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 滚粗(4)
    37小说 .37xs.

    乔月忽然联想到吴正新的事,难道他是因为这个才心虚的?

    “你是不是有事?”乔月问。

    祁彦在电话那头笑了,“嫂子真英明,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真的,绝对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一点小麻烦而已,很小的麻烦。”

    “我知道,这事跟你也没关系,我又不会怪你,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嫂子,您真是通情达理,但这事还真的跟我有那么一点关系,要是我说出来,嫂子您可千万别骂我。”祁彦心虚的直发怂。

    乔月一手掐腰,秀眉一紧,“难道王银杏肚子里的孩子,其实是你的?我说祁彦,你这事做的可是太损了,自己干的事,却要别人背黑锅……”

    毕竟她也不了解其中的细节,所以到底是谁偷的,又或者祁彦有没有参与,这都不好说。

    “什么呀?谁是王银杏,什么孩子?我说二嫂,你这帽子扣的可是太大了,我真比窦娥还冤!”祁彦在那头捂脸,感情他们说的不是一回事。

    乔奶奶已经穿衣服起来了,一拉开房门,就看见封瑾在那站着,差点吓她一跳,“怎么起来了,不多睡会。”

    “睡不着,我进去看看她。”封瑾这是听见电话声了。

    走进房间,直接拿过乔月手中的听筒,“有话就说,没话挂断!”

    “二……二哥!”祁彦结巴了。

    “你到底怎么了?像个娘们一样,给你三秒,再不说,我挂电话了!”封瑾那是一百个不耐烦,不过他心里也清楚,祁彦没出什么危及生命的事,否则还能这样跟他说话?

    “我说我说,你别挂电话,二哥,你跟二嫂一定得救我,穆雨彤正拿着枪,到处追杀我呢!”

    “雨彤?”乔月抢回电话,“该不会你把她睡了吧?”

    “嗯……不对,没睡,也不对,唉是这样的,睡是睡了,但是啥也没发生,可她愣是不信,因为昨晚我俩喝大了,我把她扛回家,然后……”

    乔月叹息,“然后什么呀?是然后你俩滚一块了,然后**?欲罢不能?”

    封瑾捏了下她的腰,什么话都敢说,什么叫**,欲罢不能?

    “然后就睡着了嘛!”

    穆雨彤是凌晨时分醒的,一看自个儿的衣服没了,两人还抱在一起,祁彦也是衣衫不整,她能不往那方面想吗?

    现在祁彦在她眼里,跟色魔那是没两样。

    更重要的是,以后她怎么面对董嘉年?

    还怎么追求心中之爱?

    怒火中烧的穆雨彤,可不就得要跟他拼命。

    乔月嘴角抽了抽,“你现在哪躲着呢?”

    “你们家别墅!”祁彦实话实说,他是没地去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电话没有来电显示,否则她刚刚就能看到了。

    乔月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算了,看在你要给我家盖房子的份上,你就住着吧,等我们回去再处理你的事,要是穆雨彤找来了,我替你说几句好话,至于她能不能接受,那我可就不管了。”

    祁彦此时正蹲在沙发上,笑的像个傻子,“只要嫂子能出手,一定可以搞定,她现在最听你的话了!”

    乔月不为他的好话所动,“别跟我贫,你应该知道她喜欢的一直是董嘉年,这事你怎么看?”

    “董嘉年?那小子有什么好的,长的像个小白脸,穷小子一个,老子比他强多了!”

    乔月心里憋着笑,他俩站在一起,谁更像小白脸?

    “你刚才说的话,等见到董嘉年,我会原封不动的告诉他。”乔月挂掉电话,扒了下乱糟糟的头发,一回头,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睛。

    “怎么了?”乔月的手按在他的胳膊上,肌肉太硬,根本按不动。

    封瑾朝她靠近了,“你知道什么情况下,才能**,欲罢不能?”

    乔月茫然的眨眨眼,忽然扑上去,勾住他的脖子,整个人吊在他身上,“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她好佩服自己的机智,多明智的答案。

    封瑾任她吊着,也不动,“早晚你会知道。”

    门只是关着,乔奶奶推门进来,“乔月啊,你待会……哟!”

    两人的姿势把老人家吓了一跳,乔月也赶紧放开他,“奶奶,我们没事,您找我干什么?”

