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早看上了(1)
    37小说 .37xs.

    “小白,过来吃饭了,小白白!”乔月蹲在狗笼子前,唤了它一遍。

    结果是……没动静!

    “不吃?那我端走了啊!”乔月歪下头,探进去看它。

    小白的耳朵动了动,鼻子又动了动。

    它喜欢吃乔奶奶做的饭,乔家人对它也好,它吃剩的,都拿去喂鸡了,从来不给它隔夜饭。

    “切,不吃拉倒!”乔月端着碗站起来,作势要走。

    小白摇着尾巴钻出来,仰着脑袋看了看她。

    一家人吃过饭,乔阳还是忙自己的。

    这回怕下雨,就把凉床安在堂屋里,架上蚊帐。

    封瑾陪着老爷子外出散步,两人说起现在衡江的局势。

    封老爷子还不知道龙啸的事,但是他知道慕容家的事。

    “唉,老话该怎么说呢?当年要不是爷爷先下手为强,乔月这丫头就被慕容家订走了!”

    老爷子一句话,反而惊到了封瑾。

    不是吧!原来他还不是唯一的那个?

    封老爷子说起当年的事,原来当年乔月的爷爷,救的人其实不止他一个,慕容家的老爷子,当年也是被救的人,只不过他伤的不重,也不算救命之恩。

    所以,当年慕容家也有意,还了这个恩情。

    可是乔奶奶接连生了三个儿子,也没个女儿。

    再后来,乔家有了个丫头,封老爷子来喝满月酒的时候,一眼就看上了。

    还在襁褓里的小姑娘,灵气十足,黑水晶一样的眼睛,看的人心都要化了。

    封瑾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还记得那个画面,那年他十岁了。

    其实已经记事了,不过那会正是淘气的时候,爷爷带他来乔家,来干什么,他记不清了。

    反正进门没两分钟,他就跑出去玩了。

    依稀记得,那天看见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娃娃。

    睁着大眼睛,看着他。

    封瑾努力回忆襁褓里的小姑娘模样,可是好像很模糊。

    摸着口袋里毕业证,里面有一张青涩的照片。

    可是封瑾没有将它拿下来,因为他心里清楚。

    毕业证上的照片,并不是现在的她。

    明天借个相机,给她照相,身边没她的照片,外出行动的时候,总感觉手里应该拿着点什么。

    “爷爷,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好了,现在还提他做什么,慕容现在跟孟家有婚约,孟家你可能不知道,但是……”

    犹豫了下,封瑾还是把孟振华一家的事告诉了老爷子。

    封老爷子听完之后,也是万分震惊。

    “她怎么好意思现在才来认女儿,还想把女儿带走,真是混账,孩子小的时候最需要母亲,小的时候,没尽到做母亲的责任,现在才来说后悔,她到底怎么想的!”

    老爷子也痛心,没娘的孩子多可怜。

    当然了,封瑾也可怜。

    但是乔月是个小姑娘,跟封瑾那是不一样的。

    封瑾沉声道:“他们有他们的目地,总之,她也不是真心的,现在这件事已经处理好了,他们不会再来衡江,这事我们也没打算告诉家里人,您也别说,知道了,只是多了心理负担。”

    老爷子点头,“这我懂,以后只要你跟乔月好好过日子,其他的什么都不要管,过几天到京都去见那位,一定要把你的脾气好好收一收,你跟谁都能硬着来,唯独他不行,那位在年轻的时候,跟你的脾气有几分相似,但是不管怎么说,上面有上面的打算,你现在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够了。”

    “爷爷是否觉得,我现在做的事,太狠了?有人恐怕已经把状告到那位跟前了,这段时间我做了不少事,衡江市重新洗牌,虽不能说全部都是我的人,但也有不少,封家也有,您觉得妥当吗?”

    封老爷子深沉的看着能让他骄傲的孙子,他比自己当年更出色,更有魄力,“如果你只是做团长,做一个驻地的最高长官,那么,你现在的做法,就是在夺权,在占地盘,可是你的终点不在这里,这就另当别论了,懂吗?”

    老爷子有深谋远虑,封瑾是他一手教出来的。

    封瑾是什么性格,他最清楚。

    正因为封瑾的终点不在这里,最高位置上的那个人,一定是有魄力,有手段,有谋略,并且不能优柔寡断的人。

    没有手段,只会和稀泥,能管理好一个国家吗?

    “爷爷,我明白了,总之一句话,我不会做伤害老百姓的事!”

    封老爷子满意的点头,“我相信你,也相信乔月,她将来的成就也一定很可观。”

    提到乔月,封瑾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乔阳在厨房烧了满满一锅的热水,“小妹,可以洗澡了,你先洗!”

