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 做鞋(6)
    37小说 .37xs.

    刘玉凤也道:“乔奶奶,我也来帮忙,我会做大锅饭。”

    乔奶奶笑着道:“不用你们帮忙,他们来干活的人,啥也不用我们管,都是自己解决,我们家还跟以前一样,还没到农忙的时候,家里也没什么活。”

    乔奶奶婉拒了她俩的好意,让她俩过来帮忙,像什么样子,刘玉凤跟乔阳的事,还没影子呢!

    再者,家里也的确没多出什么活,还是跟以前一样。

    被拒绝了,刘招弟心里不是滋味,她会多想。

    刘玉凤也是,以为乔家不欢迎自己。

    这时,封瑾提着背包,从里屋走出来,那里都是乔月换洗的内衣,她非要带着。

    “都收拾好了,可以走了吗?”封少看了眼院子里多出的两个人,可是看见了也只当没看见。

    如果是值得尊敬的长辈,他自然会尊敬,但是刘招弟?

    还是算了吧!

    刘玉凤这是第一次见到封瑾,平静的心湖,像是投进一颗炸弹,彻底炸翻了天。

    “等会再走!”乔月还想观察一下刘玉凤,好不容易见着一回,哥哥去哪了,咋还不见回来?

    刘玉凤的脸有点红,看向乔月,“你这收拾了东西,要是到省城上学吗?”

    “是啊,要开学了嘛!”

    “也对,省城离家里太远了,你是要住校还是?”刘玉凤又问。

    “不住校,他帮我找了离家近的学校,来回开车也很方便。”

    “开车上学?”刘玉凤心里凉凉的,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能形容了。

    现在的年代,就算开一辆最普通的汽车上学,那也是惊世骇俗的行为。

    乔月看着她的眼睛,“开车有什么不对?主要是方便,节约时间,等以后我哥的生意做大了,咱村通往镇上的路修好了,我哥也得买车,不过他只能买货车,方便拉货。”

    刘玉凤避开她的视线,低着头,“你哥勤快,以后谁跟了他,都能过上好日子。”

    乔月坐在一边的小凳子上,抽着下巴,盯着她,“那是,我哥哥,那是难得一见的好男人,不过呢,我喜欢的嫂子,不一定多善良,多勤快,最重要的一点是,她没有那些弯弯绕绕的心思,我最讨厌有心机的女孩子,我们家都是心思单纯的人,玩心眼的人,在我们家最不受欢迎!”

    刘玉凤脸上的神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僵住,不过很快就释然了,“你说的很对,其实我也是没什么心眼的人,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来不多想。”

    “对,其实我们家都是没什么心眼的人,谁有那功夫,成天琢磨着,别人话里话外的意思,乔月啊,你多跟玉凤接触接触,你们年纪相仿,肯定有很多共同话题。”刘招弟觉得乔月的眼神有点危险,赶紧插话进来,打断她俩的对话。

    乔奶奶进堂屋,给她们俩倒了水,“这一路赶来,肯定热坏了,乔月,去把那半个西瓜切了。”

    “我来切。”乔安平才出来,对她们俩点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刘招弟没话找话,说到西瓜,又说自己家明年打算种几亩西瓜。

    再然后,有意无意的扯到了乔栓身上。

    刘玉凤给了她一个眼色,示意她别再说了。

    说起来,乔栓也是乔奶奶的一块心病。

    再不好,她也是自己的孙子。

    虽然不能跟乔阳乔月相比,但怎么说也是血缘关系。

    乔奶奶还是主动提了,“你们该去看就去看,这个事不用跟我们商量,以后乔栓从牢里出来了,还是让他出去打工。”

    刘招弟心里可不这么想,“打工能赚几个钱,还得看人脸色,乔栓背着牢改犯的罪名,出去打工谁敢要?之前我不就说过了,想让他跟乔阳一块搞养殖,做生意,他俩兄弟俩在一块,也不是外人,更不用看人的脸色了。”

    刘招弟打算的超好,可是她没想过,别人是不是也这么想的。

    乔奶奶瞅了乔月一下,为难着道:“这事以后再说吧!”

    乔奶奶始终不敢应承下来,乔栓能不能改变是一回事,关键是刘招弟这态度,好像笃定了别人肯定会同意似的。

    这种强加的行为,实在让人很不舒服。

    刘招弟心里也不得劲,一看这架势,就是老婆子做不了主,看来这个家,还真是乔月说了算。

    刘招弟偷着瞄了眼封瑾,想看看他的反应。

    哪知人家帮着乔奶奶背稻草去了,根本没瞧她们一眼。

    刘玉凤又偷偷捏了姑姑的手,“乔月,我给乔阳做了一双新鞋,你给瞧瞧呗!”

