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 又来 (8)
    37小说 .37xs.

    车子开走,乔安平一直站在门口,看着车子走远的身影,再慢慢变小,直到再也看不见。

    心里总有一种,女儿越走越远,再也回不来的感觉。

    “爸,回去吧!咱家还有很多事呢!你的腿不能站太久。”乔阳难得这么细心。

    乔安平满不在乎的晃了晃自己的断腿,“其实都已经好了,都可以正常走路了,就是你奶奶不让我走,非得杵着拐。”

    封老爷子手里多了把折扇,“你妈说的是对的,伤筋动骨一百天,那是有绝对根据的,你想想啊,那骨头断了,想要再长好,可不就得费时间吗?现在养好了,以后阴天下雨的时候才能不那么难受。

    “我这不是太着急了吗?闲着没事干,感觉时间过的也太慢了。”

    “那好,我陪你下棋!”

    乔安平的棋艺在老爷子的调教下,进步很大,虽然现在仍然输的多。

    封瑾开着车回到市里,天已经黑了。

    他们直接回了别墅,因为想到还有个躲命的人在这儿猫着呢!

    穆雨彤暂时还没找到乔月这儿,不过估计也快了,找来还不是早晚的事。

    唐静如这两天追封夭追的也挺紧,烦的封夭大部分时间都在军营里待着,也不出来了。

    封磊过了没几天潇洒日子,就被家里的长辈赶回国外了。

    封磊走了,老爸又成天在军营里待着,封麟小朋友自我感觉超可怜,因为家里只有老人,同龄小伙伴他都不喜欢。

    于是乎,消息灵通封夭,在乔月他们前脚刚刚进门时,后脚就跟来了。

    而且这回带的行李包包更大,里面装了更多的生活用品,瞧这样子,是打算多住几天了。

    当封瑾看见封夭的车子开到门口,还有这位蹦蹦跳跳从车上下来的小朋友时,封少的脸黑如锅底。

    “你们怎么又来了?”封瑾不忍心对小朋友发火,于是乎矛头就对准了封夭。

    他刚刚升官了,也是少校军衔,任衡江空军基地让的参谋长。

    瞧这肩上扛的星星,真是叫人眼花缭乱啊!

    封夭笑着走下军用车,那双长腿也一样能晃瞎女人的眼,“不是我要来,是我儿子,他也要开学了,幼儿园正好就在你们这附近,挺近的,以后如果我没时间,就劳烦你跟乔月接一下,哦,忘了你跟你说,他俩的学校也很近,面对面!”

    封瑾瞅着他脸上的笑容,恨不得一拳挥上去,打的他满地找牙,“我没空,她也没空,过几天我还得带她去京都,没空给你当保姆!”

    “我过几天也得去京都一趟,正好咱们同路了。”封夭说的是实话,没有刻意,真的是缘份哪!

    封瑾握紧拳头,忽然道:“改天去练练!”

    “呃,练就不用了,我对你过敏!”跟他练?他是处在被练的那一方,纯属找虐。

    封瑾的武力值太高,属于天赋极强的一类人,说的再通俗一点,就是变态嘛!

    两人站在一起,绝对的对立面。

    一冷一热,一个满面怒火,一个笑容暖暖。

    封麟谁也不理,抱着他存钱的小猪,直接越过封瑾,跑了进去。

    “婶婶,我来了,婶婶,你在哪?”封麟气喘吁吁的跑进客厅,却看到一个陌生的帅哥。

    祁彦在这儿窝一天了,此刻正盘腿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一个大西瓜,吃的毫无形象。

    “在楼上,楼上呢!”祁彦用勺子指了指上面。

    “谢谢!”封麟礼貌的道谢,但是在经过祁彦身边时,停下呆呆的看他,“你不要把沙发弄脏啦!”

    瞧那小表情,这么说已经算是很客气的了。

    没有直接指着他的鼻子,说他太邋遢,这是给他面子呢!

    祁彦一愣,小子这是要登堂入室,把这儿当成他自己家了呢!

    祁彦下巴一抬,傲娇的回怼,“要你管,我乐意,关你屁事!”

    “你……你说脏话!”封麟小朋友,气的脸蛋儿通红,指着他,气呼呼的控诉。

    祁彦就是故意逗他,“就是说,怎么办?你来打我?来来,快来打我!”

    瞧瞧小正太生气的模样,简直太逗了。

    乔月回房间放好了东西下来,就听见这么一句,真的是……无语了。

    “你滚去做饭,要不然我就把你赶出去!”

    祁彦蔫了,他得在这儿躲呢!

    现在还不能走,至少今晚死活都不能走。

    刚刚收到消息,穆雨彤已经杀到他公司去了,还把办公室给砸了。

    “婶婶,他欺负我。”封麟小朋友,看见靠山,立马委屈的泪眼连连,好不可怜。

    乔月跑过去,一把抱起小家伙,使劲在他脸上印下两个香吻,吻的小帅哥咯咯直笑,好不欢乐。

    “咱不理他,智商太低在!”乔月抱着封麟,走到沙发边,果然还是嫌弃他,“你把我家沙发搞脏了,以后吃西瓜不准坐在沙发上吃,还有那半个西瓜呢?”

