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章 蹭饭(9)
    37小说 .37xs.

    现在桌上摆着一盘飘着辣香的小龙虾,他馋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婶婶,我想吃,好饿啊!”

    乔月摸摸他的小脸,“再等等,要等大家都坐上桌了,才能吃饭,这是礼貌,知道了吗?”

    祁彦第一个奔过来,“其实我也快饿死了,不用等他们,赶紧吃了,不过这个怎么剥?”

    其他人也陆续坐过来,封瑾坐到乔月的另一边,徒手拿了一个小龙虾,“你儿子要吃,你自己剥!”

    剥小龙虾的壳,弄的满手都是油,他才不想乔月自己不吃,只顾着伺候小祖宗了。

    封夭看了眼他剥虾的动作,只看一遍,就掌握其中的要领。

    龙虾肉剥的又快又完整,乔月盯着几个男人的手,内心不无感叹,手指好看的男人,就是不一般哪!

    祁彦最没吃相,连吃还不忘夸奖封瑾的手艺,“老二,你做菜的手艺进步真大,以后多让我蹭饭!”

    封瑾对老二这个称呼,很反感,“吃你的饭!”

    “我做的凉菜不好吃吗?”莫天霖见他们都不尝自己拌的凉菜,脸色阴阴的。

    吃饭的几个人,同时停下筷子,看他一眼,又继续低头各吃各的,对他置若罔闻。

    乔月好心给他提了个醒,“你自己尝过没有?”

    “没有!”莫天霖回答的很诚实。

    “大哥,自己做的菜,当然要自己吃第一口,快尝尝吧!”乔月好心的把那盘菜,推给他,诚恳极了。

    莫天霖又扫了其他人一眼,“看把你们吓的,不就是一盘菜,看着还不错,颜色很鲜艳。”

    封瑾是知道内情的,莫天霖做这盘菜的时候,他就在旁边。

    所以刚刚乔月要伸筷子时,被他拦下了。

    祁彦也知道,可是他装着没看见,也没听见他们说什么。

    封夭是因为警觉性高,发现他们都不朝那盘菜动筷子,他又不傻。

    乔月对莫天霖作了个请的手势,“自己做的菜,一定要自己第一个尝,这样才有意义嘛!”

    莫天霖沉着脸,夹了一块黄瓜,恨恨的吃进嘴里。

    桌上的其他人也不吃饭了,一个个的全盯着他。

    封麟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也一样盯着他,难道这位叔叔能吃出什么东西?

    一秒,两秒……

    还没到三秒,桌上就已经没了莫天霖的身影。

    祁彦放下心了,“终于可以安心吃饭了,哎哎,你们都别客气,快点吃,封少炒的菜真不错。”

    封瑾的面前已经堆了不少龙虾壳,看着差不多了,也不再剥了,“吃这么多就行了,吃多了对肠胃不好。”

    封夭早停手了,小孩子晚上不能吃太多辣。

    莫天霖很快跑回来,再不看他做的那盘菜。

    几个男人开了啤酒,祁彦的表情十分丰富,“这啤的比红的好喝多了!”

    “两者不能混为一谈,”莫天霖自然不能苟同,因为他刚刚收购了国外的一处葡萄庄园。

    “那咱俩就来比比,看是你的红酒庄园赚的多,还是我的啤酒工厂利润更大!”祁彦的酒厂已经在动工了,因为夏天就快要过去,所以他现在主要还是修整厂房,储备原料。

    “我就一个要求,要是你俩把钱败光了,我就把你俩抓去卖身!”封瑾不参与他俩的生意,反正只要是投资,都有他的一份。

    但是该有的压力,还是要给的,不然这两个家伙野心大了,往更大里投资,把摊子越铺越大,却导致根基不稳,才是最糟糕的。

    乔月笑的乐不可支,“我觉得他俩卖身,一定很赚钱!”

    祁彦不仅不生气,反而还跟着一起笑,“先卖他,他比我值钱,现在那些有钱的富婆,都喜欢他这种冷酷型的。”

    乔月用握着筷子的手,撑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祁彦,“其实你也不错,很适合做受。”

    瞧那小蛮腰,扭起来,比她还妖娆。

    “什么是受?”原谅祁彦的单纯,也是新闻渠道不够丰富,知道的少了。

    别说他不知道,就是另外几人也未必知道。

    乔月忽然想起桌上还有小朋友,赶紧打圆场,“当然是受苦的人,现在的有钱人,心理扭曲,会有很另类的癖好,类似于身体虐待,呵呵,就是这样。”

