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要求真不高
    车子没有拐进市区,而是直接开到了乡镇公路。

    乔月朝外面看了一眼,正要说什么,一扭头,又看见他的冷脸了。

    她心里的小情绪上来了,索性什么也不问,管他开到哪呢!

    封瑾当然知道她内心的纠结,但是他此刻的内心也同样纠结的像一团乱麻。

    明知道她的来历,她的过去,知道她的性情是怎样的。

    所以才会让她进军营,让她不用压抑自己的真性情。

    可是……

    为什么他现在会觉得不爽,尤其是在看到她,因龙啸的话,怔住呆住时,那种不爽的情绪越积越多。

    现在是傍晚,车子一路飞驰,开到灵壁镇时,封瑾拐了进去,开到了灵壁中学门口。

    “怎么到这儿来了?”乔月下意识的问。

    问出来之后,在他的注视下,才想起刚刚好像在跟他冷战来着。

    她这算不算主动投降了?

    封瑾解下安全带,许是觉得她这个问题,问的太傻,“你不要拿毕业证了?高中报名是要毕业证的。”

    乔月看着他,茫然的眨了眨眼睛,中学还有毕业证的吗?

    她怎么不知道!

    封瑾下了车,因为快要开学,学校里来来往往的人不少。

    说实话,穿着酷帅,有型有款的封少,下了车,想不引起注意都难。

    乔月上身格子衬衫,下身牛仔裤,上衣的下摆塞在裤腰里,也同样很帅。

    才一个多月,她的头发已经长了许多,快要盖住脖子了。

    乔月偷瞄着走在前面的封瑾,这家伙好像没有要理她的意思,自顾自的走着,背影绝然。

    重游故地,虽然只隔了一个暑假,但还是不得不让人感叹,物是人非啊!

    油腻的校长大人,正跟老师们,坐在一起开会,热的满头大汗,一边擦着汗,一边跟老师们唠叨。

    “校长,外面有人找!”

    会议事的门打开,一个男老师,神态有些慌张的对他说道。

    宋庆国因为热的,心情有些烦躁,“什么事不能等我开会再说,没看见我们刚刚坐下吗?”

    “校长,那您亲自跟他说吧!”男老师不敢做这个主,直接将会议事的门打开。

    “你……”宋庆国正要训斥,一抬头,看见一脸冷然站在那的封瑾,吓的浑身一哆嗦,瞬间觉得冷嗖嗖。

    “原来是封少,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快请到办公室坐会。”

    “不用了,你把乔月的毕业证拿给我!”封瑾站在那,没有进去,也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哦,对对,我正打算找您,跟您说这个事,本来还打算送到她家去的,事情一多,就给耽误了,孙老师,快把乔月的毕业证拿来!”

    孙老师扶了下眼镜,“校长,不是在你那儿吗?”

    “在我这儿,哦,对对,瞧我这记性,要不封少还是跟我一起去趟办公室吧,那里凉块!”

    入了深秋,昼夜温差大了,白天热的其实并不像盛夏那样,也就宋庆国这样的肝胖子受不了。

    瞧人家封少,一身的清冷。

    宋瑶无聊的坐在办公室,等着老爸回来,好跟他说点事。

    衡江市的学校,已经找好了,过两天就可以办入学手续,但是她不想住在亲戚家,寄人篱下的滋味,她一点都不喜欢,当然也不想住学校,住学校条件太差。

    宋庆国先进来的,宋瑶正要跟他说话,再往后一瞧,后面竟然又进来两个人。

    “乔……乔月!”宋瑶惊讶的发现,乔月又变的不一样了。

    “嗨!”乔月倒不在意的,笑着跟她打了招呼。

    宋瑶赶忙站了起来,双手规矩的放在身前:“你……你好!”

    “还不快去倒点凉水,算了,还是到门口的小卖部,买几根冰棒,这天太热了。”宋庆国支使女儿跑腿。

    难得这回,宋瑶没跟他对着干,“哦,我马上去!”

    宋瑶经过他们的时候,都是绕着走,好像他俩身上有细菌似的。

    跑出办公室,一直跑到楼下,宋瑶才敢大口的喘气。

    “宋瑶?”萧文轩背着单肩包,依然清秀的五官,阳光的气质,推着一辆脚踏车,身后是夕阳的霞光。

    宋瑶看着眼前的少年,本来心情是喜悦的,可是一想到他即将问的问题,又让她十分不爽,“干嘛?”

    萧文轩不在意她的语气,“乔月今天有来吗?”

    “没有!”宋瑶避开他,就要走。

    天天问,每次见到她,都是这么一句。

    他难道就不觉得烦人吗?

    萧文轩失望受伤的眼神,叫人看了十分心疼,白衣少年心里的那点清纯美好的爱恋,总是波折不断,屈折不断。

    难道这一次,他又白跑了?

