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8章 请客(10)
    37小说 .37xs.

    虽说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唐静如的死跟他有关系。

    直接关系没有,间接关系还是有的。

    市府的压力也挺大,冷洪林一个上午接电话接到手软。

    还有shiwei书记的质问,以及新闻媒体在外面堵的是水泄不通。

    其实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舆论,也就是人言,或者说是八卦。

    它可以成就一个人,同时也能毁掉一个人。

    任平阳是几天之前,空降到衡江,当书纪的。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可把冷洪林折腾的不轻。

    从权利上来说,他比冷洪林权利大。

    可是衡江的情况与别的地方不同。

    任平阳即使是钦差,到了地方,也不是什么都好使。

    这不,冷洪林要下班的时候,又被任平阳拦下了。

    “冷市长,关于封夭的处理情况,你拟定好了没有?他是封家的人不错,但是法大于情,虽然这件事,他不是直接责任人,但是他也逃脱不了干系,为了平复舆论,他必须处理,这也是我刚刚跟上面达成的共识!”

    任平阳言词犀利,态度强硬。

    他在走廊上拦下冷洪林,可不是他一个人拦的,他身后还站着两个保镖呢!

    也是退伍的军人,身手了得,他特意找来的,以办公室职员的名义。

    身边有了得力的人,任平阳才感觉底气足了许多。

    冷洪林脸色有些难看,“任书ji,这件事我们在会上刚刚讨论过,你也说了,封参谋不是主要责任人,不能因为无妄之灾,就让一员大将,蒙受不白之冤,您说是吗?”

    任平阳心中不快,他知道冷洪林是谁的人,所以也没打算给他好脸色,“冷市长这是强词夺理,怎么能叫无妄之灾,他做为军人,就该遵守军人的纪律,所有影响军人形象的行为,都能被称之为犯罪,如果冷市长不方便动手,我可以自己派人去!”

    任平阳态度越发的强硬,他可以从别的地方调人手过来,只要他一个电话,一个小时之后,就能准备好抓捕封夭。

    “谁说要抓捕了,再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之前,不能抓捕!”冷洪林知道跟他讲道理,是讲不清了,索性不讲道理。

    任平阳笑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抱歉,我已经向上面请示过了,批文也已经传真过来,这件事你不同意没用!”

    冷洪林看着那张白纸黑字,脑袋疼的厉害。

    他没想到任平阳竟然能越过那么多级,直接拿到最高层的批文,虽然不是那位亲自批的。

    “他说的没用,那我说的呢?”

    冷洪林听到这个声音,脑袋又突突的跳了好几下,他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任平阳也皱眉了,他也最担心遇到这丫头,自打来到衡江之后,一直避着呢!

    来的人正是乔月,她今天开学,刚到学校门口,还没来得及报名,就接到消息了。

    鱼有鱼道,虾有虾道。

    她也是自己的板眼。

    于是乎,带着几个跟班就直接杀了过来。

    事情发生的突然,变故来的太快,打乱了他们原先的计划。

    封瑾昨晚已经连夜坐飞机,去了京城,跟上面那位先见一面。

    任平阳带着上方宝剑来的,他也得去找一把,否则工作不好开展。

    他走了,衡江的局面暂时不会乱,除了周一明,还有他的小媳妇。

    这是封瑾恍然之间发现的。

    在掌控大局,协调各方的能力上,周一明肯定更胜一筹。

    但是要说到魄力,统领能力,好像还真的非这小丫头不可。

    为此,封瑾特意跟董嘉年,以及秦夏都打了招呼。

    其实封瑾走了,把偌大一个衡江交给到她手上,乔姑娘兴奋的在床上跳了好久,激动的恨不能把房顶掀翻。

    当时秦夏等人,都在楼下客厅。

    听见她的尖叫声,众人神态各异。

    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心脏也跟着跳动。

    也都在想一个问题,这丫头会不会把衡江翻过来?

    封瑾临走时,不忘叮嘱她,一定记得去报名,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得先把名报上。

    可是呢!

    某人上飞机一走,很显然的是,乔姑娘把他的话抛之脑后。

    一收到消息,乐颠颠的直奔市府而来。

    秦夏拦都拦不住。

    在乔月出现的时候,任平阳好不容易武装起来的气势,慢慢的开始走下坡路了。

    “这里没你的事,你一没官职,二也不是部队里的人,要是你非要掺和一脚,我会立刻向上打电话,反应你们的问题!”

