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看热闹不嫌事大
    孟兰兰看着父亲焦急的背影,心里却打起了另外的算盘。

    趁着父亲到外面打电话订飞机票的时候,她找到电话,拨打了一个记在心里,却从没打过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

    电话那头是一个低沉好听男人声音,不急不缓,丝毫都不显得急于接电话。

    “喂!”

    孟兰兰握着电话,紧张的似乎连呼吸都要停止了,面对这个男人,她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害怕,“龙……龙啸,我是孟兰兰。”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片刻,空气似乎都安静下来,“什么事?”

    男人语速很快,而且不带任何感**彩。

    孟兰兰的心都跟着揪了起来,“我,我在衡江遇到麻烦了,你能不能帮帮我。”

    “呵!”电话那头,传来男人的冷笑声,即便看不到表情,孟兰兰也能想像得到,他的脸上,一定带着嘲讽的笑容。

    “凭什么?”他又说话了,一张口,却能让孟兰兰绝望。

    孟兰兰咬着唇,“我可以跟你在一起。”

    跟你,说白了,就是做情人。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沉默,就在孟兰兰以为他会立刻挂断电话之时,男人居然同意了。

    “其实我对你的兴趣,已经没多少了,不过既然是你主动,勉为其难吧!你在那等着,会有人过去接你!”

    “可是……”孟兰兰想说,可是我还要回家一趟,她的宝贝东西啊!

    电话那头的气息忽然变的不耐烦起来,“跟我在一起,你只能点头,听我的话,做为你的报酬,你担心的事情都不会发生,原先你拥有的东西,全都一样不少,还会更多,就这样!”

    电话挂断,孟兰兰握着电话,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她不是装清高,故意拒绝龙啸。

    当初见到龙啸第一面时,她就被这个男人吸引了。

    后来又知道他那么有钱,也有权势,她当然不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龙啸似乎对她也有点意思。

    直到有一次,她亲眼见到龙啸杀人,砍断了一个人的胳膊,并且拎着那只断手,举到了她面前。

    那次可把孟兰兰吓疯了,好长时间夜里都不敢睡,一闭眼睛就是血淋淋的画面。

    孟兰兰见过各色各样的有钱人,龙啸的狠,绝对不是普通商人能做到的。

    半个小时之后,房间的门被敲响。

    孟兰兰满心忐忑的打开房门,看到两个陌生的男人。

    “你是孟兰兰吧?龙哥让我们来接你!”男人戴着眼镜,很酷,很冷。

    “能不能等一下,我爸爸很快就会回来,我得跟他说一声,免得他担心。”孟兰兰有些害怕,龙啸的手下,每个人手上都沾过鲜血,杀人就跟玩似的。

    “不行,你必须立刻跟我们走,会有飞机送你到南方,如果孟小姐非要见父亲一面,他只能是死人!”

    “你们!”孟兰兰明白他的意思,如果让孟振华看到,他就不能再活着。

    形势不饶人,孟兰兰除了屈服,好像也没别的办法了。

    两手空空的跟着他们走下楼,进了旅馆门口停着的汽车。

    三人上车之后,不远处停着的一辆黑色汽车,也同时起动。

    董嘉年第一时间接到了电话,二话不说,就给封瑾打去。

    但是让董嘉年万万没想到的是,你以为就你一路人马在监视他们?

    大错特错,隔了几十米远,同样也是一辆面包车,也缓缓开动。

    这面包车里,是谁的人呢?

    别说董嘉年,就是封瑾也想不到。

    “老大,那个叫孟兰兰的女明星,被人接走了,那两个人我认识,在衡江有点根基,是一家夜总会的保安。”

    阿琨挂掉了电话,又打了一个,“乔小姐,我有个消息卖给你,如何?”

    乔月是在医院接到的电话,不得不说,这帮人的眼线足够厉害。

    “卖?可是我一没钱,二没色,你想买什么?切,别忘了咱俩是合作关系,将来也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而且我告诉你,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我要是有点什么事,一定把你拉下水,让你当垫背的!”

    嚯!胆子真不小,昨天才赏他一颗子弹,今天还敢跟她谈条件。

    以为她傻呢?

    这人分明就是在等着看她惹麻烦,看热闹不嫌事大,又哪里是真心要卖消息。

    阿琨笑的很爽,但说话的声音依然装的冷硬,“别急啊!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也知道,我手下小弟众多,哪个犄角旮旯都有我的人,衡江发生的事,哪怕只是两只母狗打架,我也能知道!”

