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 又来了(5)
    37小说 .37xs.

    “她可不普通……”封老爷子没往下说,乔月的不平凡,他们都看在眼里,但是不能让乔安平知道,否则还不得把他吓坏。

    乔月跟着乔奶奶去了菜园地,园子里大部分蔬菜快要结不出果实了,到了换季的时节,它们也该光荣退休。

    乔奶奶把早辣椒连根拔了,上面还有些小辣椒,回家以后摘干净了,再把辣椒秧晒干,可以留着烧火。

    周娥又挑着粪桶来了,那味道还是不要形容了。

    见着乔奶奶,就迫不及待的又跟她八卦。

    “我的天,你们是没看见,他们闹的那叫一个凶,林家现在都要翻天了,村长来了也不管用,王银杏都快被人给打死了,她男人也不说帮一把,就那么看着她被人打,男人没情的时候,真是叫人心寒。”

    乔奶奶搭她一句,“林亮的心才寒呢,家里出了这种事,以后他怎么抬得起头?都找上门了,唉,这事只会越闹越大。”

    周娥抱着粪舀,还没八够呢,“谁说不是,别说他们家丢人,就是咱村子的名声都给毁了,她娘家也来人,好像也不打算管了。”

    周娥八着八着,忽然听见吵吵声越来越近,“咦,那婆娘咋朝这儿来了?”

    乔月也抬头去看,只见那女人拎斧头,一脸的煞气,正是往菜园地的方向来的。

    “她这是要找谁?”周娥的脑袋来回转,最后定格在乔月的脸上,“乔月,她肯定是来找你的,当初那个姓吴的,就是给你们家干活,后来才跟王银杏搞到一块,要是我,我也得找你!”

    估计这想法,周娥早就有了,一直憋在心里,没往外说呢!

    乔奶奶站了起来,手上还沾着土,“乔月,你赶紧躲躲,要不让封瑾带你回城,别在这儿待了。”

    乔奶奶怕事情闹大,瞧这女人的眼神,好像要杀人似的,简直太可怕了。

    “奶奶,没事儿,她伤不了我,您才要赶紧躲躲,别让她误伤了你。”乔月现在还不知道这女人能做出什么,盛怒之下,冲动之时,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乔奶奶哪里肯走,“你别担心奶奶,你得当心她心里的斧头。”

    说什么都晚了,人家已经杀到跟前了。

    “你说,是不是你找我家吴正新干活,是不是你让他留在桃园村,你还看见他俩偷情,还用车子带那个狐狸精到县城,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胆子竟然这么大,连拉皮条的事都敢做,今天我非得让你知道拉皮条的后果不可!”

    乔月对她的话置若罔闻,她就是好奇,王树他们人呢?

    咋连一个女人都看不住,水平太差。

    正想着,王树带着一个警员急匆匆的朝这边跑来。

    周娥吓的抱住粪舀,“有话好好说,别拿着斧头吓唬人,万一伤着了,那可不得了!”

    乔奶奶拼命的想将乔月护在身后,“姑娘,你也是做母亲的人,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别冲动,冲动解决不了问题,我家乔月还是个孩子,她哪懂得那么多,上回工程队来咱们村,那是来干活的,又不是来串门子的,活干完他们就走了,后来发生什么事,她哪里晓得,你不能因为心里有火,就到处找人的麻烦不是?”

    乔月有些烦了,“我这么跟你说吧!你男人在我朋友手底下干活,要是你非认为你男人出的事,跟我有关系,那好,我现在就去打一个电话,让他把你男人开了,以后都不再用他,这样是不是就简单了?”

    那女人愣住了,吴正新的工作有前途不说,赚的也多,她还指望吴正新将来能赚到更多的钱,到城里买房子呢!

    今天来闹,一是为了出气,二是给吴正新警告,她可没想跟吴正新离婚。

    但要是工作没了,他就得回家种地。

    女人举着斧头的手,不动了。

    乔月觉得这事还得祁彦拿主意,“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回头跟他们老板说一声,姓祁对吧?我现在就可以去打电话。”

    “不行!”女人放开斧头,大吼一声,“不行,绝对不行,你不能让祁老板开除我男人,大不了,大不了我不闹了还不行吗?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反正我气也出了,我现在就走!”

    王树跑的气喘吁吁,“大嫂子,你们得跟我回所里一趟,虽然你们这是民事纠纷,但是你们打架闹事,还砸坏人家的东西,我就有权带你们回所里接受调查!”

    “什么叫我们打架闹事,你怎么不说那王银杏勾引我男人?”