    刘玉凤从随身带着的篮子里,掀开上面盖着的布,底下是一双崭新的白底黑布的男鞋。

    刘玉凤把鞋子拿给乔月看,想得到她的评价。

    说实话,刘玉凤的手工真不错,布鞋做的不比乔奶奶做的差。

    “很好看,回头我跟回来了,让他试一下。”千层底的鞋子,拿在手上就能感觉到份量。

    一针一线纳上去的,每一针,都得用先锥子扎一个眼,才能纳得动。

    刘玉凤见她喜欢,顿时欣喜不已,“你要是喜欢,回头我也帮家里每个人都做一双,只要你们别嫌弃太老土就行。”

    刘招弟赶忙接话,“怎么会呢!玉凤的手艺那是没得挑,她做的鞋,不磨脚,还耐穿,乔阳要是见了,肯定喜欢!”

    乔月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开始变淡,“怎么会嫌弃老土呢,只是这做鞋太累了,又费时间,还是算了吧!你做一双鞋也不容易。”

    “不费事,你就别跟我客气了,不过我得量一下家里人的脚,得先剪个鞋样,”刘玉凤的热情挡都挡不住。

    非得给乔奶奶量了鞋样,还用本子记下,然后就是乔月,乔安平,连在屋里听评书的封老爷子也量了。

    最后就是封瑾。

    刘玉凤捏着本子,有些局促的走到正在打水的封瑾身边,“我……能不能给你量个鞋样,给他们都量过了,就差你了,很快的,我就用手量一下就成了。”

    乔月仍旧坐在那,用手撑着下巴,面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望着她的一举一动。

    刘招弟是没瞧出什么,还跑到厨房,找到中午剩的锅巴,在里面夹了些菜,吃起来那叫一个香。

    当然,这个香,是她自个儿认为的,别人看她吃东西,可就是一点样儿没有了,说句不好听的,跟猪一样。

    封瑾拎上来一桶水,连个眼神都没给她,“不用了!”

    他拒绝的很干脆,乔姑娘在心里默默点头,表现的不错。

    她心里不爽的人和事,他一定会拒绝,这就是默契啊!

    刘玉凤其实有点怕他的,刚才也是鼓起勇气,才敢说那些话。

    现在被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她连个下楼的台阶都没有。

    “家里人都做了,也不多你这一双,权当是我的心意,要不然总觉得不太好。”刘玉凤说的很小心,按着常理,她都这么说了,就算对方再拒绝,也不能说过份的话,肯定要给她留点面子。

    可是……

    那人竟然直接拎着水桶往厨房去了,途中还因为刘招弟挡着路,停了下。

    刘招弟赶紧让开,飞快的闪到一边。

    刘玉凤只好低着头走回原来的位子,默默的坐下。

    被打击了,连积极性都被消灭了不少。

    “乔月,要是少做一双,你别介意啊!”刘玉凤笑着跟乔月打趣。

    乔月却依然淡淡的笑,“他只穿买的鞋,即使要穿做的鞋,也只会穿我做的,可惜我不做鞋。”

    “你俩是一家人,他穿你做的鞋,当然最好,其实做鞋也不难的,就是费时间,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虽然买的鞋也很好,但是自己做的意义不同嘛!”

    “现在不行,等以后有时间吧!对了,既然你要给我们家人都做一双鞋,那就再每人多做一双棉鞋吧,再过不久,就要到冬天了,我可以给你工钱。”乔月直起腰,弹了弹鞋上的灰尘。

    “工钱?”刘玉凤是个有心眼的,她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多了,“给什么工钱啊,几双鞋而已。”

    说的多轻巧,这哪是几双鞋的事,她得做很久呢!

    不过也没关系,可以请人帮忙。

    刘招弟举着锅巴,大方的直摆手,“乔丫头,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那玉凤也不是外人啊,而且她不光做鞋的手艺好,做衣服,织毛衣更是没话,她织那毛衣可好看了,冬天穿在身上又暖和……”

    “姑,你去帮我看看乔阳在哪?得让他把鞋试试,然后咱们就该回家了。”刘玉凤打断她,笑容变的有点牵强。

    “哦,那我去瞧瞧,”刘招弟还不算笨到家,乖乖的站起来,往外去了。

    乔阳很快就被拽了回来,脸上还是有点不情愿。

    “乔阳啊,玉凤给你做了双鞋,赶紧去把你那泥脚洗了,来试试鞋子合不合脚。”刘招弟几乎是推着他去洗脚的。

    可乔阳还是不太情愿,“我有鞋,乔月给我买了,买了好几双呢!”

    前半句是真的,后半句就是假的了。

    乔月的确是给他买鞋了,却不是买好几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