    宋瑶已经走了一段,回头看着萧文轩落寞的背影,虽然她很生气,但是……

    “喂,她来了,就在楼上办公室,可是我劝你最好别去,她身边跟着她未婚夫呢!”

    萧文轩猛地抬头看她,眼中的光芒忽明忽暗。

    刚开始是明的,后来又成了暗的。

    “我只是想知道,她会在哪所学校上高中。”他的要求真的不高,只是想跟她在一所学校而已。

    想知道的,现在去问吗?

    可是有那个男人挡着,能问的出来吗?

    萧文轩陷入无尽的纠结中,站在门,不进也不退。

    直到封瑾牵着乔月,从教学楼走出来。

    封瑾在那间油腻的屋子,一秒钟都待不下去,可是乔月还想等冰棍吃,她不想走。

    两人牵着手,一起走来的画面,即将深深印在萧文轩的眼中,一辈子都抹不去了。

    原来他喜欢的女孩,也有可爱乖巧的一面。

    能把人的心,看的萌化了。

    乔月也看见他了,还是抬手笑着打招呼,“嗨!”

    “嗨!”萧文轩这一声,回应的有点匆忙。

    封瑾丢给他一个冷如冰渣的眼神,拉着乔月,飞快的从他身边走过。

    “乔月,你……”萧文轩的话根本没来得及问出口,人就已经走了一大截。

    宋瑶举着几根冰棍,往回走。

    乔月看见冰棍,眼神一下就亮了,“这个可以拿来!”

    老式的豆沙冰棍,实在,味道也正。

    “只准拿一个!”封瑾先她一步,从宋瑶手里抽出一根冰棍,塞到她手里。

    乔月不高兴了,这人真烦哪,吃根冰棍也要管吗?

    坐上车,乔月撕开包装纸,咬了一口,凉凉甜甜的味道,瞬间充满口腔,不比外国的那些所谓的冰淇淋差。

    “那个要来了吧!”封少忽然说道。

    乔月咬冰棍的动作一顿,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仔细回想了下,好像是快了。

    封瑾伸过一只手,握着她的手腕,就着她的手,一口咬在冰棍上。

    乔月瞪大了不可置信的眼睛,他这一口,去了一半哪!

    “喂,你也太黑了吧!”

    封瑾不理她,正努力消化嘴的冰棍,太凉了,一口咬的太多。

    乔月望着他纠结难受的样子,被逗笑了,骂了声,“活该!”

    封少抬起手,揉了揉她的头顶,“别吃那么多凉的,到街上买点西瓜跟卤菜,晚上给他们加菜。”

    “没带钱!”乔月两手一摊,今天带在身上的钱,都花完了。

    其实她好像本来也没多少钱,那些钱都是封瑾的。

    封瑾专注的看着前方,“在裤子口袋里,自己掏!”

    乔月瞄了眼他的裤子,“等我吃完冰棍。”

    就剩一半了,再不吃完,就得化成水了。

    扔掉小木棒,感觉手上粘粘的,“有水吗?我要洗手。”

    这种粘粘的感觉,太难受了。

    封瑾瞥了她的手指,“在后座,自己拿。”

    那是他的军用水杯。

    他把车子停下,乔月洗了手,顺便又喝了一口,转身问他,“你要喝吗?”

    “拿过来!”

    “哦!”乔月以为让她把水杯递过去,他伸手接呢!

    可是不对,他就着她的手喝水。

    乔月满脸呆萌的看着他的动作,发现他喝水的位置,就是她刚刚喝过的。

    脸有点烧,一定是热的。

    盖好水杯,既然他把车停下了,可以掏钱包了吗?

    “钱呢?”乔月见他竟然又发动车子。

    “自己拿!”还是一样的话,连语气都没变。

    乔月撇了撇嘴角,“拿就拿!”

    探过身去,手伸进他的裤子口袋。

    很紧啊!

    钻了好一会,才钻进去,总算摸到了钱包。

    夏天的裤子很薄,她的手跟他的腿之间,只隔了一层薄薄的布料。

    热度跟触感都有了,还有一点点的暧昧。

    乔月靠的很近,近到只要他一扭头,两人就能亲到。

    “你是不是故意的?”乔月盯着他的脸,目光又下移,到他的唇上。

    他的唇型很好看,不厚,却也足够饱满。

    亲起来,感觉超棒。

    封瑾缓缓将车子停下,转头看她,“故意什么?”

    “就是故意!”乔月凑上去,亲了下他的唇,然后迅速离开。

    封瑾笑了,笑容性感迷人,“到了!”

    乔月一看,原来车子停在一家熟食店门口。

    下了车,才发现,这不是老朱家吗?

    乔月拿着钱包走近,左右看了看,原来老朱家又开分店了。

    除了原先的杂货铺子,小饭馆,现在又在边上,支了个熟食摊子,卖的都是卤制过的肉食,还有几样素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