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你在明,我在暗
    阿琨的表情终于变了,打死他也想不到,这丫头居然要跟他抢地盘。

    不过……转念一想,她似乎也的确有这个本事。

    “这个恐怕不行,你要混,要抢地盘,只管去做就好了,不用跟我商量,如果咱俩的利益发生冲突,该打的打,该砸的砸,谁赢了,地盘就是谁的。”阿琨不想了解她说的带,到底是什么意思。

    混黑道的女人他见过,南方龙啸身边的林薇,也是个挺厉害的女人。

    不过听说被抓了,说到底,还是不够强。

    在阿琨眼里,女人始终要依靠男人。

    即便眼前的小姑娘,实力很强,只怕也离不开封家庇护。

    乔月手里的枪口,抵在桌面上,“你说也对,可惜我不喜欢打来打去,就喜欢坐享其成,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以为我依靠封家?呵!”

    乔月想了下,总是打嘴仗,也不是办法,于是她提出一个办法。

    “这样吧,我用一件事来证明自己的实力,我可以帮你解决一个你解决不了的麻烦,只凭我自己,不用别人帮忙,如果我做到了,你所有的黑道生意,都要有我一半,以后你是台面上的老大,我是台面下的,我的身份,只有你手下最亲近的几个人知道。”乔月提出了她的条件,混黑道的人,只认实力。

    没有实力,就算认了,那也是心不甘情不愿。

    阿琨再一次的没想到,他今天这是遇上强行碰瓷的了吗?

    “怎么算,好像都是我吃亏,但是你好像是打定了主意,非要跟我绑在一起不可,小丫头,你是个很难缠的人,我有预感,以后都摆脱不了你了,那……我可以考虑几天吗?”

    “不可以,大老爷们做事,麻烦能不能利落一点,行就行,不行的话,我可就跟你死磕到底!”乔姑娘把无赖的气质,发挥到了极致。

    阿琨举着鲜红的手,笑的好受伤,“你真是……”

    真是什么呢?

    好像没词能形容她了,因为所有能形容她的词,都不够份量了。

    “我好像没的选,不过具体要你做什么事,这得让我考虑一下,放心,不会是让你卖身,或者随便杀人什么的。”他除了点头同意,也无路可退了。

    乔月终于站起来,她可以走了,“你说的有点像废话,因为那样的条件,即使你提了,我也不会答应,还会再过来找你聊聊天!”

    乔月朝外面走去,经过唐惑身边时,拐了个弯,又朝他走过去,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膀,“好自为之,不作死就不会死,真的,肺腑之言,一定要收下!”

    唐惑嘴角抽了抽,听到头顶有乌鸦飞过的声音。

    等到乔月三人离开之后,唐惑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歪倒在沙发上。

    却不小心,差点碰到受伤的人。

    “嘶,你看着点,我可是受伤了,子弹还卡着呢,医生来了吗?赶紧给我做手术,把子弹取出来!”阿琨的画风突变,要是乔月还在这儿,绝对能惊掉下巴。

    唐惑捂着脸,充当看不见,一个大块头叫疼叫苦,能叫人掉一地的鸡皮疙瘩。

    “你够了啊!我跟你谈正事,你真打算跟她合作了?”唐惑坐起来,认真的问他。

    阿琨的注意力,却都在自己的手上,“我倒是不想答应,可是有什么办法?这丫头又狠又绝,把我的后路都给堵死了,衡江是封家的地盘,除非我想跟封家对着干,不过我就纳闷了,她似乎很喜欢黑道。”

    她缺权利吗?

    根本不缺好吧!

    缺钱?那就更不可能了。

    可是混黑道的人,为的不就是这两样吗?

    唐惑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在帮封夭带孩子,两岁的孩子,你知道……我刚刚看见她开枪伤人,内心的震惊有多大了吧?”

    一个带孩子的亲切小姑娘,一个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这冲突简直不要太大。

    阿琨却并不以意,“她的内心,住着两个灵魂,可以自由切换,不奇怪,就像我的身体里,也住着两个灵魂。”

    “你?”唐惑要吐了,“你那是两个灵魂吗?你那是矫情!”

    医生来了,是阿琨的亲信。

    不多时,就听见阿琨在那鬼哭狼嚎,叫的那个惨哪,跟杀猪似的。

    唐惑就奇怪了,刚刚当着乔月的面,他不是装的很淡定吗?

    眉头都不皱一下。

    怎么这会又叫成这样了?

    唐惑跟他认识十几年了,两人的关系也算很铁了,但他依旧受不了阿琨时变时不变的性情。

    就比如现在,医生打了麻药给他处理完,地上的血流了不少,但是也不至于要命。

    可他做躺在沙发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嘴里还一个劲的嚷着虚弱,头晕。

    “那丫头太犯,枪法也太准了,她这是卡着我的骨头开的枪啊,妈的,太疼了!”阿琨拿着手下送来的湿毛巾,盖在额头上。

    子弹卡在骨头里,麻药的劲过了,骨头疼死了。

    “你们过来一个人,把他弄晕!”唐惑真是受不了他的叫声,让不知情的人听见,还以为自己把他怎么了呢!

    ……

    回程的车上,黎勇筹措着问道:“你真的要当黑社会老大?可是咱团长……”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他是他,我是我,而且你们不觉得,我如果做了老大,可是避免很多的流血事件,也可以更好的管理衡江吗?以后他在明,我在暗,多好!”

    这一片,有自己的地下市场。

    很多东西都在黑暗之下进行,警察都摸不到边。

    但是黑道就不一样了。

    所有要进入衡江这一片的地下交易,都得经过他们。

    真以为阿琨是个有情有义,有底线的黑社会老大呢?

    扯淡!

    只不过他更加聪明,知道怎么做才不会引来大扫荡,给自己留下充足的后路。

    历来,黑道的生意,都比白道更赚钱,来钱也更快。

    黎勇想了想,好像她这么说,也没什么不对,“可是团长知道了,怎么办?”

    “所以我只是站在台下,也就是老大背后的老大,真出了事,不是有那个阿琨给我顶雷吗?”乔月将车子开到军总,“你俩替我照看一下黄箫然,我得回家一趟,晚上我就不过来了,明天再来看他,对了,再帮我盯一个人……”

    折腾了一天,乔月回到别墅时,一打开门,沙发上坐着的人,差点吓了她一跳。

    “你回来啦?”她笑的像朵花。

    可沙发上的封瑾的脸上,却是乌云密布,“你真是比我还忙!现在几点了?晚上六点,再有一个小时,太阳就该下山了,可惜今天是阴天,看不到太阳下山!”

    乔月脱了鞋子,飞奔到沙发边,跪坐在他身边,“还有一个小时呢,也不算太晚,就是出去办了几件事,都是小事,我自己可以处理。”

    她不想什么都依赖封瑾,那样的话,会让她觉得自己很没用,也很无聊的好不好?

    封瑾虽然没问,可是也知道她去干什么了。

    除了无奈,就只剩心疼。

    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坐在腿上,“脸都晒红了,我让人从国外给你带防晒霜了,还有几天就要开学,学校已经给你联系好了,你先去报名,我们再进京!”

    乔月眨眨眼,问了他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不会天天坐在教室里上课,成绩可能也没有多好,你不介意吧?”

    她是很怀念上学的日子,也能去上学。

    但是绝对不可能像普通高中生那样,早上六点爬起上早自习,晚上九点半才放学,还得写作业写到半夜。

    如果青春年少的日子,就是每天学习,那还不如干脆辍学算了。

    封瑾望着她认真的小脸,宠溺的笑了,就知道她静不下来,“无聊的时候去学校就可以了,成绩只要不是倒数,也勉强可以接。”

    封瑾当然也不想看她每天背着个书包,一心扑在学习上,两耳不闻窗外事。

    “真的啊!”乔月惊喜的搂住他的脖子。

    唉!这有个开明的家长,真的是人生之一大幸事。

    封瑾亲咬了下她的唇,“不是真的,难道还是假的不成?你能在学校坐上半天,已经是奇迹了!”

    以前也就罢了,现在……根本不可能了。

    乔月窝进他的怀,腻着,“都说好了,你不能反悔,不管以后是老师还是校长找你谈话,都不可以,高中的学习很紧张的,估计也没什么好玩的。”

    她不想成为书呆子,也不想成为第一。

    重生的时间,不应该浪费在书本上。

    “嗯!你喜欢就好!”封瑾的宠,真的是无底线了。

    要是乔安平听见了,都得跟他闹意见。

    这时,门铃响了。

    “我去开门!”乔月从他腿上跳下来。

    封瑾也站了起来,“我去做饭,晚上吃面条怎么样?”

    “都可以!”乔月背对着他,举起手摇了摇。

    门打开,外面站着一个郁闷的男人。

    看见他,乔月笑了。

    “大哥,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封邵远看见她的笑脸,觉得自己真是来对了,“你说呢?封瑾在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