    乔月呵呵一笑,忽然散去冷漠,“领导消消气,干嘛非得把问题上升到某个高度呢?你说说吧,咱俩也不是第一次见面,算起来,也有几面之缘,你来了衡江做官,我总得尽一下地主之宜,好好请您吃顿饭,您说是吧?”

    任平阳才不上他那个当,“我跟你没有交情,也不需要请客吃饭,我们还有正事要办,请你离开!”

    任平阳一个眼神暗示,站在后面的两个人上前两步。

    威逼的架势立现。

    冷洪林有点担心乔月搞不定,正要说话,但被乔月拦下了。

    “没有交情,可以培养交情,领导要给面子啊!走吧,饭店我都定好了!”乔月的笑容在慢慢变冷,不管是敬酒还是罚酒,都得让他吃下去。

    “你敢在这里动手?”任平阳后退,惊讶于她的大胆。

    “你又错了,我这是请您吃饭!”乔月一个眼神,身后的黎家兄弟,走了过来。

    任平阳身边的人动作也摆出来了。

    乔月叹息,“原来这年头请人吃饭都那么麻烦,动手吧!”

    随着她的一声令下,黎家兄弟飞快的出手。

    但是他俩对上退伍的军人,实力上也许不弱,但实战经验上还是有所欠缺,

    崔义跟猴子也站在乔月身后,三人观战,还顺带负责点评。

    “他俩还需要锻炼,动作生硬,不够狠,也不够快,扔在我们血狼,练上一年,保准能成为一等一的高手。”猴子没有出手意思,即使他俩赢不了,也不至于输的很惨。

    任平阳怎么都没想到,这个乔月竟然敢在市府动手。

    可是他能怎么办?

    打电话叫支援,叫警察,给上面通报,抓捕她?

    这么做的前提,首先他得脱离啊!

    乔月瞄见他想走,不紧不慢的走过去,一把按住他的肩,“走什么,都说了要请你吃饭,定好的事,咋能不给面子,领导请这边走!”

    “我……”任平阳心里跟明镜似的,要是现在跟她走了,就代表失去自主自由,“冷市长不一起吗?”

    乔月摇头,“他不去,我没请他,就请了你一个人!”

    在乔月将他带走之后,跟黎家兄弟对战的两个人,也被一并带走了。

    当然不只是依靠他们两人,猴子等人还是出手了。

    形势逼人,再斗下去,只有拼命的份。

    冷洪林目送他们下楼,站在窗前,看着他们一起上了车。

    “胆子比天大,不过她这个办法,倒也合适!”冷洪林自言自语。

    她不一定会对任平阳怎么样,但囚禁是肯定的。

    一旦任平阳跟外界失去联系,京都那边的人也就等于失去眼睛。

    上了车,乔月就坐在任平阳身边。

    前面开车的是,非从医院出来的黄萧然。

    看到乔月做的事,黄萧然感觉自己先前做的那些事,太小儿科了。

    连这么大的领导,也敢说绑就绑。

    哦,不能说绑,她刚才强调了两遍,是请领导吃饭,完了,还要请领导洗澡,桑拿,按摩,全套服务。

    乔月把这个任务交给了黄萧然,在吃喝玩乐这方面,他还是很精通的。

    任平阳知道自己是走不了,索性跟她聊起天来。

    “从第一次见你,一直到现在,我发现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就算仗着封瑾手中的权利,也不该如此,他的权利再大,也大不过那一位!”

    乔月歪着头,胳膊支在车窗上,满眼无辜的看他,“请您吃饭娱乐,怎么能是胆子大呢?我这是尽地主之宜,都说多少遍了,还是记不住,年纪大了,就要早点退休,总占着位子,不太好,年轻人上不来,影响大局!”

    任平阳差点被她气到吐血,“我还差二十年才退休年龄,怎么就影响大局了?”

    “哟,真看不出来,您才四十多岁,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就您这模样,也忒显老,肯定是操了太多的心!”

    “咳!”任平阳捂着胸口,一脸的受伤,再被她气几下,就得短命了。

    车子开出一段距离,乔月就下车了,猴子坐上车,代替了乔月的位置,“任领导不要介意,我们嫂子还有别的事,不能招待您了,由我代替,希望领导不要介意。”

    “我介意有用吗?能让我走吗?”

    “不能!”猴子笑着摇摇头。

    任平阳颓废的往后面一靠,“既然没用,还说这些干什么,多此一举!”

    车子开走了,乔月跟黎家兄弟,以及崔义,徒步走在回去的路上。

    这几天开惯了车,突然没车开了,好不习惯。

    “早知道就不把车给他们了!”乔月蹲在路边,苦恼的要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