    乔月追到堂屋,乔奶奶比她还不好意思。

    “呃……哎哟,叫你干什么来着,让我给忘了,”乔奶奶笑的不晓得有多开心,还有欣慰。

    只要他俩的感情好了,她才能彻底放心。

    乔丫头的性格,那是越来越烈,她真担心封瑾会受不了。

    做早饭的时候,乔奶奶又把乔月叫到一边,数落好一会。

    无非是告诉她,小姑娘家家的,一定要乖巧,温柔一点,不能总是打打闹闹,一言不合就要跟人打架。

    乔家吃早饭的时候,村里又热闹起来。

    一辆小汽车开到村里,那个杀气冲天。

    领头的是个年轻女人,见人就问王银杏家住哪。

    瞧这架势谁敢说,搞不好就是世界大战,谁靠近谁遭殃。

    于是一路问着问着,就问到乔家门口了。

    乔月正拿着馒头,站在门口,嗯……看戏。

    那女人手里拿着一把斧头,气势汹汹就过来了,“我问你,知道王银杏那个狐狸精住哪吗?”

    乔月明白了,为啥吴正新要在外面偷人,这样的媳妇,才是真正的母老虎啊!

    “不知道,你可以一户一户的去找,总会找到的,就是比较费时间!”

    “你这要包庇她?好啊,你们村的人合起伙来欺负人,我告诉你,老娘也不是好惹的,今天谁挡着我收拾那狐狸精,我就砍死她!”女人说的唾沫横飞,凶相毕露,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她身后跟着的几个男人,一个个也都提着农家武器。

    有铁锹,有锄头,还有菜刀呢!

    乔月本来是挺同情她,不管什么年代,小三都是让人最恨的职业,“我不挡着你,你要收拾谁我也管不着,但是我得提醒你一句,有罪的是王银杏,你要出气要报仇,找她就好了,别把她家砸了,她还有两个孩子,还有婆婆,还有丈夫,哦她丈夫昨晚回来了,家里锅碗瓢盆都砸了,王银杏还去投河了,没死成。”

    冤有头债有主,真要把林家毁了,两个孩子还有老婆婆,就得去要饭了,再怎么样,他们也是无辜的。

    她说的当然在理,可是那女人根本听不进去,“他妈勾引我丈夫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孩子,想到她男人被戴了绿帽子?现在事情败露了,她还想一死了之?没那么便宜,今儿我还非砸不可了!”

    她身后跟着的,都是她兄弟,有亲的,也有表兄堂弟。

    乔月身子往后仰,正要说话,一团白影冲了出来,对着女人就是一阵狂吠,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响应号召。

    小白一叫,村里的狗都跟着叫。

    没被栓着的狗,全都狂奔而来,围着他们几个人,叫的那叫一个狂。

    乔月瞄了眼地上的小家伙,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封瑾走了过来,拉开乔月,寒冰似的眼睛望着他们,“我已经报警了,大概二十分钟,他们就能赶过来,在警察没来之前,不要动手,也不要骂人,因为我不喜欢!”

    女人瞧着封瑾的气质,心里有些害怕,“你……你干嘛要报警,这是我们的私事,我们不想警察参与!”

    封瑾没有理会她,把乔月拉回去,关上门,连小白都给到关到外面了。

    外面的人很快就走了,他们也不是乔家的。

    封瑾白了她一眼,“多管他们的闲事干什么?”

    乔月索然无味的咬着馒头,“我只是就事论事,那两个孩子多可怜,家里闹的太厉害,会给他们的心理造成很严重的影响。”

    “那也是他们的命,谁也帮不了他们,想要走出阴影,只能靠他们自己。”封瑾这话说的意味深长。

    但是这话还是说的太早,有没有关系很快就知道了。

    王树现在升了队长,可以单独带队出警了。

    他的车子,跟送建筑材料的车子,几乎是同时到达。

    那女人当然还是找到了林家,又是一番打闹夹杂着哭声。

    孩子的哭声,听的人心里不好过。

    封瑾指挥着工人卸货,并跟他们商定了很多细节。

    这些事情,乔阳是不懂的,自然也想不到提前定好。

    后面又来了一辆货车,带了几个负责卸货的工人。

    他们还得搭建临时住的地方,人太多了,也不能住村民家里。

    所以他们习惯了,每到一个地方,搭建住宿的地方,还有灶台,自己生火做饭。

    祁彦也给他们下了命令,不让他们麻烦乔家。

    封瑾一直站那儿看着,偶尔也搭一把手。

    乔安平看着源源不断运来的砖头,水泥,沙子,又是激动又是兴奋。

    “这么多材料,得花很多钱哪!”

    封老爷子双手背在身后,“钱是挣来的,安平啊,你要记住一点,乔月是咱们家的无价之宝,她做我们乔家孙媳妇,花再多的钱,都是值得的。”

    乔安平觉得他说的太夸张,“她就是个普通的小丫头,跟封瑾的差距太大,一直到今天,我都有点不相信,他俩能走到一块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