    虽然她解释的很用力,但是面对几个精明绝顶的男人,却是不太够用的。

    只有小正太信了,乖乖的继续吃饭喝汤。

    吃过饭,封夭主动承包了洗碗的活。

    乔月还让封麟帮忙收拾餐厅,做些他力所能及的事。

    小家伙劲头很足,干的很起劲。

    祁彦晚上被莫天霖领回去了,反正他住的也是别墅,房间够多,随便找间客房,就能给他睡了。

    封夭从家里走的时候,儿子瞧都没瞧他一眼。

    当别墅的门关上时,封夭好笑的摇了摇头。

    都说儿大不由娘,这还没大呢,就已经不由他了。

    封夭落寞的开着车子,像个在夜里游荡的魂魄,孤单没有着落,他在衡江城里的住处,并非别墅,但条件也属高级。

    车子刚刚开到小区门口,封夭便看到了那辆经常出现在他周围的车子。

    封夭没有停下的意思,直接从边上开了过去。

    唐静如已经在那等很久了,连晚饭都没有吃。

    她觉得很委屈,很难过,可是又不舍得离开。

    越是多看他一眼,越是对他喜欢的无法自拔。

    哪怕是多看他一眼,晚上也能睡着了。

    好不容易听到汽车驶来的声音,她已经等到绝望了,无意的朝车外扫了一眼。

    灯光有些刺眼,等她看清了车子之后,已经开过去了。

    唐静如赶紧打开车门,跑着追上去,“你等等!”

    “小姐,你不能进去,这是是私人高档小区!”门卫将她拦下。

    眼看着封夭的车子快要看不见,唐静如急的不行,抬手就给了门卫一巴掌,“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门卫,你现在敢拦我,信不信明天我就让你从这里滚蛋!”

    门卫知道这里住的都是什么人,哪里敢随便放人进去,“就明天失业,我也不能放你进去,如果你有认识的人,我可以帮你打电话问问,只有业主同意了,你才能进去!”

    门卫说话的时间,封夭的车子早已不见了。

    唐静如又气又恼,她守了这么久,居然又失败了,她将愤怒全部发泄在门卫身上,对他又踢又打,“都怪你,都是你的错,我马上打电话叫人,我让你在衡江待不下去,让你滚出衡江!”

    “唐小姐好大的脾气,有什么火,可以冲我发,他只是在尽自己的职责,你没权力怪他,更没有权利让他滚,我看真该滚的人是你!”封夭觉得不放心,才又走回来。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事,连累别人。

    唐静如看见他,怔愣了好一会,才忽然惊觉自己此时的样子。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她试图解释。

    封夭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抬了下手,“你怎么样,不关我的事,从今天开始,如果唐小姐再出现在我身边,我想我需要报警,因为你的行为已经严重扰乱我的生活跟工作!”

    唐静如站在那,听着他绝然的话,只觉得从头到脚都是凉的,“我只是很喜欢你,想见你,我没有要影响你的意思。”

    “可是你的喜欢,已经给我造成很严重的影响,让我不胜其烦了,唐小姐,请离开,以后都不要再出现,你让我很讨厌,非常非常讨厌!”封夭不是封瑾,他很少跟人说直接的狠话。

    但是,人都有被逼急的时候。

    真把他逼急了,该说的还是要说,而且只会说的更难听。

    唐静如一脸世界末日的站在那,心里刀割。

    封夭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只剩下唐静如跟那个门卫,还有时不时从这边走过的住户。

    看到漂亮小姑娘哭的这么凶,连门卫都要不计前嫌的同情她了。

    十几分钟之后,唐静如开着车离开了,却没有回家。

    这一晚,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次日一早,衡江市的大报小报,都刊登了新闻。

    衡江本地某位富家女,因被一名高级军官抛弃,一时想不开,投河自杀。

    现场只留下车子,没有唐静如的身影。

    当天傍晚,几个在河边钓鱼的人,发现一具漂浮的女尸。

    报警之后,唐家人前来认尸,结果真的是唐静如。

    短短一天,这个爆炸性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报纸都卖断货了。

    就连广播里,也提到了这则新闻。

    虽然说的很隐晦,但只要是有点眼力见的人,都会联想到两个人。

    一个是封瑾,第二个就是封夭。

    多少知道内情的人,也了解这两人身边的关系。

    所以,目光又全部集中到封夭身上。

    毕竟唐静如接连出现在基地门口,还出现在封夭住的小区,更重要的是,两人曾经相过亲。

    唐家人自然是闹的不可开交,媒体记者全都找到家里,有人还把事情捅到上面去了。

    事情发生的第二天,封夭被停职反省。

    反省只是说的好听些,说白了,就是要撤掉他的职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