    “这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你男人出轨,你跟他离婚不就行了,在这里打架闹事,要是我不管,就是我渎职!”王树态度也强硬。

    林家损失可不少,林亮的脑袋还被打破了。

    王银杏更惨,被好几个按在地上打,脸都被抓花了。

    两个孩子被林嫂子接到家里去了,让林二旺带着。

    女人跟王树拉拉扯扯的走了,王树连招呼都没来得及跟乔月打。

    周娥拍着胸口,“妈呀,可吓死我了,不过乔丫头,你现在不得了啊,三两句就把吓唬住了,我家四牛也在他们工地上干活,听说待遇还不错,就太累太辛苦。”

    乔月没理会她的唠唠叨叨,帮着奶奶弄好了菜地里的活,便回家了。

    整整一个上午,货车来了一趟又一趟,就这还没拉完。

    下午的时候,来了带队干活的小头头,并不是吴正新,估计这小子是彻底不敢来桃园村了。

    封瑾跟那人谈了十分钟,十分钟之后,那人看乔月,看封瑾的眼神中,都带着警惕跟小心翼翼。

    “你跟他说什么了?”乔月好奇的问。

    “没说什么,咱们今天走了,家里就剩他们,万一这人带亲头糊弄事,怎么办?”

    乔月惊叹加崇拜,“哇,封少想的真周到,回头我爸又得夸你了!”

    “夸我是应该的,爷本来就很优秀!”封少傲娇起来,也没谁了。

    下午要离开时,刘玉凤跨着个小篮子,步伐轻快的走来,一同来有还有刘招弟。

    今天刘玉凤特地穿上了新衣服,是镇上服装店最新款式,不是裁缝铺子做出来的。

    在乡下来说,很新潮很时尚了。

    刘招弟还没走近,就被眼前的景像镇的呆住。

    “我的天,哪来这么多材料,这得花多少钱,乔月家要盖多大的房子啊!”

    只见乔家院墙外的空地上,都堆满了。

    还有的,堆在了门口晒谷场,

    上面都用防雨水盖着,从远处看,像几座小山似的。

    刘玉凤的眼睛里,也写满了震惊跟喜悦。

    别说桃园村,就是邻近的好些个村子,她也没见过这么大手笔盖房子的。

    要是家里人知道了,还不得乐疯。

    “姑,肯定也不是他们自己家的钱,一定是乔月婆家给的,乔月婆家可真有钱。”刘玉凤这话里,怎么听都是羡慕,至于有没有嫉妒,那就不好说了。

    刘招弟抓着刘玉凤的手拍了拍,“你要加把劲,我瞅着乔阳对你还没有意思,可不能再等了,抓紧时间把乔阳的心抓住,你也别再提什么条件,想想看,只要你进了乔家的门,再给他们生个大胖小子,到时候你想要啥没有?”

    可是这会,刘玉凤的眼睛,却看到了乔家门口停放的汽车,“姑,我就怕乔阳现在是眼光高了,嫌我长的不好看,那我有什么办法?模样是爹娘给的,又不是我能挑。”

    刘招弟叹气,“你长的确实比乔月差了一大截,等会到了乔家,你放勤快点,乔月肯定回来了,可别叫她挑出毛病,这小姑子厉害着呢!”

    小姑子厉害,做嫂子的就得学聪明,再加上哥哥又听妹妹的话,这个嫂子有多难做,可想而知了。

    两人走近时,乔奶奶正给乔月装菜。

    豆子都是剥好的,还有现割来的韭菜什么的。

    又拿了些干红豆,让他们拿回家熬稀饭。

    乔月没有拒绝奶奶的心意,她拿了,老人家的心才好过一点、

    放好东西,关上后备箱,就看见那对姑侄。

    乔月当然要叫人,在乡下,家里来了客人,不打招呼,那是最没有礼貌的行为,亲戚们的口水,能把你淹死。

    “二婶,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刘招弟笑的有点尴尬,“瞧你这丫头说的,二婶这不是过来看看你奶奶,顺便过来帮着干点活,你这是要走了?”

    “快了,待会就走,进去坐,你也进来吧!”不好称呼,干脆就不称呼。

    乔阳在家里永远不闲着,忙里忙外,今天更有活干了。

    跟着人家施工队,看着人家干活,顺便自己再学点,以后家里盖个鸡笼子,盖个茅厕什么的,都不用求人了。

    刘玉凤进院子之前,瞄到了乔阳,本来想过去的,可是又一想,一来就往上凑,似乎也不太好,只得作罢。

    “招弟跟玉凤来啦?”乔奶奶看到刘玉凤,还是挺高兴的。

    “妈,我们过来看看您,现在家里要盖房子了,肯定更忙,往后我多来两趟,给你减轻负担,回头让乔安贵也过来帮忙。”刘招弟那个热情劲就甭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