变了,“我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

    阿琨放下手,“信不信由你,反正条件摆这儿了,你不能让封瑾知道,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得保密,回来之后,这个老大的位子让给你坐,明的也罢,暗的也好,都随你,我给你当小弟,顺便跟你说一声,我们的帮众,大大小小的加在一起,有一千人!”

    “一千人?一千个小喽啰?”

    “也不全是,有新加入帮派的,也有专门负责看场子的老人,但绝大多数,都是在各个店上班,比如夜总会,娱乐会所,还有……赌场。”最后一个,他说的有些含糊。

    “你敢在衡江开赌场,胆子真不小,”乔月用手指点着他。

    阿琨打掉她的手,没好气的吼道:“我一个混黑帮的,不搞卖yin,不搞毒品,再不开赌场,那我还不如滚回家养猪呢!”

    “你们家还养猪呢?其实养猪前景不错的,将来老百姓生活过的好了,猪肉价格年涨,肉越吃越多,说不定真的比你干黑帮还赚钱!”乔月说的很认真,没开玩笑。

    车子这时停下了,阿琨松了口气,果断先下车。

    乔月仍旧抱着那瓶酒,跟在他后面下了车。

    崔义并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中间有铁板档着呢!

    阿琨走在前面,饭店门口已经站了不少人,一个个恭敬的很,对着阿琨弯腰,“老大!”

    乔月揉了揉下巴,她还挺喜欢这样的场面。

    崔义跟在她身后,小声道:“您是不是幻想着有一天取代他的位置,也让这么多人,排着队,齐刷刷的黑西装,黑墨镜,再板着脸,冲您点头,叫您一声老大?”

    “还好吧!主要得看是什么人叫,这几个不行,得是训练有素的,叫的再大声,那场面多轰动!”

    阿琨见她没跟上来,停下脚步,回头看她,“别做梦了,除非你答应我的条件,否则我就算毁了也不给你,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乔月撇了撇嘴角,“你毁了我也能弄起来,别以为离了你就不行!”

    三人本来要上楼,不过乔月不想进包厢,就得在大厅里坐着吃火锅,那才叫有气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