    遇强则弱啊!

    祁彦遇到乔月,完全像打蔫的茄子。

    封家兄弟进来,封瑾看见祁彦,又训了一遍。

    西瓜水弄到地上,容易招蚂蚁不说,还得用拖把才能弄干净。

    祁彦随口反驳了一句,“她还不是每次都坐在沙发上吃西瓜?”

    虽然他反驳的很小声,但封瑾还是听见了。

    “你又不是我媳妇!”

    好笑,媳妇跟兄弟怎么能一样对待。

    媳妇得宠着,兄弟就是拿来坑的。

    最终,寄人篱下人的祁少,不得不穿着他那昂贵的衣服,做着打扫卫生的工作,最后还被封瑾拖进厨房准备晚餐。

    乔奶奶给他们稍了很多蔬菜,乔阳也准备了黄鳝,小龙虾,都给他们打理好了,回来直接下锅炒熟就可以。

    封瑾跟着乔奶奶学会了做小龙虾,再配几样清爽可口的小炒菜,家常便饭,其实才是最好的美食,比西餐好了不知多少倍。

    莫天霖闻着菜香,踩着饭点,翩然而来。

    当然,也不是空手。

    带来一箱啤酒,可惜不是冰镇。

    莫天霖来了,跟封夭打过招呼,也卷起袖子进了厨房。

    幸好家里的厨房很大,否则还真的站不下三个人。

    封夭没进去,安安稳稳的坐在客厅,看着厨房里的三个人,再瞧一眼坐在那儿,吃着西瓜的女人,其实内心是有点崩溃的,“你调教的很好!”

    岂止是很好!

    为了不打自己的脸,封瑾把西瓜瓤切成了小块,用一个盆装着,让她自己叉着吃。

    封麟坐在她边上,咬一口没籽的地方,乔月再咬一大口。

    两人吃的不亦乐乎,还得看着电视。

    享受啊!

    乔月听见他酸酸的话,不以为意,“你也有这个潜力,将来好好努力,争取做一个合格的厨男!”

    封夭表情古怪,“不可能,我绝对不可能成为他……他们三个!”

    祁彦端了菜,像模特走台步似的,姿势摆的那叫一个帅,“我们三个怎么了?矫情的,你以为我想吗?爷是被逼的,女魔头就坐那儿呢!”

    厨房里都是油烟味,刚才封瑾炒个小龙虾,差眯没把他呛死。

    “我是自愿的,每天在外面吃,偶尔下厨做个饭,感觉还是不错的!”莫天霖进厨房,非得做个凉拌菜,说是看到饭店做出来的好吃,非得自己试一下。

    祁彦听到这话,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省省吧!鬼才信你的话!”

    “如果有鬼,我一定能让他信我的话!”莫天霖说的很自信。

    他俩光顾着斗嘴了,只有封二少最踏实的忙着。

    乔月忽然盯住封夭,“吃过饭,我收拾碗筷,你得负责洗碗。”

    封夭刚刚端起茶杯,还没喝一口呢,就被她的话震的愣在那,“好吧!”看在她替自己带儿子的份上,看在都是一家人的份上,洗就洗吧!

    他也是军人出身,什么没干过。

    乔月笑着拍了拍封麟,“看见没有,以后等你长大了,也要学会照顾女生,这样以后才有人愿意嫁给你!”

    封麟仰着小脑袋,乖乖点头,“我吃过饭也帮你一起收拾好好不好?”

    封夭被逗笑了,“你怎么不说帮老爸洗碗呢?”封家的孩子,都没有宠上天惯着的。

    不会因为家里条件好,就一味的宠爱,什么都不让他们动手。

    相反的,等过两年,封麟暑假的时候,也会参加夏令营,锻炼他的自理能力,长大了才能做男子汉嘛!

    “因为婶婶是女生,爸爸是男人,叔叔他们也是男生,爸爸要向他们学习!”小家伙有意见了。

    封夭深感不安,“我儿子要被你教坏了!”

    乔月哼了声,“男孩就该有男孩的样子,但是也不能大男子主义,你就是!”

    “马上要吃饭了,别吃西瓜了!”封少系着花围裙,端着刚刚出锅的,红通通的小龙虾,从厨房出来,临转身要回去时,又冷冷的瞄了眼封夭,“你好意思坐在那里不动吗?”

    封夭在笑,“你那厨房也站不下第四个人了,我负责洗碗总行了吧?”

    乔月带着封麟小朋友去洗了手。

    回到桌上,两人并排坐着,等着开饭。

    封麟在乔家住了几天,也吃过乔奶奶做的小龙虾,喜欢的不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