    “少在那瞎贫,快说,到底是什么事,再啰嗦,信不信我冲过去,再给你一颗子弹!”乔月觉得手痒,好像揍他。

    阿琨清了清嗓子,“你之前整过的孟兰兰,被人接走了,开的是一辆好车,目的地,是机场,人家找到靠山了,而且是大靠山,他们走的是私人机场!”

    听完这个消息,乔月搓着下巴,越想越觉得不对味。

    她并没有打算要孟兰兰的命,本来也是打算放她走的。

    可是这两种走法,效果那是绝对不一样滴!

    一个是狼狈的离开,一个乘坐私人飞机,被人恭恭敬敬的请上飞机。

    真要这么让她走了,那之前搞的那些动作,不是都白费了吗?

    靠!坚决不行!

    乔月打定主意,一回头,冷然的眼神,盯着正抱着半个大西瓜坐在床上的黄箫然,“你一个人在这儿行吧?”

    黄箫然弄了个大勺子,挖西瓜瓤,挖的那叫一个过瘾,“嗯嗯,你们该干嘛干嘛去,我在这儿好的不得了,这家医院的护士老漂亮了,你们谁也不用管我,我就在这里住下了,反正琨哥交了一万的住院费呢!”

    这位琨哥也是,人打了,气出了,自个儿也伤了,回头还得负责医药费,不止如此,更重要的是,他还得面临被兼并的风险。

    乔月领着三个跟班,从穆白办公室路过时,里面似乎又发生什么争执。

    崔义见她站着,没有进去的意思,好奇的道:“您不出面?”

    “我为什么要出面?真是搞笑!”她又不是爱管闲事的观世音,穆白又不是她的谁,她为什么一定要操这个心?

    再说了,他一个男人,连几个老娘们都搞不定,还想考军医呢!

    穆白被患者吵的头疼,余光瞄到从门口匆匆离去的身影,小心肝伤的有那么点丝丝的疼。

    四人上了车,崔义负责看路。

    那处机场,乔月并不认识。

    早知道打个电话给封夭了,他一定知道。

    衡江市的机场,肯定不是最近几年建的,要修也是战争年代,修建起来的军用机场。

    听说已经开始筹建新的机场,钱已经拨下来了,很快就要动工。

    修建大型设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成的事,需要大量的金钱跟时间。

    乔月开车很快,车里的三个人,面色可就不好看了。

    “您开慢点,不急,路上车子也不多,肯定能赶得急!”

    崔义赶紧自己都要飘起来了,好可怕的速度,遇到坎,颠一下,都能把人颠飞了。

    后面两个人,也不好受。

    转弯的时候,两人像是狂风中摇摆的柳树条,大摇大摆!

    机场终于到了,车子吱呀一声,刹住。

    三人不受控制的朝前面冲去,与此同时,乔月已经拉开车门,下车了。

    “老大,您等等我啊!”

    三人慌忙下车,站在偌大得的机场大厅。

    三人都是第一次进到机场内部,看什么都新奇。

    乔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们身后,抱着手臂,冷着脸道:“分头找,各找一个方向,找到了想办法发信号!”

    说完,她便扭头走了,留下三人有点懵逼的人。

    “发信号?怎么发?”

    “别看我,我可不知道,要不找个喇叭?”

    “找一个怎么够,得找三个!”

    “对,找喇叭去!”

    ……

    孟兰兰忐忑的坐在候机室,身边两个墨镜男,像两尊雕塑似的,连她想上厕所,都被阻止了,她现在是如坐针毡。

    “飞机可以起飞了,孟小姐跟我们走吧!”男人手里捧着一个大哥大,接到上面的指令,

    “哦,我知道了,”孟兰兰迟疑的站起来。

    三人刚刚走出候机室,孟兰兰的明星效应,就算是臭的,多少还有点。

    有人认出了孟兰兰,讨论声,指指点点的,不绝于耳。

    “把帽子戴上!”男人冷声命令她。

    孟兰兰只得照办,拿出一个老土的帽子,扣在头上。

    崔义远远的看见他们,着急坏了,急忙打开喇叭,“老大,人在这儿,老大,快来呀!”

    他喊头两声的时候,乔月还没听见,直到后两声。

    站在那,嘴角无语的抽了抽。

    转身朝着声音来源处,飞快的跑去。

    “人呢?”

    “老大,他们刚刚往那边去了。”崔义急急的指给她看。

    乔月点头,又瞅了眼他的喇叭,“别喊了,以后给你们弄个对讲机,再过几年,一人配一个大哥大!”

    “那感情好啊!”崔义笑开了花。

    黎家兄弟很快也聚拢过来,四人飞快的追上去。

    那两人也听到喇叭,为了任务不出岔子,二人没敢停下,连拖带拽的急着要把孟兰兰送上飞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