    “知道了!”乔月钻进衣柜里,翻找衣服。

    封瑾之前也留了一套衣服,就搁在她的衣柜里,偶尔回来就不会带衣服了!

    乔奶奶一进屋,就见她都快要钻进柜子里了,“你要找什么告诉我一声不就行了。”

    “没事儿,我自己找,待会我洗完了,奶奶也洗澡,回头让他们在家,我也陪您出去散散步!”

    “都这么晚了,还去哪散步,你爸天天晚上听广播,听的劲儿可大了,听评书,他跟封瑾他爷爷都喜欢听!”

    “奶奶,您也喜欢听戏吧?”

    “也还好,听过两回,去年过年的时候,村里来人唱戏,广播里的,比他们唱的好听!”乔奶奶的笑容涩然,虽然是老人家,但也有自己的爱好,就是条件不允许。

    每天的活都忙不完了,哪有时间听戏。

    乔月跑过去抱着奶奶的胳膊摇晃,“奶奶,回头我让人再送一台广播,专门给您听戏,别的谁都不给。”

    乔奶奶作势要打她了,“别人家有一个都难得,你还要给咱家弄来两个,这不是招人眼吗?有钱不是这么花的,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太贪图享受,回头我跟你爸说说,让他多放几回戏,不就行了,再说了,奶奶每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待在外面忙活,晚上倒头就睡了,哪有那么多时间听戏。”

    乔月还是心疼,“我就是想给你们最好的东西,别人怎么说,又不关我们的事,只要咱们自家的日子过的舒服就行了。”

    “你说的话是不错,但是奶奶真的不需要,好了,赶紧去洗澡,你哥都出去了。”乔奶奶听见院门锁上的声音,肯定是乔阳从外面锁上了。

    “嗯,我还要洗头呢!”乔月放开奶奶,又跑去找衣服。

    半个小时之后,祖孙俩都洗好了,轮到他们四个。

    乔奶奶一想,孙女说的也是,几个男在家洗澡,她出去转转也好。

    两人走到村长家小卖铺。

    杨茂才在自家门前的屋檐下,挂了一盏路灯。

    照亮了门前一大块地方,却也很招虫子。

    幸好乔奶奶带了一把蒲扇,时不时的给乔月拍着。

    “乔月回来了,快过来坐着说话,我这儿点蚊香,多少有点效果吧!”杨氏招呼她们过来坐,又让小儿子回屋多拿个小凳子。

    林嫂子抱着一捆黄豆,一边就着灯光,一边剥豆子。

    但是她心里还是不舒服,终于逮到乔月一回,她心里琢磨着,到底怎么问才好呢?

    周娥拿着一捆毛线织毛衣,咧嘴阴笑,“瞧瞧,乔月啊村长家对你就是好,你瞅瞅,我们家现在都后悔了,这有了电,真是不一样,我们当初咋就没眼光呢!”

    她话里有话,但当初不拉电线,是她自己提出来的。

    回家一数家里的钱,愣是舍不得了。

    四个儿子的压力太大了,周娥捧着钱,心里只想着啥时候能给儿子说上媳妇,她也很不容易不是?

    杨氏不客气的怼她,“当初是你自己反悔了,怎么能怪得了别人,那银杏家,不是也没拉电线吗?她现在都要……”

    杨氏正要说,忽然眼睛看着一个地方,都不会转了。

    “她现在怎么了?你倒是说呀!”周娥嘲笑她。

    “你在看什么呢?”刚刚过来,正要坐下的王桂枝,发现她眼神不对,顺着她的视线回头看去,“哟,那不是银杏家的男人吗?他咋这个时候回来了,这都什么时候了。”

    周娥也回头看了,有些幸灾乐祸,“肯定没好事,你们没瞧见她男人那脸色,跟要着火了似的。”

    乔月瞪她一眼,“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阴阳怪气,好好说话不行吗?”

    “我……我说什么了?”周娥不服气的还要狡辩,可是迎上乔月冷嗖嗖的眼神,一秒就怂了。

    乔奶奶也觉得她说的不对,别人的家事,好的说两句也就罢了,坏的干嘛要去掺和,万一不是,或者说错了,那多不好。

    人家银杏的男人,就不兴想念老婆孩子,回来看看吗?

    乔月是知道的,但是会发生什么,她根本不会去猜。

    “乔月啊,我家玉梅的消息,现在有了吗?”林嫂子还是关心自己的女儿,她怕再不问,回头乔月再一走,她上哪找去。

    乔月想了想,最近好像又把她的事给忘了,不过几天之后她会去京都,“最迟一个月,会给你消息,范大柱不也没有消息吗?”

    “鬼知道范家人哪去了,他们要是敢回来,我非得打死他们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