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章 龙啸
    只要飞机起飞了,任务才算圆满完成。

    现在还不行,这里不是他们的地盘。

    这一次,他们二人都暴露了,已经在衡江待不下去了。

    “赶快走,再晚可能就走不了!”

    墨镜男感觉到了危险,只差没扛着孟兰兰走了。

    “走?往哪走啊!”乔月笑的恶魔,突然出现在走廊的尽头,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走开,我们要赶飞机!”墨镜男将孟兰兰藏在身后,满脸森然的面对乔月。

    崔义跟黎勇他们,并列站在乔月身后,气场往那儿一摆,墨镜男立马感觉到了深深的威胁。

    “要上飞机当然可以,不过你们得告诉我,你们是谁的人?她又是找了谁做靠山?说出来,说的我满意了,我就让开,让你你们过去!”乔月笑的像朵花,亲切友好。

    “不可能,我命令你,立刻让开!”墨镜男掏出手枪,直指他们。

    孟兰兰吓的全身哆嗦,她现在看着乔月,就好像看见恶魔。

    这丫头太可怕了,可怕到根本不像人。

    “掏枪?呵,在衡江的地界,你们也敢随便掏枪?”乔月微微侧头,身后的黎家手中不知何时也多了一把枪。

    乔月看到二人的枪,抬头望着他们,重重的叹了口气,“我是让你们卸掉他们的枪,谁让你们掏枪了,真是没默契,以后要多多锻炼,以确保,我一个眼神,你们就能明白我是啥意思,懂了没?”

    三人眼神怪异,嘴角抽搐,“你又没明说,我们怎么知道!”

    黎勇收起枪,说话间,身影突然动了。

    只见几道光影闪过,黎勇已跟那两人打在一处。

    崔义也冲了上去,一对一,比较公平,也更加的结束了战争。

    孟兰兰退到一边,乔月漫不经心的走到她身边,“这位姐姐,既然要走了,怎么也不跟我打个招呼,你不是专程来看我的吗?就这么走了,弄的我都不好意思,我得给你践行啊!”

    孟兰兰全身颤抖,“我……我是被他们带走的,你不要再来找我,从今以后,我都不再出现,从你眼前消失,还不行吗?”

    “不行!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有那么容易,除非你告诉我,是谁接你离开的?”

    “我……我不敢说。”孟兰兰崩溃了,身子往下蹲,捧着脸,哭的稀里哗啦。

    虽然这里是私人通道,但是偶尔也有路过的人。

    看到这里的打斗,没胆子的人都退到一边。

    只有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大概是觉得乔月这种行为太恶劣,恃强凌弱,把人欺负成这样,简直太不像话了。

    乔月正要再逼问,眼前忽然就多了一条手臂。

    顺着手臂,乔月看到一张油腻的脸,“你是谁?”

    油腻男瞧着地上抱成一团的漂亮女人,心里的正义之气,更足了,“你别管我是谁,这里是公众场合,你们公然动手打人,简直不像话,如果再不停手,我就要报警了!”

    乔月身子往后撤退了一点,跟他拉开距离,免得被他的油腻溅到,“这又关你什么事,要坐飞机,直接走过去,不坐飞机,哪来的回哪待着去!”

    油腻男似乎没料到她的态度会如此的强硬,“你一个小丫头,看着年纪不大,怎么性子这样坏,今天这事我管定了……”

    “黎鸣,你还要站那儿看多久?”乔月火了,还在那傻站着,为啥人家找的小弟,都机灵的跟猴一样,偏偏她找的,笨的跟猪似的。

    “老大,来了!”黎鸣乐呵呵的跑来,对那边打架的四个人,视而不见。

    油腻男一愣,“你要干什么?”

    “踹你!”黎鸣笑着跑过来,从后面给了他一脚。

    只见油腻男,真像外面的飞机,嗖的一下,飞了出去。

    孟兰兰也透过指缝看见了,吓的更不敢说话。

    “停下,我们不打了!”墨镜男突然举起手,不是投降,是打算和解。

    “我给我们老大打电话,他说了,如果走不了,就给他打电话。”

    龙啸怎会料不到他们有可能走不了。

    他属于鞭长莫及,就算派再多的人过去,时间上也来不及啊!

    乔月也不再紧盯孟兰兰了,“你家老大是谁?”

    墨镜男的眼镜也掉了,被踩成了碎渣,一只眼睛也被打肿了,“这我不敢说,等我电话打通了,你自己问,如果老大不说,你就是杀了我们,也不能透露半句!”

    墨镜男打通电话,支支吾吾的把眼前的状况说了,眼镜男将电话小心翼翼的递给乔月,“我们老大,让你接电话。”

    乔月挑了下眉,而蹲在那的孟兰兰,却攥紧了手,她怎么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如果可以,她不想乔月接到龙啸的电话。

    不过想到龙啸的残忍冷酷,他能让女人的自尊踩在脚下,看着她们对自己谄媚,却丝毫不为所动。,

    她又莫名的有些期盼,盼着乔月也被同样对待,甚至她突然异想天开,如果龙啸看上乔月,将她囚禁折磨了,该有多好。

    孟兰兰陷入自己的幻想中,连墨镜男将她提起来,都浑然不觉。

    乔月拿到电话,并不急着说话,她在等。

    可是她在等,电话那头的人似乎也不着急,也是一片沉默。

    两分钟之后,乔月先沉不住气,“你他妈是不是有病,要说就快说,不说拉倒!”

    电话那头的人笑了,笑声低沉,还蛮好听的,“乔小姐真是健忘,真不记得我是谁了吗?”

    乔月听着他的声音,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你是龙啸?”

    “很荣幸你还记得我的名字!”

    “为什么……”乔姑娘觉得哪里不对,上一次她扮演林薇,这一次,她是乔月,难道这家伙一早就知道了?

    还是不对啊!

    林薇不是他情人吗?

    乔月被搞糊涂了,但是不管怎么糊涂,这货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等对面的人说话,乔月抢着道:“记得你的名字不是什么荣幸,是一种耻辱,我不管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还是说你一早就知道了,更或者说,这些事都是你一手策划的,这些我都不管,我只说一点,别让我在衡江逮到你的把柄,也别想把你的手,伸到这儿来,虽然你的势力很强很大,但我仍然可以弄死你!”

    电话那头又有笑声传来,弄的乔月心里的怒火越来越炙热,快要烧起来了。

    龙啸坐在漆黑的办公室里,唯一的光线,是窗户透进来的一缕光线。

    他喜欢看见光的线条。

    在漆黑的夜里,那一缕光,就像一盏灯。

    “有封瑾在那儿,衡江我是不会去的,但你总要走出来的,外面的世界很大,衡江再好,也只是一个缩影而已。”

    乔月听懂了,“看来你是打定主意,要跟我们对着干,行啊,这个挑战我应下了,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这个人狠起来,绝对的心狠手辣!”

    “看出来了,何止心狠手辣,还有六亲不认呢!”

    乔月神色一凛,“你最好别想动我的家人,否则不管天涯海角,我会让你后悔活了这一世!”

    龙啸在笑,“那你呢?你的这一世,活的怎么样?”

    乔月一怔,面对着落地窗外的空旷之地,脑袋却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手中的电话被人抽走了。

    封瑾穿着披着黑色风衣,神情凌冽的看她一眼,没有理会她,拿着电话走到一边。

    “龙啸,你该知道我的底线!”封瑾也同样站在落地窗前,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有种睥睨天下的澎湃之感。

    “知道,所以我不会踏足你的地盘,同样的,我也有我的底线,我说过,一旦确认她的身份,咱们两人的合作,立刻取消!”龙啸已恢复他的本色,高大带着幽暗的身影,站在那束光的前面。

    “即使取消,你也别想触碰我的底线,既然已经从头开始,就不要再纠缠于过去,我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你最好死了这条心!”封瑾的话更加果断干脆。

    乔月揉了揉鼻子,忽然感觉,这个时候的封瑾很陌生。

    一分钟之后,封瑾挂掉电话,将电话扔给眼镜男,“带着她,滚出衡江!”

    说完,拉着乔月便走。

    孟兰兰的一双眼睛,始终没离开过封瑾的身影。

    这个男人,比龙啸还要出色,大将之风,她演过的电视剧,见过的男主角,居然一个都比不上。

    “别看了,跟我们走!”

    眼镜男拖着孟兰兰,飞快的走了。

    再待下去,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乔月坐了封瑾的车子,她开来的车子,将交那三人了。

    走出机场,乔月才发现,郑宏宇竟然也来了,还带了十几个便装的血狼队员。

    “收队!”封瑾站在他们面前,淡淡的说了一句。

    “是!”郑宏宇敬礼之后,眸光别有深意的看了乔月一眼。

    车上,封瑾的眼睛盯着前方,脸上没有了往日的温柔,带着丝丝的冷意。

    乔月搓着手指,眼睛瞄来瞄去,就是不敢看他。

    车厢里的气氛死沉死沉的,搞的度秒如年。

    乔月知道他肯定不高兴,但到底是在不高兴什